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4章 离别,偶聚
    顾薄轩就走在几人的身后,他依旧是一手一个的抱两个,脖子上骑一个。

    这造型在家里头这几天是时常发生。

    可这在外头……

    之前陈墨言本来是想着阻止来的。

    可父子四个人好像都不乐意,到最后,她也索性不再去做那个坏人,只是把小女儿抱在身边,这会儿她一抬头,看到迎头朝着她走过来的陈大公子,陈墨言忍不住揉了下眉头,不过,旋即她也就舒展开了眉眼:

    碰上就碰上呀。

    她别扭个什么劲儿呀。

    而且,她本来就和顾薄轩说好,要在他临走前和陈大公子见一面的。

    人家可是救了他们两个人的儿子。

    就凭着这一点,让陈墨言给他下跪都行!

    “陈小姐……”

    陈大公子的眼神穿过陈墨言,落在她身后半步远的顾薄轩身上,顿了下,他随意的挑了下眉,桃花眼轻轻勾起来,似笑非笑的,“原来,顾大师长也回来了?呵呵,可真是,难得啊。”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陈大公子。”

    顾薄轩的语气平静中透着几分的真诚,“言言都和我说了,大宝的事情多谢你,不然的话,估计她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儿,还有大宝,这事儿,我承你情。”

    “嗯,那我可得好好的记着,大首长的人情,可不容易啊。”

    他站在那里语气散漫,似笑非笑的和顾薄轩寒暄着。

    可是,却是半点不落下风。

    陈墨言身旁,田素凑在她耳边嘀咕,“你说,顾薄轩算不算是遇上了情敌?”

    “言言,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哎哟哎哟,顾薄轩把大宝放下来了,他要做什么?”

    “陈墨言,你男人要和别的男人打架了,打打打……”

    陈墨言站在田素身侧,听着她这些压低声音的话在,不禁满脸的无语。

    她看向田素,“姑姑,你是不是想着天下不乱?”然后,她就把头扭开,不再去看田素。

    “哎,你真的不担心?”

    “姑姑,顾薄轩不是那样的人。”

    再说了,就是那个姓陈的,瞧着不阴不阳,整个浑不在意的样子。

    可实际上呢?

    那就是个狐狸般的存在嘛。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当街和人动手?

    而且,顾薄轩的身份还是军队的人,陈大公子向来是谋算在心。

    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对他不利的事情?

    所以,她根本就没把田素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抱着四宝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还没等她开口呢,被顾薄轩放在地下的大宝小胖腿一蹬,咚咚几步跑到陈大公子跟前,抱着他的腿,脆生生吐出两个字儿,“干爹。”

    陈墨言加顾薄轩,“……”

    特别是顾薄轩。

    他看着对面的男人那是更加的不顺眼啊。

    本来就是情敌,情敌啊。

    现在,自家这个臭小子竟然倒戈相向!

    这要是放在部队,那就是绝对的叛徒啊,小叛徒!

    心里头气呼呼的顾薄轩脸上还得撑着点笑:

    风度啊。

    他可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失了风度!

    看着自家儿子,他心里头哼哼,回头再收拾你!

    至于现在……

    他看在这个家伙救回他家儿子,让言言不再伤心难过的份上。

    他,忍!

    再说了,不就是个干爹嘛,他可是亲的。

    哼,他还有四个!

    陈墨言可不知道自家男人站在她身边小心眼的在心里头和人家陈大公子比呢,看到他半天站在那没动,还以为他心里头不舒服,她想也不想的开口,“大宝过来,有没有礼貌?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爸爸,妈,干爹抱,干爹抱。”

    大宝倒是扭过头了,朝着自家亲爸妈咧嘴一乐,露出几颗门牙。

    然后,他一扭头,双手抱着陈大公子的腿往上,爬!

    “好,干爹抱。”

    陈大公子桃花眼一勾,似笑非笑的瞟两人一眼,伸长手把大宝抱了起来。

    顾薄轩能说啥?

    自家儿子主动叛投啊。

    他这当爹的能说啥能说啥?

