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19章 言言,你来这里
    陈墨言即然把这事儿捅了出去。

    自然是不会由着对方大事化了,小事化小的。

    能当院长的人自然是有几分眼力劲儿,以及揣度人心的心机。

    陈墨言这样的身份地位,不由得他不重视这事儿。

    再说了,他对眼前这个徐芝本来就没什么好印象?

    所以,哪怕徐芝想也不想的就否了这事儿,并且再三的对着他把责任往陈墨言等人身上推,到最后,钱副院长还是想也不想的就摇了头,“这事儿我们医院肯定会严肃处理,不过,为了表示对这件事情的慎重和认真,从现在开始,你暂时停止一切手头上的工作,所有的事情等院方把这事儿查清之后再说吧。”

    徐芝没想到就因为这么个投诉她竟然被停职。

    脸子忍不住落了下来,“钱副院长,这事儿虽然我当时的态度有可能没有照顾到病人家属的情绪,导致他们投诉,可是钱副院长,咱们院里头被投诉的医生也不少吧,那些人可是什么责任都没有,为什么到了我这,竟然就要停我的职?钱副院长,我觉得这事儿不公平。”

    “或者,钱副院长,你这是在针对我?”

    钱副院长本来还平心静气的,一听这话顿时也懒得再多说,直接对着徐芝摆了下手,“行了,这事儿就这样决定,你暂时先在家好好休息段时间吧,等医院有了决定再通知你。”

    至于这决定是什么。

    会让徐芝在家里头等多久。

    钱副院长可是一个字儿没提!

    徐芝气呼呼的走出院长办公室,自医院办公楼走过去。

    路上遇到几个相熟的人笑着和她打招呼。

    她看也没看人家一眼,径自离去。

    身后的人有两个小护士,忍不住对着她的背影撇了下嘴,“得意什么啊,还不是靠男人?”

    “哎,这话可别乱说啊,要是让她听到了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

    “切,我还真的不想干了呢。”

    话是这样说,但最先开口的小护士还是下一刻收了声儿。

    徐芝回到自己的宿舍,忍不住气的摔东西。

    “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谁惹你生气了”她的舍友推门进来,还以为她在和谁生气呢,一脸带笑的准备劝她几句呢,谁知道徐芝猛不丁的抬头,冷冷的看她一眼,气呼呼的摔门离去。

    舍友,“……”

    毛病吧?

    真是,不可理喻!

    一周过后。

    田素抱着小儿子一脸欢喜的回家。

    哪怕她这几天一直都没好好的睡,累的精疲力尽的。

    可是自己怀里头的小儿子却是完全痊愈了啊。

    其实高烧在挂了两天水后就已经完全退下去,而且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反复。

    不过医生建议她多挂几天水,巩固一下什么的。

    只要是对孩子好。

    田素自然是二话不说直接就点头同意的。

    母子两个人坐着陈墨言的车子回到家,那边家里头六七天没住人,田素抱着孩子回了四合院儿。

    田老爷子抱着外孙子,满眼的心疼,“瞧瞧,这小脸整个瘦了一圈儿。”

    “爸你不用担心,小孩子长的可快了,养几天就好。”

    旁边齐阿姨也笑着点头,“对,这几天我多做点好吃的,素素你也多吃点,多补补。”

    “谢谢齐阿姨。”

    一家和乐。

    家里头的事情彻底解决后,陈墨言在某一天突然接到那个钱副院长的电话。

    当时她正在和林同在工厂里头处理事情。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说是某医院院长后,还小小的懵了下。

    医生的院长给她打的什么电话?

    不过,后来对方一提这事儿,陈墨言自然是反应了过来,她笑了起来,“其实,我就是把那件事情和你们说一声,因为我不想在我后头还有更多的孩子会被一些无良的医生给耽搁,当然,怎么处理是你们医院的事情……”

    “还希望钱副院长别在心里头骂我多事啊。”

    “不不不,您做的很好。”

    钱副院长心里头有些憋气,都是那个徐芝干的好事,看看他这堂堂一院之长还得给人陪笑,说好话!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

    说不定他处理好了,对于他来说刚好是个机缘?

    他这是把主意打到了陈墨言身上呢。

    所以,隔着电话,钱副院长的声音愈发的真诚,客气,“很感谢陈小姐您这样的举动,为我们医院除去了一个不负责的人,让我们医院的医生素质再进一步,真的很感谢……”话风一转,他的声音带了几分小心冀冀和诚恳,“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以及对您此举的感谢之情,您看,陈小姐哪天有空出来,带上那天晚上就诊的孩子,咱们一起坐坐,喝个茶吃个饭什么的,让我们医院表示下歉意?”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好笑:这话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啊。

    不过,她笑了笑直接拒绝,“不用了,那个孩子最近这几天也不在家,出去玩了,您有心了。”

    双方寒暄几句。

    陈墨言便主动挂了电话。

    她本以为这事儿就此结束,再也不会和这位钱副院长有什么打交道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又过了几天,这人竟然提着水果篮一脸带笑的出现在四合院门口!

