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8章 去探亲喽
    陈墨言,“……”

    不过,她爸这也是为她好。

    想想她最近这两年的确是疏忽了养生保健这些事情。

    最早的时侯她还跟着她爸打太极呢,可后来这事情一波又一波的。

    特别是结婚,生子过后。

    这一下子身边多了四个软软小小的小团子。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她不习惯啊。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的匆忙而杂乱。

    她哪里还能想的到别的?

    不过,她爸说的倒也是对的,她不能因为几个孩子就完全忽略了自己。

    想了想,她直接就点了头,“那就听爸安排的。”

    早上老爷子起的早。

    她就当是陪着老爷子锻炼身体了。

    至于毛笔字,练字吧。

    不过陈墨言却是又另外在心里头默默的提起了健身的项目。

    女人啊,永远都得为自己好好保养自己!

    没想到第二天她寻了个机会和方小满几女一说,竟然得到了她们的一致赞同。

    就是连小花都忍不住点头,“言言姐,你去的时侯叫上我啊,我觉得我最近胖了,我得去减肥。”

    方小满听到这话忍不住回头怒瞪她一眼。

    “你哪里胖了,你看看你那小身板,一米六五,一百斤有没有有没有,你这叫胖吗叫吗叫吗?”

    她说这话的时侯可是满身心的怨愤呐。

    什么叫胖?

    她这才叫胖好不好?

    一米六,然后,一百三十出头了。

    想想她以前九十多斤的身材……

    再看看现在这胖嘟嘟的一团。

    惨不忍睹!

    方小满觉得自己都嫌弃自己,她都不想看到镜子里头的自己啊。

    偏她们家那个混蛋竟然还说她现在这样挺好?

    好个屁啊好!

    真是把她当成三岁小孩子哄呢。

    方小满一脸的气,“我一定要减回我原来的身材,我要保持我原本的九十斤!”

    陈墨言正低头喝茶呢,听到她这话眼皮撩了下。

    看看她又把眼眸垂了下去。

    方小满哼,“看啥看,陈墨言女士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啊,没什么眼神儿,就是觉得吧,就你现在这心态还有体形,真想减回到之前的那个身材,怕是有点不小的难度啊。”一边说陈墨言一边还忍不住摇了头,那语气,那眼神儿分明就是幸灾乐祸,看的方小满嗷嗷叫。

    小花赶紧拽她一下,“你行了啊,你女儿还在睡呢,吓到孩子。”

    方小满吐了下舌头,“我忘了。”

    陈墨言+方小满,“……”这也能忘,是亲生的吗是吗是吗是吗?

    几个女人一台戏。

    这话从来说的都是几个女人活的精彩,同时也是指女人多了,在一起就是非多。

    可是她这一路走来,身边这几个人从当初的女孩子到现在的女人。

    最开始的孩子,到现在的为人妻为人母。

    陈墨言觉得,她们这些人之间或者偶尔有闹别扭,有偶尔的争执。

    但是,她们之间的感情却是越来越好!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

    年初刚过,四合院里头的田子航父子两个人再次因为四小只上学的事儿争执了起来。

    父子两人是各不相让。

    彼此争的脸红脖子粗的。

    到最后也没定下个甲乙丁卯来。

    田老爷子气呼呼的一拍桌子,“我是你老子,你得听我的。他们还小呢,上那么贵的学校做什么,小孩子本来就是玩的,找个离家近的,老师好的幼儿园就行了嘛,做什么非得上那些死贵死贵的啊,咱们家钱再多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啥子给那些幼儿园白送钱?”

    田子航拧着眉头,“爸,现在都讲究从小的教育,底子得打好啊,我选的这两家费用是贵了些,但是咱们家又不是缺这几个钱,还有,这些我都实体考察过的,都是双语学校,国际上都是顶尖的那种,而且师资也很好,我亲自和他们学校里头的外教老师聊过,挺好的……”

    “爸你觉得贵,可是人家贵的有道理啊。”

    “像咱们家现在这种情况,像言言和顾薄轩他们这样的父母,你觉得四小只的以后会平凡,会普通吗?他们有着这样的父母和资源,要是再泯于众人,爸,你让外人怎么说言言她们这对当爸妈的?”

