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6章 岂有此理
    “大宝!”

    陈墨言尖叫着扑过去,她顾不得去看抱着孩子的人,几乎是用抢的,把大宝从对方的怀里头抱了过来。

    紧紧的,用力的抱在自己怀里头。

    “大宝,大宝,真是你吗,妈没看错吧,不是在做梦吧?”

    “妈妈不哭,有坏人,大宝长大了打……”

    “好好好,我们大宝打坏人。”

    这个时侯,田素田子航等人都被惊动,从各自的房间里头走出来。

    一看到陈墨言怀里头的大宝,田素尖叫起来,“大宝回来了,大宝,姨呢,你小姨呢,妞妞呢,她在哪?”再一看院子里头,还有门口那边空空的,田素的心唰的一下沉下去,“怎,怎么回事,只有大宝回来了?”

    陈大公子站在一旁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鼻子。

    他那么大一个人,足足一米八了呀。

    站在这里,这存在感就那么的低?

    好吧,事情特殊。

    他自己找存在感。

    轻咳两声,他看着田素正想开口,就听到旁边田子航带怒的声音,“你搞什么,怎么就带了大宝一个,另外那两个呢,你别告诉我说就救回这一个孩子啊。”

    “田叔说什么呢,放心吧,孩子都回来了,就在后头呢,我来的快了些。”

    他何止是快啊。

    几乎是找到孩子他就把大宝先抱去私家医院检查了一番,然后又给孩子喂了吃的,换好一身小衣裳,看着大宝精神抖擞的,应该不至于再让陈墨言瞧了过多的伤心和难过后,陈大公子才直接抱着哭闹着要妈妈的大宝开车往这边赶,身后那两个孩子可是被他直接交给手下处理的。

    这会儿应该,是送过来了吧?

    正想着呢,门口小妞妞和林诤手牵着手走了进来。

    两个孩子都没有换衣服什么的。

    不过也是吃了些东西,梳洗过的,虽然瞧着小脸上还有些惊惧。

    但也算是正常。

    田素这好不容易看到自家女儿出现,想也不想的扑过去。

    把小妞妞紧紧的抱在怀里,“你个死丫头,你可回来了,吓死妈妈了……”

    “妈,你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小妞妞被田素抱的很紧,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她抬头看着自家妈妈脸上的泪水,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其实,三个孩子还真的没多受什么罪。

    他们是被人灌了药,一直晕睡着呢。

    也以,小妞妞虽然醒过来之后也觉得害怕,但中间过程却是没有的。

    这也是小宝为什么能在看到陈墨言之后瞬间就生龙活虎起来。

    十几分钟后。

    林同和朱兰两口子也开着车风一样的赶了过来。

    看到自己的儿子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朱兰是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情绪发泄。

    满院子的女人哭声中,响起田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哭啥哭,这是好事儿,孩子安全回来,你们都得给我高兴,要笑,咱们要庆祝,好好的庆祝才行。”

    “对对,老爷子说的对,咱们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出声的是朱兰。

    她扭头看向林同,“我得看着儿子,你去上班吧。”

    林同想也不想的否了,“上什么班啊,我今天休息,我也要守着儿子。”

    之前儿子一直在家,他们两口子有时侯还嫌他不听话什么的。

    可是这次的失而复得。

    可是真的把林同和朱兰两个人给吓到了。

    “放假,都放假。”

    陈墨言哭中带笑,扭头看向齐阿姨,“齐阿姨,看看家里头还有什么菜,不用了,去酒楼订,订几桌好菜让他们送过来,咱们中几个孩子压惊。”话罢,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把怀里的孩子递给田子航,“爸你看着大宝,我和陈大公子说几句话。”

    “你……”

    田子航看了眼自家女儿,突然扭头看向陈大公子,“你先去和言言说话,我一会找你有点事情,还有,中午就在家里头吃饭吧。”好歹的人家可是救了自家孩子……田子航心里头想到某些事情,忍不住也是有些头疼。

