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42章 故地又重回
    饭罢。

    陈墨言送陈大公子离去。

    走在门口她才发现一件事儿:没看到陈大公子的车!

    “你怎么来的?”难道这丫的是打车或是公交车?

    想想这个可能性时。

    陈墨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陈大公子,不像这样的人啊。

    倒是陈大公子。

    一脸平静的由着她打量,最后还扬扬眉,桃花眼似笑非笑的朝着陈墨言看过去,“怎么,我这张脸还能看吧?”不等陈墨言开口,陈大公子径自颇带几分自得的开口道,“其实,不用你说我自己也觉得我这张脸挺好看的,哎,好看的我都不好意思照镜子了,万一我喜欢上了镜子里头的自己怎么办?”

    陈墨言嘴角抽了两下。

    定定的看一眼陈大公子,“你这么的自恋,你那些手下还有外头接触的人都知道吗?”

    “知道。”

    “他们都说我最好看。”

    陈墨言,“……”好吧,她嘴皮子没人家溜,说不过!

    不远处一辆车子缓缓开过来。

    停下。

    陈墨言以为是陈大公子的车,朝着他看了一眼,“行了,你赶紧回吧,你的车子来了。”

    “嗯,你回去吧。”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没有丝毫迟疑的转身离去。

    看的留在原地抿着薄唇的陈大公子只好摇摇头,转身上车。

    只是打开车门,看着坐在另一侧的人,他忍不住蹙眉,“你怎么在这?”

    “怎么,陈大公子就这么的不想看到我?”

    女孩子爽朗的笑声响起来,歪着头,带着些许的俏皮,“陈大哥,我说你晚上去哪了,打了几通电话都没人接,原来是来看你干儿子了呀,大宝怎么样,还好吧?”

    “嗯,挺好的。”

    陈大公子把后面的车门重新关上。

    自己直接上了副驾位,“开车。”

    司机被他轻飘飘一眼给瞪的,后背上都渗出了一层的冷汗。

    “那啥,大公子,刘姑娘她她……”

    “先送她回家,有什么事情回去说。”

    “是的,陈公子。”

    后头刘美景听着两人的对话,再看着坐在副驾位上的陈大公子头也不回的背影,想着他刚才本来是想着坐后面位子,可是看到她在之后,想也不想的坐到了前头的副驾位上……

    眼底闪过一抹的黯色。

    她咬了下唇,突然开口道,“陈大哥,我是真的有事想和你说的……”

    “先不急,有什么事情明天说。”

    顿了下,陈大公子轻淡却绝对疏离的声音轻飘无力的继续响起,“我有点累,美景,有什么事情明天说。”

    “啊,好的好的,那陈大哥要不你随便把我放在路边,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不过是随口的一个名字。

    她就能打从心底里头高兴、兴奋的忘了一切……

    看着前头坐在副驾位上的陈大公子,刘美景心头欣喜的同时,又为自己卑微的感情而有所心酸。

    可是,放手?

    刘美景的身子挺的笔直,双眸里头却是充满了涩意。

    半个小时后。

    车子开到刘家大门前。

    “刘小姐,到家了。”司机顿了下,开口提醒。

    副驾上。

    陈大公子坐在车椅背上没有动。

    后头的刘美景抿了下唇,最后,她则只能苦笑了下,伸手打开了车门,“谢谢丁先生送我回来。”丁先生是开车的司机,听到刘美景这话赶紧客气的摇头,“我也是听大公子的话,是大公子想送您回家的,刘小姐您要谢呀,就谢大公子好了。”

    “陈大哥自然是要谢的。”

    刘美景俏皮的一笑,“陈大哥,你要进去坐坐么?”

    “天晚了,改天有空再来拜访刘世叔。”

    陈大公子总算是从半降的车窗内扭过了头,看了眼刘美景,“进去吧。”

    “嗯,那丁先生路上开车小心,谢谢陈大哥送我回来。”

    陈大公子直到刘美景走入刘家大门,抬眼扫了下司机。

    司机心头打了个突突,想也不想的把车子嗖的一声开了出去。

    躲在刘家大门内的刘美景看着车子扬长而去。

    用力的咬着唇。

    “姐,你回来了?”

