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舍不得啊。

    舍不得的,除了几个孩子,还有陈墨言自己心里头的那份对时间流逝的怅然!

    四小只打从最开始在她的肚子里头待满十个月。

    直到出生。

    嗷嗷待哺到蹒跚学步,到会抱着她的手撒娇叫妈妈。

    到现在,上幼儿园。

    以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甚至更好一点的,会出国留学,会读博,读研……

    想到那些以后。

    陈墨言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头堵的慌,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时间流逝。

    她在老。

    他们却在一步步的远离……

    这是成长规律。

    是每个人,每个孩子都需要经过的成长过程。

    可是,陈墨言却还是觉得心口疼。

    最后在车子里头坐了半响才稍稍缓和了那么一点点儿。

    车子开起来,陈墨言才发现她竟然漫无目的。

    不知道去哪里好。

    或者说,她现在哪里也不想去!

    什么工作啊,合同啊什么的,她都不想看不想去理!

    最后,她打了个电话给朱兰,“有空吧,我请你去喝酒。”

    这话可把朱兰给唬了一跳。

    “你没事吧?”

    “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和顾薄轩吵架了?”

    虽然朱兰觉得以着顾薄轩对陈墨言的心思,那恨不得时刻捧在手心放在口袋里头随时揣着的心思,怎么可能会隔着电话惹陈墨言生气?要知道顾薄轩除了对陈墨言的浓重感情,还有这些年来日积朋累的歉意和自责呢。

    这样的他恨不得时刻把陈墨言给放到头顶上供着啊。

    怎么可能会惹她生气?

    不过,万事说不准,都有个例外啊。

    朱兰一家虽然也和顾薄轩认识,而且林同还和顾薄轩在一块喝过好几回的酒。

    可要是真的论起来,自然是朱兰和陈墨言的感情好。

    顾薄轩……

    要不是陈墨言,谁认识顾薄轩是谁啊。

    陈墨言在电话里头笑了下,“没事儿,就是想找个人一块坐坐。”

    两个人约好地点儿。

    陈墨言先驱车赶到。

    等到朱兰赶到的时侯,陈墨言已经在咖啡厅坐好。

    “这里。”

    朱兰坐下,喝了口咖啡,对着陈墨言扬扬眉,“不是说好要去喝酒么,怎么跑咖啡厅了?”

    “下午还有事儿,下次吧。”

    朱兰看了眼陈墨言,“怎么了,心情有点低落?”

    “刚才送几个孩子去幼儿园,有点舍不得……”

    陈墨言看了眼朱兰,“你家林诤当初上幼儿园那会,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没有,我就是觉得啊,哎哟,可算是清静了。”

    陈墨言,“……”

    好吧,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和朱兰说了大半天的话。

    陈墨言觉得心情好了不少,眼看着就是午饭时间。

    往家里头打了个电话,知道她爸在家,陈墨言也就没有专门赶回去,只是叮嘱齐阿姨多煮些老爷子爱吃的饭菜,挂了电话,她看向朱兰,“一块吃午饭?”

    “行,那你等会啊,我给我们家林同打个电话。”

    朱兰果断的打电话拒绝林同,“不能和你一块吃饭了啊,言言过来了,我得陪她。”

    然后,她也懒得去听林同说啥,啪就挂了电话。

    看的对面的陈墨言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幸好林同脾气好,也就是林同受得了你吧。”

    “我怎么了,我脾气还不好吗?”

    朱兰对于陈墨言的话可没啥赞同的,有些傲娇的翻个白眼,“我对他那么好,除了我谁还对他这么好?”

    “是是是,你大姐了不起。”

    “除了你人家林同找不到别的女人了,你是天下最好的,这总行了吧?”

    “嗯,那啥,也没你说的那么好,比你就差那么一丢丢吧。”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臭不要脸的。”

    两个人吃过午饭,陈墨言又索性和朱兰去她的办公室里头转了一圈。

    回过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她正想和朱兰告辞的时侯,接到了赵西的电话。

    只听了两句陈墨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西西,恭喜啊。”

    电话对面赵西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觉得这事儿怪怪的,言言,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啊?”

