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0章 姑姑威武
    舞台上。

    陈墨言被那个年轻的小伙子给推倒,整个人重重摔出去。

    咣当。

    吊顶上头一盏巨大的顶灯重重的砸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陈墨言心有余悸之外,扭头,瞬间就瞪大了眼,“林同,叫救护车……”

    推开她的那个小伙子双腿刚好被灯给砸中。

    而且,头上好像也被什么东西给砸到。

    一脸的血……

    台下。

    朱兰刘素几女都吓的魂飞魄散,“言言……”

    林同一边掏电话一边往台上跑,“都先别动,看看伤哪了,救护车救护车……”

    朱兰几个则站在了陈墨言的身旁。

    看着那个小伙子半坐在地下,双腿刚好被吊灯的一半实体部分给砸中。

    是,灯的重量不算重。

    可是,架不住高啊。

    这么猛的一下坠下来,砸在人身上绝对好受不了。

    更何况这还是双腿?

    “你你没事吧?”小花看着那人脸上的血,也被吓的不得了。

    “没,没事,就是腿疼,估计是断了……”

    对方坐在那里,看着陈墨言几人苦笑了下,“还好不是陈老板伤到……”

    饶是陈墨言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还好双眼没事,估计腿怕是有骨折,不过你别担心,现在医术发达,不会有事的……”

    林同做为男人,自然要出头安抚。

    他把那个男人身上的细玻璃什么的都给收拾好,小花早拿了纸巾给他擦脸上的血。

    这边忙活着的时侯,陈墨言突然看向刘素,“素素,报警。”

    “啊,好。”

    刘素本来还想问的,可结果一看陈墨言的表情,立马乖乖把话咽了下去。

    不过几分钟。

    场地的负责人,以及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围了过来。

    十五分钟后。

    救护车先到,紧接着的是警车。

    陈墨言可是和警察打过多回交道的,虽然来的警察不认识,但她也没什么好惧的,直接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她指着被救护人员抬上车的年轻小伙子,一脸肃然的看向警察,“我怀疑这灯是被人做了手脚,也就是说有人想用这灯来害人,所以,我要报警。”

    “陈小姐您放心,这事儿我们会给您一个答案的。”

    陈墨言朝着警察道了谢,留下林同和另一个工作助理,她则和刘素还有小花开车去了医院。

    至于朱兰原本也是要跟着过去的。

    可却被陈墨言给留下,“你看看林同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有,帮我配合着警察,然后你就回家吧。”

    还得接孩子呢。

    她可是好老板。

    朱兰想了想也就留了下来。

    刘素开车。

    小花坐在陈墨言的身侧,到现在小丫头还是满脸的害怕,“言言姐,幸好是那个人推了你一下,不然的话……”不然,伤的可就是言言姐了啊,而且,没有人那么一推,那会儿言言姐可是正站在那灯正下头呢,就那么直接坠下来,说不定言言姐伤的会更重!

    想想那个结果。

    小花和开车的刘素两个人都忍不住心头发毛。

    “言言姐,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有人想要害你?”

    “是啊言言,我也觉得小花这话有道理。”

    开车的刘素忍不住扭了下头,只是下一刻她随即就再次疑惑了起来,“可是言言,没有人知道你今天一定会过去场地,更没有人知道你一定会站在那里啊。”包括她们几个也没想到陈墨言会亲自查看灯光,还一下子发现了问题啊,对方如果说要害陈墨言,那他她的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这世上还真的有能掐会算的不成?

    陈墨言呵笑了两声,“也不一定是人为啊,说不定是意外呢。”

    “也是。”

    小花点点点头,最后道,“还是看看警察怎么说吧。”

    三女的车子开到医院。

    奎子的电话竟然打了过来,还没等陈墨言出声呢,对方劈头盖脸就问了过来,“你在哪呢,刚才怎么回事,什么灯光什么害人的,是你那边吗,没什么人出事吧?”奎子刚好在这边总局开会,出来的时侯刚好听到两个出警的警察在议论这事儿,一听是自家侄女的地方,可不是把奎子给吓了一跳?

