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周吕。

    这么几年没见面,再次看到周吕,陈墨言瞬间就觉得,时光,怎么就那么的优待某些人呢?

    周吕本来就是个娃娃脸。

    哪怕他穿着迷彩服,那都是一种另类的孩子气的迷之气息。

    今天他应该是休息,穿了身休闲服,站在那里一脸的笑,一双眼咕噜噜的转来转去。

    分明就是想着瞧好看……

    别说顾薄轩,就是陈墨言都觉得有些无语:

    这家伙,胆子越来越肥了啊。

    看笑话瞧热闹到了自家首长身上?

    不过想想他和顾薄轩两人多少年的生死交情,又和自己也是熟悉的。

    便也觉得了然。

    她索性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周吕,你想做什么,嗯?”

    “嫂子好。”

    周吕一看到陈墨言,身子噌的一下站的笔直。

    想也不想的行了个军礼,“回嫂子的话,我这不是到处找不到老大,然后又想到肯定是在嫂子这里,我就想着过来和嫂子报个道嘛,嫂子好。”他的眼嘀溜溜的乱转,“四个娃呢,还有爷爷呢,怎么都不见?”

    “都几点了啊,你不睡还不准别人睡觉?”

    顾薄轩瞪了他一眼,“行了,不是说政委找我吗,走,回去看看。”

    “嫂子,我先走了啊,明天我和老大再过来看您和孩子,哦,对了,还有爷爷……”

    这家伙一口一声的爷爷嫂子叫的倒是溜。

    不过陈墨言也晓得他是出自真心对顾薄轩的尊敬,所以,一直把自己当成了亲嫂子般的对待。

    她便笑着点了头,“行,那你早点过来,咱们中午一块吃饭。”

    “谢谢嫂子。”

    走出招待所没多远。

    顾薄轩一脚踹到了周吕的屁股上,“小混蛋,是不是又蒙我?怎么着,跑到你嫂子跟前来献个殷勤,然后就觉得我不能把你怎么样,饶你这一回?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回头给我老老实实的全军区写检讨,承认错误……”

    “头,头我真这样想,头别踹了啊,再踹屁股成两瓣了……”

    周吕觉得自己老冤枉老冤枉了啊。

    他就是听说嫂子带着孩子和老人过来了,这不是过来瞧瞧么。

    刚好政委急着找老大。

    才被解除禁闭状态的周吕就自告奋勇的揽下这个差事跑了过来。

    没想到一来就看到……

    “哎哎,不对啊老大,你不会是因为我打扰了你的好事,你恼羞成怒公报私仇吧?”

    “肯定是这样的。”

    “老大你这样可不行啊,你不能这样欺负兄弟,我可告诉你……”

    他吧啦吧啦的跟在顾薄轩后头说个不停。

    顾薄轩直接当没听到。

    回到军区,顾薄轩扭头扫了眼周吕。

    这一眼立马看的他没脾气,“老大,我认错,我知道错了,可是老大,这检查写就写了,能不能别全军区广播啊?要不咱们私下里给领导首长的瞧瞧就行了?”这要是大广播一开读,他这张老脸以后往哪放?

    要是因为任务出错什么的也就算了。

    可因为……

    “要不要我帮你去写检查?”

    “啊,不用了不用了……”

    周吕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我现在就去写。”读就读吧,广播就广播吧。

    反正他这张脸向来皮厚!

    看着他离去,顾薄轩摇摇头,走进了不远处政委的办公室。

    “老顾你过来,看看这个……”

    顾薄轩抬脚走过去,接过政委手里头的资料,一目十行的看过去,忍不住就拧了下眉。

    “这都过年了,怎么闹了这么一出?”

    “上头可是说冲着咱们这边过来了,得做好准备啊。”

    “嗯,这事儿绝不能容忍!”

