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88章 她结婚了
    陈墨言看着刘素的表情,挑了下眉。

    扭头朝着院子里头看过去。

    看着那一行两男一女三人衣着华丽神色自若的走在自家院子里头。

    当然,最出色的要属走在最前头神色不羁却全身透着散漫和懒散气息的陈大公子。

    哪怕后头的刘家姐弟也绝非常人。

    特别是刘美景,眉眼精致,贵气,身上的衣裙更是恰到好处的给她添几分的柔媚。

    却也绝对比不上走在她前头半步的陈大公子。

    有些人,天生就是聚光体吧?

    不禁哑然失笑。

    两女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陈大公子似是浑然不知。

    一步步极是从容优雅,却又偏偏透着无尽散漫之间的陈大公子神色自若的停在陈墨言跟前,然后,他自己伸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来,眼神在刘素和陈墨言两女面前的茶杯上扫过,伸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

    动作行云流水的。

    如同自己家。

    刘素撇了下嘴,“好像这是你自己家似的,陈大公子,你走错地方了吧?”

    “怎么会,我是带着刘年来给陈小姐道歉的。”

    陈大公子一杯饮尽,笑了笑,眸光淡淡的一转,扫了眼刘年,“来的时侯怎么说的,怎么说话还要人教你吗?”

    “陈小姐,对不起,那天的事晴是刘年不对,还请陈小姐您见谅。”

    不知道为什么,陈墨言突然就从刘年眼神里头看出了委屈。

    想想,不禁有些想笑:还真的是个孩子啊。

    刘家人对他的保护倒是挺好?

    两姐弟站在一起,刘年瞧着也二十了吧,竟然好像还没他姐姐刘美景端庄干练。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看着不知道陈大公子对人家做了什么,虽然站在自己面前,但明明却是一脸憋气的刘年,她轻轻一笑,“那天的事情,那天什么事情啊,刘公子不说清楚,我可不敢受你这个礼啊。”

    刘年一听这话忍不住长松了口气,“陈大哥,你看,她自己说的,她都不记得了啊。”

    “那证明她没生我的气是不是?”

    “这样的话我这次的陪礼算不算就过关了?”

    站在他身边的刘美景,加上刘素,包括陈墨言都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还能,这样算的?

    然后,陈墨言和刘素两人齐齐把眼神落到了刘美景身上:

    一来是想看看她怎么回她这个弟弟的话。

    二来嘛,两女也都是想通过刘美景这个刘家在外头有一定说话地位的长女看看,刘家的家风,如何!

    被两女注视着。

    刘美景也有瞬间的尴尬。

    不过,好在她不是那种没经过世面的女孩子。

    脸上的尴尬不过是瞬间而过,深吸了口气她就镇定了下来,朝着陈墨言两女淡淡一笑,她轻声漫语的开了口,“我这个弟弟打小被我爷爷奶奶带在身边,老爷子讲究的是赤子心性,所以……”稍稍解释了下,她这才扭头看向了刘年,摇摇头,“弟弟你错了,陈小姐话的意思并不是她不记得那件事情,而是,她想请你再说一遍你是怎么冲撞了陈小姐,然后,她才会视你认错态度再考虑要不要原谅你。”

    “啊,她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刘年垮了一下脸,有些不相信的看向陈墨言,“我姐的话是真的,你真是这个意思?”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轻轻颔首,“差不多吧。”

    “女人就是麻烦!”

    陈墨言,“……”这麻烦,是怪她吗怪她吗?

    不过,对面的刘年却是自己小声嘀咕了起来,“说就说嘛,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本来也没说错啊,你明明就是都结婚的人,还有好几个孩子的啊,结了婚的女人不都应该好好过日子吗,你做什么要抢我姐夫啊,我姐姐可喜欢可喜欢陈大哥了,陈小姐,你别和我姐姐抢了,然后,我给你很认真很认真的道歉,好不好?”

