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14章 有人求上门
    帝都。

    四合院。

    对于程昊,陈墨言其实还是有所欣赏的。

    在仔细调看了他的过往经历,以及在农场这几年来的的所为之后。

    陈墨言想了又想,最后,决定单独成立一个部门。

    研发部!

    给程昊统管,带头。

    她觉得,以着程昊的心性和能力,肯定比他待在总经理这个部门要好!

    不过这也是陈墨言自己心里头的想法。

    到底如何?

    万一人家程昊觉得自己的总经理头衔被撤,觉得没脸再待下去?

    再有那心眼儿小的。

    说不定还会嫉恨自己的这个作法呢。

    堂堂的总经理啊,这一下子换成了个部门主管类似的。

    会不会觉得丢人?

    陈墨言把这些都想到了,不过,最后她把决定权交给了程昊自己。

    看着办吧。

    陈墨言以为自己会等个几天。

    人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呐。

    这地位也是一样。

    从低向着高处爬不容易,但从高处往下跌。

    虽然速度很快,很快。

    说不定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一眨眼的功夫。

    可是,这中间自己需要承受的落差和痛苦,还有失落,更难!

    陈墨言甚至都想好了被程昊拒绝的心理。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不过是隔天一大早,程昊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陈小姐,陈小姐,陈小姐您在吗?”

    刚吃完早饭,还没来得及把四小只给安顿好呢,就听到外头程昊焦急的声音。

    感受着他话里头的那份焦急和迫不及待。

    陈墨言一挑眉,眸光里头带了抹笑意:这是,好消息?

    让齐阿姨带着几个小的去旁边玩儿。

    陈墨言起身走出了儿童室,“程先生……”

    “陈小姐,我答应你的条件了,还有,你这什么研发部门什么时侯正式成立,我什么时侯能上班?”

    他看着陈墨言,恨不得现在就有那么一伙的人,一批的东西可供他去研究,练手。

    要知道他在大学期间那就是研究狂人。

    后来毕业。

    他曾经一心想着找个符合自己专业的工作,让他有用武之地。

    可惜!

    几年的时间白白蹉跎。

    直到,刘素拐弯抹角的听到这个人,找上了他……

    当时程昊正是人生中最为低谷的几年。

    可就是这样,他也不想随意的去跳槽,更何况,那会的他还是有些所谓的文人傲骨。

    一个女人当老板啊。

    最开始的时侯,他觉得自己不能过去。

    可是,刘素的诚意满满,专门找他都找了两三趟。

    后来更是在程昊的爸爸心脏病手术时帮着程昊拿出了全部的费用。

    当然,刘素也和程昊说过了,不管他来不来这边工作,这钱,算是自己借他的。

    为了这事儿,程昊还特意给刘素正正经经的打了借条。

    程昊是家里头的独子。

    早年的时侯他还有一个妹妹,后来就被人给拐走了,找了几年没找到。

    到现在更是杳无音信。

    程妈妈在女儿失踪的几年后也郁郁寡欢的去世。

    程昊和妻子两个人还得上班,得照顾几岁的孩子,还要给住院的程爸爸送饭……

    这样的情况下,程昊请假肯定是请的多。

    时间一长,他单位的人自然不满,到最后,脸皮薄的程昊受不了那些闲言菲语,索性自己主动辞了职。

    可是家里头没收入不行啊。

    孩子,病人哪个不要钱?

    到最后,程昊还是决定跟着刘素一起。

    直到现在。

    程昊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兴奋,“陈小姐,你没有哄我吧,你真的要成立这个部门?”

    “是真的。”

    书房里头。

    陈墨言看着一脸激动兴奋的程昊,笑着招呼他落坐,“别急,我说出去的话自然是算数的,倒是你,瞧着这个样子,这是想通了,准备出任咱们的研发总监?”

    “什么总监不总监的,只要是能让我研究,我就是跑腿的都行。”

    说这话的时侯程昊是一脸的兴奋,激动。

    这么些年啊。

    他毕竟这么大几年了,之前经过那么多的事情磨砾。

    程昊甚至以为自己会时间这把刀剑给打磨的没有了棱角。

    他以为自己曾经那些的梦想都成了水泡。

    曾经,他也以为自己是认了命的。

    可是没想到……

    看到陈墨言交给他的计划之后。

    他昨晚整宿没睡!

    想了很多很多。

    他想自己曾经的梦想,想这几年来的经历。

    想他的以后。

    最后,一大早,程昊在自家妻子和女儿一头雾水的表情中跑出了家门。

    他,想要继续自己的梦想!

