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6章 为什么呀
    陈墨言惊的几乎把手里头的电话摔出去。

    刘素……

    她前些天心里头还在想,担心她,现在就出事了吗?

    事实上不止是前几天或者是这一段时间。

    前世种种。

    虽然她如今早就淡忘了大部分,包括吴良鑫在内。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墨言甚至都在想,前世不过是她的一场梦吧?

    让她有所预警,然后改变人生,找到自己这一辈子的亲人?

    可是有些事情终究还是留下些许痕迹的。

    比如说,刘素。

    记忆里头,刘素最后是自尽,年纪轻轻的在十几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

    过早的结束了她的人生。

    陈墨言在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和刘素有半一丁半点的相交接。

    可是,这一世,她却在最早的时侯就结识了刘素。

    她有着前一世的各种记忆。

    为了摆脱那个家,陈墨言是几乎把自己脑袋里头的知识给掏空。

    就为了可以跃级读书。

    最后,她一路几连跳,成功的成为整个县、市、省的学霸级。

    可是这些,在她原本的记忆里头,都是刘素的啊。

    哪怕她再用了心思,付出了努力。

    无形中,陈墨言最开始面对刘素总有那么一两分的内疚,或者说是自责。

    是自己抢了刘素的第一!

    还有,要是没有自己,刘素可以拿奖学金的呀。

    说她心软也好,说她自以为是圣母啥的也好,无形中她总是觉得自己欠了刘素什么似的。

    直到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

    到现在一路走来,十余年啊,她对刘素的心情早就变成了家人般的存在。

    最早的时侯她以为她有爸妈却还不如没有。

    她有一个妹妹。

    可这个妹妹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辈子,都一心只想着和她争个长短。

    她甚至心里头都觉得奇怪,记忆里头陈敏那个时侯大学毕业了,心里头有自己的花花肠子也正常,都大姑娘了嘛,有心思想瞒着自己这个姐姐,甚至不知怎的和吴良鑫滚到一块去,好吧,她理解,两个男女的正常需要嘛,可是这一世呢,陈敏才多大,她重新睁开眼那会儿,两姐妹加起来才几岁?

    陈敏怎么就有那么多的心机和心思来挤兑自己?

    好久的时侯,陈墨言都想不通这个事儿。

    直到,她自己的身世爆出来,然后,把陈奶奶给牵扯出来。

    这个时侯的陈墨言才有些许的恍然:

    是陈奶奶吧?

    就是不知道在自己所谓前世的记忆里头,陈敏受了陈奶奶多少的影响?

    但从现在看来,陈奶奶是打小就在陈敏耳朵边叮嘱的。

    不然的话,陈敏不会时刻把自己这个姐姐当成敌人般的对待。

    陈奶奶是心知肚明,她知道自己不是陈家人。

    所以在她的心里头,自己能活着,可是吃了陈家的饭菜,是陈家人把自己养大的啊。

    所以,是自己欠陈家人的。

    陈敏在陈奶奶的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下学会是很自然的事儿。

    至于陈妈妈……

    她笑了笑,这个女人啊,不提也罢!

    说起来,陈家要是真的说哪个对自己稍稍还有点心的话。

    肯定是陈爸爸。

    可惜他却是个立不住的……

    而且,陈爸爸说起来也应该算是个好人吧?

    所以,好人,不长命?

    “陈小姐,陈……”

    电话里头传来的惊呼声打断陈墨言瞬间的失神,她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在,刘素是我好朋友,是我的家人,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在哪,请问您是……”

    “我们这边是H市交警办,刘小姐出的是车祸,她现在人在抢救……”

    “我马上过去。”

    几乎不等对方说完,陈墨言记下地址之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订飞机票,给林同打电话。

    陈墨言都顾不得去安抚四小只,只是和小花她们几个说了一声,并且让小花尽量晚上早点过来这边帮着齐阿姨照顾小四只,她自己直接开着车子奔去了机场,陈墨言飞一般的开车赶到机场,登机前十五分钟堪堪赶到。

    差一点就上不了飞机!

