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9章 试探和答案
    第三天早上六点半。

    陈墨言缓缓的睁开眼,看了眼身旁的四小只,眼神落在自己的大儿子小小的身板上。

    那两天一个晚上,陈墨言现在想想,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甚至不止一次的想,儿子是不是再也找不回来?

    哪怕是最后回来了。

    儿子身上受没受委屈,折磨?

    他的身心会受到影响吗?

    一个个的问题在她的脑海里头幻灯片似的放起来。

    可你让她说出来自己都想到了什么?

    陈墨言觉得她都想不起来,说不出来!

    脑海里头一片的混沌!

    想来想去的,可脑子里头又全都是空白的。

    直到大宝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眼前。

    那一刻,她抱着儿子,如同得到了天下的至宝!

    不,至宝都没她的儿子重要!

    如今,看着自家儿子甜睡的小脸,陈墨言是从来没有过的踏实。

    低头在几个孩子的小脸上一一亲了一口。

    陈墨言嘴角勾着笑走出了房间。

    简单的洗漱好,换了身衣服,陈墨言和院子里头的齐阿姨说了句出去买早饭,就想走,倒是齐阿姨,一脸的欲言又止,“言言……”

    陈墨言转身,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齐阿姨,你想问程姐的事儿?”

    “她,她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没问姑父,不过,应该不会太重吧?”

    她看了眼齐阿姨,“齐阿姨,你觉得她可怜,是,她是家里头缺钱,可是,她缺钱和你说,和我说,谁都能帮她拿上这几千块钱吧,可是她是怎么做的?她把大宝亲手送到了凶手的手里头!事后还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待在咱们身边,我只要一想到她还安慰我,我还让她帮着看二宝他们几个,我就恨不得想掐死她。”

    这话是真的。

    只要想想这个女人竟然那么能装。

    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还让这个害了自家大儿子的女人看护小儿子女儿。

    她就不寒而栗!

    此刻,她想起程姐,满脑子真的就是恨,就是怒。

    齐阿姨看着她这个样子,轻轻叹了口气,“行,你去吧,我在家呢。”

    看着陈墨言的背影,齐阿姨又叹了口气。

    最后,只能用做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陈墨言打开院门。

    瞳孔一下子就紧紧的缩了起来,那是……

    不远处,车门打开。

    顾薄轩一袭军装走出来,脚上还踩着战靴!

    看到陈墨言出来,他咧嘴一笑,“媳妇,我回来了……”

    有那么一个人,携着晨起的朝阳,栽着满肩的风尘,他大步而来。

    直到,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跟前。

    然后,那个咧嘴吡牙大笑的男人伸长手,用力的把陈墨言给抱到了怀里头。

    紧紧的抱着。

    似是要把陈墨言整个人溶进自己的骨血中。

    “啊,顾薄轩你放手……”

    直到自己身子腾空,整个人被顾薄轩给抱着原地转了好几圈。

    陈墨言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这个男人,真的是回来了!

    她被转的头晕,忍不住惊呼起来,听的刚好从厨房走出来的齐阿姨唬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言言,出什么事情了吗?”不远处田老爷子也脸色微变,快步走了过来,不过,他没齐阿姨走的快,齐阿姨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她摇摇头,“言言,顾先生一路辛苦,先进家再说话吧?”

    “老先生,是顾先生回来了。”

    田老爷子唔啊一声,把脚步顿下,慢腾腾的转了个身子,回房。

    “顾薄轩,哎哎,你把我放下来啊,赶紧的。”

    陈墨言觉得自己竟然被抱着走。

    忍不住额头有些黑线,伸手捶了他肩膀两下,“别闹,快把我放下来。”

    “不放,就不放。”

    顾薄轩哈哈大笑了两声,更加用力的抱了下怀里头的人,大笑着走进了屋子里头。

    身后,齐阿姨也是一脸笑意的摇摇头,自己走出去买早饭。

    院子里头,田老爷子和田子航父子两人都特意的暂时回避。

    陈墨言被顾薄轩一直抱回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房间。

    门一关,顾薄轩把人紧紧的钳在自己怀里,低头一个灼热的吻落了下来。

    直到陈墨言被吻的从耳朵根红起来。

    面红耳赤。

    心扑通扑通狂跳。

    整个人身子软软的几乎是挂在顾薄轩身上。

    顾薄轩才用出自己全身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放开了怀里头的人儿。

    “媳妇,我回来了……”

