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事儿,也不见得……”

    贺家老二拧了下眉头,语气有些迟疑,“你们怕是都忘了一件事情,她的身家并不少……”

    要说起来,上次也算是他们这些人有点过。

    陈墨言可不是一般的人。

    全国墨言品牌如今涉及的事业和项目可是着实不少。

    这样的人,会缺他们贺家这一点子钱吗?

    “身家多又怎么了,谁还会嫌钱少啊。”

    贺家老三拧了下眉头,语气有些愤愤,“大哥二哥,我可是不能再等下去了啊,你们还是赶紧想个办法把这事儿解决了,不然的话,我真的就只能先回去,等有空了再回来弄这事儿了。”他爸妈的遗嘱虽然重要,可他国外的那些事业却是更重要,万一那边垮了,他就得从头开始,从零开始。

    他这都要年过半百了。

    可没那个心血和时间重新打拼……

    “老三说的对,这事儿不宜再拖下去了。”

    开口的贺家老大略一迟疑,直接道,“再过几天是爸妈的头七,等过了头七,咱们兄弟三个一块过去找那丫头吧。”顿了下,贺家老大特意看向了贺老三,“你也是在国外待过的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自己给我心里头好好想想,别等到了那天我和你二哥把好话说尽,你三言两语的又把人给得罪了……”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爸妈这遗嘱咱们可就真的有的等了啊。”

    人家可是有钱人。

    老二说的对,虽然没有人会嫌钱扎手。

    但是,姓陈的那丫头没这一笔钱,没有他爸妈的遗嘱却是不会有半点的影响。

    可他们却不一样啊。

    “行,你们什么时侯去叫上我,我那天不出声,我装孙子总行了吧?”

    贺老三在自己嘴巴上划了个十字,表示他那天坚决不出声。

    不过顿了下,他又突然道,“老四呢,不带着她一块去吗?”

    “不带她去了。”

    “事情搞好,到时侯让她直接过来就行了。”

    贺老大摇摇头,直接把自己那个眼里头只有钱的妹妹给排除到了外头。

    贺老三点点头,“这样也行,老四那张嘴啊,我有时侯都受不了她。”

    陈墨言还觉得奇怪呢,贺家的人竟然没人来找她了?

    难道,她避而不见了这几天。

    贺家的人放弃了?

    不不。

    不可能的。

    要是换成了别的事情,贺家那些人或者是会放弃。

    可是这遗嘱啊。

    事情牵涉到钱的份上儿……

    怎么可能会就这么的放弃?

    估计,是不知道在背后筹谋着什么来算计自己的吧?

    就在陈墨言这么想的第二天。

    早上吃过早饭,她刚好要去送四小只和小妞妞去上学。

    就看到贺家三兄弟出现在她的车子跟前。

    开口的是贺家老大,“陈小姐,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

    “谈什么,谈你们怎么敌视我,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我吗?”

    “陈小姐您误会了,我们是来给陈小姐道歉赔礼的……”

    “还请陈小姐给我们这个机会。”

    陈墨言笑了笑,“好啊,那咱们就半个小时后老地方茶厅见。”

    老地方?

    他们和这丫头打哪来的老地方?

    贺家老大正黑着脸想问,陈墨言却是对着他们笑着摆摆手,果断的开车离去。

    “这个女人,她是故意耍咱们吧?”

    “大哥,我看她根本就是不想谈。”

    贺老三语气阴森,“她自己不缺这些钱,可是我瞧着她这意思,怕是也想拖着咱们拿不到这笔钱!”

    “好狠心的女人!”

    “行了,你们跟我走。”

    “跟你走?去哪,老二你怎么知道那丫头说的地方是哪?”

    贺家老三一脸的怀疑和狐疑。

    看的贺家老二脸黑,“老地方是一个茶馆的名字,人家那个茶馆已经用了几十年了,说是传自祖辈,要是真的追溯,怕是有上百余年的历史,我正好过去那里几次,行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车子上。

    贺家老三忍不住的撇嘴,“不就是一个茶馆吗,还非得叫什么老地方,真难听。”

    “老三,这叫情怀,情怀!”

    贺家老三呵呵两声,一脸的不以为意,“我觉得咖啡比茶好喝。”

    “你那是忘本儿。”

    兄弟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开车直奔陈墨言所说的地方:

    老地方茶厅。

    好在地方不是很远,又没有塞车。

    他们赶到的时侯离着半个小时还差三分钟。

    陈墨言,也还没到。

    坐在一楼厅里。

    贺老三紧紧盯着茶厅门口,“那丫头不会不来了吧?不会是耍咱们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

    贺老三觉得他们这兄弟三个的一张老脸怕是真的要丢尽!