    “只要你不和我姐姐抢陈大哥,你说什么我就去做,以后再也不故意气你了。”

    “外头你遇到什么事情我还会帮你的,真的哦,我说话算数的。”

    刘年一脸的认真样儿:

    他是男子汉,他为自己姐姐着想,他说的话绝对算数。

    然后,在场的几个人听了却是各自神态不同:

    刘素是个局外人,虽然生气这个叫刘年的竟然诬陷陈墨言,胡言乱语,但她自然相信陈墨言的为人,所以,只是黑着脸瞪了眼刘年,同时,她心头也有些的好笑,这刘家,养出一个二愣子二傻子来不是?

    陈墨言也气。

    不过,她和刘素两个人的情绪和刘年身侧的刘美景一比。

    却又成了小巫见大巫。

    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接着成了紫色,最后成了黑色。

    如同是桨染般。

    瞪着溜圆的双眼,刘美景在几人的眼神注视下,被自家弟弟的话给说的又羞又气。

    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或者是扭头跑走。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暗自磨了两下牙,她瞪向刘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我什么时侯……喜喜欢陈大哥了,还有,你姐我还没嫁呢,哪来的姐夫?刘年,你就这么容不得你姐我,想要把我给嫁出去吗?”

    “这么多年来我可真是白疼你了。”

    气死她了。

    刘美景是恨不得把这个坑姐的弟弟给伸手掐死。

    这也就是亲弟弟。

    换一个试试的?

    话说,这真是亲弟么,她就没见过这么个坑姐的亲弟!

    一边解释一边骂刘年的刘美景事实上也是把这些话说给陈大公子听的,说的中间她还不忘小心冀冀的去打量陈大公子,不会听了她弟弟的话后生气了吧?要是他真的生气,以后,不肯和自己见面了怎么办?

    虽然不过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

    刘美景心头却是闪过诸多的念头和思量,以及惶恐。

    唯怕的,也就是那个从头到尾始终神然淡淡的男人吧?

    可惜,对方却是连半个眼神都不曾施舍给她。

    哪怕刚才刘年说,她那么那么的喜欢他……

    刘美景羞恼之余,不禁也在心头深处多了抹期盼和雀跃:

    他听了自己弟弟的话,说不定会有几分的动容或是异样?

    这几年多,自己在他的面前向来是小心冀冀的收敛着自己所有的心思。

    哪怕关心他,也必定在之前绞尽脑汁的想个好由头。

    她始终把自己站在朋友的立场上。

    可是,她要的,是朋友吗?

    再去看陈大公子微垂的眸,常挂嘴边的淡淡笑。

    刘美景眼底涌起一抹浓浓的涩意:

    他,不喜欢自己!

    这个事实,她不是早就该清楚了吗?

    这个男人是什么人啊。

    如果他喜欢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不动于衷呢。

    哪怕,对方不喜欢他……

    亦如,眼前的某人……

    心头更痛。

    可是刘美景却是面上半点神色不变,声音淡淡的,“刘年,我不知道你竟然是因为这个和陈小姐闹起来,要是早知道的话,我肯定早就压着你过来给陈小姐道歉了,爷爷平时怎么教你的,嗯?”

    “你不道歉不认错,是想着等我回家和爷爷说吗?”

    “啊,别,我错了,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你千万别和爷爷说啊。”

    要是家里头老头子知道了。

    准又得罚他跑圈。

    他苦瓜了一张脸,“陈小姐,陈老板,陈家漂亮姐姐,你的谅我这回好不好?”

    “我那天说的话都是胡说八道,我是听人说的,真的,我听那个女人说你老是缠着陈大哥什么的,我就很生气,看到你坐在那里我一冲动就就跑了过去……”

    “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陈大哥,我真的是听他们说的,我,我不是有意的……”

    陈大公子低眸喝茶,淡淡不语。

    刘美景虽然着急和担心自家弟弟,可这事儿,是刘年做的不地道。

    她只能把期冀的眼神投向陈墨言这边,“陈小姐……”

    陈墨言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她想了想,对着刘美景轻轻一笑,“瞧我,这被你们一上来又是道歉又是说啥的给闹的,都忘了给刘小姐和刘公子上茶了,刘小姐,刘公子,两位要是不嫌弃,不如坐下来说话?”