    看着陈墨言满是酡红的脸庞,带着媚意的眸子,顾薄轩心头全是火。

    可是,现在,不行……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老实点呀,小心一会孩子醒了。”

    她说到孩子,顾薄轩猛不丁的想起自己这次的来意,心头的灼热一点点的散开来,他把陈墨言抱在怀里,两个人坐在大宝的床边,看着大宝的睡容,顾薄轩的眸光深深,好半响,他才轻轻的吻了吻陈墨言,起身帮着她梳理了下弄乱的发丝,伸手牵起陈墨言,“走吧,咱们出去和爷爷还有爸说话去。”

    “嗯。”

    客厅里。

    田老爷子父子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看到两个牵手走进来的人,田老爷子和田子航各自扫了两人一眼,然后就低头继续吃。

    “爸,爷爷。”

    “我回来了。”

    田子航看了眼顾薄轩,点点头,“回来就好,先吃饭,一会和你爷爷去书房坐坐。”

    “好的。”

    知道田老爷子肯定是要和他谈大宝的事情。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点头应下,扭头,帮着陈墨言拉开椅子,扶着她坐下,他看了眼餐桌上的小米粥和豆浆,都是陈墨言爱喝的,便问她,“想喝什么?”

    “豆浆还是小米粥?”

    “小米粥和包子,我这两天有点上火,不敢再吃油条……”

    前两天因为大宝的事情,她可是全身都要冒火了。

    这好不容易大宝回来。

    她这个当妈的却是着实的松了口气,可这后遗症也跟着出来了。

    整个人好像过度用力,身体四肢拔节般的疼。

    口腔里头全是泡。

    上火,口腔溃疡。

    虽然说下火的东西吃了不少,但怎么也得个三四天才能完全好。

    陈墨言端起小米粥喝了两口,抬头看到顾薄轩坐在那里没动,不禁扬了扬眉,“怎么,不想吃这些吗?那你想吃什么,我让齐阿姨再出去跑一趟……”

    “不是,我喝豆浆。”

    他顺手端了碗豆浆,也不怎么看的,咕咚一口喝下去。

    然后,烫的他脸都变了。

    把陈墨言吓一跳,“你也不看看,那么急作什么,赶紧吐出来,快点吐出来啊……”

    “没样,就是刚入口有点烫,这会儿真的没事了。”

    他刚才只顾盯着陈墨言,心里头想的全都是这几天她是怎么过来的?自己不在,家里头要是真的算起来,能撑起来的也就是她一个人,大宝出事,她除了自己担心焦急恐惶惊惧,还得强自撑着镇定找人、安慰家里头的这些人,她这么瘦的肩膀,是怎么撑过来这些重担的?

    心疼。

    眼底闪过浓浓的怜惜,这是他的女人啊,他为人夫,为人父,都是失败至极!

    书房中。

    田老爷子看着顾薄轩,揉了下眉头,“这次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路上的时侯我已经收到了些消息,到现在为止,姑父那边知道的,我这边基本都清楚了。”

    到了现在这个位子,顾薄轩可不是以前只顾着拼命浴血拼生死的悍兵。

    这几年下来,加上他在部队积累的那些他有的是人脉,是手段,是心机。

    田老爷子甚至觉得,要是顾薄轩连这么点子事情都不知道的话。

    那么,他现在这个地位还是别再坐的好。

    此刻听了顾薄轩的话,田老爷子眼底闪过一抹满意,他身子朝着后头的椅子上靠了靠,两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五指微屈,轻轻击打着,一下下的,似是极有节奏感,好半响,他才似是想起顾薄轩的存在般,撩起眼皮看向他,“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爷爷,这事儿可是牵扯到二房那边,您……”

    顾薄轩的话甫一出口,田老爷子的脸色唰的沉了下来。

    犀利如鹰般的眼神盯着顾薄轩好半响。

    最后,老爷子语气森然的一声呵笑,“如果我说,我不同意你动二房,你会怎么做?”

