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7章 心态不稳
    刘素虽然清醒了过来。

    可精神却极其的差,整个人神色焉焉的,再加上她一身的伤。

    刘爸爸刘妈妈心疼都来不及,哪里还舍得再去追问她什么?

    但是警察可不会心疼谁。

    还有交警。

    人家本来的责任就是弄清事实,还原事实真相。

    知道刘素清醒过来后,不过是半个小时左右就相继赶了过来。

    先出现的是警察。

    看着站在病房外头的陈墨言,几个警察倒是和她打了声招呼,“陈小姐。”

    有两个年轻一点的,看着陈墨言就没忍不住的露出几分的诧异。

    原来,这就是国内墨言品牌的老总?

    好年轻!

    还有,这个陈小姐那么有钱,竟然对朋友这么好……

    不过再想想里头那个的身家也不少。

    而且两个人可是打小就相识的。

    这几个年轻的小警察一个个的也就了然,不过下一刻又都在心里头叹起了气:

    怎的自己就没有这么个给力的发小呢?

    “想什么呢,赶紧办正事儿。”

    走在最前头的警察略年长几岁,回头瞪了眼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抬手敲开病房的门。

    刘妈妈含着泪请警察进来。

    刘爸爸则一脸的懊恼,站在一边靠墙的角落里垂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是陈墨言却是清楚的知道,他肯定是竖着耳朵听的。

    “请问刘小姐,您的车子为什么在高速上直接撞了出去?”警察看着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的刘素,语气严肃,“交警事后检查过你的车子,并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嗯,这事儿是我自己的私事,并没有人想害我。”

    刘素看了眼陈墨言,眼神微闪,有些许的内疚和自责,可下一刻她还是深吸了口气,“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言言,你帮我送几位警官出去吧,这里真的没有什么阴谋什么算计的。还有,言言,我知道你很生气,恨不得掐死我,但是,善后的事情还是得你帮我,交警那边……”

    “言言呀,这丫头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计较,啊?”

    “婶子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人过来处理了。”安抚好刘爸爸刘妈妈,她再次看向躺在那里咬着唇不知道想什么的刘素,“刚才的那些话,你确定你是清醒着说的,不会后悔,更没有意气用事,对吧?”

    “对,我说的都是真的。”

    几名警察再三的翻来复去的问了不少的话。

    刘素是能回的肯定回。

    不能回的一概说不清楚。

    态度极好,极好。

    可就是咬死一件事儿:她当时情绪激动,车子开的太快,一时也没想到后果所以才……

    换言之就是一句话:与他人无关!

    警察能怎么办?

    事实上他们在这件事情上也的确是没有找到什么一丁半点的破绽。

    事关他杀啊什么的,更是没有线索。

    也不过是当时查清刘素的身份,交警又觉得这事儿有些诡谲。

    才移交给了警察。

    其实也就是走下程序。

    这会儿人家正主清醒,说清了当时的事实经过。

    和他们几个警察掌握的资料也是相符的。

    几个警察最后自然是无功而返。

    交警也来了一趟,自然也是作了回无用功。

    眼瞧着刘素这个样子,陈墨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人把这两个部门相关的事情给处理好,她自己则跑去刘素的主治医生那里问了半天,知道刘素身上皮外伤多一些,最严重的也不过就是手臂骨折,她让人家那个医生再三的和她保证了刘素没有生命危险之后,陈墨言才满意的离去。

    身后那个医生倒是被她给逼的满头大汗。

    现在这年头,病人家属惹不起呐。

    哎!

    回到病房,陈墨言坐在一侧看着一身是伤的刘素,恨不得把她给拽起来打一顿。

    或者是感受到陈墨言的眼神。

    刘素朝着她苦笑了下,扭头看向她爸妈,“爸,妈,你们帮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我中午想喝粥……”

    “啊,行,那妈这就去,不过让你爸留下啊,他看着你我也好放心……”

    “不用不用,言言啊,叔叔和你婶子出去一下,这丫头就麻烦你费下心啊。”

    “行,叔婶你们去吧,我在这里不走。”

    陈墨言的笑脸维持到刘爸刘妈走出去,病房的房门关上的那一刻!

    扭头看着一脸垮下去的刘素,她轻轻一哼。

    “你不是能耐的很么,连死都不怕,这会儿怕什么?”

    “看到你爸妈了吗,你现在只是受伤她们都难过成什么样儿?你妈的头发又白了不少吧,你爸的背,你有没有看,比我上回见到好像又佝了些吧?刘素,你连爸妈家人我们都不要了,你这会儿对着我哭什么哭?”

    “不就是想死吗?”

    “说吧,你想要怎么个死法,上吊喝药撞车还是撞墙,割脉喝药?选一个?”

    刘素,“……”

    她被这女人忿的哑口无语,无言以对怎么办?

    病房外头。

    因为不放心,没走两步又回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的刘妈妈刚好听到陈墨言这一番几乎是有些咄咄逼人的话,忍不住心头一跳,直接就急了起来,她手推门就要进去:这言言瞧着是个稳稳当当的,怎么这样说话啊,自家女儿可是才救回来这一条命,万一被她这一刺激的,一时想不开再真的去寻了短见可如何是好?

