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45章 嗯,初次家庭会议
    第二天一大早,四个娃起来后每人吃了个水煮蛋,喝了碗玉米糊糊就饱了。

    当然,老三是吃了两个鸡蛋,还啃了半张烙饼才饱的。

    小嘴一抹,几个娃在院子里头可就整个撒欢的闹腾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打开院门跑了出去。

    看到鸡,追两下。

    看到鸭,赶两下。

    看到狗……嗯,本来是想撵两下的,结果二宝三宝被一个小狗追的哇哇大叫,唯独大宝小脸紧绷着,气呼呼的看着那小狗冲着自家兄弟几个跑过来,他想也不想的迈着小胖短腿,对着那跑到他身边的狗狗就是一脚踹过去。

    也幸好那狗狗才几个月。

    也不是什么凶悍的性子。

    不然小家伙这一脚下去,估计他自己得先被狗给咬一口。

    饶是这样,他小胳膊小腿的,这一脚踹过去了,人家小狗好像被挠了下痒痒不说,他自己倒是单腿没站稳。

    扑通一下屁股着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虽然没有大哭,但是疼的小家伙眼泪都在眼框里头打转转了。

    这一切好悬没把听到孩子尖叫急步跑出来的陈墨言给唬的魂飞魄散。

    “大宝。”

    “摔到哪了,疼不疼,有没有被咬到?”

    陈墨言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不过她快,顾妈妈比她更快,竟然是嗖的一下跑过去,伸手把大宝给抱了起来,全身上下的打量着,“有没有伤到哪,摔到哪了给奶奶看看,大宝乖啊,咱不疼,奶奶呼呼,不疼哦。”

    大宝睁着乌溜溜的大眼,“奶奶,呼呼不管用的,这是骗小孩子的。”

    站在顾妈妈身后的陈墨言,“……”这臭小子!

    “妈您别惯着他,没事的。”

    陈墨言示意顾薄轩去把大宝接过来,“妈,你看他那胆子,刚才竟然还敢去踹狗,要是被咬了也活该。”

    “大宝你下来,我问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它追我们,追二宝三宝,要打。”

    大宝被顾妈妈放在地下牵着小手,听到他妈这话想也不想的就答了话。

    这话把陈墨言给气的呀。

    当然,不是他那话,而是他小脸上那一本正经理直气壮的小表情给气的。

    你才几岁呀。

    你要不要这样大脾气,还要打?

    要不是这会儿当着顾妈妈这个婆婆的面儿,这次回来又是给顾爸爸过寿的。

    她真想把大宝拽过来好好的教训一顿。

    不过,说起来也是让她头疼,大宝这个娃,好像骨子里头就带着几分的暴力感?

    这让陈墨言担心的很。

    生怕这孩子长大了后会不会动不动和人打架?

    暴力男?

    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长成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动不动直接打一架的人!

    顾薄轩了解她的心思,笑着看向她,“放心吧,大宝不会的。”

    “哼,你又知道了。”

    陈墨言白他一眼,扭头走回了院子里头。

    三个宝被狗吓了这么一下,围在陈墨言身边老实了没到十分钟。

    然后,几个宝又立马撒起了欢儿。

    看的陈墨言也是无语极了。

    上午的时侯,马婶儿带着小花一脸带笑的拎着不少青菜什么的赶了过来。

    看到陈墨言很是亲热,“这几年没见,言丫头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哎哟,这是那四个孩子吧,快过来给姑奶奶看看。”四个宝很明显的被陈墨言夫妻两人交待过,这会儿又被陈墨言给招手唤到跟前来,指着马婶儿做了介绍,靠诉他们几个这是小花姑姑的妈妈,他她们得叫姑奶奶的。

    大宝几个一听自家亲妈这话,二话不说直接喊姑奶奶。

    奶声奶气的。

    甜甜的乳音儿听的马婶儿眼都迷成了一条缝儿。

    “这几个孩子可真真是好,比年画里头画出来的还要漂亮,好看。”

    马婶儿对着四个孩子一阵的嘘寒问暖,最后,更是直接从口袋里头掏出五张百元的人民币,一个孩子手里头一张,包括方小满怀里头抱着的小妞妞也没落下,她按着陈墨言的手说的一脸真诚,“姑也没啥给你们的,这些年来反倒是我们家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这是给孩子的,你可不许推啊。”

    “还是说,你们两个现在有钱了,不把姑姑放在眼里了,嫌弃姑姑给的少?”