    “自然是答应啊,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另一侧,朱兰也听出了电话的另一头是谁,忍不住伸手抢过了陈墨言的电话,对着电话里头的赵西几乎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磨牙,“这都那么长时间了,人家许律师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头没数啊,你可别告诉我说你对人家没动心啊,没动心你和人家折腾那么久做什么,你有心他有意的,现在人家求婚了,你还纠结个啥劲儿?”

    “我可告诉你啊赵西,错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你要是不答应他,放过了这么个好男人,到时侯你哭的都找不到地儿去。”

    赵西,“……”

    她嘀咕着,“真是的,我有那么差吗?”

    这话被朱兰给听到。

    毫不犹豫的揭她,“你要不是自己心里头觉得条件不够,怎么会犹豫这么久?”

    赵西,“……”这天儿,没办法愉快的往下聊了嘛。

    最后还是陈墨言把电话拿了过去。

    她轻声的笑,“朱兰姐也是为你好,西西,我还是那句话,感情的事情啊,谁一开始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的,要是知道的话,这天下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怨偶,离婚的夫妻?可是,我只能说,很少很少有人一开始结婚就直接奔着离婚去的,最开始的时侯啊,咱们都想着好好过日子的,可结果如何,不到最后谁知道?”

    对面,赵西沉默了半响。

    “言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顿了下,她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来,“帮我和朱兰道声谢啊,改天请你们吃饭。”

    “你啊,是得好好的请咱们吃一顿了。”

    朱兰听清了电话里头赵西的话,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等到赵西挂了电话。

    朱兰看着陈墨言脸上的笑意扬了下眉,“怎么着,这两个人的事情,这算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结束了?”

    “我想着应该是就在这几天了。”

    陈墨言笑着看了眼朱兰,“赵西刚才给我电话,说许律师和她求婚了。”

    顿了下,她又笑盈盈的加上一句,“第二次求婚。”

    “我估计着吧,赵西这次是真的逃不开喽。”

    “许律师那人其实还是挺好的,就是那张嘴啊,太犀利。”

    朱兰忍不住啧啧两声,脸上闪过些许的心有余悸,“一般人,不敢轻易去招惹啊。”

    陈墨言也不禁想起了许律师的那张嘴。

    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当律师的嘛,自然是嘴皮子要比常人更加利落一点的。”

    对于这话,朱兰自然是认同的。

    旦凡有点本事有点名气的律师,哪个不是嘴皮子利落的?

    陈墨言三点四十多到家。

    才进院子里头,田老爷子就忍不住看着她拧紧了眉头,“怎么那么晚回来啊,时间要来不急了。”

    “爷爷,我早上看过时间的,咱们家到幼儿园只需要二十多分钟的车程。”

    四小只是四点半放学。

    她们开着车子四点过去都足够的时间。

    谁知道田老爷子却是一瞪眼,“这路上的事情哪里算的准啊,你说二十几分钟,那万一它就一路上遇到几个红灯呢,万一出现意外塞车了呢,还有,车子突然爆胎了什么的呢,到时侯别的孩子都被接走了,就咱们家的四个眼巴巴瞧着门口,多让人心疼啊,行了行了,你赶紧的啊,咱们这就快点过去。”

    一边说着田老爷子又一边自己嘀咕起来,“当初就不该把司机退回去的啊。”

    他嘴里头说的司机是国家给他配备的勤务员之一。

    贴身照顾他,会开车。

    以前的时侯田老爷子嫌弃人家那几个警卫员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不得自由。

    到了后来搬到陈墨言父女两人这边来呢,他更是觉得用不到那几个人了啊。

    像田老爷子这些上了年纪的人都有种为国为家的情怀。

    本来就不想让那几个人跟着守着的田老爷子想也不想的就给组织上打了报告。

    坚决的把人给退了回去。

    他用不着啊,放在老宅那边,岂不是浪费人力?

