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5章 天籁之音
    陈墨言等人刚开始还奇怪呢。

    田素靠在陈墨言的身旁,一脸的不解,“奎子你干嘛呢这是?”

    陈墨言却是心头猛的一跳,整个人身子都跟着僵硬了起来。

    “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田素最后的几个字儿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也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奎子好好的,带着警察回家里头带什么人?

    他现在不应该是在外头找孩子么?

    他来这里是……

    她和陈墨言等人一样,都把眼神投注在从屋子里头走出来的人影身上。

    那么多的人望着自己,程姐是真的吓了一跳。

    “陈,陈小姐,这是……”

    “是我找你,走吧,和我们回趟警局,有些话,咱们怕是得在那里头好好聊聊。”

    “田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先生,我把知道的都说了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听着她站在那里抖着唇一脸紧张害怕的样子在说话。

    陈墨言用力的闭了下眼。

    再睁开,她的眸子恢复了平静,“程姐,我姑父他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的,再说,现在谁也没说你做什么了了,只是请你过去配合调查……”她看了眼自家姑父,淡淡的垂下眸子,“程姐放心吧,我姑父会依据事实,让每个人都心服口服的。”

    “带走。”

    身后,田老爷子父子自然也被惊动。

    看着一行人匆匆而至,匆忙而去的脚步,田老爷子的脸色难看,“这个判徒!”

    他是打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

    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老爷子重感情,哪怕是程姐和齐阿姨这两个保姆,他也是看重的很。

    虽然不至于当成家人看待。

    但也是比一般人都要高看好些眼的。

    甚至,还几次提醒陈墨言,千万别愧待了这几个。

    可是现在,老爷子竟然被这样的打脸!

    这也罢了,事关他最疼的几个孩子啊。

    老爷子恨不得跟过去把人给弄死!

    “爸,等等看吧,看奎子那边怎么说。”

    田老爷子顿了一下,对着田子航摆摆手,“走,反正也睡不着,你开车,咱们去警局看看去。”

    等到田老爷子父子两人开车到了警察局的时侯。

    在警察的威严下,程姐已经是什么都说了出来。

    本来嘛,她就不是什么胆大的人。

    这会儿被奎子等人黑着脸一吓唬,再来几个什么攻心话。

    那可不是有什么说什么?

    三个人一碰头,田子航忍不住气的一脚踹到了墙上,“就为了五千块钱,她竟然和那些人勾结,把三个孩子都亲手送给了那些人?她要是真的缺钱的话,别说五千,就是一万只要她开口,言言肯定也会借给她啊,她竟然……这女人真是……该死!”

    “大哥,我已经让人根据她的口述画了像,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人的……”

    到了这个时侯为止,奎子他们才算是真的掌握了些有用的线索。

    只要循着这条线索往下查……

    “行,那你赶紧去忙,有什么事情咱们等把孩子找回来再说。”

    父子两人凌晨一点开着车子回家的路上。

    田老爷子开始的时侯还在副驾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过眨眼功夫就没了声音。

    田子航扭头看了眼,摇摇头:

    老爷子这两天是真的累坏了吧?

    把空调的温度调好,音乐关上,他把车速轻轻又降了两分。

    回到家。

    陈墨言正站在院子里头发呆,就是连田素和齐阿姨几个人都站在她的身边。

    几个人没有半点的睡意。

    都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当中没回过神呢。

    特别是齐阿姨。

    她看看陈墨言,再看看田素,最后,还是没忍住,强压着心头的不安开口道,“言言,程姐是怎么回事呀,是不是她又想起什么线索来了?她和你说了吗,这怎么都这个时侯了还没回来?”

    “要不,我出去门口那边瞧瞧去?”

    齐阿姨心里头的不安一波又一波,水一般的袭过来。

    她不知己的脸色有多难看。

    陈墨言听到她的话后抬起眼,轻轻的看着她,半响后,她深深一叹。

    “齐阿姨,不用去找她了。”

    “啊,不用去找了,是,是回来了吗?”

    陈墨言看着齐阿姨眼底的惶恐和难看,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

    不过是自我欺人罢了。

    她摇摇头,声音平静,“程姐这次啊,怕是回不来了,而且,以后,也不会回来。”

    “言,言言……这事儿,这事儿会不会弄错了?”

    怎么可能是程姐?

    她来这个家也有不短时间了,对所有人都是笑呵呵的,更是精心照顾几个孩子。

    不可能的啊……

    “错没错的,咱们再等等不就知道了?”

    就在齐阿姨翘首以待,陈墨言和田素姑侄两人等着田子航父子两人时。

    门口,田子航背着田老爷子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可把田素两女给吓了一跳。

    “爸,哥,爸他怎么了?”这孩子还没找回来,要是她爸再出事,田素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的住!

