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0章 自作自受
    二房来的几个人,竟然还有田宝珍!

    估计,是二房一出事,她在国外也待不住了吧?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一块出来的。

    看着她们夫妻两人出现。

    二房的几个人眼里头都闪过一抹怨恨,以及怒气。

    瞧的陈墨言忍不住勾了下唇。

    恨她吗?

    他们有什么资格恨她?

    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都不曾主动招惹他们二房吧?

    是她们一再的以为她好欺负。

    到现在,更是联合外人想要她儿子的性命!

    她为什么还要忍,还要让?

    看着眼前的几个人,陈墨言的眼神从她他们的脸上一一划过。

    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哪怕是有两个对着她满脸堆笑呢,可那眼底深处的怨愤却是让陈墨言看的清清楚楚。

    她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人,真的以为他们是天下第一,觉得只能他们负别人,欺负别人。

    而别人不能对着他们动手,还手?

    可真真是……好笑!

    她看着几个人,歪了下头,“我早就说过了,我们家不欢迎你们这些人,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走吧,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陪着你们打嘴皮子官司。”

    “陈墨言你站住,我有话在门口问你。”

    “不用问她,你有话就问我吧。”

    顾薄轩上前两步,站在田家二房几个人和陈墨言的中间。

    大手一伸,他把陈墨言护在自己的身后。

    伸手轻轻拍她手臂两下,示意这事自己来解决。

    陈墨言自然是同意的:

    以前他不在家也就算了,男人在家呢,肯定得有事男人上啊。

    不然的话习以为常。

    他还真的把自己当成男人来看了吧?

    陈墨言默默的表示,她是个女人,女人!

    “顾薄轩,你即然回来了,问你也行。”

    开口的是田家二房的老三,田建的第三子。

    他看着顾薄轩,眼底深处全是戾气,“我们二房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你们二房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听听?”

    顾薄轩看着他们几个人,神色淡淡。

    只是这会儿再开口,语气里头不由的就多了抹玩味儿。

    他看着几个人,呵呵一笑,“你们这兴师问罪的,总得说清缘由吧,不如,你自己把你们田家做了什么事儿,或者说,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和我说说,让我想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让你们二房倒下的?”

    “不然的话,我这一天天的事情那么的忙,可真的不记得你说的这些事儿哦。”

    “顾薄轩,你别欺人太甚!”

    田建的二儿子黑着一张脸,一脸铁青的看着顾薄轩,“你就不怕报应吗?我爸可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就下的去手?踩着一家人的血往上爬,你觉得很好吗?你就不怕自己良心不安,半夜睡不着?”

    “哦,这倒是没有。”

    “而且,我睡的挺安稳的,因为我觉得这是为民除害。”

    “你……”

    “行了,别什么你啊我的,我这是瞧在田这个姓的份上,最后给你们点面子,而且,我也是想和你们直说,你们现在的所有下场,都是我做的又如何?”顾薄轩全身气息凌厉、逼人,他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一声冷笑,“和外人勾结起来害我儿子的时侯怎么不说一家人了?怎么不说大家都姓田了?”

    “现在事败,怎么着,担不起这个后果,害怕后悔了?”

    “晚了!”

    顾薄轩看着几个人,眉眼里头全是寒气,“原本你们可以在外头过着自在的一生,是比以前落魄,不如以前有钱有权,一呼百应,可是,你们有自由,你们能自在的呼吸外头的空气,可是现在瞧着,你们是觉得这些不够你们作,想着进去里头转两圈待上个七八十年的啊,也行,我成全你们就是。”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田建的二儿子三儿子都被顾薄轩这狠厉的话吓了一跳。

    纷纷抬眼看着顾薄轩,“你把话说清楚,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呀,这外头的大好世界怕是容不下你们,还是去里头多改造再教育吧,也省得留在外头再害别的什么无辜的人。”

    “你敢!”

    “言言,咱们可是一家人,你就由着他这样做?”

    “是啊言言,之前顾先生说的什么害孩子的事儿,我们可真的不知道啊。”

    “言言你可不能只听他一面之词。”

    “是啊,言言,他这是在公报私仇,想要把咱们田家的人都除了呢。”其中这个人眼珠转了转,看着陈墨言,颇有几分语重心长的开了口,“言言,他这是想着掌控你啊,你想想,你爸和你爷爷现在的年龄可是一天比一天的大,等你爸最后走了,这个家到时侯只余下你一个女人,你还有什么说话的余地?”

    “等到了那个时侯啊,你身边要是没有几个全心全意帮衬着你的,可不行啊。”

    陈墨言没想到都这个时侯了,对方竟然还敢对着他们两口子挑拨离间!

    她看着那个中年女人,忍不住哼笑一声,气的乐了起来。

    “你以为你这些鬼话我会相信?”

    陈墨言看着对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好笑,“说起来,我应该叫你一声伯母吧,可是你口口声声顾薄轩指望不上,他一心想着我的家产,我的钱,等我爷爷我爸百年后这个家就由他说了算,你心里头还会想着,我最好落一个惨不忍睹的下场,让我被他抛弃啊什么的,是吧?”

    “言言,你和她说什么,她那都是鬼话。”

    陈墨言没把对方的话记在心上。

    顾薄轩却是给气死了,这个女人,竟然敢这样咒他们两口子!

    他深深的看了眼对方,眼底闪过一抹幽芒:

    这个女人,他记住了!

    对方被顾薄轩这么一眼扫过来,如同被条野狼给盯住。

    全身发毛,心头一片冷。

    女人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我,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我我就是想和言言你说,这女人啊,不管自身怎么能干,可她还得靠着娘家不是?你爸只有你这么个女儿,咱们以前那些就算了,以后一家人好好的相处,家和万事兴啊,言言,你……”

    “我和你,还有你们,没什么可以好好相处的。”

    要说以前的时侯,她对于这些二房落魄下的人没有半点的好感,但也绝不会落井下石什么的。

    就想着让他们随波逐流,自生自灭好了。

    混的好是他们的运气。

    混不好?

