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大公子本来神色悠然的盯着前方。

    神色里头带着的是外人看不到的古怪,以及其他的一些情绪。

    直到这一刻。

    他蓦的回头,看着刘美景的眼眸里头闪过一抹犀利。

    随后,他呵的一声轻笑,“美景,你想多了。”

    “我……”

    刘美景想和他说,我没想多!

    明明就是你喜欢那个陈墨言,更是明知道人家都结了婚,还有几个孩子。

    可你就是不想放弃!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也只是轻轻一叹。

    何苦?

    何必?

    这两个词儿,即是说陈大公子,又是说自己。

    好半响,她精致的脸庞上恢复了平静,“有劳陈大哥送我回家,可以吧?”

    “嗯,你以后,多盯着点刘年。”

    “放心吧,不会再有这样事情的。”

    刘美景看了他一眼,点头应下。

    车子里头的气氛一路沉默着,直到刘家出现在眼前。

    停下车子。

    刘美景看向驾驶位的陈大公子,“我爸在家呢,要进去坐坐吗?”

    “不去了,我还有事……”

    “是去查那件事情吗?”

    刘美景话一出口,就看到陈大公子眉轻挑,明显一副无奈的样子,她心头一跳,赶紧加上一句解释道,“不是,我就是想那个人即然选中了刘年,怕是应该和我们刘家有过节,所以,陈大哥要是查出点什么来,能不能和我说一声?”

    “……好。”

    刘美景站在原地,直到车子彻底的消失不见。

    她幽幽一叹。

    转身。

    就看到刘年正站在不远处,一脸不赞成的看着她,看到她朝着他看过来,刘年站在那里等她走过去,姐弟两人一边往院子里头走一边说话,“姐,你明知道他的心不在你身上,你这么辛苦做什么?”

    刘年这话说的有些气愤,“姐姐你那么好的条件,外头追你的男人不知有多少呢,你怎么就看上了他?”

    是,他自己也欣赏陈大哥的能力,手段。

    甚至他本身。

    刘年都不得不承认,陈大公子哪怕就站在那里呢。

    哪怕他低眉垂眼,什么都不说。

    那也是聚光灯般的存在!

    这样的人谁看了谁不觉得心生欢喜?

    可是,这样的人多难相处啊。

    他姐姐平时是那么那么的聪明,怎么就在感情上想不通?

    “姐姐,爷爷说过,咱们都是平常人,可以有野心,但是,不能失了本心……”

    刘美景本来还听着他说话,结果听到这里她俏脸一板,咪眼看向了正在喋喋不休的刘年。

    “姐,姐姐,怎么了?”

    “你那眼神瞧的我,害怕啊。”刘年有点心虚,想撒腿跑人。

    “你要是跑,我现在就去把你这回的事情告诉爷爷去。”

    刘美景幽幽的话吓的刘年硬生生把抬起来的脚放到地下,“姐,你都说了不告诉爷爷的……”

    “我有答应过你吗?”

    刘美景白他一眼,叹了口气,“你即然还记着爷爷的话,为什么要用那些话去说一个女孩子?刘年,你是咱们刘家这一代的男丁,是以后要掌门户的,爷爷和你说的很清楚,你可以用手段,耍心机,可是,小年,你的手段不能不入流,不论什么事情上,都不能失了做人的底线,这些,你都忘了吗?”

    “没,没有,我我就是一时生气……”

    刘年脸通红,半响后,他气呼呼的瞪了眼刘美景,“是那两个人说那个女人勾引陈大哥,我一时生气才……”

    “行了,以后别再用这样的手段。”

    刘美景看了眼刘年,总算是让他离去了。

    刘年松了口气,赶紧脚底抹油的跑,心里头却是哼了两声:

    没想到那两个人竟然敢故意骗他?

    下次别让他碰到!

    不过,他姐姐为什么不生气啊,好奇怪。

    他哪里知道,刘美景哪里是不生气啊,可是她生气,有用吗?

