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也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下一刻她就恢复了镇定,“姑姑,姑姑你先别急,医生只是说有可能,这不是还没确诊吗?”

    “对对对,肯定是医生出错了的,咱们换个医院去看看。”

    她们姑侄两人这样说话。

    对面的中年女医生有些不乐意了起来,“哎,我说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儿呀,我可是根据你们孩子的病情病况,还有查血这些做出来的极为严肃认真的结论,知道你们这些家属担心孩子,可是你们怎么能这样怀疑我们医生?还有,你们孩子现在很危险好不好,可是一分钟耽搁不得的啊。”

    田素怀里头,小家伙全身滚烫,额头上贴着退热贴,两侧腋下也各贴了两个。

    刚才又吃了退烧的药。

    估计这会儿应该是药效起来了,陈墨言摸了下小家伙的额头,好像没那么烫了?

    陈墨言挑眉看了眼那个中年女医生,突然开口道,“我们家这个孩子真的是脑膜炎,而不是疑似?”

    “开什么玩笑啊,怎么会是疑似?”

    “你们看看他现在这情况,高烧不退吧,之前不是说还吐了?而且我还帮你们查了血项的,这就是脑膜炎,我建议你们现在马上做住院治疗,不然的话,再迟疑下去,孩子怕是没救了的。”

    她这话说的平静而果断。

    把个本来就心头惶惶的田素说的腿一软,差点抱着孩子跌坐到地下去。

    陈墨言扶住她,“姑姑先别急,你等我一下……”

    “这是我们孩子的病例吗,我可以看看吧?”

    “啊,可以的,你自己看吧,反正就是脑膜炎初发,这会儿才最初,应该还有希望的……”、

    陈墨言伸手把病例本抓在了手里头。

    只草草看了一眼上面的字,然后,她扭头撇了眼中年医生胸口的名牌。

    嗯,和她看到的落款是一样的。

    她再不去理那个中年医生,直接拽着田素朝外头走,“走,换个医院。”

    田素几乎是被陈墨言给拽着走。

    好在她还知道紧紧的抱着怀里头的儿子。

    直到车子再次重新出发上路。

    她看着车窗外头两侧的夜景,眼泪唰的一下掉了下来。

    “言言,你说小宝不会有事吧,一定不会的是不是?”

    “姑姑那个医生的话不可信,你看她那态度,你先别急,咱们去武警总队医院。还有,”她侧头看了下田素,提醒她,“你还是试着给姑父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接通,告诉他咱们现在正赶往武警总院……”

    “对对,我看看奎子在哪呢。”

    这次电话倒是几乎瞬间打通。

    里头传来奎子满是倦意的声音,“素素怎么了,我今晚不回家了……”

    “小宝高烧不退,我和言言现在去武警总院,你在哪?”

    夫妻多年,田素习惯了奎子这样的开场,也知道他并不是不重视家里人,只是他太看重自己的工作,以及身上的那身警察服,所以,她也懒得和奎子多绕什么圈子,直接道,“刚才有个医生说小宝是脑膜炎,要马上住院,我和言言都不信,准备再换武警总院那边去看看,你什么时侯能过来?”

    “……”

    电话那头,奎子的声音顿了下,然后,田素就听到他有些紧张的声音,“那你和言言先过去,我一会开车直接去总院那边。”顿了下,他又在电话那头叮嘱着,“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来,还有,多听言言的,她比你可靠多了,不会有坏处的。”

    “嗯嗯,那你赶紧快点的过来啊。”

    挂了电话,田素带着惶恐的眼神再次落在了自家儿子小小软软的身子上。

    还是很烫。

    “言言,我怎么摸着好像越来越烫了?”

    “应该是药效过去了,姑姑别急,前面就到了。”

    陈墨言把车子直接驶进医院。

    两个人抱着孩子挂急诊。

    值班的医生挺年轻的,说话很是和气,“孩子有时侯发烧是他们的身体自己在调节免疫力,所以也不用太紧张,来,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声音平和中透着一股子安抚人心的味道,田素心头的不安不知不觉的散去了大半,她把孩子抱过去,双眼满是期冀的看着那个医生,“医生您看看,这孩子昨天半夜开始发烧,吃了退烧药退了,可是下午那会再次烧起来,到现在……”

    “刚才那边医院说脑膜炎……”

    “你也别担心,孩子现在瞧着状况还算好,而且,脑膜炎也不是随便就能得的。”

    知道田素这个当妈的心里头不安。

    医生轻声安慰着田素,然后,他仔细观察了孩子的状况:

    舌苔、口,眼角、以及手足等各种。

    最后,他看着满脸期待望着她的田素笑了笑,“还是去查个血,你们也不用急,二十分钟就能出结果。”

    “是不是脑膜炎的,我还得再看看数据。”

    二十分钟的提心吊胆。

    结果出来的时侯,田素几乎不敢去看。

    “言言,还是你拿去给医生吧,我,我不敢看……”

    一个医生说她可以带着孩子换院,换个医生。

    嫌弃那个医生素质不好医德不行。

    要是两个医生都这样说?

