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1章 秋后算账
    最后,田二哥还是自己先松开了手。

    他的眼神阴鸷,“你要是敢坏我的好事,我就弄死你!”

    说这个话的时侯,田二哥的语气阴森到了极点。

    田二嫂半坐在地下。

    双手小心的捂着自己的脖子,她丝毫不怀疑刚才这个男人和她说的那句话。

    他是真的想杀了自己啊。

    一声重重的摔门声响了起来。

    田二嫂的身子几乎是跟着抖了一下,好半响,她才从地下爬起来。

    坐在沙发上。

    田二嫂直喘粗气,那个王八蛋!

    倒是房间里头的半大男孩子,走出来扫了眼坐在那里的田二嫂,忍不住撇了下嘴,“妈,你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的性子,你们哪回打架他让着你了,还不都是你吃亏么,你倒是好,还死命的去撩他,你是嫌他没真的下死手是吧?你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你有你后悔的。”

    “你你,臭小子,你是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田二嫂瞪眼,可惜,男孩子根本不害怕,朝着他咧了下嘴,“得了,我不和您说,你们这些大人的事儿啊,我还懒得管呢,行了行了,妈给我点钱,我一会出去和朋友玩游戏啊。”

    “你怎么又去玩游戏,不是说好了不玩的吗?”

    “你怎么答应我的,啊?”

    田二嫂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儿子,你可是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之前可是答应过妈要好好学习的啊,你不是说了再也不去玩游戏,不和那些人混在一块了吗?”

    “你怎么那么罗嗦,难怪我爸老是烦你,妈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烦啊你?”

    田二嫂被自家儿子这一刀戳的。

    一颗心血淋淋的。

    疼。

    比刚才被田二哥掐着脖子恨不得她死还要痛。

    她脸色惨白,“我是你妈……”

    “行了行了,知道你是我妈,你不是我妈的话我还懒得搭理你呢。”

    年轻的男孩子是田二嫂和田二哥的小儿子。

    马上就要高考。

    可成绩却是一踏糊涂。

    不但这样,还喜欢上了玩各种各样的游戏。

    和一群的狐朋狗友。

    这几年不知道往游戏里头砸了多少钱。

    要是以前,田二嫂并没有太多的在意,顶多就是被班主任或是看到自家儿子成绩不好的时侯发泄一通。

    儿子学习不好就不好呗。

    反正他们田家有的是能力把个孩子送到国外去留学。

    可是现在不是田家垮了吗?

    田二嫂手里头倒是还有些私房钱,可这风头上她不敢拿出来啊。

    再说了,田二嫂也是有私心的:

    田家都这个样子了。

    自己的男人又不争气,都这种时侯了还整天海吃胡喝的不干正事儿。

    不想着东山再起,不想办法赚钱什么的。

    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算计别人……

    这样子下去,能有好儿?

    儿子再重要,哪有自己的以后重要?

    这钱,田二嫂可是打算死死纂在手里头,谁也不给滴!

    “你烦不烦啊,真是的,快点给我五百块,不然的话我就和我爸说,我看到你偷他钱了。”

    “你……”

    田二嫂恨不得打死这个小王八蛋。

    果然是那个王八蛋的种!

    最后,田二嫂气呼呼的把钱递了出去,看着自己儿子拿到钱嗖的一下跑没影。

    连头也不带回的。

    田二嫂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双眼盯着门外,心头拔凉。

    这样子的儿子,男人。

    能指望的上吗?

    田二哥出门站在院子里头半响后猛的朝着一旁地下狠狠呸了一口。

    爆了句粗口,他狠狠的踹了脚旁边的墙壁。

    最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拿起电话打了出去,“你现在回家,我这会儿过去。”

    对面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温温柔柔的,“好啊,不过,我听着你情绪有点不对呢,是出什么事情了吗,你别担心,什么事情都能过去的,往好处想……”随着对方略带有些朴实的话语,田二哥眼底的戾气竟然奇迹般的一点点消失。

    “行了,我知道,你是在外头吗?”