    不过她身后刘爸爸伸手拽住她。

    “别进去。”

    老爷子的脸色凝重,压低声示意刘妈妈别出声,“你听着。”

    “可是……”她知道言言那丫头也是生气自己女儿好好的日子不过,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开了大家一块解决,竟然要去走那一条命,这也就是救了回来,不然的话她们老两口可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啊,可是,知道归知道,刘妈妈还是心疼和担心刘素,万一这丫头又想左了呢?

    “没事,有言丫头在呢。”

    “言言有分寸。”

    刘妈妈很想冲进去,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病房里头。

    陈墨言并不知道刘妈妈她们在外头听壁角。

    只是看着刘素一通的训。

    最后,她心里头这股子气儿发泄的差不多,看着躺在那里默默流泪的刘素翻个白眼,“你还哭,这不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吗,说起来多伟大啊,嗯,我刘素连死都不怕呢,一人做事一人挡,这事儿和别人没关系,这会儿你哭什么,哭有用吗?”

    “言言,你就不能等我完全好了再骂吗?”

    真是的,她还是伤者呢。

    “这会儿知道自己受伤了啊,之前去哪了?”

    陈墨言瞧着刘素恨不得咬她两口!

    可终究还是心疼。

    白她一眼,“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休息,听医生的话静养,过段时间能转院的时侯我帮你转回帝都去。”

    “嗯,这里有我爸妈在,你就先回去吧。”

    陈墨言有多忙刘素是最清楚的那几个之一。

    更何况家里头还有那四小只?

    大宝才出事不久。

    要不是自己这突然的出事,言言肯定不会一下子离开家这么好几大天的!

    陈墨言倒也没矫情,直接点了头,“我刚才已经让人帮我定了下午三点的飞机,你这边的话我也安排了人过来,有什么事情你就让刘叔他们找他就行。还有,那些乱七八遭的事情都给我丢了啊,先给我好好养伤,回头等你全好了我再和你算账。”

    一听这话,刘素忍不住再次垮下了脸。

    “还要算账啊,你刚才都骂过我了。”

    “就你做出来的这事儿,就骂你几句就算完了?你真的很美吗你?”

    刘素,“……”好吧,她家言言动了真怒,她惹不起!

    病房门打开。

    刘爸爸刘妈妈做出副才过来的样子,“言言,你这是要出去吗?”

    “刘叔刘婶,我下午回去,有什么事情你们打电话给我。还有,刚才我已经说过素素了,你们二老放心,她不会再做傻事了。”看着刘妈妈通红的眼圈,一脸的憔悴,陈墨言都心疼,更何况是躺在病床上的刘素?她眼里头含着泪,“爸,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我再不做傻事了。”

    陈墨言给刘爸刘妈留下三千块让他们买吃的,留着备用。

    刘素也没客气,让她爸妈直接收下。

    眼看着陈墨言离开。

    刘妈妈坐在病床边上,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松了口气。

    看着刘素,她没忍住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你个死丫头,你是想吓死我和爸是吧?你怎么不想想,你要是当真有个什么万一的,我和你爸怎么活?”别看有素素在不怎么显,而且他们老两口好像总是偏着儿子似的,可是事实上,刘素才是他们两个老人心里头的那根生活支柱!

    这要是没了这个女儿……

    刘妈妈觉得,她和自家老头子这剩下的半条命估计也就没了。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素抱着她妈的手放声大哭。

    带着个年轻女孩子再次回返的陈墨言站在病房外头,听着,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等到哭声消失。

    她抬手敲门,“刘叔,刘婶儿,是我,言言……”

    “言言啊,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了?”

    刘妈妈伸手抹了把自己的脸,揉了两下红肿的眼才站起身去开门。

    病房外头。

    陈墨言把带过来的女孩子介绍给刘妈妈,“刘婶儿,这是周依依,以后她会经常过来医生,你和刘叔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她说,或者给她打电话也行,这是她的电话号码,刘婶儿你收好了。”

    两个老人家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

    连最基本的说话沟通都不能正常进行。

    陈墨言自然是担心的很,她看着周依依,“以后你隔个两天一天的就过来看看,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搭把手。”

    “陈小姐放心吧,我会的。”

    “言言呀,婶儿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刘妈妈握着陈墨言的手不肯松开,一脸的感激,感谢。

    “刘婶儿您和我还客气啊,您打我小时侯就照顾我,我和素素更是这么多年的情谊,说是亲姐妹也不为过啊,她出事我不能留在这里亲自照顾她还不能帮些小忙啊?您要是再说什么感谢啥的话,我可是要生气了啊。”

    “好好好,婶儿不说。”

    陈墨言让周依依留下来和刘素还有她爸妈熟悉一下。

    她自己则直接叫了辆出租车去了机场。

    等回到帝都。

    到家。

    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接近八点。

    几个孩子正闹腾呢,嗷嗷的哭。

    陈墨言才一走进院子里头,听着那嗓门就知道是大宝。

    这几个孩子哭起来也只有他没心没肺似的,扯着个嗓子嗷嗷的。

    生怕别人听不到他的哭声!