    飞机呼啸着离地而起,直上蓝天。

    陈墨言闭着眼小憩,心里头却是乱麻一般的理不清。

    刘素会不会有危险?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想着想着,陈墨言又猛不丁的想到好久前和刘素两个人的一番谈话。

    曾经,好像有涉及到刘素的情感?

    不过当时刘素没多说。

    她自然也没问,就是觉得刘素要是有麻烦肯定会说的呀。

    怎么会就……

    耳侧,响起刚才电话里头交警很是严肃的声音:我们严重怀疑刘素小姐是自己不想活,所以才冲上高速选择自尽,好在当时没人,而且,她虽然车子掀翻,但安全带帮她挡了一下,接警后人已经被送到了抢救室……

    自尽……自尽……

    这两个字儿如同魔音穿耳。

    在陈墨言的耳侧一直回荡个不停。

    来来回回的响着,转着。

    直到飞机起飞,她的人还是抖的,是气的,是怒,是担心。

    更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刘素这个朋友。

    多大的事儿啊。

    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再说了,活着还有她们,还有刘爸爸刘妈妈这些家人啊。

    难道她们这么多的亲人朋友,加在一起都抵不过刘素心里头的那件事儿或是那个人?

    直到下了飞机,陈墨言直接打车赶到那个医院。

    和在医院的交警联系上。

    看着急救室紧闭的大门,陈墨言除去心头的惊惧怕之外。

    更多的是愤怒。

    她真想就那么的冲进去那道门,冲进去问问被抢救的刘素。

    怎么就那么的蠢呢,有什么事情说不明白解决不了,需要用死去结束?

    “陈小姐,你朋友她已经在里头抢救了三个小时……”

    陈墨言坐在一侧的椅子上,手里头捧着一杯水,声音有些嘶哑,“发现的时侯,就她一个人吗?还有,是谁报的警?”据说是大清早发现的,那么,刘素出事是凌晨过后的那个时间段?还有,她看向身侧的年轻交警,“她身边还有别的人吗,就她一个人?”

    “对,就她一个。”

    年轻的交警看着陈墨言有些同情的劝着,“你朋友会没事的,你别太伤心……只是,我们已经把这事儿报了警,刚才警察还来了一趟,不过你朋友正在抢救,你也没到警察就回去了,刚才你到的时侯我就给警察那边打了电话,估摸着这会儿应该是要到了,陈小姐,还请你能多多配合……”

    陈墨言点了下头,“我一定尽力。”

    事实上,当真的警察过来的时侯,陈墨言发现自己能回答的问题真的是十分有限!

    她对于刘素的个人生活不说是一无所知吧。

    可她感情上的事情,她真的不和道啊。

    警察看着陈墨言,“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得通知她的家人……”

    虽然对方也看出来陈墨言是真的很在意这个朋友。

    而且一个电话千里迢迢的飞机赶过来。

    可是,朋友和家人是不一样的。

    陈墨言想了想,有些迟疑,“她最近几年都和我生活在帝都,我们是上下级,是朋友,刘爸爸刘妈妈的岁数大了,要是知道这事儿不知道能不能撑的住,我是想着,再缓缓,等到刘素清醒过来或者是出了抢救室,看看手术效果再谈怎么通知她家人,毕竟老人嘛,万一吓到了或是怎么的,不好。”

    “那也行,陈小姐你和刘小姐的感情真好。”

    有年轻的女警察极是羡慕: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朋友呢?

    陈墨言微微一笑,“我们两个打小就相识,这么多年来下就是姐妹也不过如此。”想起和刘素这一路走过来的这些年,打打闹闹有欢笑有汗水,也有两个人闹小别扭,但是,却一点都不妨碍她们之间的情份。

    如今,刘素要是一睡不起……

    她不敢去想这个结果!

