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5章 刘素出事
    几女齐齐朝着她望过去。

    倒是陈墨言,她定定的朝着刘素看过去,“你不会是说,咱们自己开家家政公司吧?”

    方小满头一个没忍不住,“素素这就是你的主意啊,也太……”不靠谱了吧?

    不过,朱兰却是赞同的点了下头,“这事儿,可以考虑一下啊。”

    “啊,你们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就因为找不到信任的保姆,所以,这几个女人就突发其想的自己来开一家?

    方小满觉得,这话要是说出去,会不会有人过来打她们?

    刘素看她一眼,“为什么不能是真的?你没看到现在这市场上,高级保姆千金难寻吗?”而且,她要做的也不止是保姆一个项目,脑海里头快速的转了几个念头,已经有个初步大概范围的刘素看向陈墨言,“我想想,咱们计划一下?”

    “行,你先想一下,回头我也盘算盘算。”

    虽然她们现在算是有钱人。

    但公司嘛,要么不开,开了,肯定就得是奔着赚钱去的。

    陈墨言掂记着家里头那几个活宝,自然是没有留下来吃午饭的。

    倒是赵西的女儿,看着陈墨言要走,想也不想的跟上,“姨姨,我去看弟弟妹妹。”

    “你这丫头,是掂记着你言姨的好吃的吧?”

    刘素笑,“彤彤啊,干妈一会带你去买好吃的好不好?”

    “啊,好,可是可是,我想先和弟弟妹妹玩……”

    赵西瞧着自己女儿小脸上的左右为难,小小的人儿恨不得分成几个,一个紧跟着陈墨言,一个则想着跑到刘素身边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好了,你想去和弟弟妹妹玩就去玩,倒是你干妈这,放心吧,她可是念叨你好久的,就是你这会儿不和她去啊,明儿儿她也会忍不住把你给拐跑的。”

    “什么拐,说的好像我是人贩子。”

    刘素瞪了她一眼,扭头,摆出副伤心模样逗彤彤,“哎,彤彤都不喜欢干妈喽,把干妈丢在这里一个人走,干妈会很伤心很伤心的啊。”

    “那,那彤彤不走了,陪干妈。”

    刘素听了这话,脸上浮出一抹大大的笑,抱着走到她跟前的赵彤彤,吧唧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一口。

    “好孩子,干妈可真的没白疼你。”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好了,你别逗她了,走吧,咱们去买菜,都一块家里头吃去。”

    对于这个说法,自然是得到了几女不约而同的点头。

    齐阿姨的手艺还是挺好滴。

    齐阿姨也没想到几个人会回家来吃饭,瞧着她们把厨房摆的满满的,忍不住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们要在外头吃饭呢,怎么就都跑家里头来了?也不早点打电话,一会你们等不急肚子饿了可别怪啊。”

    方小满笑,“齐阿姨你就去做吧,我们给你打下手。”

    她把孩子递给刘素,“我去帮齐阿姨。”

    刘素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头,伸手捏捏小丫头的脸,然后猛不丁的响起一件事儿,“方小满,你女儿不会尿我一身吧?”

    听着她这话,朱兰忍不住扑吃一乐。

    “你这话一听就是外行,瞧瞧人家小丫头,可是穿着尿不湿呢,怎么可能会尿你一身?”

    “这样我就放心了。”

    方小满在厨房那边听的咯咯乐,“你要是想沾下她的喜气,我也可以把尿不湿给取了哦。”

    “你敢。”

    大家逗着乐,赵彤彤则已经和四个宝玩在了一起。

    午饭吃罢。

    四宝去午睡,赵彤彤则被赵西带去客房哄睡觉。

    方小满也懒得走,母女两人也霸占了间客房,刘素则去了陈墨言的书房。

    等到陈墨言把几个孩子哄睡,走进书房的时侯。

    刘素已经简单的列出了一些构思。

    写了密密麻麻的好几页。

    看到陈墨言进来,她对着她摆摆手,“言言过来,你看看我这写的怎么样?”

