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大公子看着前面幽黑一片的小楼,伸手去开车门,一边声音平静的吩咐司机,“在这里等我半个小时。”

    “好的,大公子。”

    转过身,他双眸淡淡,一身气势凌厉的一步迈进了一个胡同。

    夜色有点黑。

    几颗星子廖廖的挂在夜空中。

    陈大公子却是熟门熟路的走到了胡同最后的一角,他轻轻的敲三下门。

    停顿了那么一两秒时间,又三下。

    最后,连敲了五下。

    就在他敲门的动作才落下,门内,吱哑一声被人打开。

    一道身影唰的闪出来,“谁,什么人?”

    “是我,陈大。”

    “你怎么又来了,上次不是说过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是说,你真的以为你陈大一身本事,我们奈何不了你?”对方看着陈大眼里头全是警惕和不满,高大的身子站在门口,分明就是不想让陈大进去。

    “我是来和你们老大做交易的,而且,是纯利。”

    “你能作得了这个主?”

    “……你等着!”

    陈大公子淡淡勾了下嘴角,倚门而立。

    不过是五分钟左右。

    来人去而复返。

    语气有些不善,“九爷在大厅等着你,我告诉你啊,老实点,不然……”

    “不然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还真的不是!

    陈大公子呵呵一笑,摇摇头,就那么一步三晃的随着那人走进了正厅。

    一位很是年轻精致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低头把玩着什么。

    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桃花眼挑了下,“陈大公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陈大公子这次,又是有什么为难我的事情?”对方说话的时侯眼底带笑,只是那语气却是平静漠然到了极点。

    要是换作了一般人,估计都得掂量下自己和这样的人接下来要说什么会不会很费心吃力啥的。

    可是陈大公子只是淡淡一笑,“给你送地盘来的,怎么样,要不要收?”

    “送地盘?”

    “在下岂不是无功不受禄?”

    “别打马虎眼,你要是不想收中华三条街那边,那我就去找老三去……”

    陈大公子也没坐,就那么靠在门上,脸上是他陈大公子独有的懒散和漫不经心,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犀利和果断,“这帝都城向来可是藏龙卧虎,我嘛,虽然是瞧着你比较的顺眼,但是,也不就是非得你小九不可……”

    “大胆,叫九爷。”

    陈大公子直接把一侧高大个的低喝当没听到。

    只是嘴角勾了勾,“小九,考虑的怎么样,要是同意,咱们谈谈?”

    “九爷,这小子太放肆,我……”

    “你能怎么样,你能打的过他吗?”

    “……”再次扎心,老铁的那种!

    被称为九爷的年轻男子对着站在另一侧的高大个摆摆手,“行了,你出去吧,我和他谈谈。”

    “九爷,这小子可狡猾可狡猾了,他就是一只狐狸。”

    “他的话您可不能信啊。”

    高大个还在那里喋喋不休,陈大公子却是呵的一笑,“尝尝九爷治下也就那么个样儿啊,也行,即然这里九爷当不了家做不了主,那我换一家就是。”话罢,他是转身就走。

    身后,年轻男子轻飘飘的眼神扫了眼高大个。

    “去给陈大公子道歉,要是留不下客人,你以后,也不用跟着我了。”

    高大个被自家九爷的一个眼神瞟过来,全身发毛。

    后背上全都是冷汗。

    他想也不想的扑过去,“陈大公子,陈大公子您别生气,是我刚才多嘴,是我嘴贱……”

    “您要打要骂都成……”

    他吧啦吧啦的,那么大一个人站在陈大公子跟前,就差哭出声来。

    “行了,你先出去,我和你们九爷有话说。”

    “九爷?”

    九爷对着他摆了下手,直到高大个出去。

    陈大公子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来,看着九爷的眼神已经犀利起来。

    对面,九爷看着他倒是勾唇一笑,“你有点焦躁啊,怎么着,有什么事情是你陈大公子不能掌控的?”