    一番寒暄。

    顾薄轩伸长手把自家儿子接过来,扛在自己肩上,语气平静,“以后不可以这样调皮,没看到你干爹有客人啊,怎么能给人添麻烦呢,以后记得看到你干爹要有礼貌,知道吗?”教训完自己儿子,顾薄轩瞧着自家大宝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他也不管儿子听没听进去,抬头,脸上浮起一抹虚伪的笑,“那啥,陈大公子,小孩子不懂事儿,让您见笑了啊,以后我会好好教他礼仪规矩的。”

    “不用,大宝很好。”

    顿了下,陈大公子散漫的眼神在顾薄轩脸上扫过,勾唇一笑,“而且,我不是外人。”

    你不是外人还是内人么?

    啊呸,他媳妇才是内人呢,不行了,再和这个男人说下去。

    他估计得气糊涂了。

    好在这个时侯陈墨言也主动开了口,“陈大公子是要去用午饭吗,那你们慢用,我们先走一步。”

    “嗯,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你知道的,这我人恋旧,从小在帝都长大,到现在,更是一天都不想离开帝都的。”这话他说就说了吧,偏还斜着眼睇了下顾薄轩,这下听的顾薄轩脸开始泛黑,啥意思,他这话几个意思啊,什么恋旧,一天不想离帝都,不就是故意气自己,告诉自己,他不在帝都的这些天,他却在?

    陈大公子说完这话朝着后头赶上来的田老爷子等人淡淡一笑,抬脚走人。

    然后,留下被挑衅了一肚子气的顾薄轩。

    可当着家人的面儿,顾薄轩还只能装成啥事儿没有。

    直到,两口子进了书房,关起门来儿只有她们两人时。

    顾薄轩的脸黑的啊。

    坐在陈墨言的对面,他语气幽幽,“媳妇,那个混蛋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说那样的话气他,刺激他!

    果然不是好人!

    陈墨言看着他翻个白眼,“行了啊,你都多大的人了,真是的,和一个不相甘的人这样较劲儿很好玩吗?”

    “媳妇,他在说我,说我啊,你还凶我。”

    “说你怎么了,说你的人还多他一个吗?”

    陈墨言坐在书桌对面,低头找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直接回话,“你现在这个位子,明里暗里,身前身后说你的人还少吗,不少吧,嘴长在别人身上,你过好自己的就好了,管人家说什么做啥子?”

    “可是,可是,他他他……”

    “他怎么了,嗯?”

    在自家媳妇微微咪眸朝着他望过来,拖长了腔的一声轻嗯过后。

    顾薄轩果断的摇头,“没啥,媳妇,我舍不得走,我想你了。”

    “嗯,那你多看会,等回去的时侯记得多想会。”

    顾薄轩,“……”他家媳妇这是,在意他还是不在意他?

    哎,果然是女人的心,猜来猜去的猜不透!

    一夜缠绵且不提。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顾薄轩如约把四小只叫到自己的跟前,然后给他们按着大小顺序排好队,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四个小小人儿,顾薄轩眼底涌起浓浓的骄傲:这是他的孩子,他和言言的骨肉!

    “爸爸之前答应过你们,要是走的话肯定和你们说。”

    “所以,大宝二宝三宝四宝,爸爸现在要走了,出去工作,等爸爸下次放假再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大宝几个的小脸垮了下来。

    “爸爸不走……”

    “爸爸抱。”

    四小只一听顾薄轩的话,一个个的朝着他身上爬过去。

    到最后,二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爸不走……”

    二宝这哭声一响。

    好像是打开了水笼头的水,余下的三只顿时就跟了起来。

    此起彼伏。

    一片孩子哭声中。

    顾薄轩是手足无措,抱抱这个哄哄那个的。

    没经历过这些的他是真的慌啊。

    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的感觉。

    忍不住抬头朝着不远处的陈墨言看过去,“媳妇,你……”然后他就看到自家媳妇正站在那里眉眼弯弯的笑呢,这下他哪里还不明白呀,自家媳妇这是瞧着他这样子觉得乐,在一旁幸灾乐祸呢,他一眼瞪过去,不过却是没什么气势,到最后,只好对着自家媳妇无奈的一笑,“媳妇来帮忙啊,我是真的搞不定他们啊。”

    再让这几个哭下去。

    他自己都要跟着掉眼泪一块哭了好不好?