    “咋咋呼呼的,别吵醒了爸,睡着了。”

    田素这才把一颗心整个放回了嗓子眼儿,“那你小心点,我去开灯铺床去……”

    田素一溜烟的先跑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兄妹两人把老爷子安顿好,田子航还细心的帮着老爷子把被角掖了下。

    这才悄手悄脚的离去。

    几乎是房门关阂声才落下,黑暗中,田老爷子的双眼唰的睁开。

    抬头望着屋顶半响。

    忽然的,老爷子咧嘴笑了起来……

    院子里头。

    陈墨言朝着两人走过来,“爸,姑,爷爷睡着了?”

    “嗯,睡下了。”

    看着两女加上一个齐阿姨三人眼巴巴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田子航知道她们的心思,索性走到了一侧坐下。

    看着几女,他声音平静,“是程姐给对方提供的线索,而且,也是她把大宝送给对方的……”

    陈墨言的身子顿了下。

    随后,她就紧紧的掐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稳住心神,她声音有些沙哑,

    “为什么,问出原因了吗?”

    “奎子说,对方给了她五千块钱……”

    五千块钱啊。

    陈墨言忍不住眼神里头露出几分的嘲讽:

    看,这就是人心啊。

    她以真心待对方,对方却转眼把她们家的三个孩子卖了五千块钱!

    “真是岂有此理,那个女人在哪,我去弄死她。”

    “气死我了。”

    田素气的原地直打转,恨不得掐死程姐。

    唯独齐阿姨,整个人都有点傻:

    怎么可能真的是程姐?

    难道以前她对孩子的那些好,那些关心和照顾,都是假的吗?

    “不是假的,不过是,人心贪罢了。”

    齐阿姨好半响才回过神,她苦笑着看了眼陈墨言,“我刚才还在想,肯定是警察那边搞错了,怎么可能呢,没想到这可真是……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瞧着多么和善的一个人?偏偏就做出了这么歹毒的事儿!

    “姑父问出什么线索了吗?”

    “嗯,他已经带着人去追踪了,想来,再过会也该有结果了。”

    陈墨言默了下,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

    现在,她除了等,还能有什么办法?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二点,三点。四半点。

    天眼看着又要再一次的亮起来。

    陈墨言的心沉到了谷底。

    儿子今晚还不能回来吗?

    那么,明天呢,明天会不会又是徒劳无劳的一天?

    她手拖着腮,轻轻闭着的眼角一颗泪珠滑落。

    五点半。

    田子航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里头,传来奎子气急败坏的声音,“慢了一步,让他们又逃了……不过这次应该能肯定就是他们带走了孩子,我看到几个孩子身上的东西了。我们现在在做最后的排除,继续追下去……”

    因为是按的免提。

    奎子的话听的陈墨言和田素两人都是心头扑通扑通狂跳。

    最后,田素忍不住开了口,“奎子,你看到了什么,是哪个孩子的东西,什么东西?”

    这个时侯田素的脑海里头已经在无限制的脑补:

    什么电视里头那些被绑架孩子的手指啊啥的,还有小说里头一天砍一刀什么的。

    想想自家孩子真的要遭这样的罪……

    田素是心如刀搅。

    恨不得以身代替。

    陈墨言心里头也不好受,她是强自咬着嘴唇,没让自己出声。

    因为她觉得她这会儿要是一开口,肯定得哭!

    “别急别急,是大宝的鞋子,只有一只,而且,这个地方也没发现什么血迹之类的,据我看,孩子暂时还是安全的,行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先挂……”

    等到奎子挂了电话。

    田素扭过头,就看到自家侄女的嘴唇都咬出了血。

    她把纸巾递过去,“别这样,姑姑觉得孩子一定会没事的,这是直觉。”

    “嗯,咱们家的孩子肯定会没事的。”

    会没事吗?

    要是说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心里头满满都是自家儿子一定会回家的念头。

    她坚信不疑。

    可是现在,这转眼就是两晚一天的过去。

    眼看着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

    孩子却还是遥遥无音。

    她怎么可能还能自我安慰的下去?

    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这个时侯,谁都不好过,都只能是自己撑!

    ……

    距离帝都西效不远处的一个废旧工厂。

    有两个男人气急败坏的怒骂,“怎么那些人和狗鼻子一样,真的就追着咱们不放?”

    “靠,我可是听说他们打着你的画像的,肯定是有人出卖了咱们……”

    “那么多的警察,这下要怎么办?”

    其中一个一脸横肉,半边脸颊上一道深深疤痕的中年男人黑着脸瞪了几个人一眼,“行了,都给老子闭嘴,现在你们知道怕了,当初我是怎么和你们说的,这事儿咱们最好别掺合,你们见钱眼开,这会儿知道怕了?”

    “晚了。”

    “老大你别生气,这不也是对方给的钱多,咱们觉得只要小心些,能没事嘛。”

    “是啊老大,谁能想到这三个小兔崽子竟然都来头不凡?”

