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24章 脑补是种病
    小孩子淘气调皮闹别扭甚至是打架。

    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在家里头四个宝一不留神还能打起来呢。

    当然,四宝更多的时侯是不打的。

    那是因为四宝是女娃,打小又文静,再加上打从一开始起,不管是陈墨言还是顾薄轩这个偶尔回来一趟的亲爸,再加上家里头的一众人,对三个男宝说的最多的话那就让着妹妹,保护妹妹!

    这样的情况下,三个宝几乎是下意识的护着妹妹,让着四宝的。

    怎么可能和她打架?

    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也曾想到四个孩子会在学校里头闹事,打架什么的。

    她都做好了被请家长,甚至是给人赔礼道歉的准备。

    没办法,谁让她们家四个宝?

    可是,却不代表有人可以这样的辱骂自己的孩子!

    对上那个女人一脸的怒气,陈墨言笑的云淡风轻,“请问这位家长,您嘴里头所谓的家教,就是像您这个样子的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您这样的家教,我们几个孩子可都不敢要,我们这些当家长的也不敢教呢。”

    “你,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墨言被眼前女人这两句话给逗的乐了起来,“古代的时侯就有一句话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咱们现在这可是现代社会,是新中国,更是人人平等,法律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样的,我倒是真不知道这位家长您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您到底是谁啊,能比我们高一等,能凌驾于咱们国家的法律之上?”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侯这样说了?”

    “哦,你是没有,你正这样做。”

    陈墨言噎了对方两句,也懒得再理她,把大宝抱在自己怀里头的时侯才感觉到他小小身子的微僵。

    略一想,陈墨言更加心疼了:

    这孩子啊,怕是吓到了!

    她轻轻的抱着他,“不怕,妈妈在。”一边抬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怀里头,大宝似是感觉到自家妈妈的气息。

    刚才一直咬着嘴唇,紧绷着的小脸也松了那么两分。

    乌黑的大眼里头也带了几分的泪花儿,“妈妈……”

    “乖,我们大宝不哭,妈妈在呢。”

    安抚好儿子的情绪,陈墨言看向园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孩子怎么可能打起来?”

    一个班都有三个老师呢。

    瞧着那个孩子脸上都有了牙印,肯定不是才动手就被拉开了啊。

    园长也是一脸的歉意,“这两个孩子趁着老师出去搬玩具,生活老师去洗水果,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没想到就闹了起来……”对于陈墨言这个妈妈,园长的印角还是挺好的,瞧着很是让人舒服,而且,能进入这个幼儿园的,家里头多少都是有些影响的,非富即贵的那种,更何况人家还是一次四个娃?

    更何况,她还早早就从报纸上知道了几分陈墨言的身份?

    此刻,看着陈墨言,园长的话就随意了几分,“好像当时是四宝摔了,有小朋友指责说是被杨宇小朋友推倒的……”只是她这里话还没说完呢,一边感觉到自己被完全晾起来的那个胖女人正觉得不得劲儿呢,这会儿一听园长这话,忍不住气的尖叫起来,“园长你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我们家杨宇推的?”

    “你可别什么事情都往我们家杨宇身上推啊。”

    “我可告诉你,你可是园长,不能偏心,不然,不然我去教育局告你。”

    陈墨言加园长两个人,“……”

    她怀里头的大宝这个时侯把头露出来,小脸上全是怒气,“妈妈,就是他推的妹妹,他还要去拽妹妹头发,他是坏人……妹妹都哭了,他还不松手……”

    “你个小兔崽子可别乱说啊,我们家杨宇可乖了,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胖女人一边瞪着眼反驳大宝的话,一边低头看趴在她怀里不动的自家儿子,“杨宇你和她们说,告诉他们,这些事儿你没做,是这小崽子冤枉你,儿子你别怕,妈给你撑腰呢……”

    可惜任凭她说的再多,再好听。

    她怀里头的杨宇就是不抬头,好像听不到听不懂似的。

    把个胖女人给气的,抬手一巴掌拍在孩子的后脑勺上,“你个小混蛋,妈在家里头怎么和你说的,不能怂不能怂,别人打你一定给我狠狠的打回去,你是怎么做的,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连个屁都不敢话,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下。”她吧啦吧啦的骂起了自家儿子,小孩子嘛,再也没忍不住,嗷一嗓子哭了起来。

    整个办公室只听的到孩子的哭声。

    其实,在陈墨言看来,这事儿真的没什么:

    哪个孩子没打过架,没打过人没挨过打?

