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看了看手里头的电话,拧了下眉头。

    心里头有些许的不舒服。

    不过,倒也不至于就因此而去怀疑或是生气什么的。

    她和顾薄轩两人相隔千里。

    天南地北的这么些年是真的不容易,虽然顾薄轩一有时间就回家……

    可两个人两地分居是事实。

    这样子的生活环境其实对夫妻两人,对几个孩子都不好。

    可是,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却都清楚彼此的心思,他们也是太在意彼此。

    都舍不得对方受丁点的委屈!

    这样的情况下,相隔两地,各自在各自的事业或是兴趣里头打拼。

    只要两人彼此一心。

    一家人劲儿往一处使。

    在陈墨言看来,或者,她们各自在别人眼里头是辛苦了些。

    一如同刚才那个女孩子所说的那样,她是顾薄轩的妻子呀,怎么能只管着自己,不管自己的男人辛苦和死活?陈墨言理解那个女孩子的心思,以及对方话里头不曾真正说出来的含义:你要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你不应该是时刻以他为重,照顾他守着他,追随着他的脚步吗?

    要是陈墨言没有前世的那些经历。

    说不定她也会如同之前那个女孩子一样,以感情为重,以顾薄轩为重。

    可是,前世那么多的伤心事……

    这一世,陈墨言自然而然的不想让感情成为她生命里头的唯一。

    但是这并不代表感情就弱于她生命里头的其他。

    谁说,感情和事业,还有一些生活里头的事情不能齐头迸进呢?

    她笑了笑,不再把刚才那通电话放在心上。

    起身到了外头,几个孩子正围着田老爷子嬉笑,因为大宝的两天离开,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另外三个孩子来言,他们不曾有过大人的担心害怕,只是觉得朝夕相处的哥哥不见了,这会儿看到自家哥哥回来,高兴的不得了,林同和朱兰则是略坐了会就带着林诤选择了回家。

    陈墨言也理解:

    两晚一天的失去,让她们夫妻两个人足以崩溃。

    也别说林同夫妻两人,包括她们这边的人在内,也都一个个的到了极点吧?

    要是大宝到现在还找不回来……

    估计头一个倒下的得是她们家老头子!

    如今,只想着一家三口静静的待着,这是人之常情。

    也是因为感激陈大公子把大宝救回来。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会让他留在家里头吃饭?

    眼角余光看了眼坐在一侧和田老爷子说话的陈大公子,陈墨言挑了下眉,不过,她随即就移开了眼,扭头,就看到门口匆忙而来的奎子,想到他这几天的辛苦,还有小妞妞可是他的女儿,他又要担心自家孩子,还得盯着外头查案找线索,想来,比她们这些人的压力都要大吧,这会儿孩子平安回来……

    不管怎样,她这个姑父这会儿能松口气了。

    她这里还想着呢,奎子已经面色肃然的走了进来,竟然,站到了陈大公子的面前?

    小妞妞这会儿正被田素抱在怀里头呢。

    抬头看到她爸,眼前一喜,“爸爸……”

    “乖,先和你妈说话,爸这会儿有点事儿。”深深的看了眼小妞妞,奎子看着女儿有些憔悴,但双眼明亮,看着自己满满都是欢喜,和以往没什么大的差别的女儿,忍不住在心头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前一路上回来,哪怕是他知道自家女儿回来,可是没看到孩子,他这个当爸的哪里能安心?

    只是,他不是普通人。

    他得安排善后,得处理后头的一系列的事情!

    哪怕是这会儿他亲自回家,那也是因为……

    奎子的眼神再次放到陈大公子身上。

    “怎么,有什么事吗?”

    田老爷子看了眼奎子,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

    “爸,我和陈大公子说几句话,很快就好。”

    奎子说完之后就直接看向了陈大公子,“就几句话,应该很快,言言,借下你书房啊。”

    “行,你们去吧。”

    陈大公子则是随意的站起了身子,淡淡的笑,“行吧,局长大人。”

    眼瞧着两个人走进了书房。

    田素忍不住有些担心,“你说,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奎子是什么人啊。

    现在的他可是警察局长!

    一般被他主动找上的人,能有啥好?

    要是放在以前,田素肯定不会管这些事情的:

    自家男人可是警察,他找上的人,肯定都是坏人呐。

    可是现这会儿,陈大公子才把他们家孩子送回来呀。

    人家这凳子还没坐热呢。

    她家男人不想着怎么感谢人家,要找人家谈话?

    田素有些担心的看向陈墨言,“言言,你姑父最疼你,而且你的话他也听,要不,你过去看看?嗯,就给两个人送杯茶什么的,可别让你姑父那个倔脾气和人家陈大公子吵起来啊。”这可她们家孩子的救命恩人!

