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38章 盼孙心切
    尚老的追悼会是属于国家级的。

    进进出出的全都是国家领导层,而且是属于顶尖或是高层面的那一类。

    像顾薄轩这些,已经是属于和尚老有故或是有情份在内。

    庄严而肃穆。

    悲伤而沉重。

    所有的人都满脸的沉重,难过表情,一身黑衣的家属答礼谢礼。

    ……

    足足持续了一上午。

    直到中午十二点多,陈墨言才在外头的停车场等到顾薄轩。

    打开车门,顾薄轩坐到了驾驶位上,“饿了吧,走,咱们回家。”

    “你不用和他们说话,或是凑到一块吃饭什么的吗?”

    她可是刚才看到好几伙的人从厅里头出来之后个个脸上摆出或矜持或倨傲或小心冀冀的笑,三五成群几个一伙的开车约定着离去,分明就是赴饭局嘛,陈墨言看着顾薄轩的眼底全都是挪愈,“你可是常年不在帝都,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走走关系或者是和人联络联络感情啥的?”

    想也知道顾薄轩不会在帝都多待。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一脸的大度,“你要是真的有事就自己去忙,我一个人回家就好,真的。”

    驾驶位上,顾薄轩侧眸扫她一眼,“安全带,系好。”

    “哦,系就系。”

    陈墨言系好了才发现这人竟然转移话题了。

    她有些不满的瞪他一眼。

    顾薄轩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我和那些人不是一路人。”

    他的军功和现在的地位可都是实打实拼出来的。

    虽然中间不乏有尚老对他的提携和引荐。

    但是,他靠的却是自己!

    当然了,联络沟通感情什么的是一定的。

    不过,不是现在。

    两个人回到家,齐阿姨早早就煮好了一桌子的饭菜在等她们。

    田老爷子和田子航,田素母子,顾薄安一家三口,还有小花,在她的身边,周吕这个厚脸皮的竟然也在,看到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走进来,他咧嘴朝着两人露出一口白牙,“老大,嫂子。”

    扫了眼他身侧的小花。

    顾薄轩挑了下眉移开眼,“爷爷,爸。姑姑,齐姨。”他一一打招呼,一个不落。

    “嗯,回来了?坐下吧。”

    田老爷子和田子航也是过去送了尚老一程。

    不过,他们父子两个是去的早,回的也早。

    老爷子这会儿的脸色虽然不算好,但好歹的缓和了下来,看了眼两人,“就等你们了,去洗个手开饭。”

    一家人吃饭。

    虽然田老爷子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而且他向来觉得,在饭桌上交流也是一种沟通。

    可今天因为尚老的事情。

    几个人都心头沉甸甸的,陈墨言更有些担心自家爷爷,心情沉重。

    气氛就有些许的压抑。

    饶是有顾薄轩在几个人面前不时的找着话题。

    气氛还是没有调和起来。

    最后,他也只能放弃,嗯,低头吃饭吧。

    话说,果然还是家里头的饭菜最香!

    饭罢。

    田老爷子略坐了会就去午睡。

    田子航则是去了书房。

    留下陈墨言等人一块会在厅里头说话。

    顾薄安就忍不住的问,“哥你这次能在家待多久?”

    “怎么,有事吗?”

    顾薄轩看了眼顾薄安,眼神落在他怀里头的小娃身上:

    这是他的侄女!

    出生到现在,他这个当大伯的还没见过几面呢。

    想想小时侯自己这个弟弟淘气调皮的。

    每每他惹了祸,特别是他在部队的那些年,回到家,看着他那个样子,自己是恨不得拿着鞭子抽断他的腿。

    生怕他会长大后成为一个对人民对百姓有害的罪人!

    严加管教。

    以至于直到现在,顾薄轩在顾薄安的面前都还是个抬抬眼皮让他心肝胆颤三颤的存在!

    比他亲爸的话还要管用呐。

    这会儿顾薄轩一撩眼皮,就那么平静的一句话。

    看的顾薄安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

    他都忘了怀里头的女儿,小丫头正拽着他上衣的扣子在嘴边啃呢。

    这会儿他一动。

    小家伙估计吓了一下,不知道是咬到手还是硌到嘴了。

    疼的哇一声哭起来。

    “你搞什么,好好的站起来做什么,我就让你抱一会女儿,你这是不情愿,想把女儿给扔了啊你。”

    方小满一看自家女儿受委屈。

    可不管有没有顾薄轩这个大伯哥在了,也忘了自己平时看到顾薄轩远远就溜开。

    朝着顾薄安吼了过去。

    最后还是陈墨言一脸无语的把方小满给劝住,“行了,孩子估计也要累了,你是去客房还是回家去?”

    “我去客房,才不回家呢,我给他新欢腾地儿。”

    顾薄安听着这话一脸的无语:

    他打哪来的新欢?

    方小满才不听他解释呢,抱着女儿和陈墨言还有顾薄轩几个人笑盈盈的打了招呼,回头狠瞪了眼顾薄安。

    转身走人。

    这中间的差别对待,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呀。

    当然,他是地!

    可是顾薄安也没办法,眼前这一个是自家亲哥,一个是他亲嫂子。

    还是自家媳妇最信任和依赖的人。

    他能怎么办?

    挠挠头,他一脸委屈幽怨的看向自家哥哥,“哥,都是你。”

    “你自己惹媳妇生气怪我做什么,没出息。”

    被他家亲爱的大哥骂没出息的顾薄安憋气的不敢还嘴啊。

    到现在别看他是孩子爸了。

    可在他哥面前,还一样!

