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09章 羞喽羞喽
    顾薄轩听说外头有人找他时,还以为是什么人过来办事的。

    他正在开会,本来想让对方等的。

    可没想到小战士在电话里头说了句,他爷爷来了……

    他爷爷?

    顾薄轩刚开始的时侯还蒙了下,他老家没爷爷啊。

    倒不是他没把自家媳妇的爷爷当成家人。

    主要是在顾薄轩心里头,田老爷子,不可能会来部队找他啊。

    那老爷子可是把几个孩子当成眼珠子般的护着。

    恨不得寸步不离!

    只是下一刻,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人噌的一下跳了起来,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一趟……”

    示意政委接着主持会议。

    他自己则大步朝着外头跑,心情激动的:

    田老爷子来了。

    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吧,会不会是言言也跟着来了?

    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拿出短跑冠军的速度,顾薄轩一口气跑到军区院门口。

    远远的,就看到陈墨言的车停在那里。

    自己媳妇果然来了!

    他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想也不想的冲过去,“媳妇,爷爷……”

    谁知道车门打开。

    率先迎接他的是四个噌噌往下跳的小娃。

    “爸爸……”

    “爸爸抱……”

    “爸爸!”

    陈墨言也跟着下车,转身去扶车子里头的田老爷子,“爷爷小心点儿。”

    她这次过来没带齐阿姨,也没带别人。

    就她们母子五个加一个田老爷子。

    这一路上陈墨言也算是操碎了心,还好,几个孩子还算是听她的话。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赶到。

    这会儿看着几个孩子丝毫不认生的扑到顾薄轩身上去。

    她眉眼弯弯的笑着扶下田老爷子,歪头看了眼一脸激动兴奋的顾薄轩,“怎么样,是不是惊喜?”

    “惊喜,是惊喜。”

    这喜,简直是太大了啊。

    要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份,顾薄轩都能抱着孩子媳妇乐的大转三圈再三圈!

    旁边的小同志先是吃惊于来人的身份:

    原来是自家首长的家人?

    只是下一刻,他们看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小娃抱腿的抱腿,拽着顾薄轩衣角往上爬的往上爬,四名值班的小同志忍不住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四个宝,他们觉得自己的双眼简直是有些不够用!

    这这,首长家竟然有四个一模一样的孩子?

    一胎生的?

    天呐,首长可真是……厉害!

    转而他们也不禁在心里头佩服起陈墨言这个首长夫人来。

    抱着孩子在门口站了会儿,顾薄轩一脸的笑,“爷爷,媳妇你们才刚到吧,走,我送你们去招待所先住下……”至于会议什么的,他直接就抛到了脑后,嗯,交给政委完全没问题啊。

    媳妇孩子家人重要!

    田老爷子的确也是累了,听他说这会儿刚好没事,便也点了头,“行,那就先歇下,然后你再回去工作。”对于老爷子这样的老一辈人来说,工作是正事,是轻易,不,哪怕是真的有什么事儿,除了生死,绝不能轻易的耽搁啊,这会儿他们过来了,怎么能让顾薄轩陪着他们而不去忙工作?

    “爷爷放心吧,我不会耽搁工作的。”

    和值班的同志说了一声,顾薄轩带着自家媳妇孩子住进了离大院不远的招待所。

    叫了吃的,打了热水,泡茶。

    顾薄轩忙的脚不沾地。

    前前后后的张罗着,直到田老爷子躺在床上歇下。

    他才和陈墨言带着几个精神旺盛的孩子在招待所门前的空院子里头说话。

    几个孩子瞧着什么都觉得新鲜,摸摸这里看看那里的。

    顾薄轩则是忍不住挪啊挪的,凑到了自家媳妇跟前。

    大手一伸。

    握住了她的手不放,“媳妇,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能过来……还有,你怎么不给我个电话,我也好回去接你们啊。”要是知道自家媳妇和孩子过来,他怎么着也得回去把人安安稳稳的接过来啊。

    这四个孩子一个老人的。

    他想想都替自家媳妇揪着一颗心。

    “我路上开的慢,没什么大事儿。”陈墨言朝他轻轻一笑,眉眼里头尽是俏皮和笑意,“我以为你会被吓到呢,要是再不欢迎我们几个过来坏了你的好事啥的……”

    她最后一句话里头全都是调笑和戏谑。

    顾薄轩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胡说什么呢,我的好事呀,从来都是你和孩子!”

