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没想到孙警官被自己刺了几句,一发狠,竟然直接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查出了那人口里头的背后之人。

    她和林同两个人过去的时侯,对方已经被孙警官给逮到了局子里头。

    而且,一口承认。

    至于针对林同的理由,恨不得他死的理由嘛……

    原因就是林同之前没有和他合作,害得他的小工厂没能撑过去。

    所以,现在是破产了,倒闭了。

    可以说是妻离子散。

    所以,这就是一桩复仇论?

    根本不是她之前所想的那些什么阴谋论,什么利用林同打击她的想法。

    都是她多心了?

    李警官亲自负责这个案子。

    他看了眼陈墨言的表情,多少猜出几分她的收结,想了想,对着她点点头,“目前,查出来的就是这样,而且,我让人查过他的背景,的确是小厂子破产,而且,在破产前的几个月,对方的确是有和林先生接触过,据说是什么生意,可林同却拒绝了他,并且没留一点情面的那种。”

    “按着这样的思路来看,再加上我们的调查和排除,基本上可以定案,这就是他自己的一桩复仇案。”

    对方恨林同。

    所以,就千方百计的寻到了这个机会。

    又前前后后的花了不少的钱,想把林同给弄死在那里。

    可惜,没想到却被别人抢了先,还把他给供了出来……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有点巧。

    可是,细细想想吧,合情又合理。

    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和孙警官拿了那人的一份资料记在脑中,便开车回家。

    林同也去了趟警察局。

    等到他回来的时侯,陈墨言正在书房里头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顾薄轩。

    此刻他的声音满满都是惊怒,“言言,你出那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我!”

    “啊,哪有什么事情,我……”

    “还瞒着,是不是非得要那灯砸到你身上才告诉我,然后我,得去医院重病房看你?”

    “哎,顾薄轩你几个意思啊,怎么着,诅咒我啊。”

    电话那头,顾薄轩心疼的不得了。

    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回家。

    一想到她竟然发生那样的凶险,自己这个当爱人的却不在她身边。

    顾薄轩是觉得自己五肺六腑都在灼热。

    痛!

    “言言,再等等,再等等我……”

    临挂电话前,顾薄轩突然飞快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的挂了电话后坐在椅子上的陈墨言一脸的狐疑,难道,这人要回家来?

    算算这段时间,好像也没什么节假啊。

    不过陈墨言转而就懒得再去想这事儿:

    反正顾薄轩不是三岁的孩子。

    那么大的人,用不着自己帮着他操心的。

    事后。

    林同和陈墨言还有朱兰就此事儿再次说起来,朱兰是一脸的不相信,“我才不信这个人说的话,全都是鬼话,一个字儿都不能信。”话罢,她忍不住拧了下眉头,偏警察那边竟然真的就信了,还打算就这样结案。

    “简直是太可恶了。”

    “行了,林同没事儿已经是最好的事儿了,别纠结别的了。”

    “再说了,说不定真的就是凶手所说的那样呢?”陈墨言虽然心里头也觉得这事儿啊,太巧了,巧合的让她都有些说不上来什么,可是,如今连警察都定了案,她就是再说什么也没用,便轻着朱兰,“咱们以后可都得注意安全啊,你们这一个个的,在我眼里头可是金贵的很。”

    陈墨言这话说的是真的。

    要是可以,她可是宁愿自己的一个店铺或是啥的出事儿。

    也绝对不想林同这些跟着她的人出事!

    半个月后。

    孙警官带给了陈墨言一个消息,那人被判了刑。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陈墨言只是和林同两口子说了一句后就把这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六一儿童节。

    陈墨言特意在家没出去,陪孩子。

    小妞妞也在这边,还有朱兰也把自己儿子送了过来。

    至于她,则是开车又离去。

    大大小小的孩子玩起来,没一会二宝就嗷嗷的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碰到他还是怎么的。

    陈墨言赶紧过去,把二宝好一通的哄,最后,抽抽泣泣的二宝指着大宝,“哥哥坏,抢东西。”

    “这本来就是我的,我的!”

