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得不说,对方这次的公关是完全失败。

    本来他们就不占理儿。

    而且,你是上门来陪礼道歉的吧,是一心想着消除影响的吧。

    那可是帝都最贵的场地之一。

    真的不差陈墨言这么一场秀的钱。

    可惜,对方竟然就那么随口提出什么打个八折把这事儿给了了……

    在田素看来,这分明就是没重视她们田家,没看视陈墨言!

    再说了,她们家就缺他这点打折的钱吗?

    田素看着对方眼神冰冷,“你就庆幸遇到的是现在的我,早两年看看,我不把你抽出去才怪。”

    听着这些话,陈墨言忍不住眼底多了抹笑意。

    这几年来,她姑姑这个爆脾气的确是改了不少,也被她有意无意的压制了不少。

    就怕她自己的这副火爆脾气会传给两个孩子。

    这会儿瞧着她那一脸嫌弃的模样,陈墨言忍不住神色淡淡的看向对方,“合作什么的事情暂时不提,现在我只是想知道关于这件事情你们的工作人员有没有牵扯到其中。”顿了下,她看向一个劲儿擦脑门上泠汗的对方,“要是警察查出来的线索和你们的人没关系,咱们的合作自然是继续。”

    “不然的话,这折也不用打了,咱们直接解除合同。”

    “陈小姐陈小姐,这事儿咱们好商量……”

    “不用商量了,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对方没办法,只能僵着脸客气几句,意欲转身离去。

    身后,田素撇了下嘴,“把你的东西带走,别脏了我家的地儿。”

    对方,“……”

    直到那人提着东西走出院子。

    隔着窗子看不到对方的身影,陈墨言才回头,“姑,你好厉害啊。”

    “嗯,这下知道你姑姑我的厉害了吧?”

    田素伸手在她眉头上戳了两下,翻个白眼,“人家都要你的命了,你还和他在那里唧唧歪歪做什么,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让他进门儿。”话罢,她风一样的朝外头走,“不行,我得和齐阿姨说一声去,这人以后绝对不能再放进来。”

    陈墨言看着她一边念叨一边脚步匆忙的走出去。

    心里头满满都是被人关心的暖!

    因为有奎子在中间盯着。

    再加上这事儿多少也算是一个负面的影响。

    警察局那边破案还是挺有速度的,不过是三天时间,就传来了很大的线索。

    是对方的一个临时工。

    好像调试灯具的时侯做了些手脚。

    至于是怎么动的手,警察在电话里头没和陈墨言说,只是请她有空尽快过去一趟。

    陈墨言想了想刚好自己这会儿没事儿,就把几个孩子哄去午睡,她自己和齐阿姨说了一声,便开着车子去了警察局,到了那边她一报自己的名字,直接有小警员把她带到了相关办案人员的面前。

    警察对着陈墨言倒是客气十足。

    “陈小姐,麻烦您走这一趟……”

    “应该的,我还要谢谢你们人民警察给我们老百姓办实事呢。”

    “你们可是最可爱的人。”

    “呵呵,陈小姐说笑了。”

    警察倒是不是陈墨言以前所见的那种板着个脸,或者是脸上肃着端着的样子,对着陈墨言笑呵呵的,两个人寒暄几句,一番客套,最后对方看着陈墨言直奔主题,“陈小姐想来这两天也没睡好吧,很抱歉,我们没能及时查出真相,现在还请陈小姐先看看这份资料。”

    陈墨言接过来看了一眼。

    是一份口供!

    一目十行的看完,她忍不住挑了下眉,“竟然是针对林同的?”

    “对,据我们所调查得知,对方,还真的就是针对林先生的。”

    到于差点伤到陈墨言这事儿。

    只能说,碰巧了。

    陈墨言看着对方的供词,的的确确是奔着林同去的。

    捏了下手里头的供纸,她有些无语:

    瞧瞧自己这运气。

    不过,要是真的说起来,自己这运气还真是好的。

    就是那个小伙子帮自己挡了这一劫……

    她看向警察,“这事儿,你们应该还会调查吧?”

    “肯定的,这已经算是谋杀,而且林先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我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警察朝着陈墨言看了一眼,“我们已经通知了林先生,估计,他这会儿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关于这件事情,不知道陈小姐有什么想法?”顿了下,警察笑呵呵的望定陈墨言,“整个帝都的人都晓得,林先生可是陈小姐您的学长,好朋友,左膀右臂,是可以让陈墨言完全把整个身家托付的人,现在,有人想要致林先生于死地,陈小姐您有没有什么想法儿?”

    陈墨言眨眨眼,一脸的诧异,“这查案的事情不是警察的事情么,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我有能什么想法?”

    警察,“……”你要能是普通小老百姓,外头那些真正的老百姓就不用活了!

    不过,陈墨言这明显是不想说什么。

    他也不好再多问,只是转开了话题,“陈小姐要等林先生吗?”