    顾薄轩把上头的几个画像看了一遍,看向政委,“你这两天多盯着点儿,万一真的朝咱们这边过来,一定得按死在这里,不能让他们再出咱们的地盘。还有,不能让对方再犯案。”

    “嗯,我会和当地警方联系的。”

    不过政委自己说着都忍不住摇了下头,“估计警方这会儿正头疼着呢。”

    这可是几名国际杀手。

    不是一般的犯罪人员……

    政委的电话打给当地警方时,对方可不正头疼的么。

    听到是军区政委的电话。

    局长都长松了口气,“这事儿有你们配合帮忙,可真是好事儿。还有,帮我和顾师长说,多谢他啊。”

    “行了,我们是军人,保家卫国嘛。”

    政委挂了电话,看向坐在那里沉思的顾薄轩,“想什么呢?”

    “也没啥,就是觉得,这几个人突然出现,来的有点奇怪。”

    你说要是国内犯案的犯罪人员潜逃到他们这边来吧。

    来也就来了。

    可是,国际杀手,还几个?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不安感。

    “想什么呢,没看到这上头说的是,人家是偷渡入关的,咱们这边虽然和边境有点距离,但架不住人少它偏啊,他们要想着做点什么事情,可不就是得奔这样的地方避人耳目?”

    “行了,这事儿和咱们没关系,等到时侯他们真的过来,咱们就把人给截住。”

    “嗯,到时侯我亲自去。”

    政委哈哈一笑,“怎么,手痒了?不过这可不行,这事儿啊,我预定了。”

    “至于你,还是留在军区好好的陪下弟妹老爷子他们吧。”

    顾薄轩皱了下眉头,“你枪法不好……”

    “我脑子比你管用就行了。”

    顾薄轩,“……”两个人都嘴皮子官司打了这么多年,顾薄轩向来是说不过自己这位政委的,再说了,这事儿也只是上头下发的一份内部文件,人会不会来他们这里还不一定呢,所以他也就把这个话题给抛开,“那就先听听消息,对了,我们家老爷子那边我已经说服了他,你看看哪天安排一下。”

    “还有,老爷子不喜欢仪式啊,你可别弄的大家都下不来台。”

    就他们家那个老头子。

    他可是费了不少口舌才把老爷子给说服同意的。

    要是过来这一眼看到那些乱七八遭的。

    回头得喷死他。

    “行了,我知道了,那就什么都不弄,就挂个横幅总行吧?”

    “也别挂了,给老爷子随便瞧瞧,然后在食堂吃顿饭就好。”

    顾薄轩觉得自己得做最寻常最寻常的安排。

    不然,他肯定得挨批。

    “行,那就按你说的办。”

    第二天,顾薄轩请了半天的假,把事情都交给政委,自己带着陈墨言和四小只还有田老爷子在附近转了大半天,中午是在外头吃的饭,几个孩子在顾薄轩的纵容下,几乎是玩疯了,回到招待所个个都是肚子溜圆,吃的,灰头土脸的,玩的,疯跑,能有好才怪。

    其间三宝还摔了一回。

    把额头磕了个大包。

    都乌青了。

    疼的陈墨言啊,眼泪都要掉下来。

    倒是顾薄轩,只是看了一眼便把三宝从陈墨言怀里头抽了出来,往地下一放,“好儿子,这点疼算什么啊,你爸我当初可是好多的伤都流血了还不怕疼呢,咱们三宝是勇敢的男子汉,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疼,对不对?”

    “对,不怕。”

    三宝咧着嘴角,眼圈里头含着泪花儿呢,但却还是重重的点点头。

    应该是为了表达决心。

    小家伙还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爸,妈,爷爷,真的不疼,我不哭的。”

    “我们三宝是个小男子汉。”

    田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欣慰,安慰小家伙几句,回头,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陈墨言。

    虽然这一下没出声。

    但就那么一眼,陈墨言却还是懂了自家爷爷的意思:

    男孩子,得粗养!

    以前的时侯,她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一心一意的按着自己的理解,把几个孩子照顾好,想给他们这世上最好的。

    尽自己最大能力给他们创造一切好环境,好条件。

    可是,看着大宝几个和顾薄轩撒着欢可着劲儿蹦哒的几个孩子。

    落后几步的陈墨言突然有种忧心: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些什么?

