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37章 下辈子,下下辈子
    “难道她想到会有人发现吗?”

    陈墨言拧了下眉头,不过她话出口就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

    估计,她是想着能马上带走或者是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东西不见被人发现的及时。

    林同又直接说报警什么的。

    终究是怕了,一时没敢往外拿什么的……

    而林同和她的想法差不多。

    他帮着陈墨言续了茶,略一沉思道,“现在东西已经找到,她也还没来得及拿出去,那么,这次的秀展能不能……”

    “不能。”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打断他的话。

    摇摇头。

    她一脸的凝重,“这事儿咱们谁都不能做保证,她是没有拿出去,可她知道这些设计的大部分,万一呢,万一她和人说了出去,人家即然有心,那肯定就会有所动作的,万一到时侯被人将了军,你说咱们怎么办?”

    是,这些东西的确是她们的。

    也是她们这几个设计师呕心沥血历时好几个月弄出来的东西。

    可是,谁会信?

    世人啊,历来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

    “这可是大事,关乎着咱们集团的名声,一步错步步错。”陈墨言看着林同,眸子里头满满的坚定,“与其这样,我宁愿从头再来。反正你也马上就要招开记者会,到时侯如实和大家说就是。不过我倒是有个想法……”

    陈墨言的声音在这里停下。

    蹙着眉头轻轻沉思起来。

    林同看她半响,最终没有打断她的思绪,自己低头默默喝咖啡。

    好半响。

    陈墨言带笑的声音响起来,“你把前头这些设计稿公布出去,做为今年新一季的主打,而且,把事实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一字儿不差……要是有记者追问你别的,就把事情往警察身上推好了。”

    “啊,这样不好吧?”

    把设计稿都公布出去?

    不过,林同转而一想也就明白了陈墨言的心思:

    与期放在手里藏着掖着的便宜了背后那些有可能存在的不安好心的人。

    还不如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公布出去。

    顺便还给这些设计标上了主人!

    想来,要是背后真的那么一批人……那些人,也会吐血吧?

    他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做。”

    召开记者会的事儿陈墨言肯定是不会出席的。

    因为她也没空。

    三天后,刚好是尚老的追悼会。

    顾薄轩是当天的凌晨四点多赶回来的。

    人也没喊门什么的,直接就翻墙进来了,把才哄着哼唧着没睡安稳女儿想要再睡个回笼觉的陈墨言吓了一跳,等听到对方低低的‘我’字之后,她跳到嗓子眼儿的一颗心扑通一声落到了实处,她咕噜翻身坐起来,轻手轻脚的下地,动作放轻的打开房门,看着就这样蓦然出现在眼前的高大身影,她眼圈都红了一下。

    “你怎么这个时侯回来了?”

    “不是说明天到吗?”

    顾薄轩轻轻的抱了她一下,然后,把人整个抱在了怀里头。

    低头,用力嗅着她身上的气息。

    他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的贪婪,这会儿听到陈墨言的话,他只是抱着她走进屋子,转身关上房门,夫妻两人坐到床边上,相护依偎着说话,“我一个人开车过来的,之前去开了个会,直接就过来了,来的就快了一些……”

    顾薄轩却是并没有说自己是昼夜赶路往这边赶。

    路上恨不得连停下来喝口水上个厕所的时间都用在开车上!

    这一刻抱着自家媳妇,看着床里头睡着的几个孩子。

    顾薄轩一路上的疲惫和倦怠一扫而光。

    再辛苦再累都心甘!

    “饿了吧,你先随便的洗一下,换身衣服,厨房里头还有些鸡汤,我去给你煮碗面条……”陈墨言站起了身子,看了眼顾薄轩,转身去一侧的柜子里把他换洗的衣服拿出来,“快去,吃点东西赶紧歇一会儿,喘口气,不能在尚老的最后一程上没精神。”

    “行,不过不用煮面,我不饿……”

    话还没说完呢,顾薄轩的肚子先自造起了反,咕噜噜的连着几声响!

    抬头,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睇向他,“不饿?”

    “我不饿,是它饿了。”

    顾薄轩的脸皮厚,而且老夫老妻的了啊,要啥子的脸皮?

    他这一回话,还意有所知的冲着陈墨言咧嘴乐了下。

    陈墨言最开始的时侯没反应过来,直等到进了厨房,面条快要装碗了,她才猛不丁的反应过来。

    想起顾薄轩眼神若有似无的往他自己下身扫了下。

    她忍不住脸一红,嘴里头嘟囔了两声:

    色狼!

    厨房门口,一道低笑声响起来,“媳妇,说什么呢,什么色狼?”

    “啊,我有说吗,是你自己听错了。”

    顾薄轩很是识时务的点头,“嗯,那应该是我听错了。”他大手伸出来,端起陈墨言才装碗的面条,放在鼻尖深深的吸了口气,“还是媳妇煮的面条香。”这两天他为了赶路,在外头吃的几乎都是就着白水啃几口冷馍!

