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30章 不是巧合
    最后,这场准备齐全的婚礼以着齐妈妈被赶出去而草草结束。

    虽然大家都事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可是,对于赵西的看法却是多少存在了心头。

    还好赵西不是以前的赵西。

    她看着齐妈妈被两个保安给请走,一脸坦然、落落大方的把婚礼后续部分完成。

    直到,最后一位客人送走。

    这份儿平静和镇定倒是让许妈妈对她另眼相看了几分。

    说到底,这已经是进了自己家的门儿。

    许妈妈不是那种苛刻的性子,再加上这个儿媳妇儿子看重,自己的丈夫也看重。

    她一个人还能怎样?

    当这个家里头唯一的那个恶婆婆?

    没这必要。

    不过,看着这样平静迎来送往的赵西,许妈妈心里头终究气儿顺了些:

    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不是赵西想的。

    谁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婚礼出差子,甚至是这种丢脸的事儿?

    赵西本人肯定是最最不想的。

    扭头看了眼自家儿子脸上的笑都要咧到嘴角去。

    许妈妈瞬间觉得自己没脸看:

    这不是她那个向来毒舌,嘴不饶人,天天爱以忿人为乐的儿子!

    真不是!

    她索性懒得再看,看向身侧的许爸爸,“我有点累了,你要不要回去?”

    “你先回去,我和几个人说会话。”

    顿了下,许爸爸扫了眼不远处正和自家儿子在说话的赵西,想了想,朝着许妈妈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走可以,得和儿子儿媳妇去说一声呀,许爸爸倒不是担心别的,他是怕自家这个太太被刚才的情景给瞧的在心里头落点不舒服,虽然直接离开不算什么大事儿,但儿媳妇娶进来是要当成一家人相处的。

    这样心里头彼此都隔着点存着点什么的。

    不利家庭团结啊。

    要是她这会儿直接离开,赵西这个儿媳妇再多想?

    婆媳关系本来就难处。

    这女人的心思又是一会儿一变的,谁知道这对婆媳关系会发展成啥样儿?

    针尖对麦芒可不行。

    他要的是家庭和睦,这样才是最好的。

    许妈妈被他这一眼瞧的忍不住好气又好笑,瞪了他一眼:

    自己是那么不着调的人吗。

    真是的。

    这事儿还用得着他来提醒?

    挖了眼自家男人,许妈妈脸上带着端庄的笑走过去,“儿子,西西,你们两个也累了一天了,我和你爸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两个了啊,对了儿子,你可别欺负西西啊,不然我可不饶你。”许妈妈叮嘱几句自家儿子,又扭头一脸带笑的看着赵西,“西西啊,这小子向来不着调,他要是哪里惹你生气,回头你和妈说,妈帮你收拾他。”

    “谢谢妈,酩酊他,他很好,真的……”

    说这话的时侯,赵西的语气很是认真。

    认真的许妈妈心里头都有些许的心虚:

    自己不过是觉得应该客气几句,哪里又是真的能为了赵西而收拾自己的亲儿子?

    可是瞧着赵西这语气和表情……

    许妈妈的语气不禁也跟着真诚了几分,“刚才的事情别放在心上,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和你爸还有酩酊都知道,至于那些不知道的,背后嚼舌头跟子的人,咱们也没必要在意他们怎么想。”

    “你现在是许家人。”

    这一句‘你现在是许家人’,听的赵西忍了半响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唰的落了下来。

    倒是把许妈妈给吓了一跳,“哎哎,你别哭了啊……”这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了?

    “儿子,儿子你快看看西西。”

    许酩酊能理解赵西的心思。

    更心疼她掉下来的每一颗泪啊。

    这也就是他亲妈,换成个别人试试……

    心里头叹口气,是,亲妈就是大!

    “妈没事的,西西她是太高兴了,她觉得您对她好……”

    “嗯,妈您真好。”

    两个人一开一合的,许妈妈直到坐在车子上,心里头还为着赵西心酸呢。

    至于刚才婚礼上的那些许的不得劲儿?

    嗯,早不知道飞到哪个瓜哇国去喽。

    傍晚。

    陈墨言坐在葡萄架上,看着不远处四小和赵西的女儿玩在一起的欢快身影,眼底闪过一抹的笑意。

    “言言姐,你说今天这事儿可真是够隔应人的啊,那个齐老太太出现的可真是及时。”

    小花端着两杯茶走出来。

    放了一杯到陈墨言面前,她自己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忍不住气愤的开了口,“不过说起来也怪了,那个齐老太太出现的可真是极时啊,竟然还通过了保安闯了进去……”

    “这事儿要是说起来可真真的比说书还要巧呢。”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陈墨言正在低头喝茶,猛不丁的听到小花这话,忍不住霍的抬眼看向她。

    倒是把小花给唬了一跳,“啊,我没说什么啊,我就说赵西姐这个婚礼,被那个老太婆这么一闹,可真是够隔应人的,也幸好是许先生相信赵西姐,更不肯被那个老太婆给洗脑,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

    想想赵西姐难得的幸福啊。

    要是真的被那个老太婆给毁了,多可惜?