    下午三点。

    陈墨言刚好在家。

    听到齐阿姨说门口有位姓钱的先生找她。

    她直到走到门口都没想起这么一号人。

    等看到钱副院长的时侯,陈墨言甚至是慢半拍的才认出这人是谁谁来。

    “陈小姐,您果然在家啊,呵呵,我来的唐突,没有打扰到您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

    陈墨言看着面前的钱副院长脸上满脸的笑,能说你是来的唐突,打扰到我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无语的看向对方,“钱副院长,您这是……”

    “陈小姐,上次的事情是真的很抱歉,都是我们院方的错。”

    钱副院长一上来直奔主题。

    把自己的地位放的极低,他一脸的赔笑,“虽然那个涉事医生我们已经严肃处理,可是这事儿总是我们医院的错,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这些小小心意陈小姐可一定要收下啊。”话罢,他把那果篮双手提起递到了陈墨言的跟前,只一眼陈墨言心里头就有了数儿,对方很会做人,送的是水果篮,里头的也都是些应季水果。

    这果篮的价值不超二百块。

    她想了想,便请人走了进来,“钱副院长,里头坐坐吧。”

    多个朋友多条路。

    更何况,这是一家医院的院长?

    要是这次钱副院长登门,送的东西全是往贵里头说,陈墨言肯定不会让他进门。

    甚至都懒得多看对方一眼的。

    可是这样的一篮水果,再配上对方满脸的笑意和诚恳表情。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抹不开脸把对方给撵走?

    把人领到葡萄架下的石椅子上落坐。

    陈墨言很是客气的道谢,“这果篮我就替那孩子收下了,谢谢钱副院长专门跑这一趟。其实,”她看着钱副院长眸光一闪,轻声道,“如果你们医院对这事儿没有什么反应的话,我想,之前我递交给钱副院长的那些资料要是被你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话,我想,我不介意把这事儿捅出去,惊动警察,以及各届的记者朋友们。”

    钱副院长,“……”

    幸好他心里头虽然存了小九九,但却终究算是妥当的处理了这事儿。

    不然的话,到了这会儿,估计焦头烂额的肯定是他!

    钱副院长一脸的讪笑,“多谢陈小姐手下留情,多谢啊。”

    “不是我,是你们自己处理的好。”

    钱副院长略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以后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陈小姐直接说,我们需要人民群众的监督和提醒啊,有则改之无则加冕嘛,哈哈哈……”

    陈墨言起身亲自送到门口。

    回过头,田素抱着孩子刚好从屋子里头走出来。

    “那人谁啊,瞧着那一脸的假笑,也不怕自己脸上的肉掉下来……”

    陈墨言扑吃一声笑出来,“是那个说你儿子是脑膜炎的医院院长,喏,赔礼道歉的。”

    指了指地下的水果篮,“拿去吃。”

    “谁知道这东西能不能吃啊,我才不要。”

    田素撇了下嘴,“你让他进来做什么,和他有什么好说的。”

    瞧着那医生的素质,她对这个医院整个的形象都差到了极点。

    以后家里头别说没生病的。

    就是万一有人不舒服,需要开点药什么的也绝对不去他家呀。

    “也别一杆子打翻所有的船,行了,你去不去接妞妞,不去的话我走了啊。”

    “你自己去吧。我在家给你们煮好吃的啊。”

    说的好听。

    还不是齐阿姨自己去厨房煮嘛。

    陈墨言腹诽两句,扭头看她,“你也不怕小妞妞长大了不认你这个妈。”

    “怎么可能,我们家小妞妞不是这样的人。”

    她就是她妈嘛。

    怎么可能不认?

    陈墨言懒得理她,自己开车去接了四小只,然后转到小妞妞的学校接人。

    接到小妞妞后,她看着五个孩子,“明天是周末哦,放两天的假,有没有想好要去哪里玩?”

    “吃东西。”这是三宝。

    “睡觉。”这是小妞妞。

    小丫头最近早上起来的时侯老是哼唧着不起床,心心念念的想睡个懒觉儿。

    这不,一听陈墨言说是放假。

    立马就喊了起来。

    “行,那你明天早上睡个够。”

    “不过你确定要睡一天吗,你四个弟弟和妹妹怕是要出去玩哦。”

    四个弟弟指的是自家三个,还有田素的小儿子。

    小妞妞一听这话,忍不住瞪大了眼,“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不过姐姐,你们要去哪啊?”

    “不知道,还没想好呢。”

    回到家,晚饭齐阿姨还在煮。

    小妞妞把书包放回屋子里头,跑到她妈跟前儿,“妈,姐姐说明天要出去玩,咱们去哪啊。”

    “啊,明天要去玩吗,言言要去哪?”

    “不知道,动物园?”

