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29章 把她拖出去
    “小宝今年几岁,她长的多高,是胖还是瘦,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几岁会跑几岁喊人几岁上的学?”

    赵西不看别人,只是憋着一股子的气站在齐妈妈跟前儿。

    声音清脆,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叮当响。

    齐妈妈被赵西这一身的气势全开还真的给唬住了,不过,她总也算是有备而来。

    最初的窘迫过后。

    齐妈妈眼珠咕噜噜的转起来,竟然还真的让她一时急智的想起了反驳的话,“啥,你问俺这些啊,俺的妈,你这不是故意的嘛,自打你和俺儿子离婚,你就把俺家的孙女给抱的远远的,俺就是想见都见不着啊,这都几年过去了,你看看你看看,俺想俺孙女想的,头发都熬白了啊。”

    “西西啊,你现在也结婚了,带着她也就是个拖油瓶,多累赘啊。”

    “你把孩子给妈,你放心啊,妈一定好好的待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的,好不好?”

    赵西听着齐妈妈这话,头一个反应不是生气。

    而是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女儿。

    要是女儿信了这老疯子的话……

    只是她这一看,突然就慌张了起来,小宝呢?

    “别担心,我让她们几个孩子都离开去楼上休息室了。”

    陈墨言这么一开口,赵西心头松了口气。

    女儿没听到就好……

    扭过头,她看着眼底隐隐全是得意的齐妈妈,有些奇怪这老太太最近几年挺安份的呀,怎么今天这突然一下子冒了出来?实在是这几年齐家的人好像直接从地球上消失了似的,要是隔个三天两头的闹腾,让赵西许酩酊或是陈墨言等人有所察觉,齐炳超他妈今天这样的日子怎么可能进得了这样的场合?

    也就是这几年齐家人太安静。

    安静的几乎是不存在的人!

    要不是身边有着女儿,赵西很多时侯都会忘记自己之前出嫁生女的那段经历。

    没想到,她以为自己几乎都能忘记,而且也真的就差那么一丁点就能全部忘记的齐家人,竟然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猛不丁的跳了出来,而且这一跳就是给她这么一个大惊吓!

    可是事情即然出了。

    那就得面对。

    如今的赵西可不是当初那会不肯面对事实,怯懦的想了结自己生命的赵西!

    看着齐妈妈笑了笑她正想开口。

    身侧,许酩酊呵的一声笑,“你这老太太可真是搞笑,口口声声说小宝是你们齐家的心肝宝贝,可是张嘴闭口的却又托油瓶,累赘,这就是你们齐家对小宝的重视吗?”

    “你,你是谁,这是我们齐家的事儿,你知道个啥?”

    齐妈妈有点拿不准许酩酊是谁。

    又怕他坏自己的事情,眼珠转了下,“这位先生,你看你娶了我们家西西啊,这才结婚就多了个孩子多糟心的事呀,不如你把那孩子交给我照顾,你们放心,我们老齐家肯定不会愧待了那个孩子的……”

    她自以为自己说的多好啊。

    这不是为着他解决了一个难题吗?

    用着齐妈妈自己的心思,那就是谁想娶个二婚的女人啊。

    娶个二婚的女人也就算了,还是带着个托油瓶的?

    在齐妈妈的想法中,许酩酊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把这么个碍眼的东西送出去。

    她肯定乐意啊。

    可惜,下一刻,许酩酊看着她就笑了起来。

    是气的。

    “你可真是想孙女,把小宝当成你们齐家自己的宝贝啊,只是这个宝贝不是捧在手心的宝,而是,能给你们齐家带去钱财,能让你们多少过上好日子的那个宝吧?”

    许酩酊的话一出口。

    在场不少人顿时就呵的一声。

    许家虽然不是属于那种豪门世家,但在这帝都也算是小有名声。

    排在二流顶端家族的那种。

    也就是许酩酊的爸妈性子开明,所以,在知道自己大儿子终于肯结婚,最终却是瞧上一个二婚的女人时,许家爸妈纠结了一阵过后,索性便直接开口要见见赵西这个人:

    儿子结婚是好事儿。

    可是这个大儿子的性子向来是个古怪刁钻的。

    要是再娶个不着调的媳妇进家门……

    许爸许妈想想都头疼!

    只是一听到儿子说出来的赵西的名字,许妈妈还好,许爸爸却是猛不丁的顿了下。

    “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

    “我好像在哪听说过啊。”

    当时许妈妈一听这话,可是差点没晕过去:

    这女孩子已经名声这么的,差了吗?

    差到自家丈夫都听过?

    只是下一刻,许爸爸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眼都亮了,“你等等等等,或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我能想成哪样儿?”

