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8章 要做个大度滴男银
    好不容易把自家媳妇给哄的不生气。

    当然,这是顾薄轩自己的以为。

    事实上他哪里知道陈墨言不但没有生气,还很是高兴?

    挂了电话,顾薄轩坐在办公室里头拧着眉头想了下,按了内线,“把肖果叫过来。”

    肖果就是之前在电话里头指责陈墨言的那个。

    本身是下面文工团的一个女干事,不过个人文化素质和文艺能力出众,刚好前段时间总队这边有个主持,政委等人一商量,就从文工团借调了过来,没想到在这边待了一个多月时间,竟然让她胆子变大了?

    不过,那个女孩子胆子本来就大。

    不然的话,也不会被调过来之后就落落大方的赢得大半人的支持和肯定?

    当然,顾薄轩是少半坚持要把人调回去的那一个。

    本来他之前还想着寻个时间和政委商量下。

    现在看来,完全不用!

    肖果听到人说顾首长找她,嘴上应的干脆利落,心头却是猛的狂跳两下。

    心虚啊。

    难道,她之前和首长太太的对话,首长知道了?

    她就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会告状!

    肖果慌张了一瞬,随即又觉得自己没什么错:

    她电话里头完全没说错什么啊。

    首长太太分明就是没有做到关心照顾好首长!

    说不定她心里头根本就没有首长呢。

    不然的话,为什么都不见她来部队一回的?

    越想越是理直气壮。

    这样,她才挺直了身子,一脸理直气壮的走进顾薄轩的办公室。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顾薄轩的办公室里头竟然没人?

    不是说找她吗?

    难道,是有人传错话了?

    正在她想着是在这里等等,还是出去看看时。

    门口,有勤务兵走过来,“肖果,首长在前头的操练场找你。”

    “啊,好的,我这就过去。”

    远远的看到顾薄轩。

    肖果脚下步子加快,眼看着就要走过去。

    顾薄轩突然开口,“就站在那里,不用过来。”

    肖果,“……首长您找我?”

    “对,我刚才已经和政委商量过,你明天,不,下午把一些事情交接一下,回文工团。”

    “为什么啊,之前政委还答应一定会让我留在这边的。”

    肖果一下子急起来,眼圈都红了起来。

    她之前都和文工团的一些人说了,也算是显摆吧,她说自己肯定会留在这边的呀。

    现在她一下子回文工团。

    那些人,特别是以前那些和她不对付的人。

    不知道会背后里头怎么嘲笑她呢。

    肖果看着顾薄轩,用力的咬着唇,“首长,我能问下为什么突然就让我走吗?”

    按着她的了解,哪怕是把人给调回去,也得办手续啊什么的,怎么可能这上头说了,直接就让她走?

    这说起来,好像在赶她走……

    赶她走……

    肖果一个激棱,她唰的瞪大了双眼,“首长,您这是公报私仇!”

    “是不是首长太太和您说了什么,您觉得我让首长太太生气,所以,把我给赶走?”

    “首长,您这是私人情绪,我不服!”

    肖果情绪激动,声音有点大,吸引了周围不少的人。

    顾薄轩看着她挑了下眉,“你不服可以和政委说,甚至可以往上报,但是,现在,做为军人,你必须无条件服从。还有,你说的没错,原本我还想着让政委和你好好说,但是,现在,我不觉得和你有这个必要。”

    “为什么,我不过是说出了实话……”

    “她本来就是没有关心您,更没来照顾过首长……”

    顾薄轩看着她,眼神犀利的打断她的话,“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用得着外人品头论足么?”

    他深深的看了眼肖果,转身,离去。

    肖果小脸通红,用力的跺了下脚,转身噌噌朝着政委那边走过去。

    政委姓周。

    之前自然是听了顾薄轩的话,也同意了他的决定。

    这会儿看着一脸委屈,眼眶通红的肖果,摇摇头,指指一侧的椅子,“坐下来说话。”

    “周政委,首长他这是意气用事,把我调离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我不服气。”

    不得不说,肖果能赢得大部分人的肯定,和她的胆大有很大关系。

    敢说,敢干!