    马婶儿这个亲姑都这样说了。

    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还能说什么?

    只能让孩子对着马婶儿再三的道谢。

    让几个孩子自己去玩,马婶儿就笑着和陈墨言等人说起了家常话,当说到过几天顾爸爸的六十六大寿时,她忍不住开口道,“也不用去什么外头的大饭店,多贵呀,又吃不好,咱们提前去大集上买些菜,多买一点,叫亲戚朋友的过来吃一顿就好了,不就是图个热闹么。”

    “妈,你得看看我言言姐和大轩哥他们怎么安排的嘛。”

    真是的,他妈老是这样。

    万一言言姐和大轩哥还有舅舅他们是想去镇上或是县城的饭店呢。

    她妈这么一说,要是和舅舅妗子的想法不同。

    不是凭白的让她妗子不高兴吗?

    不过很明显的,小花是想多了。

    因为顾妈妈听了这话后是想也不想的就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咱们可都是乡下的人,大半辈子都过来了,不知道哪天就入了土,啥寿不寿的呀,再过的好也不可能长命百岁,一家人热热闹闹团团圆圆的才算好。”

    “可不是呢。”

    这话也得到了顾爸爸这个正主的赞同。

    方小满倒是心里头有些不以为意:

    哪怕是县城里头的饭店呢,也不会多贵啊。

    再贵还能贵的过大帝都吗?

    在家里头自己买菜煮,还得收拾碗筷桌碗的。

    饭后更是要打扫卫生清理院子。

    人一多闹闹哄哄乱腾腾的。

    多折腾人?

    在她的心里头,自然是直接去县城找个酒店,摆上两三桌的多好?

    又轻松又省心省力。

    也能让顾爸顾妈在亲戚朋友间有面儿呀。

    不过,这只是她自己心里头的想法。

    就是连顾薄安这个自家男人都没有说起过。

    至于说为啥?

    就在她们一行人回老家前的时侯,方小满可是给她妈打过电话的。

    当听说是回来给顾爸爸过寿的时侯。

    方妈妈可是对着自家女儿再三的叮嘱,就怕她这傻呼呼的脾气一上来,不分场合的就发脾气。

    最后更是直接告诉她,你就跟着你嫂子的脚步好了。

    她怎么做你怎么做。

    还有,不管婆婆家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决定。

    有你大伯哥和你男人呢。

    你这个做儿媳妇的听着就好,可以出钱也可以出力。

    但是,意见别说的太多。

    不然怕是要招人讨厌了。

    方小满可是严重执行她妈妈的话。

    事实上就是她妈不这样说,她也是向来以陈墨言为马首是儋的嘛。

    陈墨言坐在那里低着头和腻在她怀里的四宝说话。

    小丫头焉焉的。

    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没精神。

    陈墨言这一颗心就始终提在半空中:

    没办法,这个女儿打小身体弱呀。

    天知道这一路上她最担心的就是小四宝。

    原本昨天下午到家,看着小丫头还精神的很,甚至晚饭还吃了大半碗的玉米粥呢。

    她还觉得松了一口气儿。

    可是没想到这一早上就发现小四宝精神有点不对。

    这让她担心极了。

    “宝宝,哪里不舒服一定和妈妈说啊,咱们去看医院。”

    “想睡觉。”

    “那你睡,妈妈陪你去睡好不好?”

    “不要,抱着睡。”

    小四宝手脚并用的缠着陈墨言的身子,不松手。

    八爪鱼般的动作逗的不远处的顾妈妈马婶儿等人都笑了起来。

    马婶儿更是直接开口,“孩子困了那你就抱着她睡呗,这是小四宝吧,要不姑奶奶抱着你睡?”

    “不要,谢谢姑奶奶,妈妈抱。”

    小四宝细声细语的奶音听的马婶儿心都软了,“哎哟,还是这小丫头可爱,瞧瞧我们家那个,整个皮的和个猴子似的,我看着都想打她几巴掌。”马婶儿说的是自家的小孙女,今年也是才四岁多,不过陈墨言瞧着她那脸上的表情却是和语气截然相反:一脸的笑意,分明就是乐在其中嘛。

    不过想想也对。

    谁家在外头人提到自家孩子时,不是一脸谦虚的说,哎呀,你们家这娃真好,我们家的就不行怎么怎么的。

    可是,这个被说不行的,心里头却满满都是喜欢和疼爱呀。

    这就是所谓的心口不一吧?