    那是他们的命!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松手不管,对方竟然主动撞过来找死?!

    在知道大宝出事有他们这些人掺合了一脚之后。

    陈墨言的心里头,这些人已经再不是那种随意生死的人。

    有机会,她会让她们生不如死!

    现在没动作,不过是还没腾出手来罢了。

    这些人竟然还有脸跑过来和她闹?

    “你们赶紧回去有什么交待的就尽量交待吧,不然,说不定以后就没了时间!”

    顾薄轩冷冷的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牵了陈墨言的手,两人齐齐转身回家。

    身后,田家二房的几人脸上全是怨毒。

    田宝珍刚才一直没出声的。

    哪怕是陈墨言几次似笑非笑的扫到她身上。

    她都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当起了鸵鸟。

    这会儿看着陈墨言两人走后,一转身,她看到身旁的两个嫂子骂骂咧咧,然后又绝望而哭的样子,忍不住一声冷哼,“这会儿知道哭了啊,我之前和你们说了吧,她肯定不会管的,还有,别把对方当成傻子,可是你们一个个的是怎么说的,说啥她不会知道,说对方做的隐秘,不会把你们给供出来的,现在怎么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独善其身不成?”

    “是啊,我是明天一早的飞车,我回学校去,还真的不能再待了呢。”

    田宝珍这话一出口,她的两个嫂子都是忍不住脸色微变。

    “小姑你怎么能这样?”

    “是啊小姑,现在家里头可正是最困难的时侯呢,生死忧关啊,你怎么能这样说撒手就撒手,说走人就走人?之前老爷了最疼的可就是你啊,现在他老人家还在大牢里头待着呢,你就当真一点都不心疼,不想着想想办法给你爸翻案?”

    “珍珍,公公他说过的,他是被人冤枉的。”

    “是啊珍珍,爸他真的没做过那些事情,你是爸最疼的女儿,你现在走算什么?”

    田宝珍的二哥看着田宝珍,语气有些不悦,“你之前不是说请了三个月的假吗,那就再缓缓,看看爸的情况,到时侯再走,毕竟爸可是最疼你的。你这样一走了之,也太不孝了。”

    田宝珍被几个人说的脸红一块青一块的。

    最后,她只能点头,“那我再等一段时间。”

    虽然田家二房垮了。

    但留在外头的人却并没有当真沦落街头。

    还是有着各自的住所。

    田二哥回到家,田二嫂子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想打什么主意?”

    “什么什么主意,说什么呢,我累了,有事明天说。”

    “你还出去,你还出去,姓田的我告诉你,你们家都这个鬼样子了,你还是赶紧给我收起你的那些花花肠子,你别把我给惹急了,你惹毛了我,我,我就去举报你!”

    啪。

    田二哥抬手重重一巴掌甩到了田二嫂的脸上。

    半边脸庞瞬间肿了起来。

    嘴里头都涌起一股子的血腥味儿。

    田二嫂伸手在自己的嘴角摸了一下,手上全是血。

    她嗷的一声尖叫,发疯般的朝着田二哥扑了过去,“你这个王八蛋,这些年我跟着你就没过过半天安稳日子,你就没把我当成自己的妻子,现在你们家都这个鬼样子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高高在上的田二公子田副县长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屁都不是了,还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你个疯女人,你给我松手,靠,你属狗的啊,你给我松嘴……”

    夫妻两人扭打在一块。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半大的男孩子推开门看了一眼。

    神然淡漠的关上了房门。

    直到最后,田二嫂被田二哥按在地下一通的狠揍。

    疼的田二嫂嗷嗷叫,哭爹骂娘的。

    田二哥看着她连连冷笑,“瞧不起我?瞧不起我你现在就可以滚了,滚啊,有本事你就滚啊?不敢走的话就别TMD给我叨叨逼逼的,下次再敢多嘴,看老子我不揍死你。”

    田二嫂抬头吐了口血水,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她从地下爬起来,拿纸巾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抹了一下,抬头看着田二哥,“你再敢打我,我就去和田宝珍说,你这个当哥哥的想要打她的主意,我和她说你不要脸!”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那可是我亲妹妹!”

    田二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听到这话她忍不住朝着一侧的地下呸了一声,“亲妹妹?可不是亲妹妹么,你当我不知道你早就嫌弃这个妹妹比你更得你爸的宠,恨不得把她给弄的远远的,让老爷子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你身上啊,哦,对了,你应该是想把田家二房这些人都给弄没,让你爸只有你一个儿子吧?”

    “可惜了,你没能如愿!”

    “你给我闭嘴,你疯了吧?”

    田二嫂冷笑着尖叫一声,“我才没疯,我不但没疯,我还知道你心里头想的是啥……”

    “你知道个屁啊你。”

    “夫妻这么多年,你放个屁我都知道是什么味的,你那眼珠一转屁股一噘,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样的屎。”田二嫂故意恶心眼前这个男人,那真是什么话隔应人什么话就不要钱似的朝着外头蹦,看着田二哥脸上铁青的脸色,她忍不住越发的高兴,最后,她瞧着对方,撇了下嘴,“三天前,你说出去买包烟,但是去拐到了胡同一角和人嘀咕了半天,不用我提醒你是和谁见的面吧?”

    “当时,你就想好了利用田宝珍吧?”

    “你说,如果我出去告诉她,她亲爱的哥哥要把她送给别的男人换利益,你说,你那好妹妹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你给我闭嘴。”田二哥脸色铁青,伸手掐住了田二嫂的脖子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