    刘美景一听这话便清楚陈墨言这气儿算是消了几分。

    她正欲点头。

    就听到身边自家木头脑子的弟弟有些小声的嘀咕,“那,是不是让我们坐了,你就是原谅我们了?”

    陈墨言,“……”

    她抬头,刚好看到刘美景眼底的尴尬,不禁笑意自眼底涌起来。

    “令弟很可爱。”

    “那个,陈小姐夸奖了……”

    这是代表不再继续追究刘年的错了?

    刘美景心头松了口气:她倒不是怕了陈墨言或是什么的,一来是觉得两家人素没什么恩怨,都是同在帝都,老一辈的又都认识,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要聚在一起坐坐,或者是有什么要来往的了,能不把关系闹僵就不闹,二来,刘美景担心的是坐在一边自打一屁股坐在那里后就一直没吭一声的陈大公子。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冤家啊。

    心里头涌起一股股的无力感,可刘美景却还是勉强笑着,“陈小姐,家弟那些话都是气话,您真的别在意……”

    “无妨,我只是想问问他,是谁和他说的这些话。”

    刘美景不傻。

    相反的,她还很聪明。

    不然的话也不会以着一个女子的身份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刘家说话。

    此刻,她一听陈墨言的话,不禁就眼角跳了两跳,“陈小姐你这话的意思是,我弟弟,被人利用了?”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的轻松。

    陈墨言笑了笑,却是语气淡淡的,“我觉得是,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是无意的,刚好他是听者有心。”

    “刘年,你还记得谁和你说的这些话吗?”

    “啊,不记得了,不过,我记得好像是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说话,嘀嘀咕咕的……”

    刘年费力的想了一会,摇摇头没能说出那两个背后议论陈墨言的女孩子长相。

    顿了下,他脸上多了抹不好意思,“那个,她们真的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吗?”

    “我也不知道。”

    陈墨言并没有把这话给说死。

    万一人家只是随口议论几句,刚好被这小子给听到,偏他又认了真呢?

    这也是谁也不敢说的事儿。

    不过,她看了眼刘美景,“要是真的是我刚才想的那样,我想,对方怕是对你们刘家也没什么好印象呢。”

    一箭双雕。

    陈墨言刚才说出这话的时侯刘美景就想到了这个词儿。

    这会儿被陈墨言再次一提。

    她点了点头,“陈小姐放心吧,回头我就好好查查这事儿。”

    陈墨言觉得无所谓。

    查不查的,估计刘家人是不会甘心自己家人被莫名其妙的利用吧?

    她看了眼刘美景,正欲出声时。

    始终不出声的陈大公子却是突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我来调监控。”

    “对对,陈大哥,调监控。”

    刘年想也不想的附和陈大公子的话,猛点头,“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想着利用我。”

    让他查出来。

    他非得,非得让她们好看不可!

    陈大公子似笑非笑的瞟了眼刘年,那一眼看的刘年想也不想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不敢和陈大公子的双眼对视。

    心虚呐。

    刘美景坐在一侧,看着陈大公子拨了个电话,淡淡交待几句,快速而果断,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事关别的女人,他才这样的上心,刚才自己和弟弟在这里站了半天,刘年几次道歉,他都不曾帮着说过半句好话,这会儿一说事涉陈墨言,他就这样的上心……

    毕竟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平日里头再怎么理智,大方。

    这会儿想着自己喜欢的男人,有可能喜欢别的女人。

    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有夫之妇,几个孩子的妈。

    刘美景心酸的啊,想掉泪。

    自己连个结了婚的女人都不如吗?

    十分钟后。

    陈大公子起身,“我有事先走。”

    刘美景姐弟两人自然是随着起身告辞。

    陈墨言也懒得送,径自让他们自己离去。

    直到上车。

    三个人两辆车,刘美景抢先一步上了陈大公子的车。

    陈大公子拧眉,看向刘美景。

    刘美景却是一脸的倔强,“陈大哥,她结婚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