    “更何况,咱们家的孩子啊,怎么可能会笨?”

    他现在要做的也不过就是想让他们打从知道上学开始,在脑海里头形成一个基础罢了。

    “好,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看看这学校,这什么劳什子的幼儿园啊,什么琴棋诗歌画的都学全了,瞧着倒是好,可是咱们家的孩子一人只有一个脑子两双眼两只手,你让他们去学什么的好?”

    “我可是你老子,我当初没这样的闹腾着让你也学这学那吧?”

    “你那会儿还不如现在呢,你这一路走下来不也是成了大学生?”

    虽然和儿子老是不对付。

    可田老爷子心底深处还是为着有这么个儿子而引以为傲的。

    “爸,现在时代不同了,和咱们以前和您以前脑海里的那个认知不同了,您那会儿吃什么穿什么,家里头都有什么,您再看看咱们现在,这说是天翻地复也不为过吧?”田子航觉得这事儿上自己肯定不能依他爸的啊,不然可不就是害了几个孩子?他想了想,换了个说法,“爸,我知道您的担心,事实上您完全不用担心那个,学的多学的杂不如学的精,难道我不知道这事儿吗,我就是想让他们几个多在那种环境里头接触,然后,让他们自然而然的引发出自己的兴趣,看看他们自己想要什么,想学什么……”

    其实,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田老爷子听了儿子这一番话,眉头一拧还想出口反驳。

    可想了想,他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有再出声:

    哪怕是老爷子自己,他也不能不承认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

    更何况现在的小四只还只是几个孩子?

    耳泫目染,绝对的重要。

    最后,老爷子只能放弃自己的坚持,不过他还是黑着个脸看向田子航,“你可是说了啊,不能逼他们几个,喜欢的想学的就学,要是不喜欢的不想学的可不准逼着,不然把娃累坏了我可和你没完。”

    “爸,我是他们的外公。”

    “我还是他们的曾外公呢,外公有什么了不起?”

    老爷子挑眉看了眼自家儿子,一声轻哼,背着个手迈着方步走人。

    身后,田子航忍不住黑脸:这老头子!

    晚饭过后。

    陈墨言被她爸叫到了书房里头。

    “这是我和你爷爷选的两所幼儿园,你这个当妈的也看看……”顿了下,田子航又满是不情愿的加上一句,“回头记得和顾薄轩也说一声,看看他的意见。”再怎么说顾薄轩是孩子的爹,这孩子都有了,他再瞧不上这个女婿,现在也不能让女儿带着孩子和人离啊,更何况自家这个傻丫头肯定也不会听的嘛。

    即然离不了。

    他这当爸的自然就想着要让自家女儿婚姻好,小两口感情好。

    田子航是男人,他就觉得,哪怕顾薄轩不管这个家里头的事情,但是,家里头的这些事情他得知道啊,而且,这幼儿园一年可是好几万的学费,四个孩子得多少?一年就是小十万!这些钱凭着顾薄轩一个当兵的,怎么可能上的起?他可不管顾薄轩心里头会不会不舒服,他就得让自己的女儿告诉他,和他说。

    让他明白一件事:

    这个家里头的钱,多数,甚至可以说是基本都是他家女儿赚的。

    以后啊,不管顾薄轩做什么决定,做啥事的,都多想想自家女儿的好和辛苦!

    军区大院。

    顾薄轩一身倦意的回来,洗了个澡正想着给自家媳妇打个电话时。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媳妇,想我了?”