    大宝手里头拿着个拳头大小的布老虎,这会儿一听自家弟弟的话,忍不住跳脚。

    小家伙人小鬼大,用力的跺着小脚,“弟弟坏,坏弟弟,不玩了。”

    他说的是不和你玩了。

    二宝窝在陈墨言的怀里头,闻听此话,他有些委屈的扁了下嘴。

    然后,把头用力的埋在了陈墨言怀里头。

    “坏哥哥。”

    “什么坏哥哥,不是你自己说的是坏哥哥吗,行,以后咱们不和他玩了。”

    “不要不要,要哥哥。”

    陈墨言就看到大急的二宝滋溜从她腿上滑出去。

    大宝和二宝凑到一块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个孩子立马又手拉拉的玩闹到了一起。

    这把陈墨言给看的那叫一个无语。

    她这里还在肚子里头绞费脑汁的想着怎么劝他们两个合好。

    结果人家倒好,直接就手拉手了……

    看来,这孩子的世界啊,果然是大人不能懂,不能懂!

    中午,陈墨言索性带着几个孩子出去吃饭。

    四个娃,依旧是齐阿姨和程姐两人跟着陈墨言出去。

    再加上小妞妞和林同的儿子两个稍大些的娃。

    浩浩荡荡的就出了家门。

    陈墨言带她们去吃的啃德基。

    没想到几个小家伙都爱吃薯条,一人抱着一包不松手!

    倒是小妞妞点了份鸡翅,林同的儿子则是直接叫了份套餐。

    儿童餐有玩具。

    四个宝一手一个玩偶玩具,巴掌大小的东西。

    几个小孩子拿在手里头可高兴了。

    在人家店里头来回的疯狂了好半天。

    最后,陈墨言索性看向几个大的,“咱们饭也吃饱了,想去哪和阿姨说。”

    “阿姨,咱们能去游乐场吗?”

    是林同的儿子说的。

    小家伙虽然已经是二年级,可还是孩子心性。

    他也不和陈墨言见外,直接咧着嘴道,“我爸和我妈都答应带我去过好些回了,可是一次都没去过呢,我都觉得我要是等他们带我去,估计我都得长大有孩子了……”

    陈墨言听着这话有些许的心酸。

    她抿了抿唇,重重的点头,“好,那咱们就去游乐场。”同时,她又担心妞妞不想去,扭过头看向她,“妞妞,你想去玩吗?”

    “想。姐姐我要做海盗船。”

    陈墨言大笑,“好,那咱们就坐海盗船去。”

    四小只一听说陈墨言要带她们去游乐场,一个个的都高兴的跳起来。

    当然,和林同儿子还有小妞妞脑海里想的不同的是,四小只对于游乐场的认知还只是停留在悬转木马,以及各种热闹的碰碰车波波球啥的,就连四宝这个最稳的,都忍不住拽了陈墨言的手,“妈,走,快走……”

    走出汉堡店。

    四小只高兴的嗷嗷叫,“去玩喽,去玩喽。”

    “妈妈万岁。”

    “妈妈你真好。”

    大宝几个不忘给陈墨言发好人卡,结果被陈墨言一人在小脑门上弹了一记。

    疼的三个娃嗷嗷叫。

    四宝则在一旁瞧着,看着几个哥哥在那里大叫,她也不知道看懂了没有,眉眼弯弯的笑。

    陈墨言低头就看到自家女儿那秀气文静的笑。

    忍不住心里头腹诽了两句:果然还是女孩子笑起来文静啊。

    瞧瞧这三个臭小子。

    天天咧着嘴大笑,丑死了!

    “姐,这里这里,我去买票啊……”

    妞妞也不知有没有一米二,但是林同他儿子肯定是有了的。

    陈墨言索性把钱给了两个孩子,让他们自己去买。

    她则带四个孩子在外头侯着。

    等到取票回来,四小只撒着欢的往里头蹦。

    看的陈墨言有些翻白眼:好像自己平时没带他们出来玩过似的。

    不过,这游乐场的确是没怎么来过……

    那边,四小只一人一个冲到了滑梯前头,冲上去,滑下来。

    玩的可高兴了。

    林同的儿子则对这些不感兴趣,“阿姨,我去那边玩啊……”他指的是悬转飞车,和空中缆车,陈墨言拿了钱给他,同时是再三的交待,让他们放玩一定赶紧过来,不能乱走,最后,小妞妞也跟着林同儿子跑了过去,“姐姐你放心吧,我会看着哥哥的,我们一会就回来。”