    不管事情占不占理儿的。

    大宝把人家打伤了,是她们家的错,他们带着去医院看看什么的。

    对方再为自家孩子之前的错说几句好话。

    这不就双方什么都没有了吗?

    这才小班,以后孩子还得在一块相处三年呢。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更何况,孩子没定性啊,今个儿打了明天说不定睡一觉起来又玩到了一块儿。

    她们这些大人们睁个乌眼青,急斥白咧的,没必要呀。

    只是可惜。

    对方的家长分明不是这样想的啊。

    一边揍自家孩子,一边嘴里头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

    说是骂孩子其实就是指槡骂槐。

    到最后,园长都劝不住的黑了脸,“杨宇妈妈,那这事儿已经出了,你觉得怎么办?难道你还想让你们家孩子再打回去吗?”她一边说一边看了眼杨宇脸上的伤,是有几道,刚才瞧着有点严重,这会儿已经褪了不少,再过个两天三天的应该不会有什么留疤啥的,捺下心,园长劝着,“都是孩子,谁也不是故意的,杨宇小朋友脸上的伤也不是什么大碍……”

    “啥啥,啥叫不是什么大碍,这是你一个园长能说的吗?”

    “这可是我儿子受伤啊。”

    “是脸上,他要毁容了!”

    “园长,我严重怀疑你偏心他们,我要去告你。”

    陈墨言看着她在那里胡搅蛮缠,忍不住也翻了个白眼,“园长,即然这事儿说不清楚,教室不是有监控吗,咱们就看录像吧。”顿了下,她语气极淡却坚定的看向对方,“刚才我儿子可是说了,你们家孩子无故欺负我女儿,害得我女儿又哭又摔倒,我们家大宝着急才动手的……”

    “还有,我家呢,学校里头的人都知道我们家是四胞胎,我女儿是最小的,身体最差,平时磕着摔着的都能病好长一段时间,这次要是她被你儿子吓到或是惊到,哪里有不舒服什么的……”

    陈墨言呵呵两声。

    余下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包括园长在内,都知道她的言外之意!

    那个女人当时脸色就变了,“你,你想做什么,你要讹诈我们家吗,我可告诉你,受伤的是我儿子,你看看,你看看这脸……”

    “是啊,你儿子受伤了,咱们去医院。”

    “直到你儿子脸上的伤看好,我们家出全部的医药费。”

    “可是我女儿要是被人儿子给吓到或是摔的哪里不舒服,发烧啊心脏不好啊什么的,嗯,你也知道嘛,四胞胎,身体肯定有好有坏的啊,到时侯,你们家这个责任可也跑不了哦。”

    “你,你胡说。”

    陈墨言看着那个胖女人瞬间变色的脸,忍不住勾了下唇。

    这下知道害怕了?

    刚才的嚣张呢。

    她撇了下嘴,却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那个女人。

    “园长,麻烦你让人调下录像吧。”

    “啊,我看这法子行……”

    “算,算了,我看算了,不用那么麻烦了啊,我儿子脸上的伤我瞧着这会儿好多了,哈哈,那啥,小孩子的手轻,瞧着吓人其实没啥的,没啥的啊,那个园长啊我突然想起我家里头还有事儿,我就不和您说话了啊,有啥事您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先走了啊,先走了……”

    话罢,胖女人抱着自己的儿子几乎是逃般的跑了出去。

    看那背影跑的,比兔子都要快。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这人……

    园长看着她也是一脸的无奈,“顾杨妈妈,瞧这事儿闹的,真是抱歉……”

    “你放心,以后我们老师会更加经心照顾孩子,绝不会再让任何一个孩子出现这种事情的。”

    人家园长说的客气。

    陈墨言还能说什么?