    “那就听您的,不动喽。”

    顾薄轩这话说的很是随意,轻松。

    只是下一刻,他却是看着田老爷子开口道,“不过爷爷您也知道,现在这年头可是不安全的很,什么天灾人祸的到处是,走到路上说不定都能出个意外被头顶上的砖块掉下来砸破脑袋呢,嗯,感冒风寒,被条疯狗咬啥的,可不都是有可能会要了人命吗?”

    “要真的是这样,爷爷,您可不能怪我啊。”

    听着顾薄轩这些话,田老爷子忍不住咪了下眼,“顾薄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我就是和爷爷您说说现今外头这世道,可是和以前您年轻那会大不同呢。”

    顾薄轩坐在那里,身子挺的笔直。

    看似平静的眉眼却满含冷厉。

    对面,田老爷子看似犀利,一脸咄咄逼人,实则却是眼含笑意。

    好半响,他突然对着顾薄轩笑骂了句‘兔崽子’,瞪了他一眼,一摆手,“给我滚,别在这里让我看着碍眼,心烦还气我,赶紧滚滚滚。”

    “爷爷您放心,我有分寸。”

    顾薄轩站了起来,全身上下散发着属于军人的铁血,“我知道你刚才担心什么,我不会那样做的。”打从一开始的时侯顾薄轩就知道,田老爷子和他这次的谈话,不可能是担心田家二房这个自己找死作死的那些人,他想看的甚至是想要试探的,只有自己!

    而瞧着老爷子最后的神色。

    很明显的,他的答案,让老爷子很高兴呢。

    几个孩子醒过来已经是八点半。

    穿衣服,各自洗脸刷牙。

    四小只收拾好,吃过早饭已经是九点半出头。

    陈墨言把他们带到顾薄轩身前,笑咪咪的,“叫爸爸。”

    顾薄轩看着自己的四个孩子,饶他向来自喻为心硬如铁,这会儿不禁也眼圈一红。

    蹲下来。

    和几个孩子的身高持平。

    他从大宝开始看,最后是四宝。

    顾薄轩的语气温柔,眼神柔软,生怕自己身上的军人厉气会吓到孩子。

    “大宝二宝三宝四宝,我是爸爸。”

    他看着几个孩子,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你们上次看到我走的时侯还哭了呢,是不是给忘了啊?爸爸以后尽量经常回家来看你们,好不好?”

    “我记得你。”

    开口的是大宝,他撇了下小嘴,看着顾薄轩小脸一扭,“你是坏人,上次让妈妈哭了。”

    上次?

    顾薄轩一想,只能想到是他走后,陈墨言心里头难过,哭了。

    他把心疼的眼神投向陈墨言,“媳妇……”

    “你听他瞎说呢,我什么时侯哭过了?”

    陈墨言板了脸,“大宝,好孩子不可以说瞎话,鼻子会长很长很长的。”

    “我才没有说瞎话呢,我那天都看到了。”

    “他走了,你就在书房哭,还有四宝,四宝也看到了,妹妹你说,妈妈,哭了是吧?”

    “嗯,哭了。”

    四宝胖呼呼的小脸也有些不高兴的瞧着顾薄轩,“爸爸,你下次再让妈妈哭,不喜欢你。”

    “四宝!”

    陈墨言有些好笑,也有些好气,但更多的却是感动。

    这几个孩子,没白养啊。

    知道帮着她知道心疼她……

    她抽了抽鼻子,想把四宝抱过来,却被顾薄轩抢先一步把四宝抱在了怀里头。

    小家伙很明显不适应顾薄轩这么亲近亲热的动作。

    小小的身子挣扎了两下。

    不过,慢慢的她也就安静下来。

    只是抬头,用着自己乌黑乌黑仿佛会说话般的大眼瞧着顾薄轩。

    似乎是在问他,怎么了,她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顾薄轩几乎想要哭。

    可更多的,他更想的是想大笑!

    他的儿子女儿都还那么小啊,竟然就学会了心疼妈妈,照顾妈妈。

    这样子,真好!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顾薄轩猛点头,“好,爸爸答应你,答应你们,以后,再不让妈妈伤心难过,咱们五个人让妈妈笑,让她天天笑,好不好?”