    几个孩子可都是男孩子啊。

    而且,顾薄轩是军人!

    都说遗传什么的基因可强大了。

    那么,大宝他们三个长大以后会不会对部队也有兴趣儿?

    这一刻,看着前头的几个孩子,陈墨言突然就觉得自己简直是操碎了心呐。

    她捧在手心里头娇养大的孩子啊。

    跑去部队里头遭罪受?

    哎,舍不得!

    “你奶奶当初和你一样的心情……”

    陈墨言正一边走一边自己想心事呢,耳侧猛不丁的响起田老爷子的声音。

    她扭头,“我奶奶?”

    “是啊,当初,我打小就说要把你爸送到部队去,可是,你奶奶却死也不同意……”

    其实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是田老爷子心头的一桩憾事。

    而且,他始终觉得吧,要是当初按着他说的把田子航送到部队。

    后头发生的这些事儿说不定就能避免?

    可惜……

    陈墨言没想到他爷爷还有这样的心思。

    她想了想,“爷爷,我爸当初也不想入伍吧?”

    “可不是,那个臭小子,我把他关在屋子里头三天三夜啊,就给喝水,只要他去参军我就给饭吃,结果那小子就死扛,到最后你奶奶可是把我给骂惨了……”提起这件事情,田老爷子嘴里头说着那老婆子太凶,可眼底却是满满的笑意,当初,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

    下一刻,他的眸底深处就全部换成了怅然。

    当时觉得是自家老婆子凶。

    可是现在,他就是想再多听几句,都听不到了啊。

    看了眼人群,田老爷子抬头,老婆子啊,你别走的太快,再等等我……

    第二天一大早。

    陈墨言等人随着顾薄轩和周吕一块去了军区那边。

    整个一圈逛下去。

    最精神的除了田老爷子,竟然是三个宝。

    四宝是个女娃,走了没一会就累了,陈墨言本想抱着她的,却被顾薄轩大手一捞给抱在了怀里头。

    至于余下的三个娃?

    一路上撒欢蹦哒,围着周吕唧唧喳喳个不停。

    政委走在后头,陪着田老爷子。

    他能看的到田老爷子身上的老态,当然,也能看出他这一刻的高兴和激动。

    想想,老一辈的那些人,心思都是纯粹的很。

    中午十二点。

    政委等人带着田老爷子吃的大食堂。

    对于这一安排,政委有些不好意思,“田老,实在是抱歉,您看我们这里也没啥招待的……”

    “就这样挺好的,很好。”

    田老爷子对于政委的安排是真的挺满意:

    从头到尾就没看到那些所谓的半点仪式感。

    连个时下最流行的什么‘某某领导啥的来指导工作’的横幅都没有。

    这对于田老爷子来说,让他高兴于这个军区领导人的踏实,肯干!

    当然,老爷子也心知肚明:

    这些啊,可是和自家孙女婿有不小的关系!

    不过,瞧着这个样子,老人家啊,高兴!

    饭吃一半。

    顾薄轩和政委两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只是看了一眼。

    两个人同时走出去接电话。

    几分钟后回来。

    只有顾薄轩一个人。

    他看着田老爷子和陈墨言,“爷爷,媳妇,我有事得马上去处理,周吕,你帮我把爷爷和你嫂子送回去。”

    “保证完成任务。”

    顾薄轩只是看了眼陈墨言,转身大步离去。

    身后,陈墨言顿时就没了吃饭的心情。

    不过身边田老爷子吃的正欢。

    她也就勉强拿着筷子在那里戳,翻来复去的戳。

    田老爷子白她一眼,“好好吃饭。”

    “哦。”

    陈墨言扁了下嘴,对着她爷爷绊个鬼脸,低头继续吃。

    四小只则对着她咧嘴乐:妈妈被训了!

    “小坏蛋。”

    陈墨言抬手在自家大儿子小脑门上弹了一下。

    她不敢收拾她爷爷。

    还收拾不了他吗?