    “我才不想你呢,想你做什么,又不能吃又不能喝。”

    陈墨言的话听的顾薄轩可委屈了。

    “媳妇,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可是天天想你时时想你……”

    陈墨言听着他这话说的越来越顺,越来越溜,忍不住直翻白眼,“顾薄轩,你这两年都和什么人接触啊,这嘴皮子越来越溜,哄女孩子哄的吗?”

    “嗯,我只哄你一个。”

    两个人耍了回花枪,最后陈墨言笑着说出自己的正事儿,“几个孩子眼瞧着要上幼儿园,我爷爷和我爸选了两个,怎么样,我传真给你看看?”

    “看啥看,爸和爷爷选的自然是好的。”

    对于这两个老人,顾薄轩可是满心的尊重尊敬,相信。

    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他对自家岳父的信任还超过了他自己的亲爸妈!

    陈墨言哼的一声笑,“你倒是说的溜,什么相信我爷爷相信我爸,还不是你甩手掌柜做习惯了,你就不想看看我爷爷他们找的什么学校,多少学费吗?”

    “啊,家里头钱不够吗,还差多少,我这个月才拿下一些奖金,应该有几千,凑一下月底给你一万整数……”

    在顾薄轩心里头,这一万块上个幼儿园,应该够了吧?

    陈墨言呵呵笑,“你相信的岳父给你孩子找的幼儿园是属于早教性质,而且,是双语国际,里头琴棋诗书画俱全,他是想着把你家娃往精英路上带呢,对了,学费嘛,你相信你岳父,你岳父也相信你,嗯,每个孩子每学期二万八,咱们家四个娃嘛,人家给打了个折,每个二万三千八就行……”

    “多,多少?”

    顾薄轩觉得自己听错了吧?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就是一个幼儿园吧?

    他家几个孩子才几岁,三岁都还没呢。

    这就是随便过去上下学,说是上学,可不就是跟个玩儿似的?

    怎么就,一学期二万多?

    这一年下来,等等等等,让他算算,他们家光孩子上幼儿园,一年光费用就得二十万?

    顾薄轩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

    端起旁边的水杯咕咚咚的灌了好几口,他才哑着声音开口,“那啥,媳妇,这学费,有点贵吧?”

    一个幼儿园啊。

    怎么就,一年二十万?

    哪怕没有二十万呢,这也十五万呢。

    抵的上别人家一年的收入了啊,还得是那种中等偏上些家庭的收入!

    “怎么,这会儿知道贵了?”

    陈墨言能理解顾薄轩的想法,军人嘛,向来不怎么关注这些的。

    而且,在她家顾薄轩心里头,估计这幼儿园啊什么的,那记忆都还存在于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印象呢。

    再不就是他们军区大院的幼儿园?

    她忍不住有些想笑,又有些可惜自己竟然没能瞧到顾薄轩这会儿的脸色!

    “你不是很相信你岳父嘛,怎么着,这会儿不相信了?”

    “媳妇!”

    顾薄轩挠了下头,语气有些小心冀冀的,“要不,咱们再换一个?”

    按道理说他现在也算是有些地位的人。

    可是,他的钱,真的没那么多啊!

    哪怕是不吃不喝的,一年顶天也就能供两个娃……

    难道留下两个不去上?

    想都知道不可能的事儿嘛。

    至于自家媳妇的钱……

    顾薄轩完全就没想。

    “媳妇,他们几个还小呢,要不等我哪天回帝都,咱们再一块看看,说不定会有好学校?”

    顾薄轩也只能这样说。

    陈墨言听的咯咯笑,“行了,你还真的以为我和你要钱来的啊,这点钱你媳妇我要是都没有的话,那我还做的什么生意赚的什么钱?”她这话说的有些霸道,可却是事实,顿了下,她笑嘻嘻的再次开了口,“我已经看过了其中一所幼儿园,场地和师资什么的都挺好,打算过段时间就给他们去报名去。”

    顾薄轩能说啥?

    还能说啥?