    她喜欢陈大公子,陈大公子喜欢陈墨言。

    可是陈墨言呢,不也是喜欢别人,而且人家可是都结了婚的。

    她怪谁也怪不到人家陈墨言吧?

    刘母正在插花儿呢,看到自家一双儿女回来,笑容满面,“美景回来了?过来帮妈看看这两束手哪束漂亮?”

    “都漂亮。”

    “我妈妈出品,绝对是最好看的。”

    刘妈妈被自家女儿的话逗的呵呵直乐,把两束手做最后的修剪,旁边刘美景递过来花瓶插上。

    母女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话。

    “怎么今天回来那么早?妈刚才瞧着,你好像和你弟弟一块回家的?”

    刘妈妈有些疑惑,“不会是你弟弟在外头闯什么祸了吧?”

    “我可告诉你啊美景,男孩子就得严着点,他已经被你爷爷给宠的不像样,你可不能再惯着他。”

    刘妈妈说的义正词严,一本正经极了,“他要是在外头做了错事,你让他自己去善后,处理不了的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看他下回还敢不敢。”

    站在门口本来想过来找点东西的刘年,“……”

    最后他有些忍不住,走过来,“妈,我真是您亲儿子吗,别不是我是捡来的?”

    “是啊,本来不想捡的,可你在咱们家门口,挡着我出去的路了。”

    刘年,“……”还能有比这更让人心塞的吗?

    这确定是亲妈?

    刘美景瞧着自家弟弟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忍不住扑吃一笑,“妈你又逗他做什么,再说下去,他估计会真的考虑要不要出去找回自己亲妈了。”

    “姐!”

    刘妈妈撇撇嘴,“那么大声做什么,别吓到你姐了。”

    “好吧,亲姐。”

    被自家妈和亲姐打击了一番,刘年气呼呼的回到了房间。

    身后,刘美景有些好笑,“妈你别再逗小年了,他都那么大了,马上就要进公司的人了。”

    “怕什么,我就是说个玩笑话。”

    刘妈妈不以为意,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妈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想好没有?”

    “什么事情?”

    “就是那啥你钱叔叔家的儿子,他……”

    还没等刘妈妈的话说完呢,刘美景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妈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对了对了,我中午饭不在家里头吃啊,你和小年不用等我,晚上我会回来吃晚饭的,有什么事情咱们晚上说,妈再见啊。”

    话说完,刘美景人已经跑的没了影儿。

    客厅里头。

    刘妈妈忍不住气了起来,这丫头!

    好好的,怎么就一说这事儿就跑呢?

    到了傍晚。

    刘美景一回家,没看到刘妈妈的身影,忍不住松了口气。

    “爸,我妈呢?”

    “应该是在楼上吧,一会就过来,怎么,找你妈有事?”

    “没有没有。”

    刘美景猛摇头,她才不要这个时侯找她妈呢。

    她妈说不定还惦记着给她找男朋友呢。

    这事儿可不能行啊。

    “怎么了,瞧你那样儿,你妈又做什么了?”

    刘爸爸对于这个大女儿很喜欢,也很信任,这会儿看着她那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好笑。

    “没什么,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啊。”

    刘美景觉得作为一个女孩子也挺烦人的,为什么老是有人催着她要找男人,要嫁人呢?

    她不想嫁行不行?

    不过也不对,是她想嫁的那个人不喜欢她,不想娶她。

    可是,都知道这是事实了。

    为什么还不放手?

    抬头看了看缓缓降下来的夜幕,她淡淡的笑了笑。

    放手?

    有点难啊。

    ……

    四合院。

    刘美景等一行人走后。

    刘素咪了咪眼,回头看向坐在那里一脸平静的陈墨言,想了想,她突然开口道,“那个陈大公子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他……”顿了下,刘素还在心里头斟酌着怎么用词呢,耳侧,陈墨言悠悠然的声音响起来,“觉得他喜欢我,是不是?”

