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13章 家人家人
    两天过后。

    把农场的几个负责人和经理骂了个狗血喷头。

    程昊的脸都是白的。

    “老板,老板这事儿真的是个误会,您听我们解释……”

    要是说起来程昊是真的觉得自己冤枉啊。

    他可是坚决贯彻刘素和陈墨言两个人的话,那是从头到尾全有机。

    不沾半点农药。

    化肥都不用!

    他是搞农业的出身,最初的时侯被刘素给挖了过来。

    一开始的时侯,他听着刘素的那些话,看着陈墨言的手写厚厚一叠的计划。

    他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天方夜谭嘛。

    可是,这一步步的走下来,他的成就感甚至不比陈墨言和刘素两人少半分!

    刘素和陈墨言两个人还有别的好多好多的事情。

    可是程昊全部的事业都是这个农场!

    他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这里,看到如今农场蒸蒸日上。

    在国内渐渐打出属于自己的名头。

    程昊不知道有多高兴和激动。

    现在,下头那些人竟然想要把他的心血给破坏。

    农场里头这些产品就是他们农场的命,就是他们农场的名头啊。

    这命没了,名头没了。

    以后他拿什么再去发展农场,拿什么去取信于人?

    这让程昊怎么能忍?

    他恨不得弄死那些人!

    可是,现在眼看着陈墨言这个老板要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甚至连他这个总经理都要给牵怒上。

    程昊忍不住开了口,“陈小姐,我觉得这事儿大家虽然有错,但是,您不能一句话直接就是当事人开除,所有人牵连啊,还有不少人是根本不负责这块儿的……”

    “比如财务销售那些……”

    “还有你,是吧?”

    陈墨言呵呵一笑,摇摇头,把自己面前的一叠资料递给程昊,“你自己看看,要是这些理由还不足以让我开掉他们,让我牵怒你这个总经理的话,那么在你不妨告诉我,什么样的原因和理由我这个老板才能直接开除人?”

    “或者,咱们去相关劳动或是啥的部门去问问?”

    看着陈墨言这个样子。

    程昊的心头突然就是一声猛跳。

    他顿了下,抬手接过陈墨言推过来的资料,一目十行的看完。

    然后,整个人瞪大了眼,“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这样做?陈小姐,这……”他本来是想问,这事儿不是真的吧,那些人怎么敢这么大的胆子,把农庄里头的菜用车子拉出去,转几手之后再回到他们自己手里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这中间的差价什么的,可都是他们自己的了。

    还有,这以假单据报账?

    他觉得自己都有些懵了,有心想要问陈墨言,这事儿,不是真的吧?

    可做为一个打理农场多年的总经理。

    而且,他也算是和陈墨言共过事几年的人了。

    陈墨言的性子,不可能拿着这些事情开玩笑。

    到最后,程昊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坐在那里半响没出声。

    良久良久。

    他突然就站了起来,对着陈墨言深深的鞠了一躬,“陈小姐,这事儿都是我本人管理不善,不知人用错了人,刚才那几个人都是直接开除掉,我这里您也不必为难,我这就自己请辞。”对于这一番话,程昊要是放在刚才,也就是没看陈墨言手里头的这些所谓证据之前,他肯定是说的心不服口不服。

    凭什么啊。

    这可是他一手经办出来的农场啊。

    哪怕你是老板。

    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一个理由没有的开除人吧?

    可是!

    看了人家陈墨言递过来的那些东西,程昊简直可以说,他没脸再待下去!

    他站起身,脸上写满了不舍。

    这地方,以后他就不能再待了啊。

    不管是会议室还是办公室,亦或者是别的好些地方。

    真的都是他一点点收拾或是布置出来的。

    可是现在,他哪里还有这个脸待着?

