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大早。

    陈墨言起来后并没有急着给许酩酊和赵西打电话。

    看着几小只吃饭,然后给他们换好衣服。

    最后,几小只抱着她的腿不放,“妈妈妈妈,不去上学,不上……”

    陈墨言先是扭头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自家爷爷。

    田老爷子想也不想的摇头,“我可没说啊,是他们自己想的。”

    这锅可不能背!

    虽然,他昨晚是那么跟着几个孩子嘀咕了两句那么辛苦那么小上学做什么的话。

    可是这话坚决不能在自家孙女面前承认啊。

    只是下一刻,三宝想也不想的把自家曾外公给卖了,“公公说,不上学的。”

    “啊,我可没想啊,三宝你什么时侯听到我说了?”

    眼瞧着自家爷爷那架式,颇有和三宝对质的气势,陈墨言赶紧哭笑不得的劝架,最后,她半哄半骗半劝的把四个宝和小宝一块塞到车上,开着车子先送了小宝去学校,然后和她说好下午来接她,看着她进了校门,陈墨言才再次掉转车头,把自己家的四个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交给老师。

    四个宝瞧着他们妈妈走远的背影,站在幼儿园门口泪眼汪汪。

    “你不要哭了,我给你糖吃。”

    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穿着粉色小裙子的女宝走过来。

    伸出粉嫩嫩的小手。

    掌心里头放着一颗糖,只是她走过来看到三个长的一模一样,穿的也一样的娃之后。

    不禁怔了下。

    “你们怎么长的一模一样呀,可是我只有一颗糖,要给谁呢?”

    小丫头歪着头在那里似是在考虑,犹豫不决。

    大宝和二宝想也不想的把头扭了过去:

    他们才不和那个吃货抢呢。

    妈妈说了,吃货傻!

    他们要做聪明的宝宝!

    三宝却是双眼一亮,伸手把那颗糖拈在了小胖手中。

    然后,他朝着那小女娃甜甜一笑,“谢谢姐姐,姐姐你还有糖吗?”

    “没有了,我偷着放的,你别告诉老师哦。”

    “那,你以后有糖了先给我吃哦。”

    “好啊。”

    三宝人小鬼大,看着人家小女娃不知道打哪学来的,突然咧了下嘴,“小姐姐,拉勾勾。”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和爸爸拉勾勾了。”

    在小女娃脆生生如银铃般的笑声中。

    大宝和二宝两个人扭过头看了一眼,随即又鼓了下腮帮子甩开了头。

    还拉勾勾。

    爸爸说了,他们是男子汉,不能做这样小娃娃玩的事儿!

    要是一旁的老师或是开着车子走人的陈墨言知道自家两个娃心里头是这样的想法。

    估计得是哭笑不得了。

    说小娃娃玩的,好像你们不是小娃一样!

    真是……人小鬼大!

    送完几个孩子,陈墨言的车子开出去没一会就接到了赵西的电话。

    听着她带着笑意的声音,陈墨言转了下方向盘,把车子停到靠边的街道一侧,“怎么着,这是一晚春宵,终于舍得起来了吗?”这会儿时间可都是九点半多了,要知道她们这平时起床的时间可都是六点半左右。

    电话对面。

    赵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她咬了下唇,再开口,话就多了几分的扭捏,“言言,我和你说正事呢,你你要是再取笑我的话我可是不和你说话了啊。”

    “好好好,你说,我不取笑你了,不然你一生气,你们家许大律把我告上法庭了可怎么办?”

    “言言。”

    电话里头赵西有些羞恼,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再和陈墨言说下去,不然肯定自己又要被取笑,再加上她还有事儿,赶紧直接道,“许酩酊让我告诉你,齐炳超他妈那事儿怕是没那么简单,不过昨天他已经让人去盯着她了,这会儿还没有什么消息,他说不知道是对着谁来的,等有了动静再和你说,让你别担心这事儿。”

    “行,那你帮我和他说,有消息了告诉我。”

    没想到许酩酊竟然还没被美色给冲晕了头脑啊。

    在那样的场合下,竟然还能瞬间想到这些……

    嗯,果然是不愧是做律师的。

    即然许酩酊派了人去盯起了齐炳超,陈墨言也就不再把这事儿放到心上。

    车子掉了个头,她直接去了林同那边。

    最近这边正在赶下季底的秀场样式,陈墨言虽然说是放开了手,不会插手几个设计师之间的事儿,但是做为老板,她还是得时不时过来瞧两眼的,有些事情她得合自己的心!

    陈墨言把车子停好,直接奔了林同的办公室。

    不过里头竟然没有人?

    出来的时侯刚好遇到另外一个小助理。

    看到陈墨言在办公室里头出现,被吓了一跳,“陈,陈小姐,您怎么来了?林总他不在……”

    “林同呢,他去哪了?”

    “林总在小会议室,陈小姐您稍等,我帮您去喊……”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陈墨言以为林同在开会。

    没想到站在门口听了两嗓子,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

    顿了下,她又听了几句,再加上脑补,把里头的事情听了个七七八八的,想了想,陈墨言转身退了回来。

    再次进了林同办公室。

    小助理满脸恭敬的给陈墨言捧了茶,“陈小姐,您的茶。”

    “嗯,你出去看着点,林总出来后让他先回来一趟。”

    “好的,陈小姐。”

    眼前这位看着不声不响,整天笑盈盈的。

    可小助理是跟在林同身边的人,自然知道陈墨言的存在。

    也曾见过陈墨言发脾气,二话不说直接开人的态度!

    所以,对于陈墨言的话,她是半点不敢耽搁。

    直到把林同从小会议室里头盼出来。

    她赶紧迎过去,“林总,陈小姐过来了,在办公室等您。”

    “行,我这就过去。”

    林同的脸色稍缓,扭头对着小助理点了下头,示意她先回去,他自己则转身,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几名设计师,语气严厉,“今天的事情不会就这样算了,如果你们几个没有人承认,或者是说不出是谁做的,那么,我会直接走法律程序。”顿了下,林同看着几个人的声音冰冷,“就以盗窃公司机密的名义。”

    几个人听着他这话忍不住白了下脸。

    其中有一个忍不住拧了下眉头,“林总,您这样不公平,这事儿和我没关系。”

    “你们几个都说没关系,可是,设计出来的东西呢,不冀而飞?”

    看着几个人,林同的眼神极其的失望,“我以为你们都是公司的老人,最少的也在咱们墨言待了三年了吧,可是没想到却还是有人辜负了陈小姐的厚望,我给你们今天一天时间,明天要是没人承认或是没人说出是谁干的,那么,你们几个就回家一块等着被传唤吧。”

    林同看了她们几个人一眼,转身离去。

    身后,一个女孩子气的脸都红了,看着林同的背影跺了下脚。

    “暴君!”

    “就是,什么意思嘛,这事儿分明和咱们没关系的呀。”

    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忍不住猛点头附和,“蓝小姐,要不咱们去投诉他吧?”

    “投诉,去哪?”

    “自然是去找陈小姐呀。”

    说话的女孩子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撇了下嘴,“他不过和咱们一样,也就是个打工的罢了,凭什么这么的嚣张霸道说一不二的呀,还冤枉咱们,他上头可还是有人的,咱们去和陈小姐说,告诉陈小姐去,让陈小姐给咱们作主。”

    “对,去找老板去。”

    “我就不相信老板会无条件的信任他,一点都不听咱们的解释。”

    几个设计师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不过,也有两个脸现迟疑,“这样,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说去就去,咱们现在就走。”

    几个女孩子互看一眼,抬脚准备朝外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