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心里头叫苦的顾薄轩脑海中猛不丁的闪过一抹亮光。

    然后,他对着陈墨言瞅啊瞅。

    看的陈墨言心头微恼,又瞪他一眼,“看什么看,老实交待问题。你可是军人,不能耍滑头给你们军人丢脸啊。”陈墨言似嗔似怒的眸子却是如同一把小勾子,勾的顾薄轩心里头痒痒的,麻麻的。

    他深吸了口气,伸手握住陈墨言的手,“媳妇,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还吃酱油呢,别给我回避问题啊。”

    陈墨言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赶紧说,那个女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儿?”

    虽然当时电话里头顾薄轩也解释了一番。

    可电话里头嘛,两个人隔着千里呢,这会儿陈墨言还是想再听他说一遍。

    更何况,之前顾薄轩的解释可没说那女孩子是为什么在他身边的。

    “好了好了,我吃醋行了吧?”

    自家媳妇嘴硬,顾薄轩觉得这不是问题,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嘛。

    他一个大男人,自然是要让着点媳妇滴。

    看着陈墨言精致的眉眼,他笑了笑,突然低头在她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我不是和你说了么,就是政委调过来的,最近这边有兄弟军区的人过来,然后组织了几次大型会演,这个肖果被调过来成了组织人,主持人……”

    没想到就出了这么栏子的事儿。

    “媳妇,我和你发誓,我真的真的从没和她单独待着过。”

    这话倒是真的。

    顾薄轩可是从不曾忘记自己有妻子孩子的事儿。

    哪怕是和一些女同志谈事情。

    他也得让人大门四开,和对方隔着沙发隔着办公桌的。

    和这个肖果更是。

    几乎就没有单独的相处过。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就对着自家媳妇说出了那么一番话。

    还好他家媳妇知书达理。

    不然换成个别的,估计得气爆掉,说不准要和他怎么闹腾呢。

    “媳妇你放心,我已经把人给调走了,而且,我以后都会隔着五米和她们说话……”

    陈墨言瞧着他那一脸显摆,邀功的表情,忍不住刺他两句,“要是你们领导带个女孩子过来,你也保持五米距离远?行啊,挺好的,那就继续保持啊,五米啊,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哦,千万别少了五米远!”

    白了眼顾薄轩,陈墨言心头腹诽着:

    真是和猪一样。

    笨死了!

    她说的,是什么五米距离的事情吗?

    外头那些小年轻,女孩子有多么的冲动,她可是知道的很。

    隔的再远,那些女孩子当真有心的话还不是一样往顾薄轩身边凑?

    不过,这个男人能有这样的心,也是好的。

    她在这里头纠结,顾薄轩却是双眼发亮的看着她,“那啥,媳妇,天儿不早了,咱们,要不,要不去睡吧?”

    “你累了吗,那你先去睡,我……”

    陈墨言话还没说完呢,整个人被顾薄轩给腾空抱了起来。

    双脚离地。

    她一声轻呼,“顾薄轩你做什么,嗯,放下我……”

    “媳妇你是想试下新花样儿,咱们在书房里头?”

    顾薄轩低头,凑到陈墨言的耳侧。

    灼热的呼吸让陈墨言从耳朵根红了起来,再一听到他这话。

    整个人是又羞又气。

    “你你,色狼!”

    顾薄轩低低的笑,“正好我也不想回房,那几个臭小子万一醒了不是坏我好事?要不……”

    “回房回房,赶紧回房。”

    最后四个字儿是陈墨言压低声音,一个字儿一个字儿从牙缝里头咬出来的。

    在这里胡闹?

    万一一会她爸或是她爷爷的想起什么事情跑过来。

    到时侯她可没那个脸去见人了。

    顾薄轩哈哈一笑,抱着人大步回了两人的房间。

    一夜春宵。

    第二天一大早,顾薄轩是神清气爽的起床。

    陈墨言则是被他折腾的,全身好像散了架似的,感觉到他起来了,眼皮睁了下,又沉沉的闭上。

    “你看着他们几个点啊,让我再睡会儿。”

    “嗯,你好好睡,今天我带他们。”

    因为有顾薄轩这个当爹的在。

    陈墨言这一觉沉沉的睡到了上午十点半才醒。

    从床上爬起来,低头就看到胸口一颗颗的草莓印儿。

    想到昨晚一整夜的疯狂。

    陈墨言脸更红了,咬了下牙,暗自骂了几句顾薄轩才算是出了点气儿。

    换好衣服,刷牙洗脸。

    等到她走出来,四宝和顾薄轩竟然不在家?!