    以前的时侯只是听着陈墨言唠叨,说什么今天又哭了,明天三宝又淘气了。

    他还没在意,觉得孩子嘛,哭就哭两声呗。

    男孩子更淘气,挨骂不正常么?

    可是直到这一会儿,眼瞧着几个娃那眼泪和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啪往下掉。

    他哪里还能稳的住啊。

    向来自喻心硬如铁的顾薄轩,也不禁手忙脚乱的想跟着孩子一块哭!

    最后,还是陈墨言这个当妈的出头,把几个孩子给安抚住。

    并且告诉他们,爸爸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而且,她还和大宝几个说了,等他们再大一些,自己就带着他们过去部队找爸爸,那里有好多叔叔可以陪他们一块玩,再加上顾薄轩做了不少的保证,这才一身是汗的走出四合院。

    顾薄轩现在这身份,是有专门司机的。

    知道他这个时侯回来,车子是提前就开过来的。

    看到顾薄轩出现。

    小战士唰的打开车门,站的笔直的行军礼,“首长好。”

    顾薄轩回了个军礼。

    转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陈墨言和四小只。

    顾薄轩的眼神闪了下,硬生生保持住了自己铁面师长的称号!

    倒是站在顾薄轩身后的小战士。

    随着自家首长的视线,小战士的眼瞳唰的一下瞪的大大的。

    张开的嘴半天没能合拢!

    “首,首长,四,四个……”

    顾薄轩眼角余光扫了眼自家司机,一脸平静的点了下头,“嗯,他们是四胞胎。”

    “真稀罕。”

    小战士看着四个娃,眼里头全是好奇和兴奋:

    竟然让他见到了四胞胎呀。

    还是自家首长家的!

    他一脸的骄傲和与有荣焉感,瞧的顾薄轩心里头那叫一个得意啊。

    哼哼,看到了没,这是他的,他家的!

    那个陈啥啥的,显摆个啥啊,他再待在帝都又如何。

    媳妇是他的。

    娃也是他的!

    是他的是他的都是他的!

    要是陈墨言知道他这会儿都要走了还在心里头掂记着陈大公子那几句话,还孩子气的一心想着较劲儿的话,估计肯定又得给他个白眼了,都多大的他啊,孩子都四个了,怎么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真是的。

    不过,她现在不知道,只是低头看向自家四个娃,“叫哥哥……”

    本来是想着叫叔叔的。

    可是陈墨言觉得人家这小同志挺年轻的呀,也不知道有没有二十?

    还是叫哥哥吧。

    叫叔叔再给叫老了……

    于是,小同志就看到自家首长家的四个娃声音极是响亮的响起来,

    “哥哥好!”

    “啊啊,好好好,弟弟妹妹好……”

    扑。

    陈墨言没忍住扑吃笑了出来,这小同志,才入伍吧?

    对面,小同志话一出口自己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再被陈墨言这么没忍住的一笑。

    他整张脸都红了起来,“首,首长夫人,我我我……”

    “好了,是我不好,我不是笑你的,就是觉得你可爱,大宝二宝三宝四宝,和爸爸还有哥哥再见。”

    “爸爸再见。”

    “哥哥再见……”

    直到车子开出去。

    小同志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首长家的四个娃,长的好可爱哇,站在一块,他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顾薄轩淡淡扫他一眼,“专心开车。”

    “啊,是首长。”

    小同志心头一跳,赶紧收敛自己的思绪:

    他竟然在给首长开车的时侯闪神了。

    真是,太不应该了!

    四合院。

    四宝虽然接受了顾薄轩的离去。

    可是,看着几个孩子多少还是受了点影响,有些没精神。

    焉焉的不高兴。

    陈墨言还没来得及反应呢,田老爷子就心疼了起来,“这个臭小子走的倒是放心,看把这几个孩子给闹的,来来,咱们不想他啊,走,太公公和你们玩游戏去,还有好吃的东西吃,好不好?”