    “陈小姐您放心,我真的想通了,我也知道您担心我这身份上的改变,但是您放心,我不在意,真的。”

    要说没有昨晚一整晚的思想波动。

    程昊说一点都不觉得被影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陈墨言坚持要撤他总经理一职的时侯,他生气愤怒不至于。

    但却觉得不舒服。

    可是现在,他甚至有一种想法,怎么说呢,嗯,撤的好!

    陈墨言忍不住的失笑,“行,那你先去继续工作,我这边安排好就做相关调动安排。”

    送走了程昊。

    陈墨言心里头一桩心事算是清了。

    可接着她又忍不住为着农场负责人的人选问题头疼了起来。

    最后,她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希望有合适的人选吧。

    下午出去和人谈了点事情,陈墨言傍晚回到家,竟然看到了一身削瘦的刘素。

    看到陈墨言回来。

    刘素扯了下嘴角,“回来了?”

    “你不是说没那么快回来吗,怎么这是,在外头玩的不开心?”

    “还行吧,玩哪里有够啊,想回来就回来喽。”

    刘素并没有把自己家里头那些事情和陈墨言说。

    清官难断家务事儿。

    更何况,言言帮她良多,她不能再让言言跟着她操心。

    两个人坐到书房里头。

    陈墨言看她一眼,“想好没有,上班?”

    “对,上班。”

    这段时间她已经想的很清楚,感情算什么啊,只有工作才最重要!

    工作就是钱。

    这女人啊,手里头有了钱,腰杆子挺的都直!

    “……农场那边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我是怕你在外头担心,所以也就事后没和你说,不过你现在回来了,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还有,程昊这个人实在是不适合管理,不过,他对农场的心却是让人敬佩,所以,我想了又想,单独成立了一个研发部让他负责……”

    “那现在不是缺一个负责人?”

    陈墨言点了点头,“我已经和外头放出了风声,这几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过来。”

    “你回来刚好,这事儿我就交给你了啊。”

    陈墨言觉得刘素即然人回来了,又是主动说要做事。

    那自己肯定得成全她嘛。

    再说了,有事情做她就不会胡思乱想的了。

    忙碌挺好的。

    “行,我过去看看,不过最后人选你定啊。”

    有了上次程昊的事情,刘素觉得自己可不能再一个人拍案了。

    万一再不合适呢?

    陈墨言看她一眼,点点头,“行,那你先盯着。”

    午饭过后。

    刘素起身离去。

    陈墨言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拧了下眉头。

    这丫头,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啊。

    不然的话,也不会绝口不提在外头的那些事情了。

    三天后。

    陈墨言和刘素一块露面见了前来应聘农场负责人的两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

    一名年轻人。

    两个人前见的是那名年轻人。

    刘素负责说话。

    陈墨言则坐在一侧不出声,低头看资料,或者偶尔抬笔记下点什么。

    年轻的男孩子一脸的自信,扫了眼陈墨言,似是把她当成了助理什么的,便不再去看她,只是全神灌注的应付起面前的刘素来,“刘小姐,我的简历您也看到了,我知道您是清华园毕业的高才生,可是刘小姐,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英雄不问出处么?”

    “虽然我的学校不怎么出名,但是我却很有自信,自己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

    陈墨言听到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年轻的脸庞,满满的都是朝气。

    说这话的时侯这张脸上眉彩飞扬,全身上下全都是自信的光芒。

    陈墨言看着他笑了笑,随即就垂下了头。

    心头却是一声喟叹:年轻,真好!

    十分钟的自我介绍时间。

    对方硬是用了十五分钟还没说完。

    最后,是陈墨言直接打断他,“行了,时间到了,你可以出去了,这上面的联系方式正确吧?”

    “啊,对的,正确……”

    男孩子有点懵,怎么这就,赶他走了?

    不过,他反应过来后还是很有礼貌的站起身,对着两人客气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办公室内。

    刘素看向陈墨言,“这人不合适。”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表示附和,不过,她却是有些好奇,“哪里不合适,说说看。”

    “啊,他太能说了啊,咱们这里可是农场,是要做事的,那么溜的嘴皮子做什么?”