    陈墨言瞧着自家姑姑脸上的担心,扑吃一笑,

    “姑姑你放心吧,姑父他呀,心里头可有分寸啦。”

    再说了,就是她姑父真的想和陈大公子吵起来,闹僵什么的。

    估计陈大公子这只狐狸也绝不会让局面这样对他不利滴。

    田素又念叨了几句,不过她还是比较相信陈墨言的话,所以,眼看着陈墨言不担心,她也就继续抱着儿子和女儿说话了,左右不过五六分钟,奎子和陈大公子两个人先后走了出来,陈大公子先出来的,站在书房门口,他抬头看了眼天空,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陈墨言等人,忽然的,他勾了下唇,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笑意。

    至于奎子,他是走在陈大公子身后头的。

    “爸,大哥,我还有事先回局里了,中午饭不用等我。”

    走过去,站在自己的女儿跟前。

    他伸手,紧紧的抱了下小丫头,“听你妈妈的话,爸晚上给你带好吃的。”

    “嗯,那爸爸你早点回来。”

    小妞妞很懂事的放开她爸爸,一脸带笑的和奎子摆手。

    离开妻儿家人。

    坐在回警局的车子上,奎子用力的揉了下眉心。

    一路脸色平静的人在走进警局后,整个人的脸色变的凌厉、犀利。

    他看着自己的手下,“人被九爷的人找到的,但是他们只管救人,余下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头您放心吧,保准能撬开那几个人的嘴!”

    几名警察队长副队的一个个的磨拳擦掌,恨不得立马过去审人:

    这事儿,不用奎子这个当局长的出马说什么。

    他们一个个的也觉得丢脸啊。

    大张旗鼓的查了那么久。

    到最后,竟然慢了人家一个混黑的人好几步?

    自家局长的孩子,被个混黑的人给救了?

    这事儿,说出去是他们整个警局的耻辱!

    所以,到了这会儿不用奎子再说什么,一个个的恨不得立马把背后主使的人给搜出来。

    扳回一局!

    奎子摆手让大家各忙各的,他自己则坐在办公室里头沉思起来。

    按着陈大公子的话,这事儿,背后肯定是有人。

    而且,他好像是知道些什么……

    可那家伙却是狐狸似的狡猾,任他再怎么问,他就是多一个字儿都不说。

    嘴上严的,好像有把锁。

    真是个狐狸!

    他摇摇头,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自己去见一见那个所谓的,九爷!

    四合院。

    陈墨言等人吃完午饭,略坐了那么一坐,陈大公子便起身告辞。

    “田老,田叔,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田老爷子扫了他一眼,唔了声点点头,没出声。

    倒是陈墨言,她径自站了起来,“我送你出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直到出了四合院。

    站在门口,走在前头的陈大公子突然站下,转过了身子。

    他扭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陈墨言。

    午后的阳光下。

    有细碎的光线打在陈墨言的发上,眉梢眼底。

    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跳跃性的气息。

    这样子的人啊……

    他垂下眸,掩去眼底的异样之后,一扬眸,朝着陈墨言漫不经心的一笑,“早知道找回个孩子能有这样的待遇,被陈小姐留饭,还能让陈小姐这样主动的开口送我,呵呵,说不定呀,我早就想个法子把大宝他们几个拐出去,再送回来?”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她很是认真的看着他,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不用,我说过,只是顺手。”

    至于是不是真的顺手。

    陈墨言也好,陈大公子自己也好,心知肚明。

    直到陈大公子摆摆手,一身潇洒的离去。

    陈墨言才摇摇头,转身走回了院子里头。

    几个孩子还在屋子里头闹腾。

    任凭田老爷子怎么哄,就是不去午睡。

    陈墨言进来的时侯几个正在抱着田老爷子的腿撒娇呢。

    老爷子一脸的无奈,但眼底却是浓浓的宠溺,看的陈墨言直摇头,也幸好是自己在家,不然的话,她爷爷和她爸这些人肯定没人能收拾得了这几个孩子!这样的情况下,她不当个严母,这几个孩子估计得翻天。

    “现在几点了,还闹什么,去午睡。”

    “妈妈,三宝不困……”

    “妈妈我也不困……”

    陈墨言由着四个孩子一人一句说完,看着他们哼笑两声,“不想睡?行啊,那今晚的睡前故事取消,还有,谁不午睡,我晚上就不帮他洗澡,到时侯让齐阿姨帮你们洗澡哦。现在,自己怎么选你们几个说吧。”

    大宝最先叫了起来,“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

    “妈妈,睡觉故事,妈妈洗澡澡。”

    “二选一,你们要是现在去午睡,我晚上就陪你们一块睡觉觉哦。”

    就这样连哄带骗加威胁的。

    几个孩子睡着后,陈墨言觉得她自己累的一身汗!

    轻手轻脚的坐起来,下床。

    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忍不住的再次想起给顾薄轩打的那一通电话。

    那个女孩子的话没让她生气。

    可还是不由自主的老是在脑海里头浮起。

    难道,顾薄轩也有这样的想法吗?

    或者说,他曾和身边的战友什么的人抱怨过,所以,他身边的女孩子才给他打抱不平?