    还有个警察局长的种。

    这可真是……

    几个人越想越觉得晦气,同时把怒气对准了另外一个年青人身上,“都和你说了,只要那个小的,只要那个小的,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吧,瞧这马蜂窝捅的……”在他们几个人看来,要不是把奎子的儿子一块弄过来,只带那个小的话,说不定这些警察也不会那么用心用力的逮着他们不放。

    年轻男人撇了下嘴,“小的也一样,没差别。”他之前可是调查过,那个警察局长和这小的一家是亲戚,肯定关系很好,亲如一家!他看着几个同伴都是一脸怒气的朝着他望过来,呵呵一笑,“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怕了啊,也行啊,把这几个孩子丢出去,然后咱们随便四处撤就好了。”

    “丢出去?他们可是雇主要的人!”

    他们可是拿了人家的五百万定金啊。

    要是不能把这个小东西带出去,就得把钱再还回去……

    这到嘴的肉包子,怎么可能再吐出去?

    “行了,都赶紧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中年刀疤脸男人看着应该是个头,眼一瞪制止了几个人的互相抱怨,“你,你去外头瞧瞧,看看四周的地形,我估摸着那些警察肯定不会罢休的,咱们还是得赶紧离开这里,这个时侯离帝都越远远好……”

    “行,大哥你等等,我这就和二猴出去看看……”

    两个人才走出去没几步。

    中年刀疤脸就看到他们双手举过头,一步步的后退。

    他一挑眉,“你们两个搞什么,怎么回事儿……”一边说一边直接掏出了枪,对着那边就想打过去。

    他可不是傻的。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啊。

    能让他两个手下这样的,非友是敌!

    可惜他快,有人却是更快。

    带着消声的枪声无声无息的响起来。

    中年刀疤脸就觉得自己握枪的手腕一疼,下意识的松手。

    枪落在地下的同时。

    他左右小腿各种了两枪,扑通跪在了地下!

    “啊,谁,什么人……”

    “是谁……”

    直到中年刀疤脸疼的躺在地下直打滚,门口竟然还没出现别的身影。

    他那两个手下还傻子似的站在那里。

    一动不敢动。

    “什么人,王八蛋,缩头缩脑的当乌龟,爷爷可不怕你,有本事站出来给爷爷个痛快……”

    啪啪啪。

    三声清脆的拍手声响起来。

    接着,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的两名手下同时腿上中枪。

    扑通扑通摔到了地下。

    随着他们的摔倒,门口,不远处,一片隐隐的月色中。

    两名年轻的过份的男子出现。

    其中一人手指尖勾着一把枪,正安步当车的走过来。

    他的身侧,另一个男人一身黑色风衣,眉眼犀利,只是扫了他一眼,然后,中年刀疤脸就看到对方一脚踩着他的手,大步到了他的身后,下一刻,他的身影停在三个晕倒在地下的孩子跟前。

    要是可以细看,就知道他的眼神只是停在中间最小的那个孩子身上。

    “他们是为了孩子来的,他们要救孩子,杀了那几个孩子,杀了他们……”

    他现在肯定是落不了好了。

    可是,他不好,这几个孩子也别想着好过!

    几乎在他咬牙切齿发话的同时。

    他就觉得自己的两条手臂钻心的痛,中枪了!

    双手,双腿。

    他这会儿真的是只能仰面躺在地下,一动不能动。

    如此同时。

    站在最靠里的,几个孩子身前不远处的陈大公子轻轻一笑,对着脸色难看到极点的两名匪徒语气随意的开了口,“看到他的下场了吗,你们是想着好好的做几年牢,多年后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呢,还是,和他一样,当一个狗般的存在?哦,对了,他的手脚筋都被我们给打断了,不可能接上的那种哦。”

    “你,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真的是来救孩子的?”

    仅余下的两个匪徒抖着唇,手里头的枪都在颤,一把对着陈大公子,一把对着地下躺着的大宝,“你要是真的来救孩子的,我我们给你,可是,可是你得放我们两个人走……”他们也是惜命的,虽然说这会儿同伙和老大都被对方给废了,他们要是这么走的话有些不道义。

    可是道义啥的是个球啊。

    自己好好的活着才是真的!

    “对对,只要你们放了我们两个,我我们就把孩子给你们。还有,我们还会告诉你们是谁让我们做的。”

    “我们手里头有证据的……”

    “如果,我不接受呢?”

    这话不是陈大公子说的,是他身后不远处那个年轻人。

    同样是一身的黑衣。

    可他的黑衣落在两名匪徒眼中,却是似能吞噬人的黑洞般。

    让他们两个人都忍不住骇然色变。

    “你你,你是……九爷?”

    年轻的男子低低一笑,“知道我的名字呀,那也该知道我的规矩喽?现在我说三个数,你们现在给我滚,三个数后我开枪,逃不逃的出去,看天意……”

    几乎他的话音一落。

    两个人是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可惜,几乎他们动的同时,陈大公子的手就抬了起来……

    早上六点半。

    陈墨言看着天光大亮,双手捂着脸,泪从指缝里头流出来。

    就在这个时侯。

    陈墨言的耳侧突然想起一声响亮的大嗓门,“妈,妈妈……”

    大宝?

    陈墨言旋即就苦笑了起来,只是下一刻,耳侧大宝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她霍然抬头:

    天籁之音,不外如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