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12章 催生剂引起的
    “我不用你送。”

    小花撇了下嘴,扭头,愁眉苦脸的看向陈墨言,“言言姐,那我走了啊。”

    哎,真是的,男人怎么都那么的烦呢。

    早知道那人那么惹人讨厌。

    她当初就不应该顾忌着脸面给他留几分面子的。

    没想到她不好意思把话说开。

    觉得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可人家到好,直接把她往死里头逼!

    “等等,让周吕去送你。”

    陈墨言唤住小花,挑眉看了眼周吕,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然后,她语气平静,“你一个女孩子过去肯定不行的,要是周吕不在我也得让别人跟着你,这会儿周吕在正好。”

    “周吕,你把这丫头送到宿舍啊。”

    “行,嫂子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

    周吕冲着小花扬扬眉,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那意思是,看,这可是你言言姐交待给我的差事哦。

    你要是不同意?

    那你自己来拒绝哦。

    小花……

    看着两个人走出四合院。

    陈墨言忍不住的咪了下眼:难道,周吕喜欢小花儿?

    要知道周吕虽然爱说笑,更喜欢和她这个当嫂子的开些玩笑。

    可事实上他可是最有分寸的。

    像今天这样直接开口,并且还是对着一个多年前见过两面的女孩子开口送人家回去。

    这其中要说真的一点啥都没有。

    陈墨言觉得自己有点不信啊。

    不过,要是周吕真的有这个心思,而且是真心的话。

    她倒也算是乐见其成。

    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低头看起自己面前的文件来。

    直到,大半个小时过后。

    周吕的声音再次从书房外头飘进来。

    “嫂子,我可以进来吗。”

    “周吕进来吧。”

    陈墨言放下手里头的笔,抬头看向门口,“小花那边没事吧?”

    “……没……事儿……”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扬了下眉没出声。

    周吕一屁股坐在那里。

    用力的挠挠头,再挠两下,最后,在陈墨言眸光平静的注视下。

    他最终心一横一闭眼,“嫂子,我把那人打了一顿……”

    陈墨言,“……”

    “不严重吧,有没有受伤?送去医院没有?”

    “没受伤,不过就是疼了点儿。”

    说到这里周吕眼咪了下,眼底深处飞快的划过一抹狡猾:

    他是什么人啊。

    怎么可能会落下这么明显的把柄?

    对面,陈墨言暗自翻了个白眼:

    没受伤,不过就是有点疼……

    这不分明就是直接的告诉自己,他用了些暗劲儿么?

    想想他军人的身份。

    而且可是最初就跟着顾薄轩的,便也了然。

    她看向周吕,“对方很过份?”

    “嗯,竟然骂小花说她水性杨花,什么始终抛弃,骂的可难听了,小花儿都气哭了。”

    周吕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妥,“嫂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啊?”

    嫂子只是让他去送小花。

    可没让他跟着去打架啊。

    而且,他还知道对方是个赖皮般的存在。

    自己是明天就能走。

    可接下来不是把所有麻烦都丢给嫂子了吗?

    他越想越心不安,“嫂子,要不,要不我明天给政委打个在电话,暂时先不走了。”

    “这事儿是我干的,人是我打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

    陈墨言呵的一声笑,“不愧是当兵的啊,可真讲义气。”

    她把义气两字儿咬的有些重。

    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瞧着周吕,直到把他看的心虚起来。

    眼瞧着周吕移开了双眼。

    陈墨言摇摇头,“行了,我问你,是不是对小花有点什么心思?”

    “啊,嫂子,我,那啥,我就是觉得这丫头挺可爱……”

    “而且是那个男人真的过份,所以我才……”

    “嫂子,你可别冤枉我啊。”

    陈墨言笑着点点头,“没有最好,我之前可是答应了小花她妈妈,今年一定要给小花介绍个合适的男朋友,然后结婚的,这前几天才有些头绪,正想着从部队回来再和她说呢,没想到就闹了这么一出,我还得再压一压,过段时间再和她谈这事儿,你没有最好。”

    周吕一听这话整个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瞪大眼看着陈墨言,脱口而出,“什么,嫂子,你要帮那丫头介绍男朋友?”

    “是啊,怎么,你这是什么表情?”

    陈墨言挑眉看他一眼,“小花儿年龄不小了,她找男朋友结婚不是正常的吗?”

    “可是,可是她这不是不想吗,那个男人都差点把她给骗了。”

    “所以我会好好帮她找啊。”

    陈墨言看着一脸着急,竟是有些急切想要说服自己的周吕,忍不住望着他挑了下眉头,“怎么,你不相信的眼光?”

    “不不不,我相信,我自然是信的过嫂子的。”

    “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周吕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满脸的懊恼之色。

    手在头发上用力的拽了好几把。

    眼看着头发都要被他给拔光,陈墨言看着他忍不住摇头,“愧你还是个军人,说出你心里头的想法就那么难吗,嫂子又不是头一天认识你,你要是真的觉得小花挺好的,然后你也想再多了解她一下,给彼此一个机会互相试一下,你是男人就自己主动一点儿呗,现在可好,连个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我还真的不放心把小花交给你呢。”

    “啊啊,嫂子别啊。”

    周吕整个脸都垮了下来:

    感情他在这里头转来转去的想着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结果呢,嫂子把他的那丁点心思都瞧个清清楚楚?