    “帮我找个人。”

    陈大公子看着对方,语气平静,“三个孩子,中华路那边的游乐场丢失的,平安找到那三个孩子,我帮你拿到那边附近三条街上你想要的东西,不然,我就去帮别人。”他看着九爷,一字字,“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只要孩子平安,你就能趁心如愿的压老三一头,到时侯,你想着一家独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你说的,是田家那几个孩子?”

    九爷看着陈大公子,眉头蹙了下,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只是有些好奇的看向陈大公子,“你和田家有什么关系,竟然为了那几个孩子下这么大的本钱?据我所知,你们陈家垮下来,可是和田家那个陈墨言有不小的关系啊,现在你竟然当起了好人,不惜抛出这么重的法码帮着人家找孩子?”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我只给你一晚上时间,今天一晚上,只要能找的到孩子,咱们的交易就成立。”

    陈大公子脸色有些沉,看着九爷,“怎么样,答不答应痛快说。”

    “还是说,外头那些谣传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喜欢那个陈墨言?”

    九爷这话一出口,就看到陈大公子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半响后。

    他忍不住哈哈一笑,“没想到阅尽美色的陈大公子竟然栽到了这么个女人手里?”

    “陈大公子,我可是奉劝你两句,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哦,而且,据说那对夫妻两人的感情还挺好,你这怕是自作多情吧?”

    “你是不想做这笔生意了吧?”

    “也行,那就这样吧……”

    陈大公子起身要走。

    身后,九爷笑声收敛,声音幽幽的,“这事儿你去找老三,你觉得老三比我的人更合适吗,正是因为我的人比老三更合适寻人找人,你才第一时间找上我的吧?行了,这事儿,我答应了。”

    “一晚上?”

    “对,一晚上。”

    陈大公子转身,就着灯影深深的看他一眼,点点头,转身离去。

    九爷在他的身后站起来。

    看着陈大公子走远的背影,忍不住呵的两声笑:

    没想到,竟然还是个痴情种子?

    随后,他一连打出了几个电话,更是把身边人派出去了好几拨……

    “头,有消息了,有人在这附近看到过这个人,就是西郊那个废旧的厂房那里……”

    “去找。”

    一行人自然是再次扑了个空。

    奎子狠狠的踹了脚大门,“给我查!”

    回到自己的车子里头。

    已经是两天两夜没合眼的奎子没有半点的睡意。

    心是一直提到嗓子眼的。

    他的身后,是他的一个老搭档,看到他上车,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

    “什以事情?”

    “好像咱们咬着对方查到了几个线索,可是,都被对方给抢先一步走脱了……”

    对方看着奎子,眸光灼灼,“你不觉得这事儿有些疑惑吗?”

    奎子不傻。

    不然他也不会被认命为局长……

    只是自己的女儿失踪,再加上陈墨言家的孩子,还有林诤。

    他现在完全是关心则乱。

    用力的揉了下眉心,他猛的暴了下粗口,“你的意思是说,咱们这些警队里头有人通风报信?”

    “这些都是能信得过的人,我没有觉得他们有怀疑的必要。”

    “那……”

    顿了下,奎子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迷糊。

    他用力的在眉心处揉搓了两下,猛的摇了几下头,然后才变了脸色,“那你的意思是,我家里头那边,有人在搞鬼?”

    “说不定,不过,可以查一下。”

    老搭档看着奎子的脸色,试着劝,“别太拼,那么多人一定能找到孩子的,你得休息。”

    “我没事,继续找孩子要紧。”

    奎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冷水,顺便把冷水往自己脸上浇了一把。

    提神。

    深吸了口气,他看向自己的助手,“和他们说,从现在开始,所有的消息和线索直接回报到咱们这边来,谁也不准说,还有,家里头那边,我得回去看看。”要是他想的是正确的,那么,到底是谁在家里头那边搞鬼?