    “好,爸爸拉勾。”

    拉勾?

    顾薄轩太久没怎么接触小孩子,自己的几个儿女更是接触的时间有限。

    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二宝这么猛不丁蹦出来的话是几个意思。

    还是被他抱在怀里的四宝一笑,双眼弯成月芽儿般的给他解惑,“就是这样,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哦。”小四宝伸出小小的手指,轻轻搭在顾薄轩的小拇指上,一大一小,轻轻的晃动着,随着四宝脆生生的稚音在耳侧响起来,顾薄轩觉得,这是他听到的天底下最好听的声音。

    没有之一!

    余下的三只看到自家妹妹这样,一个个的也跑了过来。

    父子五人很快的打成了一片。

    陈墨言坐在一侧看着,再次在心里头感叹起血缘天性的奇妙来。

    四小只对外头的人,可是不怎么理睬呢。

    玩了大半天。

    四小只还不肯放开顾薄轩,陈墨言忍不住走过来,“自己去玩会,还有,你们不是要去玩游戏了吗,让齐阿姨陪你们去,爸爸累了,下午再陪你们玩……”

    “不要,要爸爸。”

    “不要走,爸爸陪。”

    三宝却是眼珠咕噜噜转了两下,转身抱住了陈墨言的腿,“妈妈抱。”

    平时妈妈可是都抱妹妹的。

    这会儿妹妹被爸爸抱着,大哥二哥都围着爸爸呢。

    哼,他才不和他们一样傻呢,他要妈妈!

    陈墨言低头看到自家三儿子咕噜噜转悠着的黑眼珠,忍不住心头失笑。

    弯腰把三宝抱起来,伸手在他鼻子上点两下,“坏小子,就你心眼多儿,转的又快。”

    这话倒不是说余下的几宝不聪明或是傻的。

    而是这几个孩子啊,三宝的心眼最多,除了爱吃,好吃,这小家伙几乎就是眼珠一转一个小心思!

    有好几回大宝和二宝都被他给哄住。

    这才多大点儿呀。

    想想,陈墨言觉得自家这几个孩子一个个的都多少带着点与众不同。

    也不知道长大后得让她和顾薄轩多废多少的心思?

    “不要紧,我不累,陪他们几个玩不算什么的。”

    顾薄轩这话说的是真的。

    他在部队几天几夜操练,作战演习都能熬过来。

    这会儿陪着自己孩子玩几个小时算什么?

    他把四宝抱在怀里,一只手把大宝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坐稳,另一只手则弯腰抱起二宝,“走,爸爸陪你们玩玩游戏去,咱们玩到吃中午饭好不好?”

    “哦哦,好哦,玩游戏喽。”

    “爸爸驾,驾……”

    这声音是从大宝嘴里头发出来的。

    陈墨言抱着三宝走在后头,看着大宝一脸兴奋的小模样儿。

    忍不住嘴角抽了两下:

    要是让军队上那些人看到顾薄轩这样子给儿子当马骑。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觉得他们眼里头英明神武的顾大师长毁形象?

    她摇摇头,正想抱着三宝进儿童室,就听到不远处齐阿姨有些犹豫的声音,“言言,外头好像是田家二房那边的人找你……我也不知道啥事,让他们走也不走……”站在家门口闹哄哄的,难看。

    陈墨言正想转身。

    走在前头的顾薄轩突然停了脚,把孩子放下,他神色淡淡的看了眼陈墨言,

    “我去见她们!”

    ------题外话------

    推荐友文《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作者:嘉霓

    霸道腹黑面瘫的程湛,将仇人之女萧墨蕴以恩威甜宠骗的方式,从人人追杀的小助理,养成自己的少将夫人以及拥有标准军人素质和上乘功夫的王牌影后。

    军中,她是铁血女战士,她的双重身份让其他女战士们望而生羡,却无人能及。

    影视界,她又摇身变成了百变影后。她的双重身份令那些花烧女人们望而生妒,却无人敢撼她分毫。

    而真正的她,却是帝国人人艳羡的被自家老公宠,被亲生包子护的,居家小女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