    “妈妈,你快点回来啊。”

    “好,你先和外公玩,一会弟弟妹妹也要起床了,妈妈很快就回来。”

    大宝窝在田子航怀里头,重重的点头。

    书房中。

    陈墨言一脸正色的对着陈大公子道谢,“三个孩子的事情,谢谢你。”

    “陈大公子,这次,是我们整个田家欠你的人情。”

    在外头的时侯,陈大公子还算是正经,全身上下也是一脸的平静。

    直到这会儿。

    面对着陈墨言一个人的时侯。

    他突然就呵的一声笑,“那你要怎么谢我?这只是一声谢字,可算不得谢啊。”

    “那你打算怎么个谢法?”

    陈墨言挑了下眉,看着对方语气极是诚恳,“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绝无二话。”

    就凭眼前这个人带回了大宝三个。

    哪怕他狮子大开口的要她一半的产业。

    陈墨言觉得,她也绝不会有二话的!

    钱可以再赚回来。

    可孩子,却只有一个!

    似是看出陈墨言的心思,陈大公子的眼底闪过一抹幽芒。

    不过很快,很快。

    连陈墨言都不曾发现。

    他只是对着陈墨言轻轻一笑,“行了,用不着想那些有的没的,我也不过是凑巧碰到这事儿罢了,我这人呢,虽然各种的不着调,但是,还不至于瞧着个孩子被人弄走而不出手作点什么,所以,这也是他们三个人的运气吧。不过,你下次可是得看好了,说不定下次没那么好的运气……”

    “你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陈墨言深深的看了眼陈大公子,张嘴想问他,真的只是顺手,顺路?

    可是话到嘴边,她嘴唇蠕动了两下又把话咽了下去。

    问出来,又怎么样?

    还是陈大公子最先打破这份沉寂,他看着陈墨言轻轻一笑,语气恢复以往的散漫,“要是真想谢我的话,那不如陈小姐哪天请我吃顿饭?”顿了下,他咪着眼,细细的看着陈墨言,“只请我一个人,只有咱们两个人。”

    陈墨言张嘴想要拒绝。

    可是,半响后,她点点头,“好,那你什么时侯有问,我请你?”

    “等我想好了吧。”

    陈大公子懒懒的一摆手,径自站起身,“没事我走了,还有,大宝这孩子我认了当干儿子……”

    “这事儿不行,陈大公子你……”

    “我只是和你说一声,并没想让谁同意,哪怕,是你这个当妈的。”

    陈墨言,“……”那你说个毛啊毛,滚蛋!

    坐在椅子上生了半响的闷气。

    陈墨言最后还是无奈的摇摇头,这人的性子,怎么就能那么的气人呢?

    儿子的命都是人家的。

    干儿子就干儿子吧。

    不过这事儿……

    她想了想,拿起电话给顾薄轩打了过去:

    之前没到最后的地步,她不想让顾薄轩为家里头担心。

    现在儿子找到了。

    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干爹……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得给顾薄轩说一声。

    早上七点半。

    电话打了好一阵,就在陈墨言想要挂电话时。

    那边厢才有人接了起来。

    只是,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您好,顾师长还在休息,请问你哪里?”

    陈墨言捏着电话的手指一紧。

    不过,旋即她就笑了起来,不过就是个女孩子接的电话。

    她担心什么啊。

    深吸了口气,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我是顾薄轩的爱人,他是哪里不舒服了吗,怎么还没过来?”

    “啊,原来,您是顾太太……”

    对面的女孩子声音里头突然涌起几分的惶张似的。

    不过陈墨言才对儿子失而复得,自然没心思去关注这些,听到女孩子的声音,只是笑了笑,“是的,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顾师长说,他要是在办公室的话,能不能请他过来接个电话?”