    “以后不准说这些话啊。”

    陈墨言撇了下嘴,“我这才到你就凶我,瞧瞧,还说我重要孩子重要,你刚才对孩子笑的就见牙不见眼的,对着我就这么凶,瞧那眼瞪的,还咧嘴,怎么着,分明就是觉得我是黄脸婆觉得我是个下堂妻是吧,你刚才那些话分明就是哄的,孩子才重要吧?”

    “调皮。”

    顾薄轩牵着她的手,夫妻两人坐在一侧的石阶上说话。

    多是些家长里短没甚营养的话。

    可顾薄轩却是说的津津有味儿!

    几个孩子玩了大半个小时,被陈墨言给果断的镇压去午睡。

    顾薄轩瞧着自家几个熊孩子小脸上的委屈,心疼了,“言言,他们这也是刚到,今天头一回呢,瞧着什么都是新鲜的,要不你就让他们玩啊,明天再午睡……顶多,顶多晚上让他们睡的早一点就是了。”

    顾大师长最后这话可是顶着自家媳妇的白眼硬着头皮说出来的。

    没办法,几个娃都眼巴巴瞅着他呢。

    他倒是不想惹自家媳妇生气,想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可一看到自家几个娃对着他那满是信任依赖祈求的水汪汪大眼……

    顾薄轩觉得,他可是当亲爸的啊,嗯,硬着头皮也得上!

    陈墨言瞧着他那样子翻个白眼,却是直接扭头看向四小只,“现在去午睡,还是说你们现在玩,但是晚上呢,我会和你爸出去转转,你们几个就待在院子里头和曾外公看家看东西?”

    “二选一哦,不能拒绝。”

    最后,几个孩子垂头丧气的去洗脸洗手午睡。

    虽然躺到了床上,可也是各种的闹腾。

    翻来复去的滚了足足有大半个小时才睡下。

    顾薄轩忍不住抹了下额头上的汗,“以前在家也没看到他们几个这样淘啊。”

    说午睡和晚上睡觉的时侯。

    很容易就睡着了啊?

    怎么今个儿这么困难了?

    “他们今天有点兴奋,而且毕竟是换了地方,估计也有点不习惯……”

    对于自己的几个孩子来言,陈墨言还是比较满意的。

    最起码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天天哭天抹地的闹腾,各种的作妖啊。

    要真有个那么样的熊孩子。

    陈墨言觉得自己会老的更快滴。

    顾薄轩陪着陈墨言坐到三点半。

    他看了下时间,有些歉意的看向陈墨言,“我得回去一趟,晚上过来咱们一块出去吃饭。”

    “行,那你赶紧回吧。”

    想也知道顾薄轩肯定还在忙着。

    再说,依着这个男人的性子,他也不可能会让自己闲着的。

    她抿唇看了眼顾薄轩,“要是你没空就不用过来,我们自己出去吃东西也行……”

    “这怎么可以,他们四个你哪里能看的住?”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摇头,“爷爷年纪大,晚上更看不住他们的。”

    所以,他肯定得回来!

    看着顾薄轩走远的身影,陈墨言笑了笑,心里头却是叹了口气:

    大宝那回的事情,终究还是在所有人心里头都留下了阴影啊。

    幸好,孩子没事儿!

    再次回到军区大院,首长家人过来的消息飞一般的传来。

    最让大家觉得好奇惊奇的,自然是顾薄轩的四个娃。

    政委甚至特意跑到了顾薄轩的办公室,“我说老顾啊,外头说的都是真的?”

