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3章 三个孩子不见了
    十分钟过后。

    陈墨言带着因为跌倒而去了趟洗手间的四宝回来,然后,就看到程姐正一脸焦急的从不远处走过来,看到陈墨言母女两人,程姐赶紧小跑过来,“陈小姐你可回来了,看到林论诤没有啊?她和妞妞还有大宝找不见了。”

    这才几分钟啊。

    怎么就不见了?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自己之前走时三宝和林诤待着的地方,想了想安慰程姐,“你别急,这里人多是不是走散了,林诤向来懂事,小妞妞也不是那种淘气的孩子,说不定是他们几个看到了什么觉得好玩一时走远了这里,我和你一块去找……”陈墨言不敢让自己太急,生怕吓到身边的四宝以及看到她后跑过来的二宝三宝。

    “妈,妈妈,哥哥,要哥哥。”

    “妈,哥哥不见了。”

    应该是刚才程姐和齐阿姨两个人说话,二宝三宝听到了,此刻两人扒着陈墨言的腿不放。

    “没有没有,哥哥只是和林诤哥哥还有小姨去了另一个地方,妈妈这就去把她们找回来,你们三个和齐阿姨就待在这不动,好不好?”

    “好,等着哥哥。”

    “等着妈妈。”

    陈墨言看了眼齐阿姨,“齐阿姨,我现在给人打电话,你先带着她们三个在这里,一定得看好了,还有,就坐在这里,别让她们乱跑……”把这三只放在这里,交给齐阿姨一个人看,陈墨言心里头是一百一千个的不放心。

    可是现在除了这样她实在没有好办法。

    一抬眼,看到不远处有两名游乐场的保安,她一咬牙走了过去,“同志,我三个孩子不见了,您看能不能帮着找一个,或者,用广播喊一下?”

    “行,我这就去……”

    保安倒是很好说话,估计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还安慰陈墨言来的,“孩子淘气,应该是在哪里玩忘了,我让广播多喊两遍应该会没事的,您别急……”

    陈墨言抿了抿唇没出声。

    交待好齐阿姨,陈墨言看着程姐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对着她摇了摇头,她的心不禁就是一沉,然后,两个人继续在附近几个方向重新找,这一找,足足过了十分钟之久。

    陈墨言一心想着说不定几个孩子会回到齐阿姨这边来的,可她小跑着回来,还是只有三个小的。

    齐阿姨看着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是满脸的担忧,“言言,这事儿不对头啊,你赶紧给家里人打电话,多过来几个人吧?”这么多的人,就凭着她们几个可怎么找啊,得多叫几个人过来才行。

    陈墨言这会儿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强烈的不安冲击的她都有些站不住身子,不过,她硬撑着让自己镇定,镇定。

    这会儿她不能乱。

    一乱,儿子说不定就真的找不回来了,还有小妞妞和林诤……

    这可是三个家庭啊。

    闭了下眼,她再睁开,已经沉着声开了口,“我给姑父打电话。”

    “那也行,让他过来应该更好说话些。”

    齐阿姨看着陈墨言难看到极点的脸色,心里头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握着小四宝的手都有些抖,“言言,言言,不会出事吧,不会吧,没事的是不是?”

    “一定会没事的。”

    陈墨言已经拨通了奎子的私人电话。

    很快被接通。

    奎子疑惑的声音响起来,“言言,有什么事情吗,我正在开会……”

    “别开了,你赶紧过来游乐场,带着人,妞妞林诤和大宝都不见了,我刚才找了十几分钟,广播也喊了,一直不见我,我觉得是人为……”还没等陈墨言的话说完,奎子那边唰的站了起来,就听到他说了句‘先散会’,然后一边问陈墨言的地址一边已经是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你等着我,很快就到。”

    听着电话里头的忙音,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头嗡嗡作响。

    脑海里头不时的转着那些乱七八遭的场景。

    到最后,她一扭头,悄悄的落下一滴泪:万一,万一呢?

    不行,不可能有万一的。

    大宝肯定不能有事,三个孩子一个都不行!

    “陈小姐,这可怎么办呀,我都找了好几个方向了,三个孩子怎么着也找不到……”

    程姐也是已经有些慌神。

    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焦急,“林诤和妞妞都不小了啊,不可能会乱跑的,就是乱跑了也一定会往回走的啊,他们又不是大宝,可是咱们大宝也从来不会自己乱跑啊……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别急,说不定咱们哪里没找到,继续找。”

    这个时侯,游乐场的一些工作人员也被惊动,同时帮着陈墨言找人。

    直到,奎子的警车出现。

    游乐场的负责人也被惊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园子开始警戒,排除……

    直到,天黑。

    三个孩子遥遥无影。

    陈墨言几乎要疯了,朱兰和林同,田素几个人还算是坚强,一个个虽然紧张害怕担心的不得了,但却还都在自我安慰着,互相支持打着气儿,甚至朱兰还回头安慰陈墨言,“这事儿是谁也想不到的,你别自责,没有今天也会有明天后天,说不定哪天就是这事儿,怎么能怪你?”