    她几乎不敢去想那个场景……

    陈墨言拿着化验单很是镇定的走到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这是我弟弟的化验单,他应该没事吧?”

    年轻的医生只是看了一眼便笑了,“放心吧,不是脑膜炎。”

    一直躲在门口的田素几乎是喜极而泣的冲了进来,“医生,真的不是脑膜炎,真的,你没骗我吧?”

    “没有,你看这里,这些数据都是正常的。”

    相较于之前那个中年女医生,这个年轻的医生很好说话。

    好说话的几乎是没脾气似的。

    被田素几番质问也不生气,只是指着那几项重要的检测结果一一解释给她听,然后,他又指了余下的几项数据结果道,“只是病毒性感冒,病毒感染,这段时间已经有过几例了,都是孩子,来来回回的反复高烧,只要家长做好防护和照顾,再严谨配合我们医生吃药治疗,没什么大碍的。”

    “真的,真的吗?”

    “是真的。”

    年轻的医生说的很是认真,他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小宝,最后开了几盒药,“这些药先吃两天,有退烧的有抗病毒的,还有这张单子是拿到楼上去挂水的,七天的量……”

    “行,那谢谢您啊医生。”

    “不客气。”

    陈墨言却是突然开口道,“我们家就在这附近的,又有车子,可以每天打完针回家,第二天再来吗?”

    “可以的,看你们方便。”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给小宝把针挂上之后。

    奎子才一头大汗的跑着出现。

    田素白了他一眼,“你还来做什么啊,要是等着你,儿子早就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媳妇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路上遇到了场车祸,我车子塞了一下……”

    “儿子怎么样,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啥脑啥炎的,不严重吧?”

    奎子嘴上说的轻松。

    抬眼看着被田素抱在怀里,挂着水哭睡着的儿子,心头就是咯噔一声。

    这脑子里头长炎症啊。

    不好治吧?

    “你才脑啥炎呢,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是巴着自家儿子不好过是吧?”

    “儿子只是普通的感冒好不好?”

    听到这里奎子着实的松了口气,“感冒好感冒好。”

    不过下一刻他又有些狐疑了起来。

    “怎么感冒还要挂这针啊,媳妇,你没骗我?”

    “你个呆子。”

    “他这是病毒性感冒,不是高烧老是不退么,医生说这个是抗病毒的,加强他身体抵御和免疫力。”

    “那就好那就好。”

    至此,奎子总算是一颗心咣当一声落到了地下。

    陈墨言端着两杯奶茶回来。

    看到奎子她扬了下眉,“姑父你来晚了啊,这可没有你的份儿。”

    “我不喝那玩意儿,你和你姑喝。”

    奎子此刻已经把儿子从田素怀里头接了过来。

    两口子倒手的时侯小宝被惊醒,咧嘴哼唧了两声,眼皮子睁开看了眼奎子。

    估计是认出了这是自家亲爸。

    小家伙扁了两下嘴,似是委屈般,然后,慢慢的又闭眼睡了过去。

    “你和言言回家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行。”

    陈墨言还有没出声呢,田素直接就一眼瞪了过去,“你一个人怎么能成,儿子一会醒了哭闹你哄的过来吗,他要尿尿你怎么带着瓶子带着他的去?要是鼓针了,你一个人能看的过来?”

    “行了,言言你一个人回去,我留在这里陪着他们两个。”

    奎子直接皱紧了眉头,“这不行,大半夜的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田素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都忘了现在是凌晨了,那,要不,奎子你送她回去,我在这里先一个人守着儿子,你再回来……”

    “这样也行。”

    陈墨言自然是出声反对的。

    可惜田素家田素说了算啊。

    奎子看着陈墨言嘿嘿笑,“这可是你姑交给我的差事,你姑父我可不敢完不成啊。”

    “言言,你不会故意让姑父完不成任务,回头让你姑把我骂个狗血喷头吧?”

    陈墨言,“……”

    最后。

    奎子开着车子跟在陈墨言的车子后头。

    直到她把车子停稳,人安全的进家。

    奎子才再次开着车子回转医院,一家三口折腾到天光大亮才抱着累的睡着的儿子回到家。

    是回的四合院。

    田老爷子正担着心呢,想着再不回来得去医院看看啊。

    这可也是自己的外孙子。

    看到夫妻两人抱着孩子回来,田老爷子眼一亮,“怎么样,孩子怎么样,烧退了吗?”

    “退了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晚上再反复。”

    田素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眼,语气带着几分的忧色和倦意,“医生说,当真反复的话也是正常的,让我们不用太担心,把药给他四个小时吃一次,然后明天继续去打针……”

    “嗯,那就听医生的。”

    老爷子对武警医生还是很相信的。

    同时,掉头又气呼呼的说起之前那个女医生,“真是的,太不负责啊,怎么能这样,咱们娃怎么可能是那啥脑啥的炎,这样的结论能随便下吗,真不知道她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医生,进了医院当医生的。”

    “庸医,庸医!”

