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23章 捐出去,奇葩护短
    “以及,存款若干……”

    这个若干,并没有说出来具体的金额。

    卫律师看着卫家所有人不善的脸色笑了笑,“这就是老爷子亲笔所书,经过法律认证的,而且,立此遗嘱的时侯,老爷子神智很清楚。”给贺家人解释了一番,卫律师看向陈墨言,拿出一把钥匙给她,“这是老爷子留给你的东西,具体怎么做,他给你留了一封信,相信你看了会知道的。”

    陈墨言有些诧异的扬了下眉。

    竟然是银行保险柜钥匙?

    她蹙了下眉,“这个我……”

    本来陈墨言是想说,这个我不能要的,哪怕是她之前不喜欢这些贺家的这些人。

    可贺老两口留下来的这些钱财,她是一定不能收的。

    哪怕,她知道这些是老两口的一点心意!

    只是没想到律师却是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陈小姐,不如,先去看看里面的东西?”

    “卫律师你这话里头,有话啊?”

    竟然,好像在劝她接受?

    陈墨言心头微动,难道,这里头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想过去,“抱歉,卫律师,这东西,我不会收。”话罢,她眼角余光看到贺家一行人脸上的精彩表情:诧异的震惊的表示不理解的,以及觉得陈墨言是在故意显摆的等等等等,反正是什么样的表情都有,陈墨言笑了笑,不理那些贺家人,直视卫律师的双眼,“我这人不喜欢麻烦,无功不受禄,不管是什么东西我拿的不心安……”

    “卫律师你怎么回事儿呀,劝她做什么,这可是她自己亲口放弃的,即然是她自己弃权,那就和我们没关,这东西就是属于我们兄妹四个人的……”

    出声的是贺凤巧。

    她一脸的不善,盯着卫律师,“卫律师,你再这个样子下去,我会怀疑你是不是有意偏向姓陈的,而失去了公平公正,这样对我们贺家人不公平。”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这一张嘴说出来的。”

    “你说我爸妈的遗嘱非得这个女人在,而且非得她在场,现在,是她自己亲自放弃,是她自己不要了的,那东西现在就是我们贺家的,是我们兄妹四人的,我们也不用你管,你只要把东西交给我们贺家,我们自己来分就行了。”

    对于她这话,贺家三兄弟并没有别的意见。

    不管他们之前对着陈墨言多么的客气,委婉,属于贺家他们自己人的东西再多分给个外人?

    “这样也行。”

    让贺家众人没想到的是,最先出声附和的竟然是陈墨言。

    她站起身,朝着卫律师点了点头,“行了,这事儿到此结束,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贺家的,你还是交还给他们吧。我先走了啊。”陈墨言扭头就要招呼着田子航离去,在她看来,待在这里纯粹就是白白浪费时间啊。

    谁知卫律师却是下一刻再次拦下了她。

    “陈小姐即然主动放弃这份权益,身为当事律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这里有份保证书,还请陈小姐签下名。”然后,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保证书递给了陈墨言,同时,卫律师再次转身,眸光意味深长的扫了眼一众贺家人,“还有一件事情怕是得和你们大家说一声……”

    “什么事情,卫律师你说。”

    眼看着陈墨言那字一落下。

    这属于他们卫家的东西就即将再次回归。

    她也可以多分一些钱财或是东西。

    贺凤巧很是高兴,心情好,语气不自然的也温和起来,“卫律师你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即然陈小姐主动放权她所应得的那份遗产,那么,根据贺老爷子以及贺老太太生前的遗愿,我会在你们或是相关人员亲自随同下把属于陈小姐的那份儿捐出去,用来资助全国各地偏僻贫困区的学生。”

    “你说什么?”

    最先尖叫的仍然是贺凤巧。

    刚才的一腔高兴都打了水漂,让她一下子好像被人兜头浇了桶冷水。

    从头到尾的凉。

    她瞪大了眼,因为震惊和不相信,整张脸都带了几分的狰狞。

    “卫律师,我没听错吧?”