    “等等吧。”

    陈墨言不置可否的一笑,想了下,她看向警察,“一会,我能见见那个在灯具上动手脚的人吗?”

    “……可以。”

    警察顿了下点头,不过,下一刻他深深的看了眼陈墨言,“不过估计你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我们的人已经来来回回审了他好几遍了,也是到最后他才承认是有人给他钱害林同林先生,可是具体的交易如何,那人长什么样儿,他是一问三不知……”

    就知道这会是这样。

    陈墨言在心里头腹诽两句,脸庞上却是笑意不断,“我就是想去看看。”

    有钱人总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对于这点儿,这名警察还是多少有些认知的。

    可别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笑意盈盈的,坐在那里好像个邻家小女孩般的娇俏。

    这可是大老板!

    手底下那么多的人,把生意走出国际的人。

    能是一般人吗?

    还普通的老百姓,她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

    警察心头也是忍不住腹诽了两句,不过,就在这个时侯,会议室外头的门被人敲响。

    “队长,林先生到了。”

    “请他进来吧。”

    林同随着一个警察走进来,看到陈墨言也在,不禁诧异了下,

    “老板,不会是你又惹什么事情了吧?”

    不然好好的把他叫过来做什么?

    难道,是保释?

    陈墨言瞧着他那表情,挖他两眼,“不是我找你,是这位孙警官找你。”

    “孙警官?”

    “对,我是,林同林先生,对吧?”

    孙警官朝着林同点点头,把刚才的那份资料拿给林同,“你先看看吧。”

    林同看完之后可是比陈墨言平静多了。

    “原来,竟然是对着我来的?”

    他笑了笑,扭头看向陈墨言,“这么说来,我可是还要谢谢陈老板你的救命之恩了啊。”

    “你是得好好谢谢,回头让你家朱兰请我吃大餐啊。”

    陈墨言看了眼林同,一本正经的点头。

    事实上她和林同两个人都清楚一件事儿,那就是这个场地林同去的次数肯定比陈墨言多,而且,作为这次秀场的最后总监和总协调,林同肯定是要坚持到最后的,哪怕陈墨言今天不去查灯光,林同早晚会也会开展前检查这些的,到时侯说不定出的事情比今天还要大。

    一个不慎,他的小命都保不准要交待在那里啊。

    到底会是谁用这样歹毒的法子害他?

    林同心头提防到了极点,面上却是平静的很,“不知道这背后的人,可查出来了?”

    “还没有,对方只是给了他一千块钱的现金……”

    本来对方是奔着林同的。

    没想到一个疏忽,竟然差点伤到了自己……

    陈墨言揉了下眉心,突然看向林同,“要不要跟我去见见这个人?”

    “啊,可以吗?”

    “我帮你们两个申请……”

    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和林同两人被带到了留置室。

    中年男子双手被铐,一脸的颓废,看到陈墨言几人进来,他一脸的激动,“你们什么时侯放我出去,我该说的都说了啊,我就是弄了下那灯,别的俺啥都没做,你们抓俺作啥子啊,那灯是它自己掉下来的,和俺可没关系啊,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

    陈墨言撇了下嘴,“你还好人?好人堆里挑出来的吗?”

    好人会收人钱财害人性命?

    好人会利用工作之余,磨开上头灯具的几股吊线。

    让那灯随时随地处于往下掉的状态?

    对方被陈墨言给噎了一下,然后,他一脸愤愤,“你们又不是我,你们不知道我家里头的情况,我妈生病,我儿子还要上学,我媳妇不能工作,我整个家里头都靠我一个人,我在外头赚这么点钱容易吗,还得被你们这些有钱人呼来喝去的,我……”

    “所以,这就是你要害人的理由?”

    “就因为你家里头不好过,所以,你就要害别人?”

    “你家里头不好过,和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吗?”

    陈墨言看着对方,语气平静,“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也是一笔笔一块块赚回来的,是,我们现在是有钱了,可是我们也有过没钱的日子,当初我们也是把一毛钱恨不得掰开分成两半儿,我们一星期啃窝窝头就萝卜条喝白开水,而且,和你一块干活的人不少吧,还有那些不如你的工地上的那些人,他们家境没几个好的吧,可是人家是怎么做的,我们当时为什么不想,去害一个人,去做点坏事,然后,赚大钱?”

    “你,你是有钱人,怎么能理解我们这些穷人的活法?”

    陈墨言摇摇头,一脸怜悯的看着对方,“这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行了,你不是说你家里头病人,老人女人都有,又没钱吗,只要你说出对方是谁,那么我就代替林同答应,不追究你别的责任,如何?”

    “我真的不知道,对方并没有给我一点线索……”

    “我们都是电话联系,而且我能听的出来,对方是变了声音的……”

    “那电话都是公用电话啊,我都和警察同志说了,警察同志你们去查了吧?”