    “安心,她好歹也是一公司老板,不会这样乱来的。”

    贺老二看了眼自家老兄弟,让他静心。

    陈墨言迟到了五分钟。

    她看着坐在一楼厅里的贺家三兄弟,最大的贺老大都要比她爸还要大上那么几岁了,可她爸那是一身的儒雅温文,满脸的书卷气,眼前这个呢,一身市侩,算计!让人在一旁瞧着满眼的反感!

    陈墨言走过去,直接拖了把椅子落坐。

    “几位贺先生,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呢?”

    “你别明知故问啊,你明明知道我们贺家和你没有半点的关系,你却偏偏仗着我爸妈老糊涂产下的遗嘱拿乔,姓陈的,你自己好歹也算是有些身份的人,你就不怕自己这样的吃法传出去会被人给瞧不起,对你的形象有所影响和损坏吗?”

    陈墨言看了眼贺老三,轻轻叹了口气。

    “原来,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见我,是来给我兴师问罪,是指责?”

    “即然是这样的话,我可没功夫陪几位了,咱们……”

    “陈小姐陈小姐,我三弟他向来是在国外待习惯了,有口无心,你也知道的,这国外待着的人嘛,都是很直接的,想到什么说什么,陈小姐可别介意。”贺老二瞪了眼贺老三,示意他闭嘴,然后他才看向陈墨言一脸带笑的开口道,“其实,我们老哥几个是来给陈小姐道歉赔礼的。”

    “还有就是,你妈生前好歹的喊我们家老爷子老太太一声爸妈,我们怎么着也算是你的长辈了吧?这要是真的说起来咱们可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坐在一起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开嘛,再不济,咱们自家人关起门来慢慢商量嘛,何必动气,争的个脸红脖子粗的,没来由的给外人瞧了热闹,陈小姐你说是不是?”

    贺老二这是眼看着硬的不行,直接打出了苦情牌,亲情牌。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笑。

    摇摇头,她看着几人眉眼弯弯,“我可不敢有您三位这么大脾气的长辈,还有,我爸和我妈都和我说过,我妈是个孤儿,所以,你们三位说的什么长辈啥的,还是免了吧。”

    “你妈叫我们哥哥,你叫我们一声舅舅还有什么错?”

    “我妈在街上遇到年长的,客气一声叫哥哥,叔伯的多的人,难道,我都去认亲吗?”

    贺家三兄弟,“……”

    贺家老大和老二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眼神内瞧出了对方的谨慎凝重:

    这丫头,难搞!

    贺家老二心里头略一沉吟,索性直接看向了陈墨言,“那么,请问一下陈小姐,你到底想要怎么做才能配合我们一下?”顿了下,他笑道,“这事儿要是说起来对陈小姐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啊,我们也知道陈小姐你的身价不少,可是,这人嘛,谁会嫌钱多扎手呢,陈小姐你说是不是?”

    “陈小姐只要配合我们一下,等到遗嘱公布过后,我们三兄弟作主,不管我爸妈给你的是什么,给了你多少,那些东西都只是属于陈小姐一个人的,我们保证绝不会有贺家任何一个人找陈小姐的麻烦,你看这样可好?”

    陈墨言心里头也在转着念头:

    这事儿总是要解决的。

    而且,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三个男人小肚鸡肠,恨不得把她给踢开。

    可是她却不得不承认,才走的贺家老爷子老太太对她妈,还有她都挺不错!

    想了想,她索性点头道,“行,这事儿再拖下去也是真的没必要,那就这样,明天下午二点半,可以吗?”

    “行行行,那我马上给卫律师打电话。”

    贺家老三最心急,直接把电话打了出去。

    倒是贺家老大,看了眼陈墨言,“地点呢,陈小姐想在哪,不如咱们就在律师所?”

    “这倒是个好办法。”

    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瞟一眼贺家老大,“去你们贺家呀,我还真的怕再被赶出来一回!”

    她这话一出口。

    贺家兄弟三个人都忍不住老脸抽了下。

    中午回到家。

    陈墨言把这事儿和田子航说了,“这事儿叫是要解决的,晾了他们几天,让他们自己心里头有点数就得了,再说,这事儿过后咱们和那几个人也不会有什么联系的……”

    “对,你这样做的挺好的。”

    “明天下午爸和你一块去。”

    田子航可不放心自家女儿一个人过去面对整个贺家人。

    陈墨言倒是没有反对。

    第二天下午两点半。

    双方都准时出现在卫律师的事务所。

    会议室内。

    卫律师倒是没有再多话,看着全部到场的双方,点了下头,“我现在就宣布贺老爷子贺老太太的共同遗嘱,老屋子归贺大先生……”到最后,他看向了陈墨言,“陈小姐分得贺老先生名下的一处在效区的农庄以及名下的存款若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