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15章 四宝上学
    来人是程姐的小女儿。

    她去年才大学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呢,高不成低不就的。

    这大半年来多数是靠着程姐这个当妈的来养。

    可谓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这会儿程姐突然一下子被关了进去,最开始的时侯程姐的小女儿甚至觉得,哎呀,她妈总算是不用老在她耳朵边念叨这个念叨那个,不用老是在她玩游戏的时侯突然出现打断她,让她失手什么的了,而且,也不会有人老是叫她去吃饭,起床……就这样随心所欲的生活过了几个月。

    程姐的小女儿突然就觉得不对劲儿了起来。

    没钱了!

    以往没钱的时侯,她回头就能找她妈要。

    可是现在,她去哪找她妈要钱?

    而且,程姐在里头时不时的身体出现毛病,还得和她要钱呢。

    这怎么能行?

    想来想去的,程家那几个都觉得程姐这个当妈的在外头好的人就想到了陈墨言。

    要说她们这些人也算是有毅力。

    一回不行就两回,两次不行就三回呗。

    反正不是都说,只要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的嘛。

    他她们就不信自己这些人磨不过陈墨言。

    要是陈墨言晓得程姐的几个儿女会是这样子的想法,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怎么了。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是这样用的吗是吗是吗是吗?

    此刻,程姐的小女儿一脸的伤心难过,“陈小姐,您就念在我妈当初照顾几个孩子那么用心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再说了,孩子这不是没事儿吗,你们家也没受到啥实质性的伤害,我妈她年龄大了,这一下子进去怎么能受得了,陈小姐您就行行好,念念旧情……”

    旁边齐阿姨已经是听不下去。

    “我说你这姑娘是怎么回事儿,孩子没事儿就得原谅你妈,就得让言言去帮着你妈说话,把你妈从里头给捞出来吗,你妈进去又不是我们言言的原因,那可都是警察局做的决定,你不去找警察你们家老是三天两头的过来我们这里做什么,怎么着,是觉得我们家言言好欺负吗,我告诉你啊,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这样,我可是要报警告你们骚扰民宅了啊。”

    能让好脾气的齐阿姨都说出这话来。

    可见是被程家人缠的没办法了。

    陈墨言摇摇头,看着程姐的小女儿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你叫什么,算了,你不用告诉我,我只是想问问你,如果有人要去杀你,或者是入室抢劫,结果对方却被你的挣扎或是邻居的叫声给吓跑,哦,对了,他还强行抱着你,把你的衣服脱了一半或是啥的,你事后会原谅对方吗?”

    “一定会的吧。”

    “毕竟呢,你这没啥实质性的损失,是吧?”

    程姐的小女儿脸都黑了,看着陈墨言的眼神满是怒意,“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也是女人吧,你就不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吗?”女孩子的名声多重要啊,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说?

    嗯,果然是有钱人,歹毒!

    陈墨言听不出来她心里头的话,不过,想也知道。

    不过,她可不在意眼前这女孩子在想什么。

    微微一笑,看着对方不紧不慢的开了口,“你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呀,你为什么不能原谅别人,当这事儿没发生呢?你也不行是吧?即然你也不行,为什么要强求别人呢?”

    “听说你是大学毕业,那么总应该听过一句话,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程小姐,以后,我不希望你再来我家里头,我也不想看到你。”

    “包括,你们程家的任何一个人。”

    陈墨言这话说的是真的。

    她看到程家的人就能想到程姐,想到她做出来的那些事儿。

    虽然她人现在已经被送进了监狱里头。

    可是,自己的儿子差一点找不回来,还连带林家的孩子和小妞妞。

    这也是三个孩子的运气,被找了回来。

    要是万一呢?

    她除了崩溃自己的儿子,还无言面对朋友和自己的姑姑!

    现在,程家的人怎么有那么大的脸求她?