    许妈妈白了眼许爸爸,一脸的气恼,“我可告诉你,要真的是人品什么的都不堪,我可是宁可不要这个儿子也不能让她进家门儿。”反正这个大儿子这么几年来也是有和没有一样的,不听话的时刻想掐死他。

    要是再看上个不靠谱的儿媳妇。

    她就不要这个儿子了!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

    听了许爸爸一番解释的话后,许妈妈还是半信半疑。

    好在,事后她亲自见到了赵西本人。

    然后再加上侧面的一番详细打听。

    许妈妈最后才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么一个儿媳妇。

    只是这会儿,站在主席位上,许妈妈虽然心里头清楚自己的儿媳妇就是二嫁的,可看着眼前这一切,感受到身后亲朋朝着她们许家或是她儿子身上投来的异样眼神儿,许妈妈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得劲儿:

    你说这好好的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不行?

    就凭她家大儿子这条件。

    不说什么国家经理什么的女儿,就是整个帝都的女孩子,也能挑个三分之二多吧?

    可偏偏就瞧上了这么一个……

    她不能不承认,赵西是挺好的。

    可是再好,她的过去,哎。

    许妈妈心里头叹了口气,脸色就有些不高兴摆了出来。

    倒是许爸爸,自始至终都面色平静: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特别是这个男人还是个很精明很有野心的商人。

    对于这样的许爸爸来言,赵西现在的身份足以抵的过她所有的过去!

    不就是嫁了一回吗?

    那是对方眼光不好!

    自己的大儿子不喜欢家里头的生意,他正发愁呢。

    大儿媳妇娶进来,可不是正好?

    再说,赵西本身的价值啊。

    能和田家的人搭上关系!

    这让许爸爸的心头火热,好在,他向来也是个聪明有底线的人。

    哪怕心头很是想通过赵西做一些事情,达到些目的。

    但是,他却从头至尾一直都不开口要求什么。

    甚至对赵西的女儿都是疼爱有加。

    这又不得不说许爸爸的会做人,聪明。

    他对赵西好,对她的孩子好。

    等到赵西进了许家门儿,还会不想着许家的事情吗?

    许家真的有什么事,赵西做为许家人的一员,会袖手不管?

    好钢用在刀刃上!

    对于一个成功的,小有建树的商人来说,这是必须的。

    而赵西,就是他在某些时侯为许家准备的那一把推力。

    寻常的时侯怎么会动?

    当然了,于他这个想法,赵西或者不会晓得。

    可陈墨言却是在一侧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她并不在意:

    商人逐利!

    不图赚钱的商人算什么商人,不赚钱的商人算什么生意人?

    哪怕是她自己呢。

    折腾来折腾去的。

    图的不就是一个钱字么?

    当然,前提是得有底线,有属于自己的本心。

    偏偏的,许爸爸还能入陈墨言的眼呀。

    所以,能合作的时侯,她真心的不反感和这样的人合作。

    再说了,许酩酊对赵西是真心的!

    仅此一点,再加上许爸爸为人处事的原则。

    陈墨言是真的觉得赵西这桩婚事嫁的挺好的。

    只是这一切的完美却被突然跳出来的齐妈妈给破坏掉。

    不过也没什么,不就是几句闲话嘛。

    不管是许家还是许酩酊,或者是赵西,都受的起!

    就在她们几方人心思想法各异中。

    前头,齐妈妈的尖叫声响起来,“好啊,你们这些有钱人欺负人是吧,满嘴红口白牙的说瞎话,欺负我这个老婆子没钱没地位,是来自乡下的穷老婆子是吧,我今天还和你们说了,你们就得把我孙女儿给我,不然的话我就和你们没完!”

    她说完这番话后,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看了眼许酩酊和赵西,竟然是想着一屁股坐在地下,颇有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感觉。

    “行了,你要是再闹我们就报警。”

    许酩酊冷笑了下,“西西离婚都是我办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开口说话?当初西西难产,你是怎么说的,保小不保大,而且还坚决不能剖腹产,因为你说算准了的,大师说得顺产……”

    “西西都要没气了,你还坚持你所谓的狗屁大师所说的话。”

    “事后,西西在月子会所,你过去了几趟?”

    “哦,一趟没有……”

    “不,她去了几趟,那是想着把我交到月子会所的钱退回来,然后,好用在你小儿子身上,你不管我的死活执意让我出院回家,把我给小宝买的东西给你小儿子家的孩子,随便翻我的箱柜,指着我和女儿的鼻子骂……”

    “这些,都是您亲自做出来的事儿吧?”

    “当然,您要是说都忘了,那我也没办法。”

    毕竟呢,谁也不可能叫醒一个本来就在装睡的人!

    深吸了口气,她扭头看向保安人员,“麻烦两位把她给带出去吧,哦,对了,她最会尖叫,骂人,说不定还会动手,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我建议你们两个可以直接把她的嘴给堵住。”

    齐妈妈,“……”

    ------题外话------

    PS:还有两更。

    推荐沧海文学网宝宝——《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此文一对一、爽文、虐渣、发家致富,无虐!】

    人前淡漠清冷的长官大人,在人后却是一个十足的衣冠禽兽。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叫六儿,妹妹叫九儿?”

    “因为你们是六九的产物啊。”

    “爸爸,什么是六九啊?”

    一向清冷的韩非深,此时低头,唇角泛起温柔的笑,“乖宝贝,那是你妈妈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不,知识!”

    龙凤胎:“(⊙o⊙)”

    远处的宋相思:“……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