    送陈墨言两个人过来的孙警官坐在一侧,听到这话点了下头,看向陈墨言两人,“是没什么线索。”

    “你看,这真的不能怪我啊。”

    “我是真不知道。”

    陈墨言咪眼看了下对方,突然就笑了起来,“你是觉得,行凶未遂,不过就是在灯具上做了些手脚,觉得顶天就是坐个几年,但是你家里头却是能多一大笔收入,这样算来算去的,你觉得很划算是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家里头不知道这些事儿……”

    “陈小姐,你们这些有钱我,我求求你们了,是我鬼迷心窍,是我想要害林先生,你们有什么只管着针对我,别去找我家里头的人,她们都不知道我这些事情的……”

    自打陈墨言几个人进来,那个中年人一直都是神色平静。

    就是连话好像都是说了好些遍。

    似是早就在心里头打了好多回的腹稿那般。

    直到这一刻。

    一听陈墨言那话里话外的意思,竟然是要找他家人。

    他这才开始在心里头真正的慌张起来。

    到最后,他几乎是用着祈求的眼神看向了陈墨言,“陈小姐,你不能这样做,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得讲道理。”

    陈墨言看着他呵呵笑,“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我有钱啊,有钱人嘛,不是你说的不用讲道理吗?”

    “而且,我有钱,我可以随便在外头找几个人,哦,也不用像你对付林同这样的直接把人往死里头弄,我就天天让人往你家砸个窗子啊丢个砖块啥的,你家孩子出门的时侯吓吓她们,你媳妇出门说不定就出个小车祸啥的,呵呵,你觉得,他们能撑几年,能撑到你从里头出来吗?”

    “你你……你怎么这么恶毒?”

    “再毒不如你啊,要人命不眨眼呢。”

    对方被陈墨言的一番话气的脸色发白,呼吃呼吃直喘粗气。

    最后,他抖着唇看向坐在一侧的孙警官,“孙警官,她这样是犯法的,你们不能不管。”

    “哦,她这不是没做什么吗,你放心,我们是人民的警察,虽然你犯了法,但要是你的家人到时侯真的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被人骚扰什么的,我们会根据情况去立案,或者是派人保护她们的。”

    “至于现在……”

    孙警官一脸平静的看了眼对方,“现在咱们言论自由,对方只是说说,不归我们管。”

    那个人几乎要被气的吐血。

    他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全都是怒气,“陈老板,你也是有孩子老人的人,做事留一线……”

    “我孩子好的很啊,我又没有像你那样直接要人命,怕啥?”

    对方被陈墨言这语气和话语给气的啊。

    怎么就咬准了他这事儿?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十五分钟过后。

    孙警官率先站起身,“行了,时间差不多,该走了。”

    “好啊,那就走吧。”

    还不说吗?

    陈墨言眼珠转了两下,笑呵呵的看了眼对方,“放心吧,我出去后会去你家里头看看,顺便和她们说说你的近况的,哦,对了,你妈身体不好是吧,你说,她要是听到她儿子杀人犯法,会不会一个激动……”

    “啧啧,瞧瞧你那是啥眼神啊。”

    “怎么着,生气了啊,想要弄死我?”

    “可惜啊,你没这个机会喽。”

    林同站在一侧听的有些无语,这人,还玩上瘾了是吧?

    他伸手想去拽陈墨言离去。

    却被孙警官微不可察的摇头制止,“你先别动。”

    对面,陈墨言的笑容越是璀璨,对方越生气啊,想想她刚才说的那些话……

    要是真的呢?

    最后,他猛不丁的闭了下眼,恶狠狠的瞪向陈墨言,“你不就是想问我这件事情的背后指使人吗,行,我告诉你,是一个男人,应该在三十岁左右吧,一米七八左右……”

    “好好想想哦,要是让我知道你有所隐瞒,我会好好和你家人去谈谈的呢。”

    “你……”卑鄙!

    陈墨言朝着一脸铁青的对方扬扬眉,呵呵一笑:

    觉得她卑鄙?

    这有什么啊,管用就好嘛。

    “你回来,我又记起了一件事儿……”

    最后,陈墨言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留置室。

    会议室。

    她看着一脸古怪神色的孙警官,极是傲娇的翻个白眼,“孙警官老是瞧着我做什么,怎么着,觉得我长的好看了?”

    “嗯,陈小姐长的的确是好看。”

    “不过嘛,我更好奇的是,陈小姐刚才那一套,都是打哪学来的?”

    这丫的,一套又一套的,简直就是个攻心计的高手啊。

    不得不说,眼前这女子蛇打七寸的法子捏的可真TMD准!

    陈墨言看着他,侧了下头,“生意人嘛,自己摸索出来的了哦,再说了,要是连这样的人都看不透,怎么能当的上奸商这个称呼?”她看着孙警官一脸的无语状,忍不住抿唇呵呵一笑,旋即就站起了身子,“好了,我该问的都帮你们问出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可就靠你们自己了啊,孙警官,三天,这事儿三天内应该有线索吧?”

    “我只要那个人能找出来。”

    林同眼底也是闪过一抹厉色,会是谁这样费心的想弄死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