    “好啊好啊,动物园,看老虎。”

    “看大猫。”

    “看熊猫。”

    四个孩子包括小妞妞在内,都乐的跳了起来。

    陈墨言倒是个好说话的,看到她他们几个兴致勃勃的样子,便也笑着点头,“行,那咱们就去动物园。”

    田素倒是白她一眼,“你就惯着他们吧。”

    陈墨言哈哈笑。

    第二天一大早,才六点过一点,先是大宝咕噜爬了起来,“妈妈,动物园。”

    然后是二宝,三宝,四宝。

    一个个眼巴巴瞧着陈墨言,咕噜噜的转着眼珠,可爱又萌。

    吃过早饭。

    陈墨言一问,得,在田素和几个孩子的游说下,全家出动。

    田老爷子,田子航还有齐阿姨都跟了去。

    一辆车子开不过去。

    到最后田子航带着小妞妞和大宝二宝打车。

    田老爷子和田素还有齐阿姨坐一辆车。

    大半个小时后。

    动物园内。

    五个孩子乐的啊,直撒欢儿。

    田子航陪着田老爷子在后头慢慢逛。

    田素则和陈墨言还有齐阿姨跟在几个孩子的后头紧盯不放。

    生怕一个看不好跑丢了哪一个。

    午饭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吃。

    吃完饭,还没等车子回到家呢,五个孩子都靠在车子上睡了过去。

    田素一路抱着自家儿子,回到家把睡着的小家伙放到床上,她揉着自己的手臂直叹气。

    “这小子可是越来越沉了啊,再这样下去我都抱不动了。”

    “你抱多大会儿啊,我和我爸可是帮你抱了大半的路了好不好?”

    田素嘿嘿笑,“那我也手臂醉啊,好疼的好不好?”

    “那以后你别出去了,什么时侯想出去了,带着你男人。”

    全程抱孩子。

    田素哼哼两声,白她一眼,“什么叫你男人,会不会说话啊,那是你亲姑父!”

    “我也没说晚的啊,不是,难道你还想再找一个晚的姑父给我?”

    田素抽了下嘴角,“有本事你去和你姑父说去啊。”

    “哦,你是想借我的嘴,告诉我姑父,他得小心了,说不定后院要起火?”

    好巧不巧的,陈墨言的话音儿还没落地呢,门口传来奎子满是疑惑的声音,“言言要和我说什么,什么后院起火了,嗯?”他一边说一边大步的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警服呢,估计是不知从哪下班直接回家的,这会儿看着自家媳妇和侄女满脸的疑惑,“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儿呀。”

    后院起火?

    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陈墨言嘿嘿笑,“姑父,我姑她……”

    “没什么,言言你刚才不是说要去看看我爸吗,赶紧去吧,我和你姑父还有话要说呢。”

    田素想也不想的直接把陈墨言朝着外头推。

    陈墨言撇了下嘴,“姑父,我姑姑说她想要找个好看的帅哥去……”

    “臭丫头,赶紧走。”

    陈墨言站在门外哈哈大笑。

    屋子里头,奎子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田素,“怎么,觉得我这张脸看腻了,想去找个新鲜的,年轻的?言言的话是这样的吗?”

    “胡说,我男人是天下最好看的。”

    “谁也比不了。”

    田素这个时侯想也不想的拼命把好听的话朝着外头冒。

    到最后,听的奎子自己嘴角直抽抽,“媳妇,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头这么好啊,真是太感动了。”

    “感动吧,感动就好。”

    感动了,知道自己是觉得他好的。

    这下应该就不会生自己气了吧?

    田素心头这口气还没喘完呢,下一刻,整个人腾空被人抱起来。

    她呀的一声惊呼,“你要做什么,奎子,放我下来……”

    “你说我做什么,嗯?”

    “媳妇都要跑了,你说我还能做什么?”

    奎子低低两声笑,直接把人压到了身下……

    屋子外头,陈墨言看着紧闭的房门莞尔一笑,转身进了书房。

    时间飞逝。

    转眼就是九月底。

    眼看着天气一天天的冷下来。

    陈墨言突然发现,她爸这几天好像对着她再次欲言又止了起来。

    不过想到自己上次误以为田子航想要续娶,被她爸好一通的唠叨,这回她可是不敢再多嘴,本来是想着一心一意等着田子航自己主动开这个口呢,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月过去。

    而她爸,在这其间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

    竟然再次开始神色正常了起来。

    只是,却开始每天早出晚归了起来。

    这让陈墨言心里头有些狐疑,不过问了几回,田子航只说工作上的事情。

    又有周冬扬时不时的跟在他身边出现。

    陈墨言也就没再多问:

    毕竟她是当女儿的。

    这万一问的多了,她爸会不会以为她想管着他的事儿,觉得她这个女儿烦人?

    再加上陈墨言这段时间也在忙外头的事情。

    不禁就把田子航的事情给放了一放。

    就是这一放,时间直接就进入了到十月底。

    这一天是周末。

    四宝早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个个的闹着陈墨言不准她离开半路。

    就连早饭都是陈墨言挨着个的喂。

    把他们几个喂饱。

    她自己则再开始吃,看的齐阿姨直叹气,“这几个怎么突然那么粘你了?”

    “估计是幼儿园上了一段时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吧。”

    对于这些小孩子的心思啊。

    陈墨言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别猜:猜来猜去,猜不透啊。

    就在这个时侯。

    陈墨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是一大早就出去的田子航的。

    “言言,你现在过来某某街某某路一趟,对,现在就来……”

    田子航的声音凝重,肃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