    陈墨言以为他都听说了,便如实把事情说了一遍。

    最后还没等她说自己这会儿正在医院,看看那个年轻人怎么样呢,奎子焦急的声音几乎是喊起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和家里头的人说,陈墨言你翅膀硬了是吧?你知不知道那灯那么高,要是真的砸下来,说不定你连命都得没了,这会儿你还和我说没事,陈墨言,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和你爷爷你爸说吧。”

    然后,啪,奎子气的把电话直接给挂了。

    陈墨言拿着电话忍不住有些无语,这这,她这不是没事吗?

    怎么这一个个的……

    然后还没等她走到四楼呢,电话再次响起来。

    是田素的。

    仍旧是一通吼。

    然后,比奎子多了一句话,让她赶紧滚回家!

    最后,也是气呼呼的直接挂了电话。

    还好,估计是这两口子都还有那么点顾忌,没敢把这事儿和田老爷子还有田子航说。

    陈墨言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去到急诊室,此刻医生已经在给那个年轻人做处理:

    双腿骨折。

    还好不是那种粉碎性的。

    脸上吧,虽然被擦破了好几处,但医生也说幸运的是,没伤到双眼。

    陈墨言等人进来的时侯,医生正在叮嘱那年轻小伙子注意事项。

    看到陈墨言几个人,以为她们是病人家属。

    索性一块叮嘱了起来。

    小花笑嘻嘻的,“医生您放心,我们都记住了,一定会好好照顾病人的。”

    “那你们有啥事就叫我,我先去别的病房了。”

    等到医生走后。

    小花扭头,“言言姐,素素姐,你们两个回吧,我在这里守着他,等到有人过来我就走。”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你和刘素回去,我在这里……”

    一个女孩子,照顾个男孩子很不方便的。

    谁知道小花却是不肯,最后更是直接把陈墨言和刘素两人朝外推,“言言姐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免得一会素姑姑真的会杀到医院来骂你,到时侯我们怕是也得跟着倒霉。”她可不想被爆脾气的田素训啊。

    刘素一听这话,忍不住也是脑门一黑。

    果断的附和,“言言,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回来陪她。”

    病床上,年轻的小伙子声音有些弱,“那啥,我自己可以的,你们谁都不用……”留下来啊。

    小花却是直接把人推了出去。

    然后她转过了身子,一脸认真的看向病床上的人,“我是谢谢你救了言言姐的,要不是你,今天受伤的就是她了,说不定还会更严重,谢谢你。所以,我照顾你是真心的。”

    年轻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也是没多想……”

    他挠了两下头,一笑倒是有几分憨憨的意思,“那啥,其实,我以为我能躲开的……”

    谁知道他把人给推了出去。

    自己却没躲开啊。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就是。

    自己可是个男人,皮糙肉厚的,砸一下就砸一下呗。

    要是伤到陈老板个女孩子什么的,可不好了。

    而且,这可是自己的金主呢。

    “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

    “你不用再谢啦,你那个言言姐不是都谢过了吗?对了,你和陈小姐的感情真好。”

    “那是,我们打小就认识的。”

    小花说起陈墨言的时侯,小脸上从来都是一副与有荣感的骄傲感。

    看的病床上的小伙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真羡慕你们。”

    “你羡慕我和言言姐啊,你也有属于自己的好朋友啊,倒是你,你叫什么?”

    “我姓周,叫周文。”

    “我叫小花,你可以叫我小花,那我以后叫你周文?”

    “行,谢谢你小花。”

    两个人相互一笑,倒是冲淡了些病房里头的压抑。

    四合院。

    陈墨言本来想着吧,先回四合院啊。

    她姑姑肯定不会在这里的嘛。

    等到晚上人多了,哪怕姑姑过来,也不可能当着她爸和爷爷的面儿说啥啊。

    结果这人一进院子里头。

    就看到站在门口正和几个孩子玩的田素。

    她顿了下脚,这会儿自己转身走人,她姑姑应该没看到吧?