    哪怕是这会儿,她眼眶通红,眼泪在眼圈里头打着转。

    要掉不掉的。

    她也还是对着政委大声说了出来,“您是政委,您给评评这个理儿,反正首长这样做对我不公平。”

    “肖果同志,那么,你为什么觉得首长对你不公平?”

    “啊,就因为我和首长太太说的那些话啊,可是,可是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她坐在那里咬了下唇,自己小声嘀咕着,“我又没说错。”

    “那么,你的潜意识里头,也是认为自己说那些话不妥当的吧?”

    “我没有,我……”

    “不然,你怎么会觉得首长会生气,会有情绪的把你给调离?”

    周政委看着肖果摇摇头,“这是首长的家事,你说你一个女孩子你掺合什么?别说咱们那位首长太太向来不简单,就是真的一无是处,可是,架不住咱们首长乐意呀,人家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说你个外人在旁边瞎使什么劲儿?再说了,其他的不提,人家可是给首长生了四个孩子!”

    肖果被政委这话说的哑然无声。

    只是眉眼里头的不服气却是明显的:

    不就是生孩子么。

    是个女人都会!

    至于一胞生了四个……

    肖果撇了下嘴,自己在心里头暗自嘀咕着,她又不是母猪……

    “行了,这事儿就这样定了,你先回文工团,以后还有机会的。”

    周政委是做思想工作起身的。

    三言两语把肖果给说的不知道怎么反驳,然后他趁机一摆手,让肖果就这样离开。

    又打电话让人给肖果办好手续。

    把这事儿办好,他才背着个手走进了顾薄轩的办公室。

    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扫了眼顾薄轩,“我说大首长,你这情绪下次能不能别这么过激啊,要把人调走也不用这么快吧,瞧瞧人家女孩子委屈的,要哭不哭的,传出去还以为咱们总队这边欺负人家女孩子呢。”

    “怎么,你心疼了?”

    周政委被顾薄轩一眼扫过来,就差没跳起来,“哎,顾薄轩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是有媳妇的!”

    这话要是传出去让他家那个母老虎听到。

    非得和他急不可。

    “这下知道急了?你怎么不知道我家媳妇哭?哦,和你急眼你就知道着急了,你是想着死道友不死贫道吧,反正不是你家后院着火,不是你家媳妇伤心难过,是这么个理儿吧,政委同志?”

    “这都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样说啊。”

    周政委被顾薄轩这一番话说的讪笑,果断的转开话题,“话说,那丫头和弟妹说啥了,怎么就惹你生这么大的气,还有还有,我怎么就听说你刚才人家小丫头在操练场谈话,其间距离,五米?”

    “哦,那是我答应我媳妇的,五米距离。”

    周政委,“……”行,他这位弟妹,嗯,驯夫有术!

    这事儿在以后很长时间内在各军区总部流传,最后演变成了好几个的版本:

    有说顾薄轩惧妻如虎的。

    有说顾薄轩心疼自家妻子的,

    也有说顾薄轩是讨好出身帝都田家的媳妇的。

    不管怎样,反正这件事情让顾薄轩很长时间内成了大家取笑的对像。

    不过,他向来是在大家面前有个严肃脸的。

    所以别人取笑他几句,他就那么轻轻一眼横过去,然后,不言不语的走开。

    时间一长,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倒是肖果,这么等同于是被总队这边踢出去,回到文工团,虽然有周政委特意交待过那边的领导,但是下头的人嘛,又都是女孩子,文工团的领导也不可能时刻盯着那些女孩子,再说了,言论自由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

    更何况是那么多个女孩子的文工团?

    是非多,口角之争,自然也多。

    肖果本来就是心高气傲的主儿,这么灰溜溜的回来,自然少不了被人嘲笑。

    开头的时侯她还忍着。

    等到了后来,竟然有人说她作风不检点,意图勾搭首长啥的。

    这下把肖果给气的啊。

    直接和好几个人打了一架,最后,惊动了文工团的领导。

    每人记大过!