    顾妈妈中午留马婶儿在家里头吃的午饭。

    午饭过后。

    马婶儿又略坐了一会儿就带着小花回了家。

    等到了她们母女两个人走后,五个孩子都被哄睡过后。

    顾妈妈最终还是没忍住,拽着顾爸爸看向了顾薄轩兄弟两个并陈墨言方小满两女,“之前你们姑姑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吧,我和你爸听着倒也是觉得还不错,咱们去多买些菜肉啥的,自己煮,吃的还好也不浪费钱,你们几个觉得呢?外头多贵呀,那菜瞧着是好,可是份量又不够,多吃两口就没了,哪里能吃的饱?”

    在顾妈妈眼里头吧。

    去什么饭店酒楼的吃饭呀,是,那些菜是瞧着一个赛一个的精致。

    可是这精致有用吗?

    到时侯吃不饱,饿着肚子的还不是你自己?

    还多花了那么多的钱。

    简直就是傻子嘛。

    顾妈妈的话说完,方小满看了眼陈墨言,发现陈墨言没出声。

    她立马也就笑了笑低下了头。

    倒是顾薄安,看着他妈挑了下眉,“妈,我们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爸可没有第二个六十六大寿,我们来的路上都商量好了,去县城,咱们好好的摆上几桌……”顿了下,他看向顾妈妈,“要是你担心钱的话大可不必,我和我哥现在真的不缺这个钱,还有那些亲戚,咱们有车,可以去接一下的……”

    方小满白了他一眼,撇了下嘴还是没出声。

    不过心里头却是腹诽了两句:

    又不是你的车,显摆!

    顾薄安的话并不是最后的意见。

    陈墨言心里头门清儿,这事儿呀,最后还是得听她家男人的。

    倒不是说她家男人在这个家里头有威信什么的。

    主要是呀,顾妈妈顾爸爸这些年来依仗这个大儿子依仗习惯了!

    有什么事情也是本能或是下意识的想要听他的。

    果然,顾妈妈直接把眼神看向了自家大儿子,“大轩啊,你说呢?哦,对了,还有言言小满啊,你们两个也别坐在那里不出声啊,来,说说,看看咱们怎么做更好啊。”这两个儿媳妇终究是在大城市城头待过的,面皮薄,腼腆啊,瞧瞧她们这乡下村子里头娶的媳妇,人家那大嗓门儿一开,隔壁邻居都能听的到!

    不过,顾妈妈虽然这样想,但到最后还是觉得是自家两个儿媳妇好!

    “妈,我听顾薄轩和爸妈的。”

    “对对对,顾薄安,我听你和爸妈的。”

    方小满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附和陈墨言的话,临了,还笑嘻嘻的加上一句,“爸,妈其实哪里来那么多的想法和考虑呀,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要是我说啊,你们怎么高兴怎么来就好了!”

    这话绝对是方小满的真正心里话呀。

    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啊。

    不就是老爷子过个六十六的寿吗。

    又不是像之前那些年没钱,哪怕是去帝都办个几桌,这些钱她自己也能拿的出来啊。

    不过,她把这话在心里头腹诽了下,自然是不会傻的说出口的。

    “大轩?”

    “哥你怎么说?”

    眼看着大家的眼神都落到了自己身上,顾薄轩才不紧不慢的看了一家人一圈,最后,眼神落在顾爸顾妈身上,“爸,妈,我姑姑说的话是对的,她和你们这一辈呢,打小就生活拮据,前些年更是很多时侯恨不得一分钱掰开成两半三半的花,你们不想浪费钱也是对的,不过呢,小满刚才说的那话也很有道理。”

    被点名的方小满有点懵。

    呀,她被顾大哥点名表扬了?

    不是,那啥,她刚才说啥了?

    正想着呢,顾薄轩不紧不慢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我们回来本来就是让你们高兴的,不管是家里头还是外头县城,花多少钱或是省多少钱的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和我爸高兴,开心。”

    “所以,爸妈,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题外话------

    我竟然又欠了一章。我想去晕一下下…。哭着去蹲墙角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