    抬头看着陈墨言乌黑平静的眸子。

    他忍不住苦笑,“嫂子啊,你和老大两人可是越来越像了。”

    都一样的狐狸般的存有!

    陈墨言对着他翻个白眼,“行了,有话赶紧说,我给你一次机会啊。”

    话即然说到了这里。

    周吕自然不会再藏着掖着的,他深吸了口气,有些紧张的看了眼陈墨言,硬是迟疑了半响才开口道,“嫂嫂子,我是觉得那丫头挺可爱的,也有心思想先了解一下看看,嫂子你也知道我这几年一直都在军营里头,也没什么时间和机会接触女孩子,再说了,我以前没找,现在外头那些女孩子哪里会瞧的上我这个当兵的?”

    前几年当兵的在大家眼里头提起来时是受人敬佩的。

    是被人尊重的,最可爱的人。

    可是现在这几年?

    随着社会的前进,科技的发展。

    外头的世界那可真是标新立异,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儿。

    这样的情况下,他一个穷当兵的可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啊。

    周吕瞧着陈墨言,神色有些晦暗,“我不敢和嫂子说倒不是别的,就是怕那丫头嫌我年龄大,到时侯万一这事儿不成啥的,再让嫂子跟着操心……”

    “这事儿啊,你先好好想清楚,我也会帮你和小花说几句看看。”

    “当然啊,做决定的肯定是那丫头。”

    “所以,你不用对着我抱什么大的希望啊。”

    陈墨言能这样说。

    周吕已经是很高兴,“谢谢你,嫂子。”

    等到走出书房门。

    周吕激动的一下子就蹦了起来。

    一蹦老高。

    不过下一刻他就再次叹起了气:

    那丫头可是比他小好几岁啊。

    而且,她现在可是跟在嫂子身边做事的。

    帝都这么花花绿绿的地方。

    那丫头日子过的舒心自在的很,乐意找自己这么个当兵的吗?

    这一晚上。

    周吕的心情是忽上忽下的。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呢他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走到院子里。

    就看到陈墨言竟然和田老爷子两个人正在打太极拳。

    他走过去,也跟着比划了起来。

    到最后,被田老爷子给撵到了一边,“去去去,别捣乱。”

    被嫌弃的周吕,“……”

    吃过早饭。

    周吕再走之前跑到了陈墨言的跟前,“嫂子,我走了啊。”

    “嗯,路上小心啊。”

    因为陈墨言还有点事儿,所以就不开车送他去火车站。

    周吕挠挠头,看着陈墨言有些不好意思,“那啥,嫂子,小花那里……”

    “行了,我记到心里啦,还有,你回去可要好好表现啊,要是顾薄轩不同意,那我可没办法。”

    小花可是顾薄轩的亲表妹。

    两个人的感情打小就不错。

    周吕又是他手底下跟着多年的兵。

    要是他觉得真的不合适什么的,陈墨言自然不会再把两人往一块撮合的。

    周吕听到这话立马整个人都泄了一圈的气儿。

    不过下一刻他就重重的点了下头,“嫂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等到周吕走后。

    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半天,然后才开始正式考虑起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来。

    不过想了一下她也就把这事儿暂时放开。

    正如她刚才所说的那样,这事儿,一定要顾薄轩先行觉得合适的。

    想到顾薄轩,不知道怎么的,陈墨言心头涌起一抹的不安感。

    顾薄轩到底去哪了?

    之前她打电话,那边竟然还是说他不在军区……

    揉了揉眉心,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顾薄轩肯定没事的。

    不是说去开会吗?

    肯定是还在开会。

    她这么一想,心头的那股不安慢慢消散开来。

    陈墨言直接把顾薄轩的事儿抛到脑后,用心想起自己的事情来:

    刘素最近一直在国外休养、散心。

    这家里头的事情一下子大多都堆到了她这边。

    偏陈墨言不做还不行。

    周吕上车后给陈墨言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

    陈墨言这个时侯正把车子停在农场上。

    这处的农场是帝都西郊几十里外的一大片的荒地。

    几年前陈墨言再三的实地考察,选来选去的最终决定在这里建一家农场。

    当初农场初建。

    她给刘素的定义就是休闲,有机,绿色粮蔬!

    到现在,陈墨言更是坚持不改自己的初衷。

    虽然陈墨言是老板,但这里向来是刘素独自打理。

    所以,陈墨言的车子一停。

    立马就有门卫黑着个脸走了过来,“哪来的车子哪来的车子,怎么停的啊,这里不能随便停车。”门卫看了眼从车上走下来的陈墨言,估计是瞧着是个女的,语气倒是稍软,“你把这车子停到那边去,这里是农场一些领导经理停车的,你赶紧开走,开到那边去,看到那里没?”

    他指的是比较远的另一块空地。

    那里的确是能停车。

    可是!

