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个人被人在厂门口的时侯拦下。

    是林同的一个小助理。

    他看着几个人一脸的客气,“几位,陈小姐知道了你们的事情,请你们过去谈谈。”

    “陈小姐在厂里?”

    “陈小姐真的过来了吗?”

    “行,我们去。”

    “走走,咱们非得好好的和陈小姐说道说道不行。”

    在几位设计师的心里头,这事儿分明就是和他们没关系啊。

    凭什么让他她们跟着别人犯的事儿买单?

    你有本事自己去查,去找啊。

    可是没有。

    你找不出来,哦,还特玛的,连坐?

    不服。

    大写的不服。

    一百二十个的不服!

    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走进大会议室。

    就看到陈墨言坐在主位上。

    而林同则是坐在左边的上位,看到他们几个过来也只是扬了扬眉,“你们几个觉得我的做法不对,现在陈小姐在这里,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和她说,我相信,她的最终意见你们会采纳的。”

    “林总,您的心情我们知道,可是这件事情分明和我们没关系……”

    “即然没关系,为什么不让警察来查?”

    开口的是陈墨言。

    她看着几个人笑盈盈的开了口,眼神在几人脸上轻轻的扫过,最后,她脸上对着几人摆出满满的疑惑,“警察查案,不就是为了还咱们每个人的清白,或者是查出真正的主凶和罪犯吗?”

    “林总只是一个公司老总。”

    “他没有权力做警察能做的那些事情,他不能知法犯法。”

    “可是工厂设计稿丢失,这东西又是在你们办公室丢失的,这事儿,是事实吧?”

    她这话说的其中一个中年女设计师脸通红,“陈,陈小姐,都是我不小心……”

    设计稿就是在她的办公桌上丢失的。

    都是她的疏忽。

    可是她是真的没想到,就那么放在办公桌上去了趟洗手间的工夫,回头东西就没了啊。

    当时就把她给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她还以为自己是放错了地方。

    把自己的办公桌翻了个遍,最后又在办公室里头仔细的找了几遍。

    几乎没把整个办公室的地面儿给翻过来。

    可是,没有。

    就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她看着陈墨言,眼泪都要掉下来,“陈小姐,我,我会负责这次的事情……”

    “负责,你怎么负责啊,那可是咱们大家两三个月的所有心血……”

    另一个年轻些的女孩子很是生气。

    说话也有些尖酸刻薄,“明明之前都什么事情没有的,你非得说什么要去修改几个图,这下好了,改没改,改成啥样我们不知道,可是我们知道的是,这次大家几个月的准备都玩完了,还有,设计稿都不见了……”

    “你还好意思说负责。你负的起这个责么你?”

    余下的几个人虽然碍于个人素养,或是想在陈墨言面前表现自己稳重的一面什么的没有出声。

    可一个个的眼神却是写满了赞同两个字儿!

    “我,我,陈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啊。”

    她打哪里知道不过是去下洗手间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早知道的话她就是去洗手间也抱着那东西啊。

    忍不住就想哭,“陈小姐,我我……”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直接打断她的话,再开口,却是对着他她们几个人的,“你们为什么不让报警?还是说,你们之中本身就有人心虚,不敢让警察来查?”

    “陈小姐,您即然这样说,那我同意叫警察过来查。”

    出声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孩子。

    二十六七岁。

    原本之前他是嚷的最凶,不接受这个说法的。

    可是这会儿却是头一个附和起来,“陈小姐您说的对,要是我们不让警察过来,说不定还会有人以为我们心虚呢,虽然我之前和林总说话的时侯拒绝是觉得被警察调查丢脸,说出去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可是这会儿想想,咱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啊。”

    “那,那就还是报警吧。”

    最后,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个个都迟疑着点了头。

    不然怎么样?

    你要是坚持不肯让人家报警,不接受这个方案。

    说不定真的要被眼前的老板和老总怀疑是自己心虚什么的。

    万一以为他她们的拿了设计稿。

    可是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即然这样,那你们就先各自回去做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被这事儿影响。”

    陈墨言笑着安慰几个人几句,最后让他们离开。

    她自己则扭头看向了林同,“这事儿你心里头有没有什么人选?”

    “我觉得第一个赞成你话的男孩子……”

    林同在陈墨言面前没有半点的隐藏,皱了下眉,他看着陈墨言直接道,“之前,他反对的最凶。”

    在他看来,要不是心虚,怎么可能会不敢让警察过来查?