    “嗯,我在陪孩子买点学习上的资料,你也知道儿子向来是喜欢读书的……”

    “不过没关系,我这就带他回家……”

    “行了行了,告诉我地址,我过去接你们。”

    对方明显没想到田二哥会这样说,顿了下,才轻声柔语的把地址说出来,然后,又有些小心冀冀的,“你不用特意赶过来,我们坐车回去就行,别再影响到了你……”

    “没事。”

    顿了下,田二哥似是有些自嘲,“我现在还能有什么影响到我啊。”

    他啊,哪里还有什么可以让人影响的?

    “那你路上开车小心点,我们等你。”

    田二哥挂了电话,直接把车子开了出去。

    对这个家,他是没有半点的留恋!

    田家二房余下来这些人各种的闹腾,还有对于陈墨言夫妻两人的忌惮和顾忌,陈墨言可是完全没心思和时间去理会,正一家六口在家里头玩呢,顾薄轩这次能在家里头待三天,而且还是那句话,父子天性,不过是隔了半天一个晚上的,四个孩子和顾薄轩竟然一点隔阂都没了。

    往他身上爬的。

    骑他脖子的。

    嗷嗷叫着往他身上扑的……

    反正父子几个是各种的闹腾,就差没把整个儿童房给掀过来!

    不过,看着几个孩子开心的样子,陈墨言自然是只有高兴。

    “爸爸爸爸,吃这个,吃……”

    三宝手里头捧了个苹果,咬了两口后看看陈墨言,嗯,心疼的给他妈一小半,一扭头,看到他家亲爸了,低头看看只余下一大半的苹果,小家伙脸上满是纠结,最后,他眼一亮,扬着手递到了顾薄轩的跟前,“爸爸你尝尝,不过只能吃一口啊,我还要吃的。”

    顾薄轩,“……”

    自家媳妇一大块,到他这里是只能吃一口了。

    还不能咬大口……

    瞧瞧这区别对待的哦。

    心头有些发酸,不过,谁让自己经常不在家,都是自家媳妇带孩子?

    陈墨言瞧着他脸上的神色,撇了下嘴,“你就知足吧,这孩子打小就是个吃货,月子里头就比他们三个吃的多,现在更是彻头彻底的眼里头只有吃的,能给你吃一口,嗯,很好了。”

    这话说的顾薄轩忍不住咧嘴笑起来。

    “能吃好啊,吃的多好,好养活。”

    这都什么年代了。

    还以为和他小时侯那样子,吃的多就是好养,就长的壮就行了?

    不过陈墨言也懒得和他说这些,扭头看了下时间,“行了,洗手换衣服吃午饭。”

    “哦哦,有吃的喽。”

    顾薄轩,“……”这三个儿子,自家媳妇可是真没说错!

    午饭过后。

    四小只除了小四宝在陈墨言怀里头打呵欠,余下的三只都精神抖擞。

    一个个拽着顾薄轩要继续玩游戏。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点头,“行行,爸这就陪你们去……”

    “去什么去,就在这里玩一会,消消食就去午睡啊,谁不听话今天晚上自己洗澡,没故事听。”

    三小只,“……”

    大宝不甘心的对着顾薄轩瞅啊瞅,瘪了下嘴,“爸爸……”

    “爸陪你们去睡觉,给你们讲故事,等你们午睡醒了咱们再玩,好不好?”

    “醒了还能看到爸爸?爸爸不走?”

    这话是二宝说的。

    他歪着个小脑袋,乌黑的眸子里头尽是让人心疼的疑惑。

    这会不光是顾薄轩,就是陈墨言瞧着都忍不住心口一疼。

    就在她想开口说话的时侯。

    顾薄轩已经蹲下了身子,对着大宝几个一脸认真的开了口,“爸不走,爸和你们保证,等你们醒了,爸一定在,而且,不止是今天,明天一早你们醒了,爸也会在的。”顿了下,他看着三个儿子,语气凝重,“爸答应你们,后天爸爸走的时侯也一定提前和你们说,绝不会偷偷的走掉,让你们找不到人,好不好?”