    “你刚才说的话,说的是我爸妈要把我们贺家的东西捐出去?”

    “这怎么可能!”

    她爸她妈又不傻,立遗嘱的时侯脑子也没糊涂啊。

    怎么可能会这样写?

    贺凤巧看着陈墨言眼里头全都是恶毒,“她不来遗嘱不能公布,她这一来吧,不要还不行,她不要,我们贺家的东西就得直接被捐出去,卫律师,我不相信这是我爸妈办的事儿!”

    “是啊卫律师,你这……要是没什么证据或者是能说服我们的理由……”

    “这事儿,不好说啊。”

    眼看着自家妹妹把所有的话都说了个七七八八。

    贺老大也忍不住心里头骂娘。

    可是,他还是保持着面上的平静,“卫律师,你能让我们看看那份遗嘱吗?”

    “自然是可以的。”

    一听说可以看遗嘱,贺凤巧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我先看。”

    卫律师神色平静的取出几页纸,“贺女士可以亲自过目,看看这是不是老爷子老太太的笔迹。哦,对了,我们律师所还有原件,所以你就是撕了也没什么用,还白浪费力气。”

    正有此意的贺凤巧,“……”

    一目十行的看罢。

    她整张脸都白了,“哥,爸妈肯定是糊涂了,怎么能这样做?”

    那些可都是她们贺家的东西啊。

    她爸妈多分给个外人也就罢了,现在倒好,竟然说捐就捐?

    “急什么,拿过来我看看。”

    贺老大低斥了下自己的妹妹,伸手接过那几页纸。

    低头看之前,和身侧的贺家老二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兄弟两人的眼底都浮起一抹忧色。

    这事儿,怕是百分之百是真的啊。

    果然。

    只是看了几行字,贺老大就闭上了眼。

    他爸妈这是铁了心的要把那些东西送给这个姓陈的。

    “那就听卫律师的,按着这上头的办吧。”

    贺家老大还算是理智的一个。

    愤怒的瞬间他立马就想通了一件事情:

    即然这些东西左右都不能属于他们贺家,那么,他宁可捐出去!

    “大哥你疯了?”

    贺凤巧一脸的铁青,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不同意这事儿。”

    “这是我们贺家的东西,凭什么要捐出去啊?”

    “你说送人就送人,你说捐就捐啊,你说是我爸妈说的,那你让我爸妈过来告诉我们啊。”

    贺凤巧说这话的时侯已经是有点气的口不择言。

    她看着卫律师,还有站在一侧眉眼淡淡的陈墨言,连声冷笑,“不然的话,我们贺家的东西谁也不能动。”

    贺老大兄弟几个站在一侧互看了一眼。

    彼此都沉默着没有出声。

    卫律师倒是笑了笑,一脸的平静,“贺女士,你要是实在不同意,可以去法院起诉,这些话和法官去说,只要法官判你赢,我肯定二话不说把贺家所有东西都给你,你看这样如何?”

    “你……”最后,贺凤巧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卫律师,这件事情我们接着您说的做,你看需要我们配合什么,是现在就办还是另选时间?”

    看了眼贺家老大,卫律师倒是没想到他这么痛快。

    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他点点头,“我这边处理好会和你们通知的。”

    “那行,就不留卫律师了,我们家还另外有事儿……”

    陈墨言父女两人是和卫律师一块走出去的。

    站在贺家门口。

    陈墨言扭头朝着院子里头看了一眼,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贺老爷子应该是猜到了自己不会要这些东西。

    所以,才特意的加上这么一条,捐出去吧?

    她抿了下唇,看了眼身侧的卫律师,“你之前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所以,他那会儿才劝自己。

    卫律师朝着她笑了笑,“是啊,老爷子曾经和我说过不止一回,只要这些东西不被你接受,那么,他就用来捐助那些失学孩子,这是老爷子和老太太共同的心愿。其实,你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如果你继承了这些东西,老爷子他们还有一个条件的……”

    “条件?”