    不过,陈墨言随即又把这些胡思乱想给摇头抛开去。

    顾薄轩不是这样的人。

    最后,她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伸手准备再打电话给顾薄轩。

    夫妻两人最重要的可是信任和沟通呢。

    有什么事情说开了,问明白啊。

    特别是她们这样分居两地情况下的夫妻两人。

    要是老玩什么你猜我猜大家猜猜猜的游戏,估计猜不了多久,他们这个家就得玩完!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话筒呢。

    电话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陈墨言就是以为这电话是顾薄轩打的。

    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她伸手拿起了电话,“顾薄轩……”

    “咦,媳妇,你怎么知道是我?”

    顾薄轩觉得好神奇哦。

    他家媳妇难道现在又多了一份能力,除了会赚钱,能干让他喜欢的不要不要的,现在,又多了份能掐会算的本事?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哪怕以后都失业,他可以直接带着媳妇去摆摊,算卦了啊。

    嗯,一卦千金!

    对面,顾薄轩在脑补,陈墨言却是笑起来,“你不是老说咱们是心有灵犀么,这就是啊。”

    “对对对,媳妇你这话说的对。”

    顾薄轩感受着陈墨言的笑意,心情不自禁的也轻快了几分,两口子在电话里头说了会家常,陈墨言正想把大宝的事情和他说几句,反正这事儿已经过去,他担心也没必要了,不过她这里才一开口,电话对面顾薄轩也有些小心的开了口,“媳妇,我有话和你说……”

    几乎和陈墨言的话同时出口。

    然后,两口子微怔,都笑了起来。

    还是顾薄轩先开口,“媳妇你先说。”

    “不用,我说的事情有点长,说不定会影响你心情,你先说吧。”

    她这话一开口,把顾薄轩给唬了一跳。

    “媳妇,你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我可和你说啊,上午那通电话我是真的不在,昨晚开了一晚上的会,我早上才回去宿舍咪了会,刚才我查来电才发现你的电话,而且,媳妇,我已经帮着把那个接电话的人给训了一顿,我媳妇的电话啊,怎么能不马上去叫醒我呢,简直是岂有此理。”

    “媳妇,等我回头再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下次只要是你的电话,哪怕是天边呢我也立马飞回来接。”

    他这话带着小心冀冀,特别是最后一句天边飞来接。

    听的陈墨言抿了抿唇扑吃一乐。

    “行啊,这话可是你说的,要是我下次打电话再找不到你人,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打电话了啊。”

    “以后不用你打,我给你打。”

    这话听的陈墨言直撇嘴,“指望着你想起来这个家,想起来我这个媳妇然后再打电话过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顿了下,她打断顾薄轩故意逗她笑的话,直接开口道,“你刚才说有话和我说,就是这事儿吗?”

    “是啊,那个女孩子是文工团的一位干事,刚好这几天借调到这边来……”

    “她没有和你说,她接电话都说了些什么吗?”

    顾薄轩一听自家媳妇这话,语气不对啊,忍不住心头跳了下,“媳妇,她说了些啥?”

    “她是怎么和你说的?”

    “没说什么啊,我问她,她说电话一直响,接起来才知道是你,后来就挂了电话……怎么,媳妇,是不是她说什么不中听的话,惹你生气了?”顾薄轩的话里头带了几分探视,心里头却是再次把自家政委给骂了个狗血喷头,他当初就说不借调不借调,瞧瞧现在,要是自家媳妇因为这事儿而生气或是误会。

    他回头得去跪搓衣板的哄!

    想想,膝盖疼啊。

    陈墨言在电话这头轻轻一笑,“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呢,嗯,你们部队上的人嘛,当兵的,都觉悟高呀,不像我这么个商人,眼里心里的全都是钱,天天向钱看,连你这么一个大首长都给忽略疏忽的不知道抛到了哪个旮旯角落,又不关心又不能照顾你的,这不,你手下的兵啊,瞧着你这个首长没人关心照顾心疼,指责我呢。”

    “天地良心,媳妇,我真没这样说过。”

    “还有,我发誓啊,打死我都没这样想过,真的媳妇,你得相信我!”

    顾薄轩也顾不得这是自己办公室,门都没关,说不定会有哪个人随时过来汇报工作或是啥的,一心只想着这下完了啊,他家媳妇肯定是生气了,得赶紧把自家媳妇哄回来啊,不然这气儿积在心里头,哪天对着他算个总账什么的也就罢了,万一自家媳妇真的一怒之下跑了呢?

    他去哪找自家天下最好的媳妇去?

    “媳妇,你别生气啊,那个女人她就是胡说的,对,她这几天肯定是心情不好,说不定和对像吵架赌气什么的,真的啊,媳妇你别往心里头去,就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咱们这个耳朵听哪个耳朵直接刮出去,啊?”

    电话这头。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眼底全是笑意。

    不过,她嘴上却是半点不留情,“这么说来,人家女孩子并不是关心你,只是她心情不好,刚好觉得我这个首长太太不顺眼,所以,就出口教训几句?真的不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人家女孩子关心你?”

    “不是不是,坚决不是啊。”

    这事儿打死都不能承认啊。

    顾薄轩在电话里头死命摇头,“媳妇你放心,回头我就把她给调回去,以后啊,我这办公室还有身边三米,不对,是五米内坚决不会再有女人,嗯,包括任何的雌性生物都不能存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