    “嗯,有那么点的意思,不是,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着刘素有些吃惊的眉眼,忍不住有些好笑,“你不是都说出来了吗,怎么我说一遍就那么吃惊?”

    “我那不是想着让你反驳我的话嘛,结果你倒好。”

    刘素白了陈墨言一眼,“那你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吧,这种事情,解释不清的。”

    就如同刘年之前所说的那些话。

    要是真的大范围传出去。

    你说说,外头那些乐于看笑话和八卦的人,会相信谁?

    哪怕他她们的嘴里头说着相信陈墨言。

    但是,心里头也会犯着嘀咕:无风不起浪?

    这样影响的肯定还是陈墨言。

    “我也不想和他见面,不过,怕是有点难。”

    陈墨言耸了耸肩,看着刘素转开了话题,“别说我了,你呢,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之前还听着刘素话里头有那么丁点的意思。

    可是这近半年来。

    这丫头突然画风一转,一句话不提了?

    这是,难道人家拒绝了她,或者是,她又瞧不上对方了?

    “也没啥,就是我看上的男人,人家没瞧上我呗。”

    刘素嘻嘻一笑,对着陈墨言耸耸肩,“不用安慰我啊,我可是和他说了,拒绝了我,那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损失,我可是一心等着他后悔呢。”

    陈墨言本来听着她被拒绝还真的在心里头想着怎么安慰她。

    结果就听到这丫的这么一番话……

    她想想,翻个白眼,“你等着人家后悔做什么,等他回头,你接手?”

    “你想多了,我现在对他没感觉了。”

    陈墨言扑吃一乐,“对,咱们的刘大小姐可是有的人找,再找好的。”话说的轻松,心头却是有几分替刘素着急,前世刘素的感觉不顺,到最后更是早逝,这一世她的感情到现在还没有定下来,这让陈墨言心头总有那么一两分的不踏实,生怕哪个地方稍一不对,或者是自己稍一疏忽人啥的,刘素就再走上了前世的老路。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

    刘素整个人靠在陈墨言的身上,笑的没心没肺的。

    也只有在她的身边,自己才能这般的轻松吧?

    一个月后。

    墨言品牌的秀场做最后的准备。

    场地是租的帝都最贵的一个场厅,能容纳千余人。

    而邀请涵什么的更是早早就发了出去。

    陈墨言和朱兰刘素小花一行人做最后的巡场,包括舞台以及各道具,灯光。

    几个人一大早出来,各负责一处。

    大半天的检查和记录下来,三女都累的够呛。

    眼看着还有些没改好。

    陈墨言看着和她会合的工作人员直接道,“都去吃午饭,吃完饭有力气了回来再干活。”顿了下,她对着带头的负责人招招手,“你招集大家去吃饭,今天中午我请客。”

    “嗷嗷,谢谢老板。”

    “老板最好啦。”

    陈墨言看着大家轻轻一笑,招呼着刘素和小花几个人走出了场厅。

    “看看朱兰在哪呢,要是她有空一块过来坐坐。”

    得有一星期多没和朱兰吃饭了。

    聚一聚,坐下来说说话什么的也是一种沟通。

    结果就是朱兰还真的在这附近。

    听到她们说吃饭,只说让她们定地方,然后她半个小时内赶过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四个女人坐一块,那热闹劲儿就别提了。

    下午,朱兰索性就没有走,和她们一块去了秀场的大厅。

    这也算是墨言品牌在国内的头一回大型品牌秀,包括陈墨言这个老板在内,所有人都是重之又重。

    为了这事儿,林同已经是熬了好几个通宵的改方案,定稿。

    这不,下午带着设计师过来的林同双眼里头都是红丝。

    熬夜熬的。

    看的朱兰可心疼了,又是端茶又是递牛奶的。

    看的陈墨言好笑不已,“好了,等过了这事儿,我给他放半个月的假。”