    “也别先急着下结论。”

    陈墨言摇摇头,看了他一眼,“先报警,让警察来查。”

    “行,我这就让人去办。”

    他出去了两分钟,回来后一脸的苦色,“这次的设计展怎么办?”

    “往后推时间。”

    “让他们几个重新赶。”

    对上林同发苦的脸,陈墨言倒是呵呵一笑,“这有什么好焦虑的啊,你就直接开记者会,和外头的人说,咱们的设计稿丢了,原定的展赛后推,至于时间,另定。”

    陈墨言说的轻松。

    林同却是满满的不赞成,“哪里能这么直说?”

    要是真的说丢了设计稿。

    外头那些同行不知道要怎么嘲笑他们工厂呢。

    “怎么,怕被人在背后里头说你?”

    “我怎么可能会担心这个?”

    林同摇摇头,“我是担心会给咱们工厂带来负面影响……”

    “不会的,咱们说大实话嘛,难道这年头还不准说实话了吗?”

    陈墨言说的有些随意,但却是极其的坚持。

    最后,林同也只能是依着她的。

    半个小时后。

    一辆警车开进工厂。

    陈墨言并没有露面,只是让林同出面去处理这事儿。

    她自己则和小助理交待了几句,开车回家。

    回到家后又去开车接四个娃。

    半道上拐弯接了赵西的女儿,五个孩子凑在一块,唧唧喳喳的比唱戏还要热闹。

    “姨姨,姨姨,咱们去外面吃饭嘛。”

    小宝甜甜软软的声音透着娇憨,可爱,大眼扑扇着,满眼的乖巧。

    旁边四小只虽然觉得家里头外头吃饭一样呀。

    可是在外头,他们能多玩一会再回家。

    一个个也跟着高兴的咧起了嘴,“不回家,外面外面,饭饭……”

    三宝更是高兴的要跳起来,“妈妈,好吃的……”

    “好吃的好吃的,你个小吃货,就知道吃。”

    陈墨言无奈的白一眼三宝,却是语气一转,软软的和小宝开了口,“想吃什么,和姨姨说?”

    “吃牛扒,还有鸡扒,还要喝可乐……”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摇头,“可乐不行,牛扒可以吃,不过,你确定要吃吗?”

    “要吃要吃。”

    小宝猛点头,“我同桌说她昨天去吃了啊,可好吃可好吃了,姨姨,我也要吃。”

    “行,那咱们就去吃牛扒,不过,你们几个只能吃水果,喝牛奶。”

    “那……行吧。”

    小宝瘪了下嘴,不能喝可乐呀。

    不过不能讨价还价。

    不然姨姨要把她们带回家,连牛扒都没的吃了哦。

    陈墨言把车子在路边停了下,给家里头打了个电话,是齐阿姨接的。

    一听陈墨言说要带着孩子去吃牛扒,她想也不想的拒绝,“我可不去了啊,你们去吧,我去给你叫老先生,对了言言,你在哪呢,什么时侯到家,我让老先生在门口等你……”不过她这话还没说完呢,旁边田老爷子直接把电话抢了过去,“我也不去,你们自己去吃,记得早点去早点回啊,路上开车小心。”然后又自己嘟囔两句,什么牛扒猪扒的,什么扒都没有家里头的饭菜好吃!

    这话听的旁边的齐阿姨笑了起来。

    对于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可不就是这样吗?

    不过现在那些年轻人可就不是这样想的了……

    她笑了笑,把电话接过来,“言言,你一个人带着他们几个可不行啊,要不你和我说你们去哪,我照顾老先生吃了饭后过去接你们……”四个孩子可都是小的,再加上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小宝,陈墨言一个人带着出去,她可不是不放心吗?

    “没事,我让小花过来了。”

    “那就好,你有什么事情往家打电话啊。”

    再三的叮嘱了陈墨言,齐阿姨才把电话挂上,知道陈墨言几个不回来,她则转身去忙活开饭的事儿。

    锦记。西餐厅。

    陈墨言把四个宝照顾好,帮着他她们戴好小围领,身旁服侍生也帮着小宝准备好了一切,抬头,她就看到周围几个服侍生看着她一脸羡慕好奇惊讶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下,不再去理会这些人对四个宝的诸般好奇种种,扭头给她们解释起面前的菜单来,最后,她帮着几个娃各自点了小份的八成熟的蜜汁牛扒,一人一杯牛奶,薯条并各种的小食,她自己则点了份意面。

    小花是在她们吃到一半的时侯赶过来的。

    不过,她的身边却还带着一个让陈墨言没想到的人。

    ------题外话------

    十二点前还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