    最后,拍拍儿子的小脑勺,“和园长再见。”

    “园长再见,我和妈妈回家了。”

    “好孩子,明天见。”

    牵着大儿子的手走出去没几步,不远处二宝几个都迈着小胖短腿扑了过来。

    “妈妈……”

    “哥哥打坏人……”

    直到回到家。

    坐在他们四小只的专属房间。

    陈墨言耳侧听着几个孩子七嘴八舌的说话,你一句我一语的。

    到最后勉强拼凑了个事情的真相:

    其实和大宝说的没啥出入。

    不过就是,那个男孩子脸上的伤不是大宝弄的。

    是二宝挠的。

    站在自己妈妈跟前,二宝似是知道自己做错了,“妈妈,我下次不打人了……”

    看着他委屈的小脸儿。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心都软成了一团。

    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她还是板着脸出声道,“妈妈不是生气你保护妹妹,可是二宝,你之前也动了手,为什么却只有哥哥一个人去了园长办公室,妈妈不是和你说过么,你们都是男子汉,要敢做敢当呀,你这样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哥哥,是不负责任的坏孩子……”

    哇。

    二宝之前的听懂没听懂的不知道。

    更不知道听懂的那些是多少。

    可是最后坏孩子三个字儿却是一下子印入了他的脑海。

    小家伙忍不住一扁嘴,想也不想的嗷嗷哭了起来,“不要坏孩子,不要,二宝是好宝宝……”

    门口齐阿姨瞧着二宝哭的直抽抽。

    忍不住有些心疼。

    可是她也知道陈墨言这会儿在教孩子,自己不能过去。

    只能站在那里干搓手。

    这边,陈墨言不心疼吗,她轻轻抱了抱二宝,神色认真,“你想做好宝宝,那下次还要不要这样做了事情不承认,让哥哥一个人去挨骂?”

    “不,不了……”

    二宝哭的一抽一抽的,扁着小嘴,“二宝错了。”

    陈墨言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话孩子能听的进去多少。

    可是,从小,一点一滴的教,说给他们听。

    总是能让住些的吧?

    给二宝重新洗了脸,又抱着他的小脑袋亲了几口。

    然后,小家伙立马抛开了所有的不高兴,开开心心的和哥哥弟弟妹妹玩到了一起。

    还时不时的扭头朝着陈墨言这边看两眼。

    看到陈墨言刚好望着他。

    还附送一枚极是没心没肺的咧嘴大笑。

    这笑容干净纯粹的让陈墨言心头全都是笑意:

    果然是孩子啊。

    晚饭过后。

    田老爷子应该是从齐阿姨那里知道了之前孩子的事儿,忍不住看向了正坐在那里喝水的陈墨言,“白天怎么回事儿,我怎么听说大宝和四宝都受委屈了?你有没有去找老师啊,咱们交那么多的钱,可不是让孩子去受委屈被人欺负的。”

    陈墨言翻个白眼,“爷爷,您怎么听话不听音儿呀,难道齐阿姨没告诉您,大宝把人家娃脸给抓破了?”

    “就咱们家这四个,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

    “真没受委屈?”

    田老爷子如今是越来越老,越来越心软,心疼家里头的这几个孩子。

    一个个宠的没边儿。

    恨不得把这些孩子一个个给纵的骑到他头顶上去各种的闹腾。

    之前和几个娃说话,他听的是一知半解的。

    回头一问齐阿姨,立马就生气了起来,“孩子受委屈了你怎么不叫我过去?下次不准再喊言言啊。”

    他那个孙女在家里头对几个孩子都那么凶。

    在外头肯定不护着四个孩子的。

    基于这样的心理,田老爷子是一点儿都不信陈墨言的话啊。

    “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儿你让我去。你不准去啊。”

    陈墨言笑嘻嘻的点头,“行,下次家长会您也去,我刚好偷懒呢。”

    这个回答田老爷子挺满意的。

    再三的确定了孩子没事,田老爷子还不放心,又特意把四个孩子叫到跟前看了又看的。

    把陈墨言看的忍不住叹气,“爷爷,我不是后妈啊。”

    这妈当的。

    有那么不让她爷爷放心吗有吗有吗有吗?