    “你和他们说这些做什么,他们又听不懂……”

    陈墨言看着父子四个人,鼻子有些发酸。

    顾薄轩扭头朝着她轻轻一笑,“怎么会不懂,这是咱们的儿子呢,他们呀,别看这小小的人儿,什么都懂呢,是吧大宝二宝三宝,还有四宝?”几个小孩子也不知道真的听懂还是怎么的,反正都齐齐点了下头,估计是知道顾薄轩不会走,最起码不会等他们睡醒后不见,几宝在玩了一会后就乖乖的被陈墨言带回房间午睡。

    等到四小只睡醒。

    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打着呵欠坐起来,却猛不丁的身子被身边的人给按了下去。

    “困的话就睡一会儿,你那些事情不急在这一时。”

    瞧着陈墨言刚才一边揉眼一边打呵欠的样子。

    顾薄轩可是心疼的很。

    “我不困,就是刚才哄他们几个哄的带出来的困意……”陈墨言拍了两下了薄轩的手没拍开,她扭头去看他,“我有话想问你,在这里吵到他们几个了。”

    三个儿子睡觉死沉死沉的。

    好像一头小猪儿。

    可是最小的女儿却不是,估计还是身体弱的缘故。

    打小这个小丫头就睡觉浅。

    稍一有动静就小猫儿似的哭个不停。

    那会儿陈墨言为了这个可没少心酸,甚至背地里头哭:

    生怕这个孩子养不活。

    好在,如今四宝虽然身体还不如三个哥哥。

    可几次的检查下来,却也是能达到正常孩子的各顶体标。

    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

    这话虽然让陈墨言着实的松了口气,可却还没能让她真正的放心。

    小女儿,身体弱啊。

    顾薄轩抱着她,“咪一会,再睡一会儿,有什么话醒了再说。”

    陈墨言想反驳来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顾薄轩的怀抱里头一点点的睡了过去。

    直到陈墨言浅浅的呼吸声响起来。

    顾薄轩才低头去看她:

    怀里头的人儿平日里头没什么变化,可这会儿细看。

    长大了啊。

    再没了那些时侯的稚嫩。

    四个孩子的妈,还有外头那些事情和家里头这些事情要她操心。

    能不变么?

    顾薄轩低头,在她额上落下浅浅一吻:

    再等等,很快了!

    陈墨言这一觉睡的很是踏实,睁开眼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是四点半!

    她张了下嘴,自己竟然睡了三个多小时?

    身旁,几个孩子和顾薄轩都不在。

    这一觉睡的,竟然连几个孩子醒她都不知道……

    陈墨言坐起来,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应该是睡饱了的缘故?

    她笑了笑,洗了把冷水脸,抓了两把头发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就看到不远处的父子几人正在玩捉迷藏的游戏。

    顾薄轩这么大个人,也由着几个孩子闹腾。

    偏他还一脸的笑意和宠溺,纵容。

    也幸好是他不在家。

    不然的话,估计这几个孩子得跟着上房揭瓦了。

    “妈妈……”

    四宝眼尖的发现了陈墨言,中间转了个方向,朝着她笑嘻嘻扑过来。

    小脸红扑扑的。

    眉眼弯弯的,笑成了一汪月芽儿。

    看的陈墨言心头大乐,弯腰把女儿抱起来,“妈妈的四宝越来越漂亮!”

    “嗯嗯,妈妈也漂亮,最漂亮的妈妈。”

    四宝趴在陈墨言的怀里头,小脸笑嘻嘻。

    余下的三只也都停下来,“妈妈……”

    顾薄轩把差点摔倒的三儿子扶住,牵了他的手走到了陈墨言的跟前坐下,“醒了?要不要喝水?”