    组织上在经过几次考量,甚至和陈墨言还有田子航父女两人几番谈话过后。

    最终把那几个人给撤了回去。

    之前的时侯还好。

    没想到这到了接送几个孩子上下幼儿园的时侯。

    田老爷子竟觉得不方便了起来。

    陈墨言一边开车一边想了下,“要不,爷爷,家里头再招个司机吧?”

    “那多浪费?还是算了吧。”

    第一个念头就是浪费。

    人家一个司机啊,就为了给他们接送孩子?

    他们家再有钱也不能这样花啊。

    “也不只是家里头,还有外头的不少事情呢,而且,咱们家里头孩子多,我姑姑那边现在小妞妞也越来越大,孩子一大事情肯定多,还有我说不定哪天就不在家啊,家里头你们这些人出个门啥的不是很不方便?”

    虽然她那个姑姑田素会开车。

    可是,她姑姑还带着个孩子呢,而且她姑姑可是这几年不怎么开车啊。

    她不放心!

    田老爷子根本不管陈墨言外头的事情,这会儿听她一说便直接让她自己看着办。

    反正他这个孙女向来是有主意的很。

    一个司机罢了。

    她要是觉得有需要,那就请呗。

    接好孩子正要回家的时侯,田素打了电话过来,让陈墨言帮着接下小妞妞。

    家里头那个小的有点发高烧。

    她得去趟医院。

    陈墨言让田素自己小心,然后她和田老爷子说了一声开车到了小妞妞的学校。

    五点钟。

    小学刚好放学。

    小妞妞读的这个学校是帝都中等的学校。

    不好也不坏的那种。

    当然,师风好。

    要知道当初小妞妞读小学的时侯,陈墨言和田素可是差点跑断双腿。

    更贵的吧,倒不是读不起。

    可是,田素和陈墨言两人商量来商量去的,到最后还是觉得没那个必要。

    两个人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择了师风甚好的这所小学。

    对此,田老爷子也极是满意。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良好的校风,师德,是引导孩子往正路上走的必备啊。

    小妞妞还在校门口那里东张西望。

    小丫头眉眼里头一点点浮起委屈,她妈肯定是又忘了来接她!

    不过,下一刻她就看到几乎是滚一般跑到她跟前的四小只。

    小妞妞一下子眼都亮了,“大宝二宝三宝四宝,你们和谁来的,你们妈妈来了吗?”

    “妈妈,车上。”

    “姨姨回家喽。”

    “姨姨,妈妈在车上,还有外公公……”

    几个小家伙抱着小妞妞的手不松开。

    这会儿他们还穿着校服,眉眼大小身高相差无几。

    一拉溜的四个啊。

    看的旁边的小孩子都忍不住朝着小妞妞这边瞧了过来。

    就是小妞妞的班主任都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依晨,这是哪家的孩子啊,和你妈妈一块过来的小朋友吗?”

    方依晨,也就是小妞妞一脸骄傲的扬声道,“老师,这是我姐姐家的孩子,他们是一胎四宝哦,是我侄子侄女哦。”小丫头说这话的时侯很是骄傲,一脸的与有荣焉感,瞧的不远处的老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哟,我们依晨才多大啊,就当姨了啊,可真厉害。”

    “嗯,我妈妈说,要照顾好四宝的。”

    方依晨一边和老师摆手再见,一边扭头看向身旁的四小只,“这里人多车多,你们四个要跟着我啊。”

    “小心点,别被绊倒了。”

    瞧着她那一副人小鬼大的小大人样儿。

    身后的老师更加忍不住笑了起来。

    直到车子开到家。

    小妞妞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外公,姐姐,我妈去哪了啊,她怎么没来接我?”