    她看着程姐小女儿眼底的怨愤,神色淡淡的笑,“等你什么时侯觉得自己可以原谅对你自己欲行不轨的人之后,再回头来找我吧。”话罢,陈墨言看了眼齐阿姨,直接道,“以后程家人来了,不用让他们进来。”

    “要是他们敢闹的话,你就直接打电话报警。”

    话说完之后,陈墨言扭头就走。

    身后程家小女儿一脸的怨恨。

    嘴唇张了张,不过,最终她还是找回了些许理智,气呼呼的离去。

    身后,齐阿姨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和吃了死苍蝇似的。

    愧得她之前还为着程姐的事情想让言言和警察多说几句好话啥的。

    倒不是她不心疼大宝。

    齐阿姨是想着吧,好歹程姐也是为着生活所迫……

    她是没想过让陈墨言或是谁原谅程姐。

    包括齐阿姨自己都不能晾解这事儿。

    她就是觉得吧,量刑上能少一天半月的也是好啊。

    可惜,现在瞧着程家这些人,想着这段时间程家那些人时不时的过来哭诉纠缠一番。

    齐阿姨觉得,她真是瞎了眼!

    回过头,陈墨言早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就她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人性本善?

    呵呵,你想多了!

    当然,她并没有把所有人都想成很不堪,或者全都是坏人,恶人。

    不过就是觉得,人心啊,你怎么都不会想透,看透的。

    而且,哪怕对方和你再亲近,做出再多不堪的事情。

    你也用不着太过吃惊或是痛苦什么的。

    因为,人性,就是如此的残忍,以及善变!

    时间转眼到了六月底。

    家里头的田子航和田老爷子两个人再次争执了起来:

    为的自然还是四小只上学的事情。

    田子航是建议给四小只先上半个月的暑假试验班。

    过渡期嘛。

    可田老爷子却是不同意。

    最初的时侯老爷子也没说啥,只是在头天他跟着送孩子过去的时侯,看着二宝和三宝哭的嗷嗷叫,到最后本来趴在他怀里的四宝还有跑来跑去觉得满眼新鲜的大宝都跟着哭,四个孩子扯着嗓子哭,四宝哭的小脸通红,到最后还干呕了起来,那乌溜溜的大眼全是泪,小手紧紧拽着田老爷子的衣裳不放……

    可把老爷子给心疼的啊。

    到最后,老爷子直接抱着小四宝回家!

    任凭田子航怎么劝。

    回到家,父子两个安顿好孩子,关在书房就吵了起来。

    这不,陈墨言中午回家,田老爷子还自己一人坐在书房里头生闷气呢。

    陈墨言先在儿童房看了眼四小只,玩的正欢。

    她扭头看向齐阿姨,“我爷爷在书房呢?”

    “可不是,在呢,和先生吵了一架,先生气呼呼的走了,老先生没出来……”

    “哦,我中间给他送了回茶,还送了盘水果……”

    陈墨言揉揉眉心,“行,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看看。”

    站在书房门前。

    她忍不住的有些好笑:

    人家家里头是家有一老如同一宝。

    她们家这两个啊,家有两老,鸡飞狗跳!

    “爷爷,我可以进来吧?”

    “唔,进来吧。”

    田老爷子正闷头看报纸呢,听到自家孙女的声音,放下手里的报纸朝着门口看过去,“回来了,你不是说中午有事不回来了吗?”

    “嗯,办完了就回来了,爷爷你还没吃饭吧,刚好齐阿姨还没煮呢,走,咱们出去吃东西去。”

    “出去吃啥吃,还不如在家里头煮呢。”

    “几个孩子之前不是还念叨么,索性就今天一块去。”

    田老爷子自然是架不住孙女的磨缠,只能点头同意。

    陈墨言开车。

    田老爷子坐在副驾上,后头位上则是齐阿姨和几个孩子。

    在几个孩子哇哇的叫声中。

    陈墨言侧眸看了眼坐在副驾位上的田老爷子,“爷爷还生气呢,要不这样,咱们回头收拾下西边的那个院子,我带着您搬过去,不要我爸了,您说好不好?”