    要不是肖果是周政委特意交待过,本人又是真的有那么几分实力。

    说不定还真的就直接把人开除回家了。

    肖果也是心知肚明。

    但是虽然没有被开除回家,可是现在这背着个大过,她还能有什么前途?

    就此,肖果也算是彻底的沉寂下去。

    当然她是不甘心回老家的。

    在几年后复员之前,她匆匆找了个部队的团长嫁了过去。

    原本一心想着当官太太的肖果却不知道,婚后等着她的,是她这一辈子凄苦生活的开始!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顾薄轩几乎在把肖果调走的同时就给陈墨言打了电话回去。

    和自家媳妇说一声啊。

    嗯,顺便得让自家媳妇表扬表扬他才行。

    只是半天没人接。

    刚好又有人进来汇报工作,这一等,顾薄轩的电话就到了晚上才打过去。

    九点半。

    四小只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和顾薄轩说电话:

    中午挂了电话她就记了起来,自己还没和顾薄轩说大宝的事情呢。

    本来想着晚上再说。

    没想到顾薄轩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她接起来,就听到对面顾薄轩腻歪人的声音,“媳妇,想我没?”

    “想你做什么,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还费脑子。”

    顾薄轩,“……”这真是亲媳妇么,假的吧,晚的吧?

    暗自翻个白眼,他深吸口气,“媳妇,我想你了。”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行了,你听我说,我之前忘了和你说正事了。”

    “啊,你中午不是要和我说电话的事情?”

    难道,家里头或是自家媳妇出了什么事儿?

    这让顾薄轩一下子精神起来,整个人身子坐的笔直,“媳妇你说,我听着。”

    “大宝失踪了。”

    “啥啥,你说什么,什么时侯的事情,你等着,我马上就回去啊……”

    顾薄轩也顾不得什么部队规矩还是规定的,走不开?

    他儿子都要没了!

    还好顾薄轩没忘和陈墨言再说一句,“媳妇你别担心,我这就回……”

    “回什么回,中午已经找回来了。”

    捏着电话正想挂,急的满头全是冷汗的顾薄轩,“……”

    他深吸了口气,把自己刚才跳出嗓子眼的心落到实处,然后,捏着电话的手紧了又紧,最后,他重新坐了下来,让自己的情绪平复,这才对着电话开了口,“怎么回事儿,是他自己淘气走丢的吗?”

    还是说,有什么人针对自己家这几个孩子?

    是他的敌人,还是,言言商场上的对手?

    “姑父还在查,具体的没查出,不过,是人为肯定的了。”她想起了程姐,情绪就有些低落,压低声音把程姐的事情说给顾薄轩听,气的顾薄轩想摔电话,“你对她那么好,她竟然和坏人勾结害咱们儿子?真是,我想掐死这个该死的女人。”顿了下,他黑着脸开口,“我给姑父打电话,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

    这话陈墨言没接。

    反正,她心里头也堵着这么一口气儿。

    再说了,不管是她家男人,还是她姑父,两个男人心里头都会有分寸的。

    所以,陈墨言也就由着顾薄轩。

    半响后。

    她接着道,“……陈大公子执意认了大宝做干儿子,这事儿爸和爷爷都没反对……你要是觉得不妥,我明天和他们说,把这事儿给推了就是……”虽然她心里头坦坦然,自认自己绝不会和除了顾薄轩之外的男人有什么,可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夫妻两人又常年分居的,有些能避免的麻烦和误会和人,能避则避,能免则免。

    “不用了,这事儿答应他。”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点头,“等我过几天回去一趟,咱们两口子再好好的去谢谢陈大公子。”

    情敌又怎么样呀。

    现在言言可是他媳妇,是他孩子的妈!

    嗯,他要表现的大度,表现的……狗屁,他就是不想让自家媳妇心里头想他小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