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26章 婚前焦虑
    陈墨言可不知道就因为那么一面儿,杨家两口子差点闹翻了天。

    不过,就得知道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半分的。

    关她什么事情呀?

    她这会儿正帮着赵西忙活着她的第二次婚礼呢。

    经过几年的相处,赵西和许律师两个人总算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彻底的把话给说开。

    这样做的最后结果就是,许律师当场带着赵西去见了家长!

    然后,在赵西还懵着的时侯,转个头,婚期已经定了下来!

    赵西觉得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

    怎么就要结婚了?

    她看着一脸得意,似是个孩子得逞般的许律师。

    忍不住把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只是回头却直接跑到陈墨言那边再也不肯和许律师见面了。

    把个许律师给急的。

    就恨不得给陈墨言跪下来叫祖宗,“我说陈小姐,你好歹的是她最亲近的人,她的话你准听啊,你倒是劝几句?”这马上就是婚期啊,新娘子躲起来不见他,这是怎么个回事儿,嫁还是不嫁的,你倒是说一声儿啊。

    陈墨言倒是很平静。

    没办法,难得看到这位许律师脸上的紧张和着急啊。

    平时吧,他这张脸上的笑很多时侯连陈墨言都想一巴掌拍过去。

    熊孩子的典型代表啊。

    现在,眼瞧着许律师急的嘴唇都要起泡了,陈墨言的心情极好,不过比她更好的却是刘素,她笑咪着眼,整个身子靠在椅子上,拉长了腔的笑,“许大律,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姑奶奶,我平时没得罪你们啊。”

    早知道这个媳妇娶进来不容易,可是这怎么就那么的难哩?

    明明自家媳妇都点头答应嫁了啊。

    这要是再回头被这两个女人给几句话说的后悔,再来个逃婚啥的。

    他得怄死!

    许律师朝着陈墨言两女不断的拱手,最后还是陈墨言不忍心,“行了,你也真是的,平时你那脑子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这轮到自己身上,这事儿就转不过弯来了?”

    “啊,陈小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说,你真是蠢死了。”

    刘素撇下嘴,看着他,“真不知道你这第一律是怎么得来的。”

    “咳,那个,你们不是知道嘛,这是打赌来的,真的和案件没关系。”

    许酩酊说到这里难得的有些脸红,不自然的轻咳了两下。

    这名头,他也不想要啊。

    可是当时都喝醉了,被人一激,这不是那几年还年轻,年少冲动嘛。

    没想到一晚上就给自己输了个第一律的名头……

    陈墨言听到他这话倒是摇头笑,“还是你有这个本事……”不然的话,别人怎么打赌,就是打赌赢他个几百回,这帝都第一的律师名头也轮不到他身上啊,再说了,事实上这几年可不是没人瞧着许酩酊这个人不顺眼,一心想着把他拉下第一律的名头,许酩酊这人呢,是真的不在意什么第一不第一的。

    但是,只要他接手的案子。

    那不管大小绝对就是全力以赴!

    这样的情况下,他一路走到现在,竟然就当真没有输过一场官司!

    这样的人,你能说他是完全凭的运气吗?

    要没有点真材实料。

    怎么可能?

    许酩酊被陈墨言的话夸的,嗯,有点脸红的移开了双眼。

    事实上,他是被陈墨言那双平静眸子给盯的,不敢再和她对视啊。

    要知道陈墨言那视线看似平静的很。

    甚至还带着笑。

    可是,就是这么一双眸子,好像带着一股子的穿透力。

    似是能看透他的一切,看穿他的灵魂似的。

    难怪这个女人能不动声色,浅浅笑着把身边所有事情和人都给安排的妥妥当当!

    他摇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敛去,朝着陈墨言笑笑,“陈小姐,西西她……”

    “她没事。”

    “她能有什么事情啊,你怎么不用你那打官司时的脑子想想,要是她不想嫁给你,不想结婚,她不早就跳出来反对了吗,还用得着躲在一个你能找的到的地方?”

    看着许律师一脸的傻笑。

    刘素愈发的瞧不过眼,翻个白眼,“笨死了。”

    “这么说来,西西她是不好意思,并不是不想嫁给我,却又不知道怎么和我说才躲起来的?”

    陈墨言和刘素两人齐齐看着他的眼神如同看白痴。

    敢情,这人是这样想的?

    真是……

    闹清楚了赵西的心思,许律师也没啥好担心和忧心的了。

    虽然还纠结自家准媳妇竟然现在躲着自己……

    可是想想,只要不是想着拒婚、不是想着逃婚的。

    躲就躲几天吧。

    不都说什么婚前恐惧症嘛。

    估计他家西西也是这样。

    想通了这个道理,他又再三对着赵西叮嘱,似是生怕陈墨言会虐待赵西一般。

    到最后,刘素直接翻着白眼把许酩酊给赶了出去。

    直到他出去好几分钟。

    赵西才红着脸,带几分扭捏的走了出来。

    刘素瞧她一眼,“哟,舍得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在屋子里头待到出嫁呢。”

    “我没问题啊,不过,你别怕麻烦就行啊。”

    她不出来。

    好多事情可都是要刘素出去办的。

    谁让,刘素是她家娃的干妈来的?