    她下意识的担心起来,“齐阿姨,顾薄轩和他们几个去哪了,不是说了不出去吗,他一个人能看的了他们四个吗,齐阿姨他们有没有说去哪了,对了,顾薄轩的电话,我这就去给他……”

    陈墨言是真的有些杯弓蛇影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大宝的事情,她这心里头就扑通扑通乱跳。

    心有余悸!

    是真的害怕。

    齐阿姨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头满是怜惜,“言言你别担心,只是去了素素家,和小妞妞,还有田老先生一块过去的,素素也在,而且他们没有出去,都是走的胡同,不会有事的。”

    “去了姑姑家啊,那我去找他们。”

    齐阿姨想说,你刚才不是还喊饿的吗,好歹的吃点东西再走啊。

    可是一抬头,陈墨言已经跑了出去。

    齐阿姨摇摇头,再次的痛恨起程姐,田家二房那些人来。

    真不是东西啊。

    瞧把言言给害的?!

    大宝这孩子没事儿,言言这个当妈的倒是害怕了起来。

    哎,希望时间一长言言这情绪能缓和点。

    田素家。

    几个孩子正在和小妞妞在院子里头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笑声水般流溢。

    陈墨言站在门口,看着一个不少的四个孩子。

    一路上就差要从嗓子眼跳出来的心总算是扑通一下落了回去。

    还好,没事儿!

    陈墨言走进来,田老爷子正在屋子里头和田素的小儿子玩,说是玩,小家伙最近正在长牙,闹腾呢,流满嘴的口水,而且是看到什么就吃什么,看的田老爷子可嫌弃了,“瞧瞧你,这都脏死了,你姐姐和你那几个哥哥姐姐也没和你这样啊,真是的,还是个男子汉呢,给男人丢脸。”

    陈墨言站到门口就听到她爷爷这一番话。

    听的忍不住好笑起来,“爷爷,你这话说的,他要是能听懂才怪呢。”

    “再说了,这孩子流口水,哪个没有啊,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啊。”

    “可不是,言言你总算是说了句公道话。”田素从一侧端着水果盘走了出来,招呼着陈墨言坐下,她抬头对着自家侄女吐槽,“你不知道,你爷爷这一路上对我这个儿子嫌弃的啊,估计都要当成垃圾给丢了,真是的,明明和他说了正长牙呢,流口水是正常的,可你爷爷却偏说小妞妞和他们四个小时侯没有……”

    “怎么没有啊,我倒是觉得,那是爷爷你没看到。”

    田素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笑的拍桌子,“爸你听听,你听听,言言说的是公道话吧?”

    田老爷子白了眼自家女儿,又有些粗鲁的给怀里头的小家伙擦了下口水,“行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出去吃饭吗,给奎子打电话了没有?他要不要回来?”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这就去打电话去。”

    田素一溜烟的跑进了书房。

    身后,田老爷子忍不住摇摇头,“这性子,都两个孩子的妈了,怎么就不知道改改?”

    “那是因为姑姑知道有您在,所以她不用改啊。”

    陈墨言捏着小家伙胖乎乎的小手玩,软软的嫩嫩的,手感可好了啊,顺便又捏一下,再捏一下,这会儿听到田老爷子的话,她头也不抬的笑着开了口,“这性子多好啊,一般的人想要保持都没这个福气呢。”

    像她姑姑。

    多好啊。

    婚前在家的时侯,田老爷子这个当爸的虽然时不时的吼上两句。

    瞧着和这个女儿八字不合处处不对付的样子。

    可是,陈墨言却是知道,田老爷子对田素这个女儿还是很关心的。

    什么事情都提前帮着她处理好,善后。

    可惜,因为他的脾气,以及不爱解释的性子。

    导至两父女的关系看着不好。

    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的。

    再就是田子航这个当哥哥的,虽然嘴里头以前常说的就是不认这个妹妹。

    可是,田素有事,他还是头一个站出去吧?