    “对,这样好,让那个逆子自己一个人住。”

    不过老爷子的眼也就是亮了那么一下下,随即就猛的摇了头。

    “还是别搬了,怪麻烦的。而且,你奶奶没去过那边,我怕她回来的时侯迷路。”

    陈墨言猛不丁的听到田老爷子这话,忍不住心头一酸。

    “爷爷。”老太太过去那么久,老爷子一直是不怎么提的,哪怕是老太太的忌日,年节祭奠,他也通常就是那么嘀咕几句,还说什么弄这些是形式主义,人都没了她又不知道啥的,陈墨言虽然知道老爷子会伤心,但她觉得老太太走了那么久,老爷子应该走出来了吧?

    可听到这话。

    陈墨言才知道,她这个爷爷啊,哪里是走了出来啊,不过是他把一切都放在心底深处,不说罢了。

    田老爷子扫她一眼,语气不紧不慢的,“行了,你爷爷还用不着你这丫头来同情,你奶奶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等我罢了,早晚我会去找她的,仔细开你的车。”对于生死,田老爷子虽然心有不舍,但也不过是瞧着几个孩子,舍不得自己的孙女罢了,可是,谁能不死?

    是人啊,早晚都会走上这么一遭的!

    陈墨言选的是中餐厅。

    四小只还小,西餐厅吃不了什么,而且老爷子也吃不习惯啊。

    齐阿姨和田老爷子带着四小只一出现在餐厅,顿时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一个个瞧着四小只如同看到了什么稀罕物儿似的。

    不过四小只还小,也不知道啥,只知道蹦蹦跳跳的跟在田老爷子身边儿找好吃的。

    特别是三宝。

    还一个劲儿的催,“曾外公,怎么还没有吃的啊,宝宝饿肚肚……”

    “好好好,我们三宝乖啊,马上就有吃的了。”

    田老爷子听不得自家娃说饿啊,一个劲儿的催着服务生上菜。

    被催的服务生也是一脸的懵:她这才点了单,还没传到后台呢,要不要这样着急的?

    “老爷子请稍等,马上就来。”

    服务生很是客气的上茶,然后没一会去而复返。

    手里头端着的是一碟的水果和切的小块小块的甜点。

    “老爷子,这位女士,这是我们经理说特意送给四个孩子的,希望你们用餐愉快。”

    “这怎么好意思?”

    田老爷子赶紧要推荐,一扭头,就看到另一侧三宝乌溜溜的大眼正眼巴巴瞅着那碟糕点的小可怜模样儿,他忍不住话题一转,想也不想的就点头应下,“行,那你就替我谢谢你们经理,回头和他说,这东西多少钱,我们一块结算。”

    “老人家放心,我们经理说过,这是送给四个孩子的。”

    服务员客气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三宝已经可怜兮兮的看向田老爷子,“曾外公,三宝饿了,肚肚瘪……”

    “好好好,我们三宝饿了啊,三宝乖啊,来,先少吃点,一会还得吃饭呢,这是白开水,别呛到……”

    齐阿姨在一侧瞧着,忍不住扭过了头。

    只要是涉及到这几个孩子的事情,除了言言,这个家里头估计都会瞬间没原则妥协!

    嗯,当在也包括,她!

    陈墨言停好车走进来的时侯就看到几个宝正在吃水果。

    田老爷子则是眼也不错的盯着他们几个。

    齐阿姨则是满脸的宠溺。

    看的陈墨言直摇头,“爷爷,别给他们吃太多,一会又吃不下饭了。”

    “没吃多少,孩子饿了就吃呗,吃啥不是吃?”

    陈墨言,“……”瞧瞧,这就是老人带娃!