    最后,他只能厚着脸皮乐,“我家媳妇赚钱的本事越来越大,真厉害。”

    “媳妇啊,以后我要是退伍或是失业,就指望着你养了啊。”

    “嗯,你放心吧,我养你。”

    直到挂了电话。

    顾薄轩坐在椅子上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有个这么能赚钱的媳妇,是好事还是好事还是好事?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颓废。

    顾薄轩立马就精神抖擞了起来,他媳妇赚钱厉害他媳妇能干,他骄傲!

    磨拳擦掌的顾薄轩半夜睡不着,索性跑了出去巡夜。

    他这一大圈的转下来。

    可把值班的几个团长啥的吓了一大跳。

    自家首长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他们哪里做的不好,被首长给盯上了?

    嗯,明天得更加努力,坚决不能落人后才行!

    帝都。

    陈墨言和田老爷子等人商量后,立马就带着几个宝去那所幼儿园转了一圈。

    其实说是幼儿园,真的就是早教性质的存在。

    几个孩子一出现,齐唰唰迎来所有老师孩子的注目礼。

    四个宝穿着一样的小衣裳,四宝头上扎了个小揪揪,余下的三只可是连发型都是一样的。

    试想下,突然四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娃出现在你眼前。

    粉粉嫩嫩的,可爱的不得了。

    谁不想多看几眼?

    就是连几个园长都被惊动。

    到最后,看着几个萌宝,有个园长一高兴,一拍桌子,再打个折!

    就这样,凭着四小只的脸,陈墨言很是高兴的每年再次省去了九千块钱!

    开车回到家。

    陈墨言看着自家四个娃,眉开眼笑啊。

    真好,原来还能这样刷存在感?

    下次她买东西带着他们几个,会不会人家瞧的高兴啥的,心情一好也立马给她打个折?

    要是她这话让刘素几个人听到。

    估计准得齐齐喷她:

    你什么人啊,好意思拉着四个孩子这样去省钱!

    要脸不要脸不要脸不?

    事实上,陈墨言这会儿还真的觉得,哎呀,适当的不要脸,也挺好的?

    田老爷子听说这事儿后忍不住抱着四宝哈哈大笑,“没想到你们几个这样厉害啊,看看,出去一趟就帮你妈省了那么多的钱,以后肯定是做大生意的主儿。”他看着大宝几个满脸的笑,“你们可都是男孩子啊,赶紧长大,多学本事,以后啊,就好好的接管你妈外头那些事儿,让她可以好好的享享福。”

    “你妈她啊,不容易啊。”

    田老爷子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却是再也没多说什么。

    陈墨言把这些都听到了耳中。

    不过,她也没在意,只是看着田老爷子和几个孩子玩儿。

    吃过午饭。

    陈墨言把几个孩子哄睡,跑到了田老爷子的跟前,“爷爷,我爸他没空,咱们过段时间带着四个宝去军营转一圈吧?”她抱着老爷子的手臂猛晃,撒娇,“我之前都答应四个宝去找顾薄轩去军营让他们看看的,可是这一直忙一直忙的,这眼看着他们就要上学了,以后肯定更不能随便请假了,我想着下个月天气暖和一点咱们就上路,带着他们几个就当是长长见识也行啊。”

    “让你爸和你去,我可不去。”

    老爷子觉得他现在这生活平平静静的,有家人有孙子绕膝。

    闲来没事儿还可以去找以前那些老伙计转一圈。

    摆摆龙门阵啥的。

    他现在可是太喜欢看他们听自己说四个宝贝时羡慕嫉妒眼红的表情了啊。

    可惜他却是拗不过陈墨言。

    最后,只能答应,“行行行,天气暖了你要是有空就去。”

    有空就去?

    怎么可能会没空呢?

    阳春三月底。

    如是,顾薄轩在军区大院迎来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惊喜。

    ------题外话------

    自己的文,PK求收求支持,谢谢啦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