    陈墨言林同朱兰,再加上自己的媳妇。

    这些人肯定都不可能。

    田老爷子和自己的大舅哥也不会做这事儿。

    那么余下来的……

    齐阿姨,程姐?

    他深吸了口气,不想再想下去,扭头看着自己的助手,“这里你指挥,我回一趟家。”

    “行,必要的时侯你可以选择试一下。”

    “我知道。”

    四合院那边。

    气氛真的紧张到了极点。

    奎子的车一回来,大家还以为他是把孩子找到送回来了呢。

    只是看到他身后空空的。

    大家眼底都闪过一抹的失望。

    田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你回来做什么,不在外头找孩子?”

    “是啊,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头说啊,你是不是一点都不重视女儿?”

    田素也发了飙,瞪着奎子,恨不得把他朝着外头推。

    倒是陈墨言,她哑着声音看向奎子,“姑父,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嗯,是有点事情,不过,暂时不能和你们说。”

    奎子想了想,看了眼屋子里头,“齐阿姨和程姐呢,我突然想起点什么事情要再问她们两人一遍。”

    “齐阿姨在厨房,程姐应该是在洗衣服……”

    “程姐,程姐你过来一下。”

    奎子把两个人先后带到书房,再次仔细的询问了一回。

    当然,两个人说的都是和之前说的一样。

    并没有半点的不同。

    奎子对着两个人是再三的问,然后,他用着平时审问犯人的不动声色暗中盯着两个人。

    到最后,心头渐渐有了主意……

    直到他把两人放走。

    陈墨言看到他出来,第一个问出声,“姑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问齐阿姨和程姐来的?”

    “是啊,这不是浪费时间么?”

    田素也不满的嘟囔着。

    奎子眼角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两人,眼神一闪,“发现了个地点,还有一张照片,我们怀疑对方就是凶手之一,所以,想着过来让她们两个人看看认不认识这个人,还有,我们已经查到对方的下一个地点,正想着赶过去呢,对了,你们在家里头等着,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那你赶紧的去啊,还怔在这里做什么?”

    田素把奎子朝着外头赶。

    直到奎子这个姑父走后,陈墨言等人也没有发现什么。

    要是放在平日,说不定陈墨言会觉得奎子的反应有点异常什么的。

    可是现在,她的心都整个的纠到了一起。

    心里眼里装的全都是自家儿子,三个孩子的事儿,怎么可能还会关注别人的情绪?

    这样的情况下,时间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先是齐阿姨,“言言,我去看着几个孩子啊,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好的,辛苦你了,齐阿姨。”

    不过齐阿姨走后没多久。

    程姐也走了过来,“言言,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去外头弄下衣服什么的,还有玩具房那些东西也都得收拾一下……”

    “行,你去吧,反正也没事。”

    程姐和齐阿姨两个人都走了,然后,大家也没当一回事儿。

    这个时侯,是晚上八点四十。

    陈墨言他们是坐在家里头如坐针毡。

    一个个的坐不住啊。

    顾薄安时不时的回来一下,看看陈墨言等人。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晚上十点半。

    外头大门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陈墨言等人以为是孩子回来了呢,一个个的朝着外头看。

    就看到奎子一脸怒意的走了进来。

    最主要的是,他身后竟然还带着两名警察。

    看的陈墨言等人心里头觉得有些不安。

    “姑父,你这是?”

    “奎子,怎么回事儿,我瞧着你这脸色不对啊。难道是,孩子,孩子怎么了?”

    陈墨言也是一个念头想到了这些。

    恨不得扑过去问奎子,是不是孩子不好了。

    倒是奎子安慰着几个人,“别担心,孩子的线索已经出来了,很快就能找到,我过来是找个人问点事情的。”

    找个人,问点事?

    陈墨言等人疑惑中,奎子带着人朝着不远处的几个房间走过去。

    门打开,奎子看着房间里头的一个人,语气平静,“出来和我们走一趟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