    “啊,啥真的,什么真的?”

    顾薄轩正埋着头处理事情呢,一心想着早点忙完,早点过去陪媳妇孩子啊。

    “就是你家四个娃。”

    “四个娃真的长的一模一样?一胞四胎?”

    等看到顾薄轩颇是得意的点头时。

    政委恨不得把顾薄轩给丢出去,“瞧瞧你那得意的脸,就你家有儿子啊,我们家也有,瞧瞧那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吧,真是的,儿子有啥稀罕的啊。得瑟!”

    随着政委的话,顾薄轩猛点头。

    最后,他慢悠悠极是平静的声音响起来,“是啊,儿子不稀罕,谁家都有,可是,谁家一下子四个娃,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谁家有,你家没有吧?即然没有,你在这里得瑟个啥嘛,我说政委同志啊,你这是眼红,这是嫉妒,这情绪可是要不得啊,你这觉悟不行,得回去好好看看书,多反思反思……”

    政委,“……”

    这混蛋!

    越来越不要脸皮了啊。

    以前刚开始的时侯,也没见他这嘴皮子这么的溜?

    他气呼呼的背着双手走了出去。

    不过一会又黑着脸回来了,“哎,弟妹在这边住多久,我听说田老爷子也来了?你看看安排个时间,咱们要不要搞个仪式啥的?”首长的妻子过来,他们可以欢迎一下,在军区食堂请吃顿饭啥的,可是田老爷子身份不同啊,那可是在帝都老一辈都数的上号的人。

    现在老人家来了他们军区。

    得郑重!

    顾薄轩想了下,摇摇头,“老爷子最近两年挺低调的,而且他这性子现在就是老小孩儿,所以我也不敢答应你什么,不过我回头可以和老爷子商量下,到时侯咱们再看吧。”

    “行,那你好好和老爷子说说,让他好歹的来咱们军区看看也是好的嘛。”

    两个人又说了会子正事儿,最后政委话题一转,“啥时侯把你家那四个臭小子带过来转一圈?”

    他看着顾薄轩笑,“下头那些小兔崽子可是稀罕的不得了……”

    顾薄轩哈哈大笑起来,“行,回头找个机会带他们过来,让他们提前体验下军营生活。”

    “这才对啊,是咱们的后代,总还是要当军人的。”

    顾薄轩也不由自主的点头。

    他们这些军人啊,从年轻时侯开始,到现在都已经算是半辈子。

    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给了军营。

    对这里的感情自然是非同小可。

    一心一意想着自己儿子接班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顾薄轩猛的又抬头看向了政委,“我们家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你可别说错了啊。”

    说错了不是否认他家女儿的存在?

    这可不行!

    政委哈哈笑,“行,我记住了。”

    虽然顾薄轩一心一意想着赶回去陪孩子,可这一忙还是不由自主的就到了傍晚六点半。

    等到他回去的时侯。

    几个孩子正在院子里头撒着玩的玩呢。

    夕阳西下。

    田老爷子搬个小板凳坐在不远处瞧着,看着。

    孩子的笑声。

    老人身上的低落和沉寂。

    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似坠非坠……

    这样的一幕落在顾薄轩的眼里头,形成了一副极是鲜明对比,感觉强烈的画。

    站在门口。

    他都有些不忍心去打破这一切。

    还是三宝眼尖,“爸爸……”

    几个孩子朝着他哈哈笑着扑过来。

    一瞬间,顾薄轩刚才有些情绪低沉的心被孩子的笑声给冲散。

    他哈哈笑着抱起四宝,蹲下身和几个孩子说话,“什么时侯醒的,妈妈呢,下午又没有淘气?”

    “妈妈在房间打电话。”

    “大宝可乖了。”

    “二宝也乖。”

    三宝和在他怀里的四宝也不甘落后的点头附和。

    顾薄轩听着他们唧唧喳喳的话,眉眼里头全都是笑意。

    扭过头,他看向神色淡淡望着落日余辉的田老爷子,心头有些怅然,不过,下一刻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笑呵呵的开了口,“爷爷,刚才政委和我商量,说是看您哪天空了去部队给我们指导指导,看看去?”