    “是啊言言,你别自责,小妞妞她们几个一定会没事的。”

    得到消息的田老爷子还算是镇定,只是在家里头急的团团转。

    二宝三宝和四宝也仿佛变的懂事了起来。

    只是随着晚上的降临。

    三个人总是忍不住抱着陈墨言或是田老爷子的手臂娇憨的问,哥哥去哪了,要哥哥。

    “宝宝乖啊,咱们先去睡,等你们睡一觉,哥哥肯定就会回来的。”

    “真的啊,那二宝去睡。”

    “三宝也去睡,要哥哥。”

    “妈妈……”

    陈墨言低头,就看到四宝水汪汪清澈通透的大眼,仿佛那眼能看透她的内心似的。

    清澈,琉璃。

    她心头一酸,低下头,凑到自家女儿小脸跟前,“四宝乖,想和妈妈说什么?”

    “四宝去睡觉,是不是哥哥就会回来?”

    “是啊,四宝去睡一觉,明天一早就能看到哥哥啦……”

    “不会像曾外婆一样,一走就不见了,再也不见了?”

    陈墨言听到自家女儿这话,忍不住心头一酸。

    差点把眼泪掉下来。

    她耸了耸鼻子,红着眼圈重重的点头,“不会,妈妈和你保证,等你明天一早睡醒,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那,拉钩钩?”

    “好,拉钩钩……”

    陈墨言伸出小手指,小四宝也拉出了小指,旁边的二宝三宝一看,也跟着把小手指伸出来,

    “拉钩钩,拉钩钩……”

    好不容易把三个孩子给哄睡。

    盖好小被子,陈墨言低头在三小只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眼神落在平常大宝睡觉的地方。

    不禁又想哭。

    硬是把眼泪逼回去,她走出来屋子,关上门,就看到朱兰和田素还有林同正在院子里头和奎子在说话,看到她出来,四个人都朝着她望过来,陈墨言的嘴唇蠕动了两下,张了张嘴,她看着朱兰几个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满满的自责。

    还有到了极点的那种心痛!

    “这事儿,不怪你……”朱兰走过去,伸手抱了抱陈墨言,声音带着颤音,“我相信林诤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林诤那可是朱兰和林同两口子那么多年来唯一的孩子啊,这一下子不见了,不知道生死的,能不心痛,能不害怕担心惊惧么,可是,朱兰还是不忘安慰陈墨言,“还有,这事儿不是你的错。”

    “是啊言言,我听程姐说了,是我们家妞妞闹着要去追你们,这才……”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你们先回去,我和言言单独说几句话。”

    是奎子开的口。

    他直接把几个人给撵走,带着陈墨言到了一侧的书房。

    “姑父,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奎子摇摇头,看了眼陈墨言,“程姐你是从哪找来的,她的资料,你查了吗?”

    “啊,查过的啊,我还特意让人去她户口所在地查过的。”

    家里头可是有几个孩子。

    而且都是老人。

    陈墨言也不敢随便就用一个人啊,想用程姐,自然是先把她的情况大概查实的。

    不过,她看着奎子心头跳了下,“姑父,难道这事儿,和程姐有关?”

    “处在我的立场,除了你和那几个孩子,谁都有可能是嫌疑人。”

    顿了下,奎子看向陈墨言,“齐阿姨也一样的。”

    “那行吧,你按你的方法来。”

    陈墨言这个时侯已经顾不得别的什么。

    只要能让这几个孩子回来,能让她儿子回来。

    得罪多少人都行。

    事后,她给她们好好的陪礼道歉,鞠躬下跪都行!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眼看着就到了凌晨三点多。

    田老爷子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对着奎子都在电话里头骂了起来,“你到底是怎么当上的局长,连几个孩子都找不回来,我看你还不如干脆直接脱了那身警服回家抱孩子。”啪,老爷子把气发泄了一通,直接挂了电话,正在外头心急如焚的奎子是苦笑不已:老头子这是真的急了啊。

    想想也是,家里头的这几个孩子可都是老爷子的心头肉啊。

    别看自家妞妞是个女孩子,但她却是家里头的第一个孩子啊,小时侯老爷子也是抱着捧着的。

    这也就是小妞妞大了。

    家里头又一下子多了四个,再加上他们家的这一个小的。

    老爷子这才会让人觉得他偏疼这几个小的。

    可事实上,家里头这大小的几个孩子,老爷子是真的一视同仁。

    都当成了心肝宝贝般的疼。

    这一下子就不见了两个……

    也幸好是自家岳母早走了几年,不然的话,估计得心疼担心的晕过去!

    凌晨四点半。五点。六点……

    陈墨言等人的心是一点点的凉下去,沉下去。

    到最后,天光大亮。

    家里头,陈墨言等人的脸色也一个个的都难看到了极点。

    那几个可都是孩子啊。

    在家里头一个个的捧着疼着护着的。

    舍不得让他们哭一声,掉一下脸子,生怕饿了撑了冷了热到。

    现在这一晚上不见人影。

    是在外头哪里迷了路回不了家,还是被坏人给带走了?