    陈墨言失笑,“对,你说的没错。”

    接下来见的是那位中年男人。

    瞧着倒是稳定,可是,十几分钟的对话中,陈墨言却还是觉得不满意。

    太四平八稳了啊。

    她这里可是农场,在一定的程度上,是需要有些魄力存在的人。

    程昊不是。

    可眼前这两个,还是不适合……

    “这事儿急不来,反正你现在也没别的事情,先盯着这边吧。”

    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开车回家。

    刘素开车。

    听到陈墨言的话后她点了下头,“也只能是这样,不过我瞧着最近农场那边的人被你给吓的,都老实不少啊。而且工作效率都比以前要高上不少呢。”

    “效率出来了。”

    刘素也点了下头,“可不是,我瞧着那些瓜果,心里头都觉得舒服。”

    “这是咱们自己家种的啊。”

    陈墨言笑了笑,“你最近盯着点销售那边,我担心他们的市场不够。”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

    齐阿姨刚刚煮好午饭,看到她们两个人回来,不禁就笑了,“你们两个怕是知道我饭菜做好了吧,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这样,你们两个先进去,我再加两个菜。”倒不是饭菜不够,主要是齐阿姨想着加两道陈墨言爱吃的菜,刚才她以为陈墨言不回家吃饭的,就做的多数都是老爷子和小四只能吃的偏清淡的。

    陈墨言却是笑着拦下她,“不用再加,我这几天上火,吃清淡的就好。”

    “那好,你们先去洗手准备,我这就准备开饭。”

    刘素洗好手,回头看到陈墨言已经被四小只给抱住。

    抱腿的抱腿,拽手的拽手。

    她瞧着这一幕,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

    饭罢。

    刘素起身告辞,陈墨言被四小只拖着,只能对着她摆摆手,“行了你赶紧走吧,我就不送你了啊。”

    回过头。

    陈墨言在自家儿子女儿脸上各捏了一下,“妈妈平时怎么和你们说的,家里头有客人的话不准撒娇胡闹,要有礼貌,客人走的时侯你们要起身相送,你们刚才是怎么做的?”

    “大宝,你是哥哥你来说。”

    大宝眼珠转了两下,嘀溜溜的,“可是,妈妈,你不是说素素阿姨不是外人,是一家人吗?曾外公还有齐阿姨经常说,一家人不用客气的啊,难道说是曾外公说错了吗?”

    陈墨言看着自家儿子,忍不住想伸手拧过去。

    臭小子,你说的简直我这当妈的无言以对!

    把四小只给硬压到床上哄睡。

    陈墨言起身下地,伸了个懒腰,她扭头看了眼睡的安稳的四小只,眉眼温柔的走出房门。

    客厅里头。

    齐阿姨一脸的为难,“你看这事儿,真的不行啊,我早和你说过的,言言她不会管这事儿的……”

    “齐阿姨,我知道您是好人,您当初不也同情我妈的吗,我求求你了啊,齐阿姨,你就帮帮我,帮帮我妈,多和陈小姐说几句好话,让她去和那些人说把我妈放回家吧,齐阿姨,我求求你了……”

    要说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不知道眼前这个一脸哀恳的年轻女孩子是谁。

    那么,这一番的话听下来。

    她自然是心头有数:程姐!

    没想到程姐的家人到现在还没有放弃游说自己?

    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吗?

    或者,把她当成了傻子,旦凡是谁随便哄一哄,求一求的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耳侧,齐阿姨还在那里苦口婆心的劝。

    年轻的女孩子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陈墨言,她噌的站起身子,伸手猛的用力一推站在她面前挡着路的齐阿姨,噌噌两步站到了陈墨言的跟前,“陈小姐,我总算是见到你了,陈小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是个心肠软的人,陈小姐,我妈她是做的不对,可她也没有给您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啊,我求求您和上头的人说说,放她出来吧。”

    “陈小姐,我求求您了……”

    ------题外话------

    清明放假,下午在车上…到现在…哎。亲们看明天吧。我捂脸跑。

    推荐流年醉文文《王爷有宠:恶女毒妃》

    重生前的苏轻寒,温婉,善良,聪慧宽容,以德报怨,一腔真心却被狠狠践踏,亲子被杀,横死铁牢。

    重生后的苏轻寒,冷血,狠毒,机智过人,恩怨必还,做尽了小人之事也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斗继母,教亲弟,谋家权,踩渣男……

    这一世,苏轻寒步步为营,将安国侯府掌控于股掌之间,本以为一切皆靠算计,早已不对感情抱有期待,却不料前世姻缘今生果,被某个无赖搅乱了心……

    起初,苏轻寒觉得,她重生是为了复仇虐渣

    后来,苏轻寒恍然,她重生是为了守护亲人

    最后的最后,苏轻寒扶腰大怒:重生根本就是为了做苦力!

    某人餍足一笑:乖,再来一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