    “这可是我们近几年的兵,新时代啊,我觉得您应该去看看。”

    老爷子的岁数不少了。

    说句不好听的,来这一回部队后下次百分之八十是再来不了的了。

    能看一回,就看一回吧。

    而且,他也知道老爷子是心系这个国家的。

    田老爷子本来是下意识的想要摇头:他一个老头子,身上啥职啥的都没了,就是个退下来的老东西,等死的啊,哪天说不定就一脚迈进去再也回不来的人,他去添什么乱?可是顾薄轩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让他眼神闪了一下。

    新时代啊。

    一路活到现在,老爷子见识了不少,也经历了不少。

    想想他当初年轻那会儿。

    何尝想过国家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模样儿?

    简直可以说是飞一般的前进啊。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痒,“行,你看看哪天安排好,就一块去看看。”

    老爷子也清楚自己的身体。

    这都八十岁的人了啊,还能活多久?

    就当,是最后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些保家卫国的娃娃吧。

    晚上一家七口在外头街上逛了半天。

    几个夜市街道逛下来。

    除了田老爷子肠胃不好,没敢给他吃什么,就是连四个小的都吃了个肚子溜圆。

    陈墨言更是觉得自己都吃撑了。

    走路得抱着肚子。

    田老爷子喝的粥,瞧着自家孙女忍不住直摇头,“多大的人了啊,都几个孩子妈了,还一点不靠谱。”

    陈墨言哈哈笑,“爷爷,你年轻,我也年轻,咱们都年轻着呢。”

    “嗯,年轻好。”

    田老爷子笑了笑,知道这丫头心里头有数儿,再说了,难得出来这么一回。

    到最后,四个孩子都走不动了。

    没办法,顾薄轩一个抱三个:

    脖子上骑一个,一手一个。

    余下的四宝陈墨言这个当妈的抱。

    走在大街上,一家几口这一幕也是引来不少人的侧目,以及回头注目礼。

    四小只长的一模一样的。

    稀罕人啊。

    回到招待所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

    顾薄轩帮着陈墨言把几个困的眼皮睁不开的孩子安顿好,他还没来得及抱着自家媳妇好好说几句话呢,门外头响起一道焦急的声音,“首长,首长您在这里吗,政委请您赶紧回去……”

    那嗓门儿大的。

    关着房门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的!

    陈墨言抬眼就看到顾薄轩一脸懊恼的神色,灯影下,她忍不住扑吃一乐。

    “行了,你赶紧回去看看吧。说不定真的有什么事情。”

    她一边一边帮着顾薄轩理了下衣领,笑着把他推到了门外,“赶紧的吧,别让人家在外头等着急。”话罢,她眼珠转了下,看到院子里头好像没人,陈墨言脚尖掂了一下,想也不想的凑到顾薄轩的脸庞上,吧唧亲了一口。

    这下好了。

    顾薄轩就觉得自己全身轰的一下,好像着了火。

    全身无一不在烧!

    炙热啊。

    眼看着陈墨言亲了一下就要离开。

    他脑子想都没想,伸长手把人给捞到了自己的怀里头。

    低头,一个吻对着怀里头的人儿重重落了下去。

    缠绵而温柔,霸道而火热。

    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都被吻的喘不过气来了。

    她想把人给推开。

    想说赶紧松手,外头还有人等着呢。

    可是,身子软的站都站不起来,她双手本能的抱着顾薄轩的脖子……

    直到门口猛的又是一声,“首长,政委……啊啊啊,首长你们继续,继续,我啥都没看到啊,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来的人声音很是跳脱,带着满满的笑意,嘴里头说着道歉的话,但人却站在那里没动,分明就是想瞧乐和。

    陈墨言,羞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