    刘年不知道去了哪,竟然也是好像才进家似的,车库里头停好车子走出来就看到站在院子里头状似发呆的刘美景,他不禁有些诧异,“姐你的车子不是在家吗,我还以为你在家呢,你这是去哪了?”

    “哦,我去和陈大哥说了点事儿,他送我回来的……”

    “哎哟,姐行啊,陈大哥这么晚了亲自送你回来,姐你和陈大哥什么时侯这么亲近了?”

    刘年是知道自家姐姐心里头想法的。

    他也心疼自己的姐姐。

    两人打小感情好,他又就这么一个姐姐。

    不疼她疼谁?

    可这男女双方感情的事情,他这个外人完全说不上话啊。

    当然,要是换了别的男人,说不定他还能想点法子利用刘家家势什么的成全自家姐姐。

    可是他姐姐眼光太好,喜欢的是陈大哥啊。

    这可是他的偶象!

    他这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嘛。

    刘年看着他家姐姐眼底闪过的羞意,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想有心劝几句让他姐姐别一棵树上吊死吧。

    一来他姐姐向来是认死理儿。

    二来,陈大哥这颗树,他也瞧着好啊。

    心里头轻轻叹口气,这感情的事情啊,可真是麻烦!

    陈墨言并不知道陈大公子出去后又去送刘美景的事情,就是知道了也不过就是一笑而过。

    这事儿,和她没关系呀。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段时间陈墨言忙的几乎是脚不沾地儿。

    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收拾好,处理好,不然的话,八月份回老家,到时侯还不知道得在家里头待多少天。

    她回去是想着让家里头那两个老爷子老太太高兴的。

    可不想再一天无数个的电话接过来接过去。

    只是她这样每天废寝忘食般的忙活,却是着实害苦了林同几个人。

    老板都这样的拼命做事。

    没办法,他们这些给人打工的自然得陪着啊。

    就这样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进入了八月初。

    八月十八是顾爸爸做正寿的日子。

    陈墨言等一行人自然不可能只提前个两天三天的再回去。

    一进八月,陈墨言就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加紧,能放的就放手,然后,回头叫过来顾薄安,让他也安排着自己手里头的工作,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好在,八月初六的时侯,她接到了顾薄轩的电话,他初十到家。

    也就是说,他们十一二号就能从帝都回家?

    陈墨言先去学校给几个孩子请好假,然后,又趁着空闲拽着刘素和小花两个买了不少的东西。

    当然,小花这次也是一块回的。

    只是自打决定要和陈墨言一行人回家后,小花整个人都是焉的。

    那整个人一脸我快要死了,快要被人打死了的模样,看的陈墨言忍不住的好笑。

    本来,她是真的不想管小花和周吕两个人之间的事儿。

    可是瞧着小花现在这个样子……

    她最后还是抽空把小花叫到了书房,“花儿啊,来来,坐下来咱们说会儿话。”

    “言言姐,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小花才从外头提了些玩具回家,都是路上给几个孩子玩的。

    路程那么远。

    大人很多时侯都会觉得枯燥的很。

    更何况是小孩子?

    放下手里头的东西就听到陈墨言喊她,她还以为又有什么事儿呢。

    谁知道陈墨言只是咪着眼笑。

    这笑容看的她心里头发毛啊。

    到最后,小花忍不住哎了起来,“哎哎,我说言言姐,咱有话直接说啊,您可别千万这样的瞧着我,我求求你啦,言言姐,你有什么事情赶紧的说啊。”

    “瞧你那出息。”

    陈墨言白她一眼,突然直接开口道,“你和周吕那家伙最近有联系吗?”

    “啊,没有……有……”

    小花说到最后撇了下嘴,可是抬头看到陈墨言,那股子气儿一下子就泄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说实话啊,其实吧,我最近觉得那人还挺好……”

    “挺好?”

    “嗯啦,瞧着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

    陈墨言听到这里心里多少有了底儿,她扫了眼小花,“你因为不想听你妈唠叨,可是两年没回了啊,你这都多大了,这次回去你妈会怎么样你心里头有点底儿,还有,你要是再态度不好,你妈一个生气不让你跟着我们回来到时侯你可自己找地方哭去啊……”

    “啊,言言姐,我妈是不是又来信和你说什么了?”