    陈墨言扫她一眼,“你最近很闲吗?”闲到,竟然想用这些琐事来打发时间了?

    以前她可是记得这丫头最讨厌的就是管这些事。

    刘素嘿嘿笑,“我这不是给你们几个解决困难吗?咱们要是有了属于自己的家政公司,做什么都方便了啊,那些保姆也是,肯定是优先自己家嘛,到时侯随你们怎么选,想选几个就几个。”

    刘素手一挥,颇有种豪气感。

    陈墨言瞧的直翻白眼,不过,她对于刘素这话却是多少有些心动。

    不然的话刚才她在咖啡厅那边也就不附和她了。

    低头看着手里头的东西,“这事儿不能急,你让我先看看。”

    “嗯,我最近估计得出差几天,你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啊。”

    陈墨言并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刘素出差嘛,正常!

    只是她却是不知道,就是这么一回她看来觉得极是正常的出差。

    却差一点点就要了刘素的命。

    差一点让陈墨言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和奋头都是没用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刘素竟然再次走上了绝路?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陈墨言并不是先知,更不会算,所以,她对过几天即将到来的发现在刘素身上的危险是一无所知。

    只是专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详细预算。

    一目十行的。

    最后,她提笔又加上了几项,抬头看着刘素,她顿了下解释道,“即然要开那就做最好的,除了家政这些,我还想再添几项……”

    这话让刘素有些诧异。

    “还添哪些?”

    陈墨言想了下,摇摇头,“这事儿先不急,你让我再好好想想,等你出差回来和你说。”

    这事儿也的确不用急。

    刘素便点了下头,又陪着陈墨言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然后她就站起了身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啊,你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还有,别太想我啊。”

    “嗯,肯定不会想你的。有事没事都不会想。”

    “滚,就知道你心里眼里只有你们家顾薄轩。”

    两个人打趣几句,陈墨言送刘素出去。

    她自己坐在书房里头则是又沉思了半天,时而伏案埋头狂写。

    直到,晚上。

    陈墨言打通了顾薄轩的电话。

    对面,顾薄轩带笑的声音响起来,“媳妇儿想我了吧?我……”

    “别贫,我有正事儿和你说。”

    “行,你先说。”

    听着陈墨言话语里头的轻快,顾薄轩也知道她说的应该不会是家里头再次出事什么的。

    即然是这样,那他这一颗心就稳稳的收回去。

    听自家媳妇说话呗。

    “我问你,你这些年下来,应该有不少退伍的战友吧?”

    “是啊,怎么了?”

    电话这头,顾薄轩有些许的疑惑,“之前你不是还帮我给几个人找了份工作吗,现在他们几个可是都说做的挺好的,虽然出力,但钱也给的足啊,而且是月月给,不压,给的痛快,他们可是对你赞不绝口。”

    当然,陈墨言给他们找的都是自己家的厂子,农庄什么的。

    不过那也是几个人是那种真的肯干活的人。

    不然哪怕有着顾薄轩存在,陈墨言也绝不会随便收人啊。

    这会儿顾薄轩一说,她才猛不丁的想了起来,之前,她好像是帮着顾薄轩解决过几个军人的工作。

    想了想,她有些试探的对着顾薄轩开了口,“你说,要是我开一家保全公司,你那些战友,能来吗?”

    “你怎么有这个想法了?”

    顾薄轩倒是没说什么,就是有些奇怪,这好好的,怎么朝着保全这面走起来了?

    陈墨言想了想,把几个人之前说话的那些话说了一通,最后,她索性道,“我觉得刘素的建议挺好的,即然外头那些人用着不放心,咱们自己又有这个条件,索性自己开一家得了。”而且,她也曾调查过家政这些方面的市场,目前来说虽然低端的保姆看着是人满为患。

    但是,那些高端的家政人员,还是挺稀缺的。

    “这事儿,真的能赚钱?”