    看到人家陈墨言这个老板他自己都觉得燥的慌。

    陈墨言看着他。

    半响后叹了口气,“程昊,你的确是不怎么合适总经理,不过,我这里倒是另外有个职位想给你,当然,你要要是觉得自己不想继续待下去或者是觉得不好意思,我也不拦你……”

    “你先看看我这份计划。”

    “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咱们再继续谈。”

    “行,那我先看看。”

    程昊送走陈墨言,回到自己总经理的办公室,很快就有助理走了进来,“程总,您看外头不少人想要见您,您是……”他话还没说完呢,程昊直接就摆了手,“和他们说找我也没用,这是陈老板亲自发的话,还有,你帮我转告他们一句话,要是再闹下去,陈老板直接报警,到时侯结果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

    助理本来还想着帮几个人说几句话。

    可一听自家顶头上司这话,他猛不丁的怔了下。

    然后,想也不想的点点头,“行,程总您喝茶,我这就出去说。”

    转身走出去。

    助理看着那几个一脸急切的人忍不住心里头狐疑起来:

    这几个人到底是做了啥事儿。

    让那个不怎么过来的陈老板发那么大的脾气?

    他刚才可是瞧着程总的脸色也不怎么好,难道,这是牵怒?

    不过,刚才程总都说牵扯到报警……

    这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

    “怎么样,程总怎么说?”

    “是啊卫助理,你有没有帮我们在程总面前说几句好话?”

    卫助理看着眼前几个人,适时的在脸上摆出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很抱歉,我才和程总说了你们的事儿,程总就把我给赶了出来,而且,程总还让我转告几位一句话……”

    “什么话?”

    “卫助理,程总的语气怎么样,他是不是很生气?”

    卫助理的语气平静,“程总请我转告几位一句话,见好就收。别闹到最后大家都不好看。还有,程总说,几位做了什么事儿心知肚明,没必要再继续闹下去,别人都不是傻子,要是陈老板当真报警的话,你们什么后果自己好好想想。”

    “你说什么,他说要报警?”

    “啊,没有啊,我只是转告程总的话。说你们要是再继续闹腾下去的话……”

    “程总当真是这样说的?”

    卫助理被几个人的怀疑心里头有些不舒服,“几位要是不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你们可以在程总想要见你们的时侯去问问他。”

    “……”

    眼看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离去。

    卫助理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几个人怎么一下子都被开除了?

    还有,刚才他进去的时侯程总可是脸色难看。

    这事儿不会影响到他吧?

    他倒是想回头过去总经理办公室再去问问。

    可惜,刚才程昊已经直接让他出来,关上门,说自己要静一静。

    站在门口想了想,卫助理还是扭头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农场里头一场风波,如同一锅水煮开,彻底的沸腾起来。

    四合院。

    陈墨言却是仿佛没有半点知觉,更好像这事儿根本就不是她自己弄出来的。

    事实上陈墨言也的确是没什么好心虚的。

    她拿钱雇人做事。

    月月给他她们的开着工资。

    她图的啥?

    自然是赚钱!

    现在这些人非但不能给她的农场创造收益,竟然还想着捞她的钱?

    这事儿,换成谁是老板都不可能容忍!

    不过,农场那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惊动了远在国外正陪着自家爸妈游玩的刘素。

    或者说,是刘爸刘妈一家陪着刘素散心。

    之前的事情可是把刘爸刘妈两个老的给吓的啊。

    魂儿都要没了。

    而且,直到现在,刘妈妈对着自家女儿说话都是小心冀冀的。

    生怕自己哪句话没说好啥的。

    再惹的自家闺女想不通,做出点傻事啥的?

    刘素以前没出事前,刘妈妈那是见她一回唠叨一回。

    就差没亲自上阵押着刘素去相亲。

    可是到了现在呢,对于自家女儿这不嫁的事实她好像已经完全接受。

    ——只要孩子人好好的。

    别的,她都不管了!

    所以,刘妈妈是一心陪着刘素,哄着她玩,散心。

    也算是变相的休养身体。

    在国外这样的一段日子下来,母女两人的感情却是极剧升温!

    甚至连刘爸爸都跟着精神了不少。

    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跟着刘素一行人过来的还有刘素的嫂子和侄子侄女。

    当然,最初的时侯刘素是没想着让自家嫂子和侄子侄女跟着一块来的。

    她那会儿的心情可是糟糕透了。

    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些?