    “你这个时侯才反应过来没看到你妈啊,可真够迟钝的。”

    陈墨言扭头扶了田老爷子下车。

    一回头看到自家三个儿子都噌噌跳了下来。

    唯独小四宝一脸文静的站在那里,看到陈墨言朝着她望过去。

    小丫头很是乖巧的伸出双手,眉眼弯弯的笑,“妈妈抱。”

    陈墨言伸手把自家小女儿抱下车。

    回头瞧着小妞妞笑,“你弟弟有点不舒服,你妈应该是带他去医院了。”

    “啊,姐姐,那弟弟没事吧?”

    “没事,普通的感冒,你先自己写作业,我回头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

    安顿好四宝。

    让他们自己四个一块玩,她自己则去书房给田素打电话。

    知道她在回来的路上。

    陈墨言也就放了心,回头和正在写作业的小妞妞说了一声,知道自家妈妈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弟弟也没事,小妞妞直接就安心写起了作业:她可以说是打小在这院子里头长大的,对于她来说,这院子里头的每个人都是她的家人,亲人,在这里,小妞妞安心的很。

    田素是半个小时后赶回来的。

    出租车停在胡同口。

    她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拎着一袋的药和药水走了进来。

    才一进屋,直接把小儿子塞到了陈墨言怀里头,“可把我给累死了,言言你帮我抱会这小子啊。”她看着自家儿子胖墩墩的小身子,忍不住抽了下嘴角,“这小子估计是光长肉不长个了,你瞧瞧,人家都是坚着长,他倒好,横向发展,越来越宽了……”说到最后田素自己都有点发起愁来。

    这还是个孩子呢。

    怎么能那么的长肉啊。

    顿了下又自我安慰:幸好自家女儿不像这臭小子,不然的话她得愁死。

    “胖什么胖,你小时侯可是比小宝要胖多了,你看看你现在还不是瘦的很?”

    抬脚走进来的田老爷子忍不住拆自家女儿的台。

    看了眼陈墨言怀里没什么精神的外孙,有些心疼,“这怎么好好的发起烧来,医生怎么说?”

    “昨天半夜就有点烧,不过我给他吃了些退烧药,今天上午一直好好的,我还以为没事了,没想到下午那会儿又烧了起来……医生查了下血项,说应该是流感,开了不少的药让先吃着。过个两三回再去复诊。”

    “嗯,你晚上别睡的那么死,多瞧着点,是不是这几天晚上踢被子了?”

    “我都看着呢,爸你不知道,我一天晚上给这臭小子盖多少回的被子。”

    可问题是自家这熊孩子,最爱的事情就是踢被子!

    这边才把被子拉到他身上。

    你这里身子还没转过去呢,就看到他那里两个小脚一抬一踢一踹。

    得,才盖好的被子又没了……

    “爸,这熊孩子可难养了,我都想谁要送谁得了。”

    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田老爷子还是瞪她一眼,“你以为你小时侯好养啊,那小脾气爆的,打小就是惹不得,别人说你一句,你哭的嗷嗷的,想要哪一样东西,只要一会没到你手里,能哭的抽抽过去……”

    “这会儿还说自己儿子。”

    “好意思你。”

    被自家亲爹揭了老底儿的田素抽了下嘴角,脸上全是讪笑。

    “爸,我那不是小嘛,不懂事儿……”

    “那他就知道事啊,你瞧瞧你这当妈的,小妞妞都比你懂事。”

    田素,“……”

    当天晚上奎子值班。

    田老爷子等人都担心小家伙的病情,田素也怕自己一个人搞不定。

    便直接便住到了这边。

    半夜,小家伙的温度直接飙到了三十九度八。

    小脸通红。

    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都发烫。

    到了医院一番查验,医生的话把田素给唬的腿都软了。

    脑膜炎?

    ------题外话------

    二更啥时侯?嗯,十点半前发不出去的话亲们十二点前来看吧。

    PS:推荐《暗黑系暖婚》/顾南西(后期可能会改书名,如果搜不到书名,请搜笔名顾南西)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啊,被血染得殷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他说:笙笙,医不自医,我是病人,血能让我兴奋,让我杀戮,而你,能让我嗜血,是我杀戮的根源。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温润如玉’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滚浴缸的荡漾故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