    “抱歉顾太太,顾师长开了一晚上的会,才睡了十几分钟,他刚才说任何人的电话也不接……”

    “……”

    沉默了下,陈墨言平静的开口,“行,那你等他醒了让他马上往家打电话。”

    “好的,顾太太。”

    顿了下,就在陈墨言即将以为对方会挂电话时。

    对方女孩子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来,“顾太太,我可以请问您一件事情吗?”

    “你说……”

    “外头不少人都说您是因为自己赚的钱多,觉得您比我们顾师长能干,能赚钱,所以,不屑来看我们师长,更不肯随军,顾太太,是这样的吗?”

    听着对方的声音,陈墨言忍不住轻轻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啊,难道我说错了吗?”

    对面女孩子的声音有些不满。

    甚至,再次开口的时侯就带了几分的指责似的,“您不知道顾师长有多么的忙,多么的累,可是他再忙再累,每天晚上都会给您打电话,他对着我们念叨最多的就是他的家人,顾太太,您是一个女人,您不觉得这样老是两地分居,对我们顾师长是一种残忍吗?”

    “所以呢?”

    “什么所以,顾太太您是想说什么?”

    对面的女孩子被陈墨言的所以两个字儿听的一头的雾水。

    她不禁问了出来。

    陈墨言在电话那边轻轻笑了起来,很是好心的帮着对方解释,“所以,你就有权力和我这么说?所以,你这是觉得我对你们师长不公平,和我这里说这些话,是为着顾薄轩打抱不平来了?”

    “我,我没有,我我就是好奇,想问问……”

    “我们夫妻两口子之间的事情,什么时侯轮的到你一个外人来说话了?”

    到了这会儿,陈墨言的声音里头再没了半分的客气。

    甚至还多了几分的尖锐。

    “你是什么人,哦,文艺兵?顾薄轩的手下?不过好像他手下没什么女兵吧,你现在是用什么样的身份来和我说这些话?你觉得,你是一心为着顾薄轩着想,他就会感激你,甚至,会对你另眼相看,最好让他越来越瞧不上我,觉得你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然后,说不定你就能逼的我下堂,你自动补位?”

    “抱歉哦,你这想法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哦。”

    “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我我还不是为了顾师长好?”

    对面的女孩子似是被说穿了心事,有些恼羞成怒,语气都怒了起来,“你只知道赚钱赚钱,满脑子满心眼的钱,可是你却忘了你是个女人,你是顾师长的爱人,妻子,你都没能照顾好顾师长,他他现在可是一身的伤,你是一点都不知道吧……”

    “嗯,我不知道,所以你知道是吧?”

    陈墨言的声音平静,丝毫没有为女孩子抛出来的这么一名话而惊什么的。

    这让对方觉得奇怪和疑惑极了。

    甚至下一刻,她突然开口再次对着陈墨言指责起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顾师长?也是,你们一开始就是分居的,能有多少感情,我劝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们沈师长,你还是早早自己离开的好,别耽搁了我们沈师长一辈子的幸福。”

    “他的幸福,是你吗?”

    “你你,你别血口喷人啊,我从来没说过是我……”

    “我对沈师长更是没有半点的什么想法。”

    “那不就得了?”

    陈墨言呵呵笑,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左右他的幸福不是你,你又对我们家顾薄轩没啥别的看法,你说你着的哪门子的急?我和他怎么样,可和你没关系吧?”

    “还是说,你现在就一心想着我们两个不好,最好是离婚,然后,你好趁机而入?”

    “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我都说了我没对顾师长有半点的想法,我,我就是想让我们顾师长别那么辛苦……”

    “你不知道他是真的天天在想着你们,想着你和孩子……”

    “哦,你也知道他有媳妇有孩子啊,那麻烦你啊姑娘,别离着我的男人太近了,我这人脾气不好,不会照顾人,更不懂得体贴男人,还有我就是我脾气更不好,心眼小,小的看不到有什么女的接近我们家顾薄轩哦,不然,到时侯脸上没光的可是你……”

    “你你,我不和你说了,真是岂有此理。”

    对方啪的挂了电话。

    陈墨言,“……”顾薄轩,你个混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