    “不是不是,不是这句。”

    陈墨言看着她猛摇头,“另外的一句,再前头的那一句……”

    “啊,我想想啊……”

    小花挠挠头,想想,有些试探般的开口,“我说那个老太太出现的及时?”

    “不是,这句话后头一句……”

    “啊,后头这句?”

    小花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确定,“是啥啊,我说的,好像比说书还要巧?”

    “对,就是这句话。”

    陈墨言看了眼小花,咪了下眼,“我之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是在宴会那边人多,又乱,一时间也没想到哪里去,刚才我还觉得有什么事情没想出来,没想到是你这话给了我个提示……”

    “提示,什么提示啊。”

    小花觉得自己一头的雾水,哪里有什么提示?

    陈墨言看着她轻轻一笑,“就是你说的巧啊。”陈墨言看她一眼,眉眼里头闪过一抹小花看不懂的情绪,“齐家这么几年一直没出现,为什么突然这个时侯出现了,而且还刚好在西西的婚礼上?”

    “再说了,西西的婚礼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吧?”

    最起码的,以着齐家那一家子人的地位和存在。

    是肯定不会知道的。

    那么,几年不见的齐老太太突然出现,一出场还是大闹婚礼的架式。

    听着她那话里话外的。

    无非是想着把小宝接回齐家,然后,好继续敲诈赵西的钱吧?

    一,谁告诉她这个法子的?

    二,谁告诉她赵西今天结婚,结婚场地的?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陈墨言眉头微蹙,细细沉思了起来。

    倒是小花,她一手托着腮,一边看着几个孩子玩一边自己嘀咕,“言言姐你会不会想多了啊,说不定真的就是个巧合呢,这事儿能有什么好想的?”

    “不,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巧合?

    多数都是人为!

    抬头看了眼天色,已经有六点多了。

    这会儿再出去就有点晚了。

    而且,估计她就是再次赶过去也找不到被撵出酒店外头的齐妈妈。

    想了想,她按下了给许酩酊打电话的心思。

    今个儿可是他的洞房花烛。

    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

    而且,她相信以着齐妈妈那性子,即然出头闹了这么一回。

    不达目的,她应该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放开了心思,陈墨言也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一心陪着几个孩子玩了起来。

    晚上,小花陪着小宝睡。

    陈墨言把四个孩子哄睡,不放心过来瞅了一眼。

    然后就发现,一大一小在床上睡的可香了。

    小猪儿似的。

    就连她推门进来都不曾发现!

    站在夜空下伸了个懒腰,夜深人静,陈墨言觉得自己这个时侯才能真正的喘一口气!

    白天不是工作就是各种的琐事。

    加上四个孩子。

    有时侯她是真的恨不得把自己一个人劈开成好几份儿!

    回到书房。

    拿起电话给顾薄轩打了过去。

    几乎是电话铃一响,那边的电话就通了,“言言……”

    “你怎么知道是我啊,也不怕喊错了人。”

    对面,顾薄轩浓眉大眼里头全是笑意,“怎么可能,咱们两个心有灵犀。”

    陈墨言撇撇嘴,“你就哄我吧,看来电显示就看来电显示了呗。偏满嘴的混说,还说的煞有其事似的,你这张嘴呀,可真是越老越不正经。”

    电话里头传来顾薄轩委屈的声音,“言言,你嫌我老!”

    “你本来就比我大啊,说你老不行吗?”

    “行行行,媳妇你说啥就是说。”

    两口子隔着电话说了半响的话,最后又问了几个孩子的情况,当说到赵西的婚礼上前婆婆,也就是齐妈妈突然出现时,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开了口,“这事儿你提醒下赵西,怕是有人在中间搞鬼。”

    “我刚才想到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顾薄轩的声音沉了下,“你觉得对方是针对你的?想利用赵西来打击你?”

    “这不只是随便一想嘛。”

    陈墨言想了想,又道,“许酩酊那家伙得罪的人也不少,他那嘴向来又得理不饶人,有人想要他婚礼不好看也是应当的……”所以,这事儿真的是怎么个样儿,巧合还是针对谁,不查出个实锤来,还真的没人说个准。

    ------题外话------

    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