    陈墨言到达医院一个半小时后。

    抢救室的大门总算是打开。

    几个医生满脸倦意的走出来,视线落在陈墨言身上,“你是病人家属吗,她现在的生命体征太弱,仿佛风一吹就灭的灯花,我不知道病人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导至她一点求生的意愿都没有,你们要是想救人,就尽量尽早尽快的唤起她的求生欲吧,不然,二十四小时过去她还没醒,怕是再难醒过来……”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几乎整个人瘫到椅子上。

    这么大的事情,陈墨言就是想瞒都瞒不住:

    她不可能代替刘素的家人做决定!

    万一刘素真的出点什么事情,她受埋怨还是轻的。

    刘素爸妈都没见到自己女儿最后一面。

    这可是她们老两口最大的遗憾!

    最后,陈墨言咬着牙给刘素的家人打了电话。

    她倒是想先给刘素大哥打电话的,可是她没有刘大哥的电话。

    而且,这事儿也绕不过刘爸刘妈妈啊。

    听着电话里头刘妈妈一声尖叫再没了声音,陈墨言的心都提了起来。

    刘妈妈别出事吧?

    好在电话很快被人拿起来,是刘爸爸的。

    相较自家老伴的六神无主惊吓过度,他则镇定的很,“言言你别急,你说素素现在在哪个医院,我和你刘婶儿这就赶过去,对了,我们坐火车,马上就出发……”

    “不用坐火车,我已经让人去买飞机票,半个小时左右让人送过去。”

    陈墨言打断刘爸爸的话,“我也是刚过来,素素应该是出差的时侯发生的车祸,不管怎样刘叔刘婶儿你们先过来,多和她说会话,医生说这一两天可是最关键的时侯,咱们可不能耽搁浪费了这个时间。”

    “对对,我和你婶这就过去。”

    “只是言言啊,这次的事情又要麻烦你……”

    “说什么话呢,刘叔刘婶儿你们放心吧,我相信素素一定不会让咱们失望的。”

    “对,我也觉得素素肯定能挺过来的。”

    并不知道刘素是自己自尽,一心想要寻死,刘爸爸只是一心想要尽快见到女儿。

    要是他的命能换回女儿平安。

    那就换!

    飞机票是林同和小花辗转反侧找人送到刘家的。

    然后,那人又按着林同的吩咐把二老送到去市里的车上,然后再转大半个小时的车去机场。

    来来回回的。

    等到他们上了飞机,一路飞行后下飞机落地。

    距离陈墨言和她们通话已经是大半天的时间过去。

    刘素已经被推入特护病房。

    因为刘素的情况特殊,陈墨言被医院特批,可以暂时先待在病房内。

    坐在那里,陈墨言看着刘素惨白没有半点血色的脸。

    忍不住的心头大痛。

    她拿起手,恨恨的想要去掐刘素的脸。

    可临到了,指尖也就那么轻轻在她脸上碰了下,她磨着牙,“刘素啊刘素,等你醒了咱们两个再好好算账!”

    真是气死她了啊。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笑嘻嘻的和她说着公司上头的事情。

    然后。

    下一刻,她自己开着车子跑到外省去寻死?

    看着躺在病床上人事不醒的刘素,陈墨言心里头憋的很:

    你就给我躺着吧。

    好好的休息。

    等到你休息够了,清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心里头腹诽着,可眼泪却是一颗颗的落下来,“刘素,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啊……”

    刘爸爸刘妈妈赶到的时侯。

    陈墨言正帮着刘素拿了医用棉签擦试唇角。

    刘妈妈穿着医院特殊的病服,一眼看到病床上躺在那里人事不醒的女儿。

    两眼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好在刘爸爸就站在她的身侧,赶紧伸手把人给抱住,“老婆子,老婆子你醒醒。”

    刘妈妈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看到刘素这个样子,一口气没上来心里头堵的慌。

    晕了过去。

    悠悠醒转。

    坐在床边上,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这个丫头,怎么就那么的不让人省心啊,她,她可真是气死我。”

    去接机的是警察。

    来的路上自然是和老两口简单说了刘素的事情。

    一路上当着警察的面儿刘妈妈就觉得心头发懵,自己的女儿自杀?