    这事儿过去后陈墨言也没放在心上。

    不过就是遇到个极端护短的奇葩家长罢了,没什么好想的。

    只是没想到过了几天,她正在一处会所和林同朱兰几个人吃饭,吃完饭要走的时侯,迎头和隔壁走出来的一伙人撞个正着,而其中一人竟然有那个杨宇妈妈?陈墨言也就是扫了对方一眼,然后就直接闪开了眼神。

    当没看到。

    对方估计是一时没认出陈墨言来。

    陈墨言那天穿的可是一身休闲装,今天却是精英女强人打扮。

    头发挽在头顶,上了淡妆。

    明眸皓齿浅浅的笑容中自带几分矜持。

    这怎么可能会是抱着孩子低声轻语哄娃的人?

    擦肩而过。

    对方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位中年男人。

    刚好和身边的人说完话,一抬头看到陈墨言,忍不住脸色微变,想也不想的上前两步,一脸陪笑的对着陈墨言开了口,“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陈小姐,陈小姐是过来吃饭的吗,哦,原来还有林总,……”

    对方一边说满脸笑的站在了陈墨言的跟前。

    伸手不打笑脸人。

    陈墨言也不好就这样直接掉头就走。

    不过,她是真的不认识对方啊。

    扭头看了眼身后正和朱兰两口子不知在说什么的林同,她扬了下眉。

    你认识?

    林同这个时侯也走了过来,一眼认出了对方,“原来是杨总,陈总,这是梦扬国际的杨总,杨总好。”

    作为在帝都商业圈子时头打拼这么多年的林同。

    他肯定是熟悉这帝都大半商圈的人。

    介绍了双方,林同又笑,“杨总这是带着太太来吃饭吗?”

    “对对,才吃完,之前不知道陈总和林总都在这边,不然的话肯定过来拜会。”

    “陈小姐,不知您什么时侯有空,我能有机会请陈小姐喝杯茶?”

    他想着和陈墨言这边合作可是好久时间了。

    可是林同是个滑头,滑不溜秋的硬是不松口。

    甚至他都利诱了。

    这人硬是一点都不动心。

    到最后,他只能把主意打到陈墨言这个正主儿身上:

    毕竟是个女人。

    说不定耳根子软啥的,他到时侯把话说的漂亮些,说不定就能有谱?

    林同一听这话忍不住心头一跳,就想出声阻制,“杨总,我们陈总……”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墨言笑着看他一眼,直接开口道,“抱歉,我最近一直没时间……”

    有空也懒得理这一家子!

    有那么个不讲道理的媳妇,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有多讲信用或是道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陈墨言这里才一开口,对面站在这个杨总身侧的胖女人猛不丁的一扭头。

    她先是一脸诧异的看向陈墨言。

    半响后硬是没敢认。

    只是,就在她心里头狐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人时。

    她猛不丁的看到陈墨言朝着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和那天的一模一样啊。

    再有刚才这声音……

    她猛的瞪大了双眼,“你你,是你……”

    “是啊,这位,杨太太,咱们又见面了。”

    “我才不想和你见面呢,你怎么在这,你想要做什么?”胖女人一脸的警惕,看看陈墨言,再看看自己身边的男人,盯着陈墨言的眼神满是审视和探究,以及,怀疑,“你是特意在这里堵着我们的?你想要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啊,我儿子脸上的伤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可别太过分……”

    陈墨言看着她轻轻叹口气,语气悠悠,“杨太太,脑补是种病,得治。”

    ------题外话------

    我马上去码第二更…大家别等了,明天一早看。今晚搞不出来我不睡了。气死我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