    问题是,对方所说的这里是农场领导经理停车的地方。

    这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陈墨言可不记得自己的农场门口有专门空出一大块的地来供农场领导经理停车!

    她对着朝着她走过来的保全人员笑了笑,“你们农场才几个经理吧,就是领导,也并不是所有的领导都有车子啊,你看现在这地儿,一辆车子都没有呢,你就让我停在这里啊,你放心,我一会就儿离开。”

    “不行不行,你快点开走啊,这里不能停。”

    陈墨言看着对方说的坚决。

    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为什么不能停?”

    她的语气也随之淡了下来。

    眼神看似平静,但却多了抹犀利和威严。

    那门卫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会儿被陈墨言这么一质问,他先是被陈墨言的气势所摄,慢半拍的反应过来之后,再看着陈墨言忍不住就有些许的恼羞成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儿,我们这可是大老板专门规定的不准这里头停车啊,还有,你赶紧把车子给开走啊,不然一会你车子被人拖走划破啥的我们可不负责。”

    陈墨言咪眼看他一下,摇摇头,抬脚朝着农场里头走进去。

    身后,那门卫忍不住跺了下脚,“哎哎,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儿,你倒是把车子开到一边去啊?”

    可惜陈墨言不理他啊。

    到最后,他看着陈墨言的车子直接就垮下了一张脸:

    要是让上头的领导经理看到了,准又得扣他钱!

    陈墨言在门口再次被人拦下。

    不过这事儿也难不住她,随口说了个名字,她做了个登记就走了进去。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

    陈墨言把农场的一切都收入了眼底。

    有些人很是踏实的干活,做事。

    有些人则是油嘴滑舌的闹腾,这里走走哪里转转的。

    分明就是在混时间!

    她也没和谁说话,先是去了几个种着东西的田地。

    绿油油的青菜。

    金黄色的稻谷正在抽穗儿。

    长势极是喜人。

    陈墨言站在不远处看着,瞧着,眼底全都是笑意。

    转了个圈。

    她走到了另一侧种植水果的地方。

    西瓜圆滚滚。

    西红杮红红火火的一片。

    陈墨言瞧着这一切,眼里头全都是笑意:

    这些可都是她们农场里头自己种出来的。

    纯天然,没有半点污染。

    连一丁点的农药都没有沾过的。

    前两年多少打出去了一些市场,今年她是特意和刘素两人商量过后加量加产。

    没想到这眼看着到了收获季。

    刘素竟然不在……

    她揉揉眉心,这丫头,把这些担子压到自己身上。

    可她还不能不担着啊。

    不然的话,投进去的钱打了水漂不说,这些东西可都是浪费了啊。

    她笑了笑,转身往前面的办公室走。

    绕了个圈。

    她看到那边好像有几个人正在一块西瓜地里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一个个的弯着腰。

    好像手里头还拿着啥?

    陈墨言没多想,只是随意的走了过去。

    站在田地边儿上。

    只一眼。

    陈墨言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

    “都给我住手。”

    几个中年妇女正一边走一边朝着西瓜里头注射东西。

    她虽然不明白那针管里头的是什么。

    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啊。

    陈墨言气的胸口都在喘粗气,“这是什么东西,你们刚才打的是什么?”

    “啊,这这是啥俺也不知道啊。”

    “对啊,就是上头领导让我们打的,我们就打了啊。”

    几个女人被陈墨言这么一质问,下意识的就站起身子回了话。

    不过也有人脑子转的快。

    看着陈墨言陌生啊。

    不禁就有些狐疑,“哎,我说你是谁啊,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做什么可用不着你管。”

    “对啊,你是谁啊你。”

    陈墨言看着几个女人东一嘴西一嘴的对着她不满极了。

    她也懒得多说。

    直接拿起自己的电话打了出去。

    接通后,不等对方出声,陈墨言的声音带着怒意,“程昊,你马上给我过来,对,我是陈墨言,我在,嗯,13号试验田这边,我现在不管你在哪里,你立刻马上给我过来,五分钟之内赶不到的话你就直接给我走人。”

    啪。陈墨言直接给挂了电话。

    看着几个女人脸上变来换去的表情,她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意,“你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要是你们告诉我这里头的是什么呢,我就不和你们算这个账,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报警,说你们投毒。”

    “哎哎,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

    “是啊大妹子,咱们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瞧着你这穿的人模人样的,你怎么能这样害人?”

    “我害人?你们刚才拿着这东西往西瓜里头注射,咱们不如让警察过来判断一下,看看到底是谁更像在害人?”陈墨言看着几个女人,语气平静中透着咄咄逼人的凌厉。

    她的话听的几个女人脸色猛的一变。

    最后,一个略胆小些的中年女人小声却急切的开口道,“大大妹子啊,这真不是啥害人的东西,领导说了,打了这些呢,这瓜啊就能长的又大又红,真的,真不是啥害人的……”

    催生剂!

    陈墨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了。明天吧。晚上带娃出去了。累成狗…

    PS:新文PK中,明天最后半天,大家记得挪下脚,动动手指收藏收藏呀。

    《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