    甚至,连刘爸刘妈她都不想着让她们跟她出来。

    一个人省心!

    可是刘妈妈担心啊,对着刘素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到最后,刘素自然是心软的答应和刘妈妈待在一起。

    刘妈妈这才是勉强挤出一抹笑模样儿:

    她是真的怕自家女儿一个再想不开,作出点什么傻事儿来啊。

    就为了照顾刘素的心情,直到现在,她都不敢去问刘素到底是为了什么不想活!

    想起这事儿来,刘妈妈觉得自己的心如刀搅。

    到底是多大的事儿啊,怎么就不想活了呢。

    不想活到连自己的爹娘都不要了?

    还好,她家素素福大命大!

    “奶奶奶奶,我妈妈说一会咱们出去吃大餐啊,什么叫大餐啊。”

    五岁的孙女笑嘻嘻的跑过来。

    冲到了刘妈妈的怀里头,“奶奶,姑姑一会出去会不会给我买好玩的啊,妈妈说,姑姑会帮我买新衣服。”

    刘妈妈的额头跳了两下。

    “你妈妈还说啥了?”

    “说我姑姑会给我买好多好多东西啊,还说我姑姑好多好多钱,她一个人也用不完,给我和哥哥用才行的。”

    “刘纤盈你在说什么呢,给我闭嘴。”

    刘素的嫂子,刘妈妈的儿媳妇刚换好衣服从屋子里头走出来,就刚好听到自家女儿那几句话。

    不禁听的她脸有些发青:

    这个坑妈的娃!

    她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伸手要去拧自家女儿的耳朵,却被刘妈妈给伸手拍开,“你拧她耳朵作什么,她才多大,那些话想说也说不出来吧,到是你,那些话是你说的吧,我说你怎么就那么大的心?”

    “我可告诉你,你妹妹的钱就是她的钱,谁也不去打主意。”

    刘妈妈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心里头忍不住叹了口气: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把这人娶进来啊。

    搅的现在两兄妹的感情越来越不好……

    家门不幸!

    “妈,妈你刚也说了她就个孩子啊,她说的话能算吗?”

    刘素的嫂子站在那里有些尴尬和着急。

    恨不得把自己的心剖开让自家婆婆去看看,她刚才真的没说这话啊。

    “你这会儿没说,不代表你以前没说。”

    “是不是你们两口子说过这些,然后不小心让孩子给听到了?”

    对于自家婆婆这话。

    刘素嫂子脸一红,“妈,我们那不过就是开个玩笑,我和大昌说话说起来的,大昌那段时间不是没工作么,他也不去找,我才说的,我说难道你要让妹妹养着咱们吗,妹妹的钱再多那也是妹妹自己的,和咱们没关系啊。”

    “妈,当时大昌还和我急眼呢,说我把妹妹当成外人……”

    刘素妈妈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下。

    她看了眼自家儿媳妇,心里头却是暗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也没啥。

    难道,真的是自家孙子孙女的年岁小,掐头去尾的这了话?

    她正想着呢。

    耳侧,响起自家孙女带几分稚嫩的声音,“不对不对,妈妈,你还说了,你说姑姑都没结婚,更没孩子,以后怕是也不会有了,所以让我和哥哥好好的对待姑姑,多陪着姑姑,说不定以后姑姑的财产就全都是我和哥哥的啦。”

    刘妈妈,“……”

    刘素嫂子看着自家婆婆的黑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刘素神色淡淡的的表情,她张了两下嘴,“素,素素……”忍不住想哭。

    这两个熊孩子啊。

    怎么能这样坑爹坑妈?

    最后,她叹了口气,“素素,妈,我要是再说什么你们心里头估计也不信,可是妈,真的,我和大昌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那次是有这样说过,没想到就这样被自家两个熊孩子给听了去……

    但是,那也就是夫妻两个人之间随口说的话啊。

    哪里能算的了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