    想到街上那些乞讨的卖艺的小孩子。

    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再也找不回来,像那些孩子一样被人拿着鞭子抽打?

    朱兰再也坐不住,抱着林同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倒是林同,终究是个男人,还能撑的住。

    好不容易把朱兰的哭声给哄住,他起身看向几人,“我出去看看,你们几个在家里头等着……”

    “我也去……”

    朱兰哪里坐的住啊,坚持要跟着。

    陈墨言和田素也站了起来,“言言,咱们也开车出去……”出去转转,说不定就能碰到孩子们呢?

    “嫂子,姑姑,我把车子开过来了,就在外头。”

    顾薄安是得到消息就跑到这边来的,这一大晚上的也都在外头忙活着。

    要不是方小满抱着孩子回了娘家,估计也早早就跑过来了。

    “嗯,那你就开车。”

    陈墨言觉得自己这会儿是真的没开车的能力了。

    上路之后她不定会做什么呢。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有可能再也找不回来,再也回不到自己家。

    她就觉得连自己都不想活了。

    恨不得开着车子找个地方一头撞过去!

    奎子那边也是压力重重:

    这可是三个孩子啊,而且,一个是自己亲闺女,一个也是他家的人,另外一个林诤也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要是真的找不回来……奎子觉得自己家里头那些人会疯掉的,一狠心,他对着几个手下发了狠,“给我找,哪怕把这附近的地给我挖地三尺呢也得找到几个孩子。”

    “局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孩子的。”

    自家局长的女儿被坏人给拐跑了?

    要是真的找不到,岂不是打他们警察局的脸?

    折腾到中午。

    惊动了好几个派出所,警察局。

    也有人送过来不少的线索。

    可惜,几个孩子好像人间蒸发似的,就是不见人影。

    眼看着白天即将过去。

    朱兰是再也没撑住,哭的晕了过去。

    田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一天一晚上的时间,上火。

    嘴里头全都是泡。

    她手边还有一个小的啊,因为田素母乳好,所以两个孩子她都是亲自带着。

    可出了这么一桩子的事情,眼看着女儿说不定就一辈子再也找不回来。

    她想想自己亲哥和陈墨言父女两人相隔那么多年才找到。

    言言虽然是在农家长大,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可这孩子是个天才啊。

    自学成材。

    最终考入了清华园,而且还兜兜转转的回到了她们田家。

    她的小妞妞呢。

    老天爷已经厚待了她一个侄女,怎么可能小妞妞还有这样的幸运?

    站在院子里头,抬头看着有些阴沉沉的天空。

    田素恨不得跪下去祈祷老天爷:

    就当是发发慈悲,把她的小妞妞现在就还给她吧。

    以后,她一辈子吃素!

    到最后,田素扑通一声真的跪了下去,对着地下重重磕了几个头……

    陈墨言站在不远处,把这一切都瞧到了眼里。

    她死死的咬了下唇,转过身,再次走了出去。

    晚上八点。

    奎子那边总算是带回了一个好消息:

    有人看到过那几个孩子!

    是一辆出租车,司机说载过这三个孩子,还有两个大人,是男的。

    但具体长什么样儿,司机却是说不清楚。

    而且连地点也没说出个丁卯来。

    因为对方是在街心下的车子。

    电话里头,奎子的声音很是兴奋,“我已经让人围着那附近几条街布控,搜查,一定会找到的……”

    他挂了电话后,四合院这边的几个人却是心情愈发沉重。

    真的,能很快找到吗?

    等待的时间却是焦急。

    九点钟的时侯。

    陈墨言竟然接到了陈大公子的电话。

    电话里头,对方的声音仍是一如继往的散漫,“你姑父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局长亲自上阵,在外头查车子?是不是你那边出什么事情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陈大公子坐在车子里头,看着不远处拉着警戒线,一辆辆排查车子的警察等人,他突然脑海里头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陈墨言这边出事。

    这念头出现的很是莫名其妙。

    让他自己都觉得古怪。

    可是,他坐在车子里头,双眸平静的望着窗外的点点灯火,最后还是没忍住,把电话打了出去。

    陈墨言抿了下唇,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大宝和林同家的孩子,还有我姑父家的小妞妞,一块不见了……”

    就那么一句话。

    本来整个人都靠在椅背上的陈大公子突然坐直了身子。

    眼底浓浓的忧色闪过。

    最终,化为一抹厉色,只是他的声音还是淡淡的让人听不出半点情绪的散漫,“我就说你那个姑父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是什么时侯的事情,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没有?”

    “昨天傍晚,在中华路的那个游乐场……”

    中华路……

    不和道什么时侯被挂了电话的陈大公子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

    整个人的脸色一变,全身气势也跟着如同出匣的厉剑,咄咄逼人,他霍的看向前头的司机,“掉头,去一个地方。”

    ------题外话------

    要是我把大宝写成被人带走好些年,你们会不会打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