    “好,吃东西喽。”

    最先附和的自然是三宝。

    听到吃的,没半点抵抗力的那种。

    陈墨言看着自家三儿子有时侯都发愁:

    这孩子,才丁点大就这么的贪吃,别以后傻傻的谁有吃的就跟谁走吧?

    还好,陈墨言故意让林同等人试探了几番。

    这娃虽然爱吃,也喜欢吃,但却也不是谁给的东西都吃的。

    对于这点儿,陈墨言是多多少少松了口气儿。

    田老爷子和齐阿姨带着四个孩子去玩,陈墨言看着田老爷子有些佝偻的背影,心里头再次浮起请保姆的念头,只是,每每想起时,她就忍不住想起到现在还在拘留所的程姐,终究还是在她心里头留下了些许的阴影:

    万一请来的人不能经心照顾孩子呢?

    万一请来的人,又是和程姐一样包藏祸心?

    陈墨言坐在葡萄架下的椅子上,手托着腮,忍不住的发起愁来:

    别人家都想着拼个儿子,想法设计的多生一个。

    她家里头倒是好,孩子多的,发愁没人带!

    第二天,和朱兰几个是例行的一个月一碰头的日子。

    倒是和工作没关系。

    主要是就是刘素,小花还有朱兰再加上赵西等几个女人的小聚。

    当然,因为这些人的工作都是一起的。

    所以自然也会说起工作来就是。

    陈墨言收拾好四小只,让他们和齐阿姨和田老爷子在家里头玩,她自己则开车赶到了老地方。

    安静的咖啡厅。

    赵西带着女儿,方小满带着自家儿子,朱兰和刘素,还有小花都到了。

    唯独陈墨言和孙丽没到。

    看到陈墨言进来,赵西女儿眼尖的站起来,“姨姨……”

    “乖彤彤,想要吃什么一会阿姨给你买。”

    赵西的女儿跟着她姓,赵彤彤。

    小丫头几乎是在陈墨言等人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和她们的感情自然是深。

    这会儿听到陈墨言的话,小丫头咪着眼乐的直点头,“谢谢姨姨。”

    “这小丫头嘴甜的,哎,我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

    开口的是朱兰。

    这几年来她虽然没有心心念念的想着什么二胎,可却也没有刻意的避孕。

    但是,却始终没有消息。

    到现在她几乎也认了命:这一辈子呀,她就注定没有女儿的!

    赵西听到她这话忍不住笑着摇摇头,“有个儿子还好,你要是再多个女儿啊,到时侯你就会知道了,这要担心的事情啊,多的你头疼。”像要是有个儿子,好好养也就是了,以后娶个媳妇进自己家呀,她好好对待人家姑娘就行了,可自家这个是女儿,她却是一想女儿长大了,却得嫁到别的人家去了。

    要是嫁的好,男人婆婆家人的给力还行。

    万一像自己这样的……

    赵西觉得她会气死的。

    还是陈墨言笑着忿开了话题,“你们有没有信得过的保姆啊,我这家里头人不够啊。”

    她爷爷现在年岁大了,根本就看不住那四个!

    再说了,她也舍不得老爷子都这个岁数了,还跟着孩子闹腾,操心。

    几女自然都是知道程姐这事儿的。

    别说陈墨言闹心,就是她们几个现在也都跟着闹心啊。

    程姐她们可都是认识的啊。

    这人,平日里头瞧着那么好的一个人啊。

    笑呵呵的。

    怎么就……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可是让她们推荐保姆?

    方小满垮下了脸,“姐,我这自己都在担心呢好不好?”

    余下的几人统统附和。

    出了程姐儿这事儿,她们一个个的可都担心自己家的保姆!

    陈墨言揉揉眉心,这事儿,有点难办呀。

    一旁的刘素却是沉思了下,突然拍了下桌子,“我有一个主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