    这会儿能吃到香喷喷热气腾腾的鸡汤面条儿。

    还是自家媳妇亲手做的。

    可不是天下的第一美味么?

    他也不回房间,就那么穿着一身的睡衣,坐在厨房的小椅子上狼吞虎咽起来。

    看的陈墨言有些心疼,“慢点吃,别烫到了,瞧你这样儿,和个饿死鬼投胎似的,你这几天没吃饭了啊?”

    “唔,这不是媳妇煮的面条好吃嘛,我自然得多吃点,吃多点啊。”

    顾薄轩冲着陈墨言嘿嘿一乐,低头继续吃面。

    他才不说自己两天一夜多没吃什么东西了呢。

    说出来,自家媳妇肯定要心疼他,一心疼,怕是又要碎碎念。

    这也罢了,主要是,媳妇以后不得担心他啊。

    他舍不得!

    两个人的动静惊动了夜里睡的浅,又觉少的田老爷子。

    看到厨房里头的灯,他还以为是谁饿了呢。

    走过来听到里头的说话声,他的脚步顿了下来,原来是孙女婿回来了啊。

    想想也就恍然:

    天亮就是尚老的追悼会。

    是该回来送尚老最后一程。

    他站在门口轻咳了两声,“小顾什么时侯来的,怎么这个时侯到?”

    “爷爷,我自己开车回来的,路上赶的急,没想到回家半夜了,我和言言吵到爷爷睡觉了吧?”

    顾薄轩在田老爷子和田子航面前向来是恭敬孝顺。

    这会儿看到田老爷子赶紧站起了身子,一脸的自责,“都是我不好,下次我一定选白天到……”

    陈墨言也没想到把自家爷爷给吵醒了。

    “爷爷天儿还早,您再回头睡一会去吧?”

    她以为她们动作够轻的了。

    没想到还是吵到了老爷子……

    “不关你们的事儿,是我自己睡不着。”田老爷子摇摇头,看向自己的孙女,“吃了赶紧去歇会,碗和锅放那里不用洗了,多歇一会儿……尚老的最后一程可不能耽搁,更不能迟到。言言你记得到时侯叫小顾。”

    “谢谢爷爷,爷爷放心吧,我不会迟到的。”

    知道他们小两口都是极有分寸的人。

    田老爷子也不过是随口再交待几句,便摆摆手自己转身回了屋子。

    “爷爷应该是因为尚老的事情睡不着……”

    陈墨言说话的语气有些低落,“这几天我夜里从书房出来,爷爷屋里的灯都亮着,早上又是比齐阿姨起的都早,应该是被尚老过世的事情触动了心事儿……”

    “爷爷一定会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

    陈墨言抬头对着顾薄轩笑了笑没出声:

    这话啊,听听就好。

    怎么可能会当真呢?

    长命百岁呀。

    谁能长命呢,不过活到一百岁的人倒是有……

    小两口回到房间。

    四小只在一侧的床上睡的正香。

    大宝睡姿最差,这一会儿没看到,小小的身子直接横到了枕头上,三宝则抱着二宝的一只手在嘴边,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还是啥,时不时的吧咂两下小嘴……

    灯影下。

    看着这一幕,陈墨言忍不住眼底全都是笑意。

    顾薄轩也是心头暖暖的,他低头把自家大儿子抱回来,盖好被子,又把三宝纂着的二宝的手从他小嘴边上抢救过来,看着再次并排被放好的几个孩子,他忍不住的笑,“这几个,睡姿都是这样的差吗?”

    “这还算差吗,你要是和他们几个睡一段时间,你会知道这都是好的。”

    睡着睡着,半夜扑通一只小脚踹到了你胸口。

    或者不知道是哪个一个小手拍到了脸上。

    三宝,偶尔还会把别人的手当成鸡腿啥的抱着就是啃几口……

    也就是四宝这个女儿还算是略微让她安心吧?

    她还在感慨着呢,身子被顾薄轩结实的长臂给揽到怀里,“媳妇,辛苦你了。”

    “可不是辛苦我吗,你看看我,都要熬成黄脸婆了。”

    陈墨言摸了下自己的脸,似娇似嗔的模了眼顾薄轩,“这下,你可是更有理由抛弃我们母子几个了吧?”

    “怎么可能,我就是抛弃我自己也不能抛弃你们几个啊。”

    顾薄轩紧紧的抱着陈墨言,眉眼里头全是认真,“还有,媳妇你是天下最漂亮的,谁也比不了的好。”低下头,他轻轻吻着陈墨言,语气凝重而坚定,“咱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牵手一辈子,白头到老,还有,咱们下辈子,下下辈子也都要在一起,谁也不许离开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