    真以为干妈是这么好当的啊。

    陈墨言看着她们两个扯皮,自己只是坐在另一侧笑。

    婚礼场地什么的自然不用陈墨言等人去费心,人家许酩酊那边可是还有爸妈在的。

    其实,这也是这几天赵西一直心里头纠结个不停的原因之一。

    她可是被齐炳超他那个妈给闹腾的,怕了啊。

    婆婆这种生物,她是真的想想都觉得胆颤心惊的。

    其实,按着她这两年心里头的想法,要是真的嫁,她是想找个孤儿啥的。

    没公公婆婆啊。

    多省心?

    可惜,她却再次瞧上了许酩酊……

    而且还是个一大家子存在的人。

    明天就是婚礼。

    晚上,把女儿哄睡后,赵西一个人坐在四合院的葡萄架下心里头空落落的。

    有些茫然,有些空洞。

    更多的是对未来以及两人婚后生活的迷茫,以及不确定。

    “怎么,睡不着?”

    身后,陈墨言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没有扭头,只是把上半个身子顺势趴在了石桌上,声音闷闷的开了口,“言言,你说,女人为什么非得要嫁人呢,难道就不能不嫁吗?”她这几年来虽然说身边没有人逼她再结婚什么的,可是,她一个人带着女儿,每每出去的时侯,平时还好,旦凡是说起自己单身时,遇到的眼神不是审视就是探究,或者是怜悯。

    好像她不再嫁带着个女儿自己过就是她的错!

    “就不能一个人过吗?”

    “可以啊,不过,你现在嫁给许酩酊也不是因为被逼吧,而是你自己喜欢,接受了这个人,不是吗?”

    陈墨言坐在她的另一侧,把一杯牛奶递给她,“喝杯牛奶稳稳神,你明天可是要当新娘子的,不能让自己的精神太差啊。”看着赵西咕咚几口灌下去,她笑起来,“什么道理啥的你自己都清楚,我也不会再和你说,这个人总是你自己选的吧,即然都答应了对方,还在犹豫担心什么?”

    “我,我就是担心他家里头的那些人,还有,还有他们万一不接受小宝……”

    听她这么一说吧。

    陈墨言忍不住想起白天刘素撇着嘴说许酩酊的那几句话。

    看来,关心则乱的果然不是一个人啊。

    她摇摇头,“你啊,你和许酩酊这么久,也有两年了吧,你觉得许家会连你什么情况都不查清楚?她们明知道有小宝的存在,现在还答应了这个婚事,这说明了什么?”

    “你那天吃饭不是也把小宝带了过去?”

    “她们许家那些人不是对小宝挺好的吗,我记得小宝还收了不少的见面礼呢。”

    陈墨言这话说的赵西自己也忍不住扑吃一乐。

    “你还说呢,我哪里知道许家那些人竟然那么大手脚啊,真是的……”

    当时一块去吃饭。

    她不过是买了些小礼物,尽了自己的心意。

    当时许家那些人纷纷给小宝礼物,她自然是不好说什么,许酩酊则是全程二话不说直接收!

    这一收好嘛,回头她一看,小宝收下的礼物加上现金红包什么的。

    竟然有小十万!

    可把她给惊了一下,虽然她现在手里头也有不少钱,也不会亏待自己和女儿。

    可是这么多的钱和礼物送给一个才见面的孩子?

    她绝对做不到!

    倒是许酩酊,听到她说的之后竟然还撇了下嘴,说什么小气,竟然都没过十万。

    为了这个她还和许酩酊绊了几句嘴呢。

    小宝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给她那么多的钱呢?

    又是个女孩子。

    万一引起她的虚荣心了怎么办?

    许酩酊却是哈哈大笑,不以为意:

    他们两个人的女儿呢,还会缺钱吗?

    想到这些,赵西也觉得自己有点多想了,抿了下唇,她抬头看向陈墨言,“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比自己头一回结婚还要紧张,言言,我我紧张的不想嫁了,怎么办?”

    陈墨言闻听此话对着她翻个白眼,“你要是不想嫁,敢逃婚的话,那你就等着你们家许酩酊把你告上法庭吧。”一个律师啊,巧舌如簧,赵西可是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儿!

    赵西想想那个情景,有些太美,不敢多想啊。

    不管再怎么紧张,第二天,准时到来。

    天还没亮呢,没睡四个小时的赵西自己睁开了眼。

    站起来,看着窗外东方隐隐的曙光,她有一丝的恍惚。

    今天,她又要结婚了?

    ------题外话------

    十二点前再发一章。我先去哄诺诺。还是那句话,12号过后我补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