    受陈墨言这个媳妇的影响,顾薄轩这会儿想起陈墨言的生意来,也是头一个问赚不赚钱。

    “不知道,做生意嘛,谁也不敢说一定能赚呀。”

    陈墨言倒是没太放在心上,有赔有赚嘛。

    “我是觉得你那边要是有人手的话,可以组织一下,顺便我还能帮你们部队解决一些退伍困难呢。”

    顾薄轩却是沉吟了下,“回头我得想想,还有,我也得问问那些人的意愿。”

    “嗯,这事儿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成也没关系。”

    知道顾薄轩这个身份就代表了部队。

    他说要想想,肯定是要和部队的一些人商量。

    陈墨言也没觉得有什么:在其位谋其政,自家男人哪怕最后不同意呢,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好在顾薄轩不过是第二天午后就给她打回了电话。

    电话里头,顾薄轩的语气很是高兴,“媳妇,上头的人同意了,他们甚至还说,要是你这边做好了,以后,会定期给你输送人才!”想想自己那些回家过的不好的战友说不定就能因为这份工作而过上好日子,顾薄轩就高兴的很,忍不住对着电话亲了两口,“媳妇,你真好!”

    “行了,别贫嘴,这事儿你那边即然说可行,那我就好好想想。”

    “回头再给你电话啊。”

    陈墨言并没有和顾薄轩多磨迹,催着他挂了电话,她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再次盘算起之前的计划来。

    即然部队那边同意了。

    那她这边,是不是也可以开始迈出第一步了?

    刘素不在家。

    身边的人又是各司其职,闲着的人好像也只有方小满一个。

    可是这丫头还有个小的呢。

    饶是这样,到最后陈墨言还是没忍住把她给拽了过来。

    丢给她一堆的资料,“你帮我分析下这些数据,还有家政人才的市场可行性。”

    “把那些可圈可点的都给我找出来。”

    方小满看着双眼发亮的陈墨言,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我总算是知道你和刘素两个人为什么会和我们不一样了,瞧瞧你们两个那眼神儿,说起开公司做生意赚钱来,那眼都是亮的,发光。”

    “两个怪物。”

    陈墨言听着她这话忍不住抿了唇笑起来,“行了,你就乖乖的上班吧,没钱了姐养你,啊?”

    “我才不用你养呢,我有自家男人养!”

    现在她可是对她们家顾薄安满意的很,同时也庆幸当初自己的坚持。

    她妈可是知道她和个初中都没毕业的男人处对像后。

    差点没气的把她给赶出家门儿!

    后来更是为了让她和顾薄安两人分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腾。

    也幸好是她爸还是偏着她的。

    再加上顾薄安这小子心眼儿多,会说话,先把她爸给哄的一心偏着他,然后再屈线救国,一点点的把她妈给拿下来,到现在,她妈嘴里可是时不时的念叨她家女婿怎么好怎么好,好像顾薄安是她亲儿子,她这个女儿才是嫁进来的!有些吃味的哼了一声,她收敛自己的心思后专心起面前的工作来。

    陈墨言把这事儿交给方小满后就把眼神放到了别的事情上。

    注册?

    这事儿没问题啊,打电话给林同和律师就行。

    余下的则是各种的招人,还有定公司方针,运行计划这些。

    刘素不在。

    陈墨言只能一个人把这些都扛起来。

    当然,她的家政公司一开始走的就是高端,这就得让她又另外的重视起一件事儿:

    培训,专业!

    可是各种的培训机构眼花撩乱,她得选啊。

    还有就是,公司运行得要人啊。

    光靠着目前的这些人肯定是不行的。

    她又打电话给林同,只是电话才通,林同直接就开了口,“老板,我现在忙的一个人分成三个,你可千万千万别再给我安排什么事情了啊,我告诉你,我家儿子都快要不认识我这个亲爹了。”

    陈墨言听的有些好笑,“你急什么啊,我就是想和你要个助理,然后帮我去招几个人过来。”

    “这事儿可以,绝对可以,多招几个啊。”

    最好招几个能靠谱的,可以独挡一面的!

    这样他就能早点回家了。

    陈墨言翻个白眼正想说话,一侧的电话响起来。

    “陈墨言小姐,刘素小姐你认识吧,她出事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