    四个孩子玩的很是兴奋。

    到最后,几乎是把悬转木马坐了一回又一回。

    不下来了。

    还是小妞妞和林同儿子用另外的玩的把四个孩子给哄了了来。

    然后,一行人会合到前头。

    四小停在了沙地旁边不走了,“沙,玩沙……”

    “好好好,玩沙。”

    沙池的另一侧是爬高墙。

    林同儿子和陈墨言说了一声,自己去爬高了。

    小妞妞也跟着他跑了过去。

    齐阿姨和陈墨言还有程姐坐在一侧看着这些,听着这里头孩子们的笑声,齐阿姨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现在这孩子可真是幸福啊,想想我们那个时侯,哪里有这些的东西啊,一个个的可是什么都有没有。”

    “出门只能是玩泥巴啊。”

    陈赫言听着她这话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那个时侯可不就是这样,别说齐阿姨你了,就是我小的那会,也是除了门口的泥巴,还有村子边上的小河沟啥的,也没有什么别的玩具啊。哪里像现在这些的孩子,到处都是玩的?”其实吧,陈墨言觉得也幸好她小的时侯是各家都穷,孩子更是没什么好玩的,不然的话,就是家里头有钱了,以着陈妈妈陈爸爸那两口子对她的态度,怕是也不会带她去什么地方玩吧?

    所以,想想,陈墨言觉得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最起码大家都一样嘛。

    现在想想,陈敏其实也就是比她少干了些活,多吃了些东西罢了。

    至于别的……

    她也没有啊。

    “哎哟,大宝没事吧?”

    大宝在那边不远处自己摔了一下,看的齐阿姨忍不住心疼起来,赶紧站起来要过去看。

    却被陈墨言给拦下,“齐阿姨别管他,让他自己爬起来。”然后她一脸温柔的朝着大宝望过去,“大宝,你可是哥哥哦,要给弟弟妹妹做榜样,乖,快点起来哦,不能哭啊,妈妈不是说了,男子汉哦。”

    大宝估计是真的摔疼了。

    咧着嘴在地下趴了半响,然后才吭哧吭哧的爬起来。

    小嘴望着陈墨言扁了一下,估计是本来想哭的,可是一抬头看到不远处二宝和三宝两个人用沙子挖出来的洞,还有树叶什么的插在那上头,他顿时眼一亮,乐呵呵的朝着他们两个跑过去,“我来我来,给我来……”

    眼看着三个孩子再次玩到了一起。

    陈墨言松了口气。

    倒是程姐在一侧笑了起来,“陈小姐对几个孩子的教育可真严,我就没看过哪个孩子摔了,当妈的不担心,不过去扶了抱着哄的,也就是您了……”当然,程姐这话也是有些夸张的,肯定是有这样的妈妈,不过,也是很少罢了,再说了,人家陈小姐可是大老板啊,那么多的钱,竟然还对自己的孩子这般的严厉。

    这让程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般有钱人家的孩子,不都是娇生惯养的吗?

    陈墨言笑着看她一眼,“不是我严厉,这些都是小事情,不过就是摔了一下,而且你看下头,那些可都是沙地,能摔痛到哪里啊,齐阿姨,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心软了啊。”现在几个臭小子越来越大,贼精贼精的,他们知道家里头的几个老人对他们心疼,宠,都学会了有什么事情不找她这个当妈的,直接找齐阿姨田老爷子等人了。

    这让她又想气又好笑。

    这么丁点的娃呀,打哪来的那么多的心眼儿?

    她没办法说服田老爷子等人,只能自己尽车当一个严母:

    没办法,谁让她们家里头那个可以做严父的人不在家?

    齐阿姨脸有些红,“好,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言言啊,她们还小呢,你别太严了……”

    看着这几个孩子从小长到现在。

    舍不得啊。

    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看,是真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着怕晒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