    田素这会儿也有心情来追究那个女医生的事情了。

    “爸说的太对了,那样的人当医生就是害人性命啊,真是不知道她怎么当的医生。”

    “言言,要不咱们去告她吧?”

    “这事儿的确不能算完。”

    陈墨言自己也是有孩子的,试身处地的想想,要是自己的孩子刚好碰到那个医生。

    被误诊?

    想想那个后果,她有点不敢去想。

    “我把那个女医生的话和病例都录了下来,而且,再加上武警医院医生的病例,我想那个人应该会得到处罚的。不过,我希望是把她的医生证件给销掉,让她以后连医生这行都做不了。”

    不是陈墨言自己心狠。

    实在是她觉得那个女医生那样的脾气和医德。

    还是别当这个医生了啊。

    第二天早上。

    陈墨言趁着田素和齐阿姨去医院给小宝打针,她则把小妞妞和四个宝送去各自的学校后,车子转了个方向,她直接奔去了那天去的第一间医院,陈墨言直接找的是院长。

    她把那天的病例本复印件和武警医院的病例本递了过去,“钱院长,您看看这两份病例本。”

    “陈小姐,这是……”

    一目十行的看完。

    钱院长顿时就忍不住拧起了眉头,“陈小姐,这孩子现在是……”

    “在武警总院,病毒性感冒感染的治疗。”

    陈墨言看着一脸神色凝重的钱院长笑了笑,“院长要是不相信,不如亲自带着几位医生过去总院那边看看?”

    “不必了,这事儿,我相信陈小姐。”

    要是换成别的人,钱院长说不定对方还想着讹诈医院点钱啥的。

    可关键的是眼前这位主儿。

    人家这会儿不缺钱啊。

    而且,陈墨言说的这个医生如何,钱院长做为一院之长,虽然只是个副的,但他主管的是整个医院的常务,肯定是对下头大部分的医生是知之甚详的,这会儿只是一眼扫过那个名字,钱院长心里头就有了数儿,他看着陈墨言直接开口道,“要是陈小姐信得过我们医院,这事儿,我们会在仔细调查研究后给陈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

    “您看这样行吗?”

    “你们不会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陈墨言咪眼看着钱院长,忍不住淡淡笑着问了他一句。

    “怎么会,我们这里可是医院,是一个最为严肃的地方,绝不会容忍任何一个人这样敷衍病患的。”

    “那,我就相信钱院长的话,两天后看结果吧。”

    陈墨言并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她自打她做好出这个头的同时,已经准备好了万全的安排。

    而且,除了这些病例,她手里头可是还有别的证据呢。

    至于是什么……

    陈墨言笑了笑,要是院长两天后给出来的答案不合她心意。

    她肯定会继续追究下去的呀。

    钱院长脸上堆满了笑容,亲自把陈墨言送到楼下。

    看着她的车子驶出医院后。

    一回头,钱院长的脸唰的就冷了下来。

    满脸怒意的走回位于三楼的办公室,他直接按下了内线,“马上把徐芝给我叫过来。”

    “啊,钱副院长,徐芝她是上晚班,这会儿还在家啊……”

    “打她的电话或者马上去她家叫,告诉她,要是她不过来的话就直接晚上过来收拾东西走人。”

    钱院长严厉的语气听的电话另一头的人不敢大声。

    挂了电话立马给徐芝打电话。

    好不容易打通。

    电话里头徐芝的怨气极重,“你们搞什么啊,不知道我这是才下班没多久,医院里头没别人了吗,叫我做什么,我还得接着睡……”

    “徐医生徐医生你先别睡了啊,出事了,钱副院长很生气,语气很严厉的让您现在马上过来,还说啥你要是这会儿不过来,半个小时内不出现就不用来了,晚上直接过来收拾东西……”

    “徐医生,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说到最后,小护士的语气都压的极低极低。

    生怕这话传了出去,自己会被愤怒中的徐医生给牵怒。

    徐芝在对面忍不住懵了下。

    钱副院长让她马上过去?

    不然就开除?

    她忍不住脸黑黑的,不过还是从床上打着呵欠坐了起来……

    半个小时。

    徐芝打车终于赶到了医院。

    她一路直奔钱副院长的办公室。

    “钱副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和在小护士以及陈墨言等人面前的倨傲不同,此刻的徐芝一脸的笑意。

    甚至那笑容里头还带了几分的谄媚。

    “你先自己看看这个吧。”

    钱副院长把自己手边的两份病例推到徐芝身边,“自己好好看看,有没印象。”

    徐芝有些狐疑的看了眼钱副院长。

    最后,她迟疑着伸手拿起病例本,一眼扫过。

    第一本肯定是她自己写的。

    上头的结论是脑膜炎……

    倒是另外一本,她一眼扫了过去,然后就拧了眉头,“院长,这事儿肯定不是我的错,我的判断是绝对正错的,那孩子肯定就是脑膜炎。你不知道那天晚上那两个家长多没素质,她们肯定是想讹诈咱们医院,钱院长,这事儿咱们可不能姑息啊,一定得严肃处理,认真处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