    倒是陈墨言,看着兄弟两人笑了笑,“行了,安子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你哥说,要是有就赶紧的说,没有的话麻利的回屋哄你媳妇去啊。”

    “啊,我都忘了这事儿了。”

    “哥,今年的八月十八是爸的六十六大寿,你能抽出空一块回吗?”

    他这么一说,顾薄轩也忍不住想了起来,拧眉盘算了下,他对着顾薄安点了下头,“问题不大。”

    “那到时侯咱们一块回。”

    人生没有几个六十六。

    他爸这今年的大寿过了,以后不知道还能过几个呢。

    陈墨言也点头,“行,那我到时侯安排下,天儿也不冷不热的,索性就带着孩子一块回。”

    即然是想让家里头的老爷子高兴下。

    那就热热闹闹的,把孩子也一块带回去得了。

    她这么一开口,顾薄安更加的高兴了,“爸要是听到嫂子这话肯定高兴。”

    顾薄安别看刚才问他哥。

    他心里头还真的就没想过让陈墨言带着几个孩子一块回老家!

    在他的心里头,他嫂子和那个老家,可是伤心地呀。

    能不回的,就不回吧。

    听到陈墨言这么主动一开口,他高兴的当场就给顾爸爸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头。

    顾爸爸很是高兴的听着两个儿子的话,开心的不得了。

    直到挂了电话。

    回到自己的家里头,顾妈妈瞧着他还很是不解呢,“你这是咋的了,怎么出去了一趟回来乐成了这样,捡钱了啊。”

    “比捡钱还要让人高兴呢,我这可真是没白活啊,就是现在死也值了。”

    顾爸爸这话把顾妈妈给唬了一跳,“好好的说这话做什么,什么活啊死的,以后不许说这些。”

    “到底怎么了,你这高兴个啥子哩?”

    顾妈妈终究还是没憋住啊,追着顾爸爸再三的问。

    坐在屋子里头,陈爸爸自己乐了几回,然后才看向顾妈妈,“刚才我刚好在队里那边接到了安子的电话,说今年他们都回家,给我过六十六大寿,对了,还有孩子也回来,言言还有小满,五个孙子孙女呀,都回来。”

    这话说的顾妈妈当场就乐的合不拢嘴。

    “真的,这话可是真的?”

    “她们都回来?”

    别说顾妈妈不相信。

    顾薄安两口子还好,自家老大家,老大是军人身不由已,老大媳妇吧,一来人家本身就忙,比个一般的男人还要忙,再加上身边带着几个孩子,她心里头有时侯是埋怨,埋怨陈墨言这个当儿媳妇的,四个孩子都只知道一味的拢在身边,怎么就不能放在家里头给他们两口子带一个两个的?

    那可是他们的亲孙女亲孙子呀。

    难道她们还能亏待了孩子?

    可过了这个坎,顾妈妈想想也知道陈墨言这个大儿媳妇的不容易。

    这女人嫁人啊,可不就是图个依靠嘛。

    可你瞧瞧她家的那个大小子,家里头大大小小的事情他管啥了?

    孩子孩子管不了。

    赚钱,嗯,连赚钱都不及自家大儿媳妇!

    家里头这电冰箱电视电空调啥的,可不都是这个大儿媳妇自己掏钱给买的吗?

    她哪里还有什么脸面去责怪?

    这样的立场之下,彻底清醒想通的顾妈妈是真的觉得不好意思再和陈墨言多要求什么啊。

    所以,实在想孙子孙女的时侯,她们老两口就收拾收拾,去帝都!

    虽然心里头不怨,但是,终究还是遗憾啊。

    想想村子里头的那些女人坐在一块,年轻一些的不是比家里头的孩子听话就是比男人能干。

    现在这和顾妈妈一样上了年纪的。

    则是直接比孙子,比孙女,比儿子听话,比儿媳妇孝顺!

    最初的时侯陈墨言嫁进来,村子里头不少人是瞧笑话的。

    那样一个爱搅事的丫头啊,瞧这老顾家的日子,以后别想安生喽。

    可是人家的日子却是越过越好!

    最终都去上了大帝都啊。

    到现在,孩子一下子生了四个……

    村子里头谁不羡慕?

    可是,这羡慕来羡慕去的,老顾家的孙子孙妇不回家?

    再看顾妈妈的眼神可就带了些异样。

    语气也带了些酸气儿。

    这会儿顾妈妈一听陈墨言肯回来,可不立马挺直了腰杆么?

    “我这就去收拾房间去,得好好的收拾收拾。”这可是她大宝贝孙子孙女的头一回回爷爷奶奶家,她这当奶奶的可不能让孩子失望才行。

    ------题外话------

    《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by路北北

    阎墨深,临江城阎家三爷,某军区出了名的活阎王,端的一副禁欲、倨傲的气质,偏生的长了一张连女人都自愧不如的脸。

    可偏生的就这么性子乖戾的一位爷,却栽在了一小丫头片子手上!

    江妧,游走在枪林弹雨的最顶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为任务孤注一掷,结果却失手被擒,落得一个被人挖了双眼的下场!

    重生而来,江妧变成了姜妧。

    荧屏上的恶毒女配,出了名的无演技,被人指着大骂滚出娱乐圈?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究竟闪瞎了谁的钛合金狗眼?

    小丫头片子一不小心成了当红巨星,问鼎国民影后的宝座!

    只是,禁欲男神太难撩,肿么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