    “不用,我不渴,他们什么时侯醒的?”

    “应该是二点多吧?我没看时间……”

    “醒那么早,你怎么不叫我?”

    “我知道我知道,爸爸说,妈妈辛苦,让妈妈睡,多睡觉觉漂漂。”

    “四宝要妈妈漂漂的,好漂漂。”

    陈墨言看着自家小女儿的样子,忍不住勾了下唇,伸手捏捏她的小鼻子,“这么说来,妈妈现在不好看,很丑喽?原来在四宝眼里头妈妈一直是丑丑的啊,哎,妈妈这下要伤心喽。”

    “妈妈漂漂,好看,最好看。”

    四宝生怕陈墨言哭似的,连说了好几遍,还重重的点了下小脑袋。

    看的陈墨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抱着四宝,她吧唧在小丫头脸蛋上啃了一口,“我们四宝真乖,真是妈妈的小棉袄。”

    “是女儿,乖宝宝,不是小棉袄。”

    “好好,是妈妈的乖宝宝。”

    一家六口坐在葡萄架下,迎着落日的余睴,笑声不时的响起来。

    飘荡在整个院子中。

    晚上。

    几个孩子九点睡着。

    陈墨言直接把顾薄轩拽到了书房里头。

    “你对二房那边是不是做什么事情了?”

    不然的话,为什么二房那些人之前也恨她,可却从来没有过来找她的。

    这回大宝的事情才出。

    她这里还没腾出手想要怎么去和背后的那些人算账。

    那些人竟然找上门来了?

    顾薄轩勾了下唇,看了眼陈墨言,“也没做什么,就是把在外头这些人所做的一些事情往上头捅了捅,你也知道的,这些事情其实多少有几分民不告,官不究的意味,上头要查的是田建,是田建的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儿子,留下来在外头的这几个,虽然有些小恶,有些贪心,但大恶肯定是没有的。”

    本来,他们可以在外头逍遥自在的。

    直到下次犯事或是被别的人逮到了把柄,然后把他们送进去。

    可是,这些人竟然敢对大宝出手。

    那他就不妨送他们一程喽。

    “言言,这事儿上你可不能心软,再说了,我不过是把一些证据往上面放了下,算是给他们过了明路,余下的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置我可半点没插手……”他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闪过一抹厉色,“他们敢动咱们的儿子,就该承受这个后果。”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陈墨言猛的挖了眼顾薄轩,“我又不是什么圣母,难道他们都这样对咱们儿子了,我还心软的给他们求情,或者是想着放过他们?你可把你家媳妇想的太没用了。”且不说别的,为母则刚啊。

    要是那些人这样伤害自己的孩子。

    她这当妈的都一声不吭。

    或者是选择原谅那些人。

    她算什么亲妈?

    以后几个孩子长大,听到这些事情怕也是会伤心的吧?

    “我就是有点好奇,还有,你即然要做那就弄的干净点,可别为了那些人而脏了自己的手啊。”

    陈墨言有些担心顾薄轩激进。

    万一他在暗中动手脚这些事情被他的对手方知道啥的。

    肯定会利用这些做文章的。

    “放心吧,你男人也没么逊!”

    他把陈墨言刚才的话立马就原封不动的返了回来。

    听的陈墨言忍不住抿唇笑,“行行,我男人是天下最好的。”

    “嗯,是不是的,咱们晚上试试?”

    “滚,色狼!”

    陈墨言白他一眼,脸唰的通红,不过,平静下来后她又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情,“对了,你身边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儿呀,我可是电话里头听出来了啊,人家对你可是关心的很呢,把我说的啊,嗯,你媳妇我都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了啊,顾大师长,你来告诉我,你说,你是不是心里头也是觉得我这个当妻子的不趁职,没能好好的关心你,照顾你,是个极其失职的首长夫人?”

    陈墨言眉眼灼灼,一副秋后算账的样子瞧的顾薄轩心头叫苦。

    都是肖果这女人害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