    陈墨言怔了下,失笑,“不会是让我资助那些失学儿童吧?”

    “也和这个意思差不多。”

    卫律师看着陈墨言不紧不慢的开了口,“贺老爷子的遗嘱里头写的是,只要你继承,但是,得把一部分钱拿出来成立一个失学儿童基金会,用来资助那些全国各地的孩子,可惜你放弃了……”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把老爷子的心愿发扬光大的。”

    陈墨言看着卫律师一脸的可惜样儿,忍不住摇摇头,“还是算了吧,老爷子老太太的东西你就接着刚才说的捐了吧,至于老爷子老太太的心愿……”她蹙眉想了下,抬头,一脸凝重的看向卫律师,“其实,我正和许律师在谈一个基金会的事儿,也是失学儿童这方面的,要是卫律师有空,不妨一块过来帮着参谋参谋?”

    “许律师,就是那个素有帝都第一状的许酩酊?”

    “嗯,就是他。”

    陈墨言抿唇一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看看?”

    “好,我抽空一定过去拜会。”

    父女两人开车离去。

    半路上,田子航再也没忍不住,“我没想到那两个老人家会这样处理身后事……”

    竟然是捐出去。

    换成了是他,他会舍得把自己一生的所得捐出去。

    而不是留给自己的女儿吗?

    田子航想了想,再想,最后还是觉得,他舍不得!

    回到家。

    田老爷子难得的等着她们两个,“怎么样,事情都处理好了吧?”

    陈墨言之前没和田老爷子说这事儿。

    但是现在看来,很明显的,他是知道的。

    应该是她爸说的吧?

    田子航看到自家女儿望过来的眼神,点了点头,“我和你你爷爷说的。”贺家二老虽然和他们家这个老头子多年不来往,但是,其实两个老人家心里头都是有感情的,不过是那个时代的人啊,都倔,偏这两个又都是死倔死倔的那种,中间又隔着一个贺子佳……

    一直没来往,不见面。

    不代表就不关心,不掂记着这个人!

    所以,贺家二老初初一走,田子航思虑再三,还是把这事儿和田老爷子说了。

    陈墨言扭头看了眼她爷爷:

    老爷子很难过吧?

    可别身体撑不住……

    “行了,别看了,我能撑的住,你爷爷我还没有脆弱到这个地步。”

    田老爷子白了眼自家孙女,摇摇头,语气里头最终还是多了抹怅然,“这老一辈的呀,可真是没几个喽。”

    听到他这么一说。

    陈墨言猛不丁的心头就是一跳:

    她想起了前几天自己才去探望的尚老。

    精神,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而且她不过是在那里陪着尚老坐了小半个小时,护士来来回回的帮着尚老量了几次血压,体温!

    再回头看自家爷爷有些落寞的神情。

    陈墨言忍不住垂眸轻叹:

    终究,都有那么一天吧?

    关于贺家的事情陈墨言虽然不再关注,但她终究还是留了一丝的心思。

    再加上卫律师一心想着通过陈墨言结识许律师。

    因此,也时不时的把关于贺家的一些消息传过来。

    能过卫律师,陈墨言知道贺家兄妹几人因为分产不均再次闹了起来。

    到最后更是大打出手。

    至于需要陈墨言继承的那些东西,因为她当场拒绝。

    而且还配合卫律师写下了放弃的手续。

    所以,那些东西最后被卫律师直接以贺家二老的名义捐了出去。

    这些收据什么的可都是实打实的。

    所以也不存在贪污或是做手脚什么的。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自然也托了人在暗中关注:

    倒不是不相信卫律师。

    而是她觉得,凡事,以防万一嘛。

    这是贺家老两口的一番心意,她不想让活着的人因为贪心而让九泉之下的二老伤心失望!