    “这话你可先别说,看行动啊。”

    朱兰白了眼陈墨言,哼笑着,“上次你也是说放假,可他只在家里头待了两天不到就不见人了。”

    还放半个月呢。

    她现在只想着林同能好好的歇个一天,好好的睡一觉就满足了。

    陈墨言被朱兰的话说的讪笑,“那啥,那次不是例外嘛,凡事都有意外嘛,这次我说话算数。”

    “那我可等着了啊。”

    两女说说笑笑的朝着最后的一处灯光所在地走过去。

    陈墨言抬头看了眼顶灯,想了想,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刘素,“把灯光再打开看看。”

    “行,你等着。”

    刘素打电话通知人,陈墨言则和朱兰说话。

    不远处的林同也正在弯着脸和一个工作人员在说着什么。

    啪。

    灯光整个被打开。

    美轮美幻,七色流光炫的人眼都有点睁不开。

    陈墨言在地下站了一分钟,咪着眼感受着灯光的效果,最后,她皱了下眉头,“这灯光是谁负责的,让他过来。马上。”

    “老板怎么了?”

    不远处有个年轻的小伙子跑过来,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笑,“老板这灯光您哪里不满阐,我马上让人改。”

    “你自己站在台上去感受一下。”

    陈墨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示意那小伙子自己站过去。

    同时,她也朝着围在她身边的刘素几人看了看,“你们也去试一下,看看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刘素和朱兰两女互看了一眼,知道这是陈墨言不满意灯光效果了。

    不过话说她们刚才只是远远看着觉得挺炫目耀眼,流华溢彩的,觉得好看的不得了。

    言言哪里不满意?

    两女心里头揣测了一番,却还是依言走上了舞台。

    然后,站在台上如同陈墨言所说的那样,不过是一两分钟,两女就已经是心知肚明。

    各自跳下了舞台。

    她们看向了陈墨言正想说话,就看到陈墨言对着她们两个摆摆手,自己却是上前几步,再次跳到了那个舞台上,她站在了那个灯光道具负责人身侧,“你感觉到了没有,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啊,陈老板,这灯光,我觉得挺好看啊。”

    不就是要的一个炫么?

    如梦如幻,似雾非雾的那种感觉。

    都出来了啊。

    陈墨言看着他还站在那里没感觉,摇摇头,索性直接道,“你从舞台那头,对,就是那里,然后走到另一头,走两遍,现在就走。”陈墨言看着对方,语气有些严肃,“要是这样你还真的找不到问题所在,那么,我想,我会怀疑你这个所谓专业人员的专业素质,甚至,会影响到咱们继续合作下去的可能。”

    对方一听这话脸上有点急,“陈老板咱们可是签过合同的……”

    “可是合同里头也说过,你们得拿出专业素质,咱们还另有约定,如果达不到我要的效果,那么,我可以考虑解除合同……我说的没错吧?”

    “……”

    年轻的小伙子深吸了口气,“行,那陈小姐等着,我再去看看。”

    难道她一个外行的人都看的出来的问题。

    自己竟然就找不出来?

    他倒是不信这个邪了。

    他从另一头走过来,和陈墨言擦身而过。

    站在了另一头,“陈小姐,你看……”他真的没看出什么来啊。

    “再走回来。”

    好吧,出钱的是大爷,他走!

    只是这一回他没走两步,舞台上的灯光刚好转换效果,然后,他就觉得眼前一闪,浓雾在眼前出现,把他给吓了一跳,脚底下一滑,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朝着前头擦出去好几步,然后,雾气渐渐散去,年轻的男子站起身,抬眼就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眼眸。

    他脸一红,“陈,陈小姐,我……”正想说他重新考虑,一抬眼,不禁脸色一白,整个人身子往前猛扑,“陈小姐小心……”

    ------题外话------

    新文Pk求收求留言求支持: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