    饭菜点的全是清淡软和的口味。

    给四个娃一人点了份蒸蛋。

    绊着饭吃。

    每次看着几个孩子吃饭,陈墨言都觉得能从这里头看出几个孩子的性格:

    老大风风火火,吃饭也是大口大口的。

    老二吧,温和,吃饭从从容容,很是认真正经。

    老三呢则完全把吃饭当成了一份享受似的,小小的脸庞上全都是笑意和享受。

    老四是个女娃,秀气的很,吃也是小口小口的吃。

    每每看着这一幕情景,陈墨言都觉得心头暖的不得了,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的抱在怀里狠亲几口。

    当然,看着他她们淘气的时侯吧。

    陈墨言又恨不得把这几个坏小子给塞回肚子里头去重造!

    不过,总体而言,这对于陈墨言来说,是一份甜蜜的麻烦和负担!

    七月流火。

    八月未央。

    八月最后的一天过去。

    迎来九月的第一天。

    而这一天也是四小只正式迈入人生上学之路的头一天。

    一大早,四个孩子起的早早的,一个个的在院子里头撒欢儿乱蹦。

    陈墨言看着自己面前摆好的一拉溜的四个簇新书包,忍不住自己都觉得好笑:

    人家都是一个,两个是最多了吧。

    她家倒是好,一下子是四个!

    不远处,田子航看着玩的高兴的四个娃也难得的和田老爷子一样担忧了起来:

    在学校里头不会被欺负吧?

    还有,他们老师会不会照顾孩子啊,会不会吃的饱穿的暖?

    想到孩子从此以后就要一整天待在学校。

    而和他们这些家人相处的时间却是越来越少,等再过个几年,孩子读高中,大学。

    那个时侯更是要离开家,说不定一个月半年不能回来。

    田子航顿时就有些理解自家亲爸那天瞧着孩子嗷嗷哭的不舍了。

    真的,舍不得啊。

    田老爷子双手背在后头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

    看到自家几个孩子玩的高兴,摇摇头,这就是小啊,还不知道要去学校呢,马上要一天看不到家人了,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一定要的,所以,经过了一个暑假的心里斗争,田老爷子最近已经能接受孩子上学的事儿,不过他一扭头就看到坐在另一侧的儿子,虽然他老和自家儿子起争执,可田老爷子却还是多少了解这个儿子的。

    这么一眼瞧过去。

    田老爷子立马就乐了起来,这臭小子,之前说他的时侯头头是道,大道理一堆一堆的。

    这会儿轮到自己了。

    怎么着,也舍不得了吧?

    田老爷子看着自家儿子眼底就多了抹幸灾乐祸,“怎么,舍不得了吧,哎,我就说你啊,想的太多了,孩子回家后不是照样可以玩嘛,还有,你可以早点去接他们嘛,还有周末呢,再说了,这上学哪个孩子不都得经历这一遭啊,这年头谁家娃一开始上幼儿园不哭不闹高高兴兴的,儿子你说是不是?”

    田子航正沉浸在些许的离别低落情绪中。

    耳侧响起他爸满是幸灾乐祸的声音。

    他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他爸这是,把之前他那会劝自家老头子的话都给他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嗯,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

    一家齐齐出动。

    陈墨言开着车子,四宝开头还是很高兴的。

    到最后看到车子停在幼儿园。

    再等到陈墨言等人一下车,牵着他们往幼儿园里头走时。

    几个娃这里瞧瞧,那里看看。

    最后,三宝竟然是最先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宝宝要回家,回家……”

    “哇,不要幼儿园,不要……要妈妈,要公公……”

    三宝的哭声如同是那个水笼头。

    四个娃的哭声震天,死死抱着陈默言的腿,或拽着她的手嗷嗷响成了一片。

    瞧着,嗯,可壮观可乐了。

    ------题外话------

    恢复两更。二更十点半左右吧。人这一颓废果然是越来越懒…。幸好我没有继续懒下去。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