    倒是刘素,想也不想的朝后走,“我突然想起还有事情没处理好,等回头我和你联系啊。”

    她溜之大吉。

    看的陈墨言那叫一个无语:要不要这么光棍?

    她姑姑又不是老虎!

    知道自己跑不掉,她索性轻咳一声,一脸带笑,“姑姑你在这里啊,咳咳,小家伙都长胖了啊,来来,给姐姐抱抱……”她伸手要去接田素手边上的小家伙,被田素伸手拍在她手背上,“别打马虎眼啊,你给我过来。”

    “姑姑……”她不想去啊。去了肯定挨骂!

    “怎么着,你奶奶不在,你姑姑我说的话就不算数了是吧?”

    “还是说,你想着我把这事儿和你爷爷你爸说?”

    陈墨言,“……”就知道拿她爷爷她爸压她嘛,坏姑姑!

    书房里头。

    田素指着低头不语的陈墨言,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说说你,你自己说说,怎么就……那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声都不吭?你是觉得这样我们这些当家长的就能不担心了,是吧?可你知不知道这事儿要是真的,你说不定就会没命的,陈墨言,你你真是气死我。”

    这会儿,她总算是了解了她妈之前老说的这孩子,主意大,气人。

    瞧瞧这事儿,要不是奎子偶然间发现,这丫头应该就准备这样一声不吭的瞒过去吧?

    “姑姑您消消火,我给您倒杯茶?”

    “一边去,不喝。”

    气都气饱了,还喝茶。

    田素瞪了眼陈墨言,坐下来,“警察那边怎么说?”

    “林同在跟着,还没什么消息。”

    “那场地的负责人呢,他怎么说?”田素看着陈墨言,语气有些生恼,“你不会告诉我那场地的负责人也是什么都没说吧,这事儿可是他们地方上发生的,在他们的地方,竟然有人要害你,你说说,你这事儿都能瞒的下去?你把那人电话给我,我找他去。”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姑姑,您会把人给气死的。”

    “陈墨言。”

    陈墨言嘻嘻笑,“好了,姑姑,这事儿即然交给了警察,咱们就等警察结果嘛。更何况,您就是要出马,也得再等等,先等警察调查一下,看看怎么个说法后再说嘛。说不定,警察一下子就找经出线索来了呢?”

    “我才不信他们那些人的办事效率。”

    “您这是不相信我姑父吗?”

    “别给我偷换概念啊。”

    田素白了她一眼,正想说话呢,齐阿姨在外头敲了两下门,“言言,外头有位宋先生,说是过来探望你的,手里还提着不少东西呢……”

    陈墨言想了下就知道来人是谁,正想摇头说让对方回去。

    田素却是突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是那个场地的负责人吧?齐阿姨你让他进来,带到书房这边来。”

    陈墨言默了下,也只好看向对着她望过来的齐阿姨点点头,

    “带过来吧。”

    反正也不是自己让他过来的。

    谁让他不走运的碰到了自家这个爆脾气的姑姑在场?

    她刚才都挨了半天骂了,刚好有个人出现分点骂,挺好的。

    要是对方知道陈墨言这会的心思,不知道会不会选择另外一个时间登门?

    此刻,宋先生两手提着不少的贵重礼品,一脸的歉意,“陈小姐,都是我们的疏忽,实在是抱歉,不过这事儿也不是咱们想要发生的,好在陈小姐您没事,这些礼品是我们的一些小小心意,还有,经过我们共同的商量,这次您的场地费用,我们郑重商讨过后,决定给您再减免一定的费用,就打个八折,不知道陈小姐您看如何?”

    陈墨言还没出声呢。

    田素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差指着那人的鼻子,“还八打,还减免,你不就是怕我们言言退回来,给你们造成一定的影响么,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就你们那破地方啊,就是全部不要钱我们也不去了,现在你把这些东西给我带走,赶紧的拎出去,看到你们就生气。”

    对方,“……”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求支持哦。亲们别忘了去转转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