    “言言姐,你别听我妈的啊,我又不是不嫁,我我这不是没找到合眼的嘛。”

    小花被陈墨言的话吓了一大跳。

    整个人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言言姐,到时侯我妈要是真的不肯让我回来,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妈可是最听你的话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她要是在家里头待着,估计她妈不出一个月就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逼着她结婚,然后就是生孩子,然后……

    她这一辈子可不就完了吗?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陈墨言瞪了她一眼,然后才开口道,“你与其担心你妈那边是什么态度,磨着让我来帮你说好话,你还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的心,你老是这样晃着也不行,还有,你应该知道周吕那家伙的心思,现在,你却说他不算是个讨厌的人,怎么样,要不要好好考虑下?”

    “……我会好好考虑的。”

    要是换成了别人和她说这话。

    小花估计早就翻脸了,我怎么想怎么做管你什么事儿啊。

    可眼前这个可是她视若亲姐的人。

    而且,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她亲妈啊。

    还有就是,她自己都觉得奇怪的是,陈墨言这会儿提起周吕时。

    她竟然心里头没有半点的反感?

    甚至,脱口而出,周吕这个人还挺不错?

    “好了,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啊,看看自己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陈墨言不想因为自己的话而影响小花的判断。

    看着小花走出去的身影。

    陈墨言的眼底闪过了一抹笑意,看来,这丫头的春天,到喽。

    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花坐在椅子上,她忍不住托着腮回想起自己刚才和陈墨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周吕……

    周吕这个人,怎么样?

    不讨厌。

    挺好的啊。

    这是她自己心里头的第一个想法和念头。

    然后,是陈墨言最后的那句话:

    你应该知道周吕的心思吧?

    知道。

    肯定知道的。

    可是知道了,她却还是任凭着他接近自己?

    到最后,小花想的头疼。

    头在桌子上用力的磕了两下,最后疼的她吡牙咧嘴的。

    可是,心里头好像想通了什么?

    走出房间门的小花脚步轻盈,眉梢眼底全都是笑意。

    顾薄轩是八月十号半夜到的家。

    第二天大家在家里头聚了一天,又出去大扫荡了一番。

    八月十二号一早,顾薄安开着陈墨言的车子,陈墨言则把林同那边工厂的车子开上了路。

    就这样,两大家子人带着小花一块出了帝都。

    目的地则是千里之外的顾家村。

    因为带着孩子,这一路上自然开的不快,走走停停的。

    晚上又是不赶路的。

    再加上几个孩子是头回坐着这么个车子走那么远的路儿,兴奋的啊。

    就连方小满怀里头的那个小不点儿都一个劲儿的拧着身子朝着外头扑。

    四小只更是别提了。

    恨不得从车窗里头跳下去,跟在车子后头跑着走。

    晚上住宿。

    其实就是选的那种很普通的旅馆。

    也就是比较干净罢了。

    可是四小只没住过呀,眼前看着什么都是新鲜的。

    摸摸这个瞧瞧那个的。

    最后四小只更是在人家旅馆里头玩起了捉迷藏。

    看着自家哥哥姐姐玩的开心,被方小满抱在怀里的小丫头也嗷嗷叫着,挣着小手要扑过去。

    自然是不能过去的啊。

    小家伙被她妈给抱在怀里头,气的嗷嗷尖叫。

    手脚使劲儿的挣着,要朝着外头扑。

    小脸通红,气的。

    抱着她的方小满则是瞧着自家女儿这个模样,很是没良心的哈哈大笑。

    甚至还让顾薄安拿了相机拍照留念。

    顾薄安看了眼自家媳妇,伸手,默默的接过亲生女儿,抱到了一边哄去了。

    方小满对着顾薄安绊个鬼脸,笑嘻嘻的跑去和四小只玩。

    玩儿……玩……

    低头看着自家女儿,幸好你还小啊,不然,估计得被你那没良心的妈给气到哭!

    十四号下午三点过一点儿。

    陈墨言等人的车子驶进了柳林镇。

    ------题外话------

    晚上还有。我闪了。去幼儿园接诺诺雾化。咳,上火,嗓子疼的半夜嗷嗷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