    屋子里头。

    齐阿姨和小花两个人是满头大汗。

    追他们几个小的追的。

    到最后,小花把大宝按在了怀里头,“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老实点,再不好好去洗澡可我可是要生气了。”

    大宝这几天看不到陈墨言,多少有些不乐意。

    这会儿不想洗澡。

    被小花这么一拽,忍不住委屈起来,嘴一撇,嗷嗷哭起来。

    倒是把小花给吓了一跳。

    “哎哎,你别哭啊,大宝你别哭了啊,姑姑错了好不好?”

    “大宝乖啊……”

    大宝这里还没哄好呢,那边不知道是二宝还是三宝一声哭喊,“我要妈妈。”

    “哇,妈妈……”

    一声妈妈好像是导火线。

    直接让四个孩子都跟着扯了嗓子哭起来。

    哭声震天。

    小花很明显是头回见到这一幕。

    再加上刚才好像是她先把大宝给按住,大宝才开始哭的?

    不禁着急起来,“你别哭啊,你们几个别哭了,妈妈很快就回来了,姑姑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

    “不要故事,要,要妈妈……”

    四宝的哭声最秀气。

    靠在齐阿姨怀里头,哭的一抽一抽的,“妈妈,四宝要妈妈……”

    “我们四宝乖啊,咱们先去洗澡,回头和妈妈打电话好不好?”

    “要妈妈,妈妈洗……”

    四宝看着是个女孩子,平时几个哥哥淘气,她就跟着看。

    一副很好说话很容易搞定的样子。

    事实上,也只有齐阿姨陈墨言等最亲近的人晓得,这小丫头要是真的钻起牛角尖儿来。

    呵呵,你就看吧,她会把人给闹疯的。

    这会儿四宝很明显的就执拗了起来,在齐阿姨怀里头扭来扭去的不肯罢休。

    不管齐阿姨和小花两个人说破了嘴皮子。

    反正小丫头就那么细声细气,委委屈屈的三个字儿:

    要妈妈!

    小花和齐阿姨两个人都要跟着几个孩子一块哭了。

    就在这个时侯。

    房门被人从外头给推开。

    齐阿姨以为是田老爷子或是田子航,抱着孩子一扭身。

    眼前的二宝已经嗷的一声冲过去,“妈妈,妈妈抱……”

    “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妈妈和你们说的什么啊,要当个乖孩子,妈妈不在就听齐阿姨的话,听小花姑姑的话……”

    “可是妈妈不在。”

    几个孩子抱着陈墨言的腿,一个个的往她身上挤。

    陈墨言是抱抱这个,亲亲哪个。

    抱不够,亲不够呐。

    给几个孩子洗好澡,把脸洗了,陈墨言又陪着几个孩子讲了半天的故事,然后,在陈墨言再三保证不会走的声音中,大宝他们几个才缓缓的睡过去,眼看着几个孩子睡熟,陈墨言轻轻的起身,只是站在地下才一抬脚,她就听到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的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妈妈……”

    陈墨言还以为是谁没睡熟。

    正想着弯腰去轻拍两下,然后,她就看到二宝的小嘴撇了两下,鼻子抽了两抽。

    小小的身子翻了个个,继续的睡了下去。

    竟然是二宝在说梦话……

    灯影昏黄。

    陈墨言站在地下,看着几个孩子天使般的睡容,眼圈渐渐红起来。

    心头发酸。

    好半响,她才深吸了口气悄悄走出了房间。

    齐阿姨正在院子里头收东西,看到她出来,把手里的扫把放下,“还没吃饭吧,我帮你去煮碗面还是饺子?”

    “面条吧,我去煮就行。”

    “你煮什么啊,坐在那里休息,我马上就好。”

    陈墨言坐在葡萄架下。

    抬头望着廖廖的几颗星子,想着刘素的事情,想着刚才几个孩子的哭,想着二宝的梦话。

    她觉得自己的眼有些酸。

    “怎么回事,刘素那丫头出什么事了?”

    开声的是田子航。

    他这突然在陈墨言身后开口,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陈墨言扭头,捂着胸口拍两下,“爸,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我女儿的胆子什么时侯变的那么小了?”

    田子航不以为意,他看了眼陈墨言,挑了下眉,“心情不好?”

    “就是觉得人这一辈子啊,忙活来忙活去的,爸你说,图个啥?”

    像她这样,钱倒是挣了些。

    可却还是不能时刻守在几个孩子身边,还是不能事事顺心。

    这一刻的陈墨言倒不是说伤心或是难过什么的。

    就是,怎么说呢,低落。

    打从心底涌起来的一种情绪上的低落。

    田子航看着自家女儿难得的颓丧样子,忍不住摇摇头,“你啊,最近太顺了,心态不稳。”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道,“从明天开始,你每天跟着你爷爷早上打半个小时的太极拳,中午或是晚上和我练一个小时的毛笔字。”

    ------题外话------

    记得明天的新文有约,别忘了三更三更三更哦。前十有奖前十有奖…好喽,要说的话没了。大家晚安。我闪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