    哼!

    周吕一手一个,抱着三宝和二宝。

    陈墨言抱着四宝。

    大宝则在前头迈着小胖短腿嗖嗖往前跑。

    一路上向外走。

    可是没少收到人的注目礼。

    一个个的瞧着四小只可新鲜了,稀罕的不得了。

    四胞胎啊。

    周吕抱着两个都觉得与有荣焉:

    这是他家老大的娃!

    一胎四个!

    厉害吧?

    不过,他不敢这样得瑟。

    不然回头顾薄轩估计得削他一层皮!

    亲自把人送回招待所。

    周吕看着陈墨言帮顾薄轩说话,“嫂子,你也别怪老大,我们在这里几乎是从无到有,这几年来老大几乎把所有心血都放到了这里头,他的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他心里是真的有你们的,就是,就是很多时侯事情一忙就疏忽了,忽略了,嫂子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我,我跑腿打杂一准随叫随到。”

    周吕现在大小也算是个团级干部。

    对着她这般的说话,也不过是怕她生顾薄轩的气罢了。

    陈墨言摆摆手,“行了,我没事儿,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和顾薄轩说,他要是忙的话就不用管我们。”

    “嫂子再见。”

    回到军区后周吕才知道,顾薄轩竟然带着一队警卫员出去了。

    他想也不想的冲到政委的办公室。

    “政委,我……”

    “嗯,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突然想起问问我那检查,可不可以再拖几天?”

    “滚。”

    周吕转身跑出去,额头上抹了下汗。

    他怎么就一冲动跑过去想要质问政委为什么要这个时侯让老大出去?

    真是脑子生锈了吧?

    这个时侯能让老大出去的,肯定是大事!

    可是,最近没啥大事发生啊。

    周吕一个人绞尽脑汁的想,可惜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来啥。

    坐到半下午。

    周吕又跳了起来,一路小跑的溜到了招待所。

    “嫂子,老大出去开会去了,也不知道要几天,他走的急,让我和您还有爷爷说一声。”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周吕。”

    “谢啥,嫂子你和爷爷要是有事儿就找我啊,我跑的可快了。”

    他抹了下和睚己的额头,傻笑。

    倒是大宝几个,从房间里头听到说话声,出来看到是周吕。

    三小只的眼都发光,“周叔叔,抱抱……”

    “周叔叔,打砰砰……”

    抱抱他能理解。

    可是这打砰砰,是哪个鬼意思?

    陈墨言在一侧看着周吕发懵,忍不住乐,“这孩子是说,想让你带着他去部队看打拳训练的。”

    打拳训练可不就是砰砰砰的声音么?

    周吕反应过来。

    下意识的点头就要答应。

    陈墨言却是抢在他前头摇了头,“大宝,那是你爸和周叔叔工作的地方,不能随便让人去哦,咱们之前已经去了,这会儿就不能再去了,要不,妈妈和爷爷带你出去玩,咱们去外头吃饭好不好?”

    “好啊好啊,出去,吃饭。”

    三宝一听吃东西,高兴的直拍手,双眼咪成了一条缝。

    陈墨言瞧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忍不住伸手在他小额头上戳一下,“小吃货。”

    “妈妈,大吃货。”

    陈墨言,“……”不得了了,儿子会顶嘴了!

    在三个宝的软磨硬泡下。

    到最后,周吕也被留了下来参与一块上街吃晚饭的行动。

    没办法,上午的时侯周吕被他们给认准了啊。

    这会儿找不到顾薄轩。

    自然就把心思都转到了周吕身上。

    大宝拽着周吕的手,“周叔叔,快走快走,去街上……”

    三宝则高兴的直蹦,“周叔叔,吃的,吃的……”

    陈墨言和田老爷子则跟在几个孩子的后头。

    不错眼珠的瞧着。

    百余里之外的一处小村庄。

    顾薄轩带着人冲进一家院子,撞开门,扑鼻的血腥扑面而来。

    ------题外话------

    新文2p,大家都挪个步呀…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