    这简直不可能啊。

    整个村上,就是她们那个县城市里的,谁不晓得这里头出了两个了不起的女孩子?

    其中一个就是她们老刘家的闺女!

    另外一个也是和她们家闺女关系很好的啊。

    因为这事儿,自己的儿子才能最终在市里头找到份合心意的工作!

    女儿除了个人婚姻大事,自打上学开始就没让她们老两口操过心!

    哪怕是个人大事儿呢。

    之前这丫头也曾和她们保证,今年一定会解决,一定会。

    可是,怎么就,怎么就突然不想活了?

    刘妈妈觉得自己想不通。

    病房里头只准留下一个人。

    陈墨言和刘爸爸先离开,余下刘妈妈一边哭一边骂,一边又心疼自己的女儿。

    病房外头。

    刘爸爸看着陈墨言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说这丫头,好端端的她怎么就……”

    “刘叔别难过了,咱们都得相信素素,她一定会撑过来的。”

    “还有,这事儿警察已经在调查。”

    刘爸爸重重的点了下头,“对,警察肯定不会冤枉谁的,要是查出来看谁害了素素,俺老头子和那王八蛋拼了!”说到这里的时侯,刘爸爸满脸的戾气,陈墨言丝毫不会怀疑,要是让眼前这个老人知道有人故意把刘素害成这样,他会豁出命不要的去和对方拼命。

    这是一个当父亲的老人对自己儿女的维护!

    陈墨言默了下,一脸郑重的看向刘爸爸,“刘叔,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不用您出手,我也会让这个人恨不得没有出生在这个世上的!”

    “素素啊,没有白交你这么个朋友!”

    刘爸爸看着陈墨言,老泪纵横。

    刘素是第三天早上醒过来的。

    她睁开眼,眼前是面容沧桑憔悴的父母。

    看着父母两个老人脸上因为她的睁开眼而绽开的大大惊喜。

    看着父母脸上被经年岁月这把磨刀雕刻的满满的痕迹因为她的清醒而绽开。

    沟壑不平的模样。

    刘素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满脸,“爸,妈……”

    “别哭别哭,医生说你才醒过来,不能太激动,情绪不能受刺激。”

    刘妈妈一边手忙脚乱的给刘素擦泪,一边念叨着,却是不知道她自己的脸上也是满脸的泪水。

    不过,刘妈妈这泪却是高兴的泪水。

    她的女儿醒过来了!

    虽然人清醒了,但刘素整个人却是元气大伤,没说几句话就再次沉沉睡过去。

    坐在病房外头的椅子上。

    老两口和陈墨言说话,“言言啊,你家里头还有孩子老人呢,赶紧回去吧,这里有我和你叔就行了。”

    开口的是刘妈妈。

    对于陈墨言这几天的忙里忙外,她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头。

    老人家不像现在外头那些混职场的年轻人,没那么多的花花心思,更不会说些过多的好听的话,把陈墨言所做的一切都瞧到了心上,嘴里头却是除了句‘谢谢’,别的再也说不出来,之前刘素一直没醒,刘妈妈刘爸爸老两口就觉得陈墨言在这里是个主心骨呀,所以她们也厚着脸皮没说让陈墨言回去。

    这会儿自家女儿醒了。

    刘妈妈觉得可不得得劲了,耽搁人家孩子多少事儿?

    “言言呀,素素现在已经醒了,你赶紧回家吧,那几个小子别再闹腾,这里有护士和医生,我和你叔有啥事找他们就行了。”谁家的孩子谁疼呀,人家放着家里头几个小娃不陪着,跑到这里来守着她家素素,这份情她们记着,但却不能觉得理所应当。

    陈墨言顿了下,摇摇头,“这事儿还没完,我想先听听警察的结果再回去。”

    刘素,到底为什么要走这一步路?

    她真的很想知道。

    更想,掐死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