    到现在,嫁给奎子多年。

    家里头几乎都是田素的一言堂。

    就是小妞妞都晓得,在这个家里头呀,她爸答应点什么事情,那都是没用的。

    最后作主的,大事小事,都得看她妈!

    这样的一路走下来,才造成田素这一成不变大磊咧咧的性子。

    多好?

    在陈墨言看来,田素这个姑姑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不少的好事啊。

    前世因,今世果!

    不过,怎么没看到顾薄轩?

    “爷爷,顾薄轩呢?”

    田老爷子看她一眼,“刚才在外头接电话了,这会儿应该也快来了。”

    自己来的时侯怎么没看到他?

    就在陈墨言一脸狐疑的时侯,顾薄轩高大的身影从外头走了进来。

    看到陈墨言,他眼一亮,“言言醒了?”

    “嗯,我还以为你们去哪了,把我一个人抛家里头……”

    “你吃东西没?”

    “……没有,不过我不饿……”

    她这话音儿还没落呢,换来田老爷子和顾薄轩两个人的不赞同眼光。

    “怎么能不吃饭?我去问问姑姑,不对,我去外头帮你买点吃的好了……”

    田素家是能不开伙就不开伙的。

    一个月几乎有二十七八天是在四合院那边搭伙吃饭。

    之前是田素一个人,顶多加个奎子。

    到现在是一家三口,四口……

    顾薄轩觉得,在这里找到吃的可能性不大。

    陈墨言却是拦下了他,“这都十一点了,外头哪里还有吃的,家里头有,回头我去吃两口就行。”她把顾薄轩拽回来,看了他一眼,“催你回部队的电话吗?”

    “不是,是尚老的。”

    对陈墨言,顾薄轩除了本身一些部队上的机密不能说,这是规定,别的,他是真的半点没有保留。

    这会儿陈墨言一问,他想也不想的开了口,“尚老问我什么时侯走,让我走之前去他那边一趟。”

    陈墨言点了下头,突然想起了什么,语气里头有些难过,“尚老的身体这一年多是越来越不好,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我本来就想着让你下午过去看看的……”不管尚老心里头打了什么主意,对他们这一家,尚老算是贵人,而且,还算是四宝的救命恩人。

    就凭着这一点儿。

    陈墨言觉得自己会感激他一辈子!

    更何况,如今自家男人还是和尚老这边绑到了一起?

    “嗯,吃过午饭就过去。”

    午饭是在外头吃的。

    奎子在开饭前的两分钟赶了回来,看到顾薄轩在,他哈哈一笑,伸手捶在他肩上,“回来了?”

    “姑父。”

    或者是两个人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军人,本质有那么两分的相同。

    陈墨言就发觉,顾薄轩和她这个姑父两人相当的聊的来,一见面,那是亲近的很。

    坐在那里,大家就光听顾薄轩和奎子两个人说话了。

    到最后还是田老爷子打断他们两个人,“食不言。”

    一顿饭吃下来。

    要说最高兴的,自然是几个孩子。

    虽然他们都吃不了什么,可瞧着这样子的气氛,兴奋啊。

    陈墨言喂四宝,顾薄轩和田子航照顾余下的三只。

    几个孩子吃饱了,他们大人再吃。

    边说边聊。

    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下午三点。

    奎子站起了身子,“我三点半有个会,素素,爸,大哥言言阿轩,我就不送你们回家了啊。”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日理万机。”

    田素忍不住对着他翻白眼,真是的,她最初还有些生气和情绪,现在这时间一长,被丢在外头的次数越来越多,到现在索性是都见怪不怪,习已以为常了,直接摆手撵人,圭子也不生气,“嗯,那我走了啊,你们路上小心点。”都老夫老妻的了,他也知道田素的性子,瞧着语气不对,其实真没什么。

    直到奎子的车开走。

    田素才哼了一声,“看我哪天也把他给丢出去,再也不回来的那种。”

    “那你舍得?”

    姑侄两人说笑着,一转身,和不远处走过来的一行人撞个正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