    当然,这些事情陈墨言是没有和卫律师说的。

    贺家的事情告一段落。

    陈墨言又担心田老爷子的心情,推了不少外头的事情好好陪了他两天。

    直到田老爷子的脸色瞧着好看不少。

    她才重新再次忙碌起来。

    这一忙,自然就对家里头的几个孩子有所疏忽。

    直到,幼儿园班主任打电话过来投诉,陈墨言才惊觉,自己竟然有一个月没接送过四个孩子了。

    大宝和人打架。

    把人的脸给抓破了……

    都是小班的孩子嘛,打架也就那么几下子,抓挠啃的。

    偏她们家几个孩子的力气大啊。

    而且,他们家是四个,四个!

    三个哥哥无条件让着最小的妹妹,而三个宝之间呢,感情又很好。

    一致对外!

    打架能吃亏才叫怪了。

    陈墨言开着车子赶到幼儿园的时侯,齐阿姨正抱着大宝在校长办公室给人道歉呢。

    一个劲的说好话,“对不起对不起,真的是我们家孩子的错……”

    “您看是去看医生还是怎么样,我们家出全部医药费可以吗?”

    被打的也是个男孩子。

    胖呼呼的可爱极了。

    偏此刻小脸上被抓花了好几道!

    被他妈抱着,哇哇的哭。

    而被齐阿姨抱在怀里的大宝倒是好像没有一点伤似的。

    还不时的在齐阿姨怀里头挣着身子,对着人家小朋友挥拳头。

    把个齐阿姨给恼的,都想拍怀里头的大宝一巴掌!

    “你看看你看看,园长你自己看,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啊,我们交那么贵的园费,是让我们的孩子来好好学东西上学的,可不是让他来挨打的,这熊孩子一看就是没个素质的,你是保姆是吧,赶紧的打电话让这熊孩子的爸妈过来,我可得好好的和他们说道说道……”

    “瞧瞧我们家娃这脸上的伤啊,哎哟我的天啊,这要是落下疤了可怎么办?”

    “儿子啊,你要毁容了啊。”

    女人三十出头,一脸的胖肉,这会儿抱着自己的儿子一哭。

    那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

    嗓门儿之大。

    听的园长都忍不住抽了下嘴角,“那个什么,杨宇妈妈呀,小孩子打闹没个准头,稍稍出点意外也是正常的……”园长本来是想说,这么几道看着是严重,但真心的还没到毁容的地步,只是她这话才一出口,对方嗷的一声尖叫起来,“你说什么,园长,你这是在纵容凶手,你这是在包庇坏人,你这是在欺负我们家杨宇……”

    园长,“……”

    “我没有……”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

    杨宇妈妈气的瞪圆了双眼,短胖手五指就差没指到齐阿姨脸上去,“你看看她家的孩子,好好的呢,我们家的挨了欺负啊,还受了伤,可是你这个当园长的竟然不给我家儿子找回公道,不去罚这个孩子,竟然轻描淡写的说什么是正常的?你说,你是不是多收了他们家的钱?”

    “我要去告你。”

    “我要告你贪污受贿。”

    杨宇妈妈的尖叫把整个园长办公室的屋顶都要掀翻了。

    陈墨言就是这个时侯敲门走进来的。

    齐阿姨看到是她进来,长长的松了口气,“言言你可来了,大宝他……”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那个胖女人直接口水四溅的朝着陈墨言喷过来,“你就是这个熊孩子的家长啊,你是他妈妈吧,你是怎么教你们家孩子的,有娘生没爹管,生出来做什么,当初还不如直接掐死呢,长大了也是给国家添负担!”

    陈墨言的眼神一厉,冷笑着朝面前的女人看了过去。

    ------题外话------

    私事影响,抱歉。明天开始更新恢复。不好意思,明天大家多给我点鼓励,我三更补前两天的啊。嘻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