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家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

    五百来户的人。

    家长里短的事儿风吹似的,几乎是瞬间就传遍整个村子:

    “你说顾家大房也真是的,他们家不老是说什么大儿媳妇能力,会赚钱,二儿子有本事,二儿媳妇大学毕业什么的吗,那么有本事,怎么不能拉扯下二房呢?”

    “可不是嘛,不就十万块钱嘛,人家二房的孩子可是生病了呢。”

    “你们看看顾家那个老太太天天的得瑟啊,整天在咱们面前的显摆,这下好了嘛,再让你得瑟啊。”

    “哎,你们忘了她之前几年好像往娘家拿了不少的钱呢。”

    “对对,当时这事儿闹的可大了,老顾好像还要离婚什么的,啧啧,现在轮到顾家这头,就不舍得了。”

    这是站着说话不要疼,眼红顾家大房日子好过,嫉妒发酸的。

    说什么的都有啊。

    当然了,也有偏着顾家说话,或是和顾家二房那些人不对付的。

    说的自然都是顾家二房的不是。

    帮着顾爸爸顾妈妈等人说话。

    不过是大半天的功夫,流言传开的速度简直就是风速。

    顾二叔顾二婶儿都待在了医院。

    还有顾家二房的大儿子儿媳妇一家,自然都在医院瞧着孩子呢。

    这顾家二房整个家里头只余下顾二婶的小儿子小儿媳两个人。

    自然听到了这些风声。

    顾二婶的小儿媳妇撇了下嘴,也不看那些人的径自出入着自己家。

    说这些闲话有什么用啊。

    还没的浪费口水。

    等到他们二房把那些钱拿到手里,有钱在手里头的感觉才是真实的啊。

    她撇了下嘴再想走入顾家二房的院子里头时。

    就听到不远处几个女人在窃窃私语:

    “你说,顾家二房也真敢开口啊,竟然要十万块钱,那可是多少钱啊,咱这一辈子都没见过。”

    “可不是说的,我想想都觉得心跳加快。”

    顾二婶的小儿媳妇眼底闪过了一抹得意:

    大房那边不肯帮他们,不肯拉拉他们一把。

    现在又如何?

    到最后还不是得巴巴的把钱送到他们二房手里头?

    还有,想想村子里头对他们大房的议论,顾二婶的小儿媳妇更加得意了。

    名声这下都快要臭了吧?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明明好声好量的和他们说,甚至是求着他们。

    不肯出手帮忙。

    非得让人打着抽着走!

    她撇了下嘴,不想再听那些人嘴里头乱七八遭的话。

    不过都是嫉妒他们二房马上就到手的钱嘛。

    这有什么好听的?

    只是下一刻,一个中年女人刻意压低的声音突然就钻入了她的耳侧:

    “不要这么多能行吗,二房这边可是两个儿子呢,就是不算顾老二他们老两口,那也得对半分啊。”

    这十万块钱看着多。

    两边儿一分,一家也就五万块嘛。

    “对半分?你可真是想多了啊,怎么可能会对半分?”

    这又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对之前那个说对半分的女人进行反驳,“这孩子的伤可是二房老大家的娃吧,他们家的孩子受了伤,医药费什么的不提,自家孩子遭了那么大的罪肯定心疼嘛,这样的情况下,二房的老大两口子怎么可能把这钱和顾老二的小儿子一家平分?对了,我之前可是看到顾老二的大儿媳妇回家拿东西了,她可是和人显摆说,马上就要有十万块钱了呢,可以建个好房子……”

    “可这不是亲兄弟嘛。”

    “亲兄弟怎么了,亲兄弟明算账!”

    “哎,你这话说起来也有道理啊,要是依着我,我可是一分钱都不分的。”

    “这可是我自家的孩子生病受伤得来的,凭啥分出去啊。”

    “可不就是这个理儿?”

    “这下顾老二这边要有热闹看喽……”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顾二婶的小儿媳妇脸一变,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你们胡说什么呢,谁说这钱不平分的,谁告诉你们的,你们再敢在这里头胡说八道的我就扯烂你们的舌头喂狗吃。”

    “哎,你这人骂什么人啊。”

    “真是的,你婆婆和你大嫂把你们小两口瞒住了,你和我们生个啥子的气?”

    “对对,博材家的呀,你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把你婆婆她们给看住了吧。”

    “要你们管。”

    “都给我滚滚滚,再让我听到你们嚼舌头,我给你们剪下来。”

    顾二婶的小儿媳妇气的竖着眉把一群人总算是给哄走。

    回过头,进了她们小两口居住的屋子,顾二婶的小儿媳妇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咦,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出去一趟怎么回来就黑了脸?”

    “我说媳妇,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去给你出气去。”

    顾二婶的小儿子向来是个嘴皮子溜的。

    这会儿看着自家媳妇脸色黑黑的,忍不住就想逗她笑。

    却被自家媳妇一脚踹到了小腿上。

    顾二婶的小儿子没防备,被踹个正着,疼的他嗷嗷叫。

    “你发什么神经啊,疼死我了。”

    靠,这女人穿的是尖头的高根鞋啊。

    踹到他腿上可是老疼老疼了的好不好。

    “我发神经,我看你才发神经呢,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我告诉你啊顾博材,你现在赶紧的给我滚去医院,好好的看着你妈看着你大嫂大哥他们,要是他们敢少咱们家半分钱,咱们两个这日子就别过了。”

    “散伙。”

    “你我趁早的离婚去。”

    这话把顾博材给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小腿被踹的疼了,从小板凳上噌的跳起来,

    “媳妇,媳妇这是怎么了,咱们有话好好说啊。”

    “你看看你这,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出去一趟就生气了呢。”

    “你就是生气也得和我说清楚到底为什么啊。”

    “要是我惹你生气,你打我骂我随便都行,要是别人,我这就给你出气去,好不好?”

    “好什么好,有本事你给我收拾你爹娘大哥大嫂去。”

    “哼,就是他们惹到我了。”

    顾博材黑了下脸,“媳妇你这不是不讲道理嘛,我爹大哥他们都不在家,在医院呢。”

    “可不是在医院吗,要不是他们都在医院,我还不生气呢。”

    周华气呼呼的,因为生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吸引着顾薄材的视线转不开,“媳妇,你真好看。”

    这话把周华给气的啊,“你个混蛋,色狼,这都什么时侯了啊,你那脑子里头还就想着这点子花花东西,你就该过一辈子穷日子,活该你爹娘把钱都分给大房,不给咱们二房一点儿,这日子我是不过了,咱们散伙。”

    “哎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爹娘把钱都给大房?”

    “媳妇你这话说错了吧,爹娘临走前可是说好的,这钱咱们平分……”

    “平分什么啊,我刚才可是看到你大嫂和人说了,那钱是用她们大房儿子的命换来的,她要分大头,而且我听着那话的意思,就是在医院那钱直接就分了,你娘肯定要自己留一部分的,你个白痴自己算算,分到你手里还会有多少?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是,媳妇,你这话是听谁说的,真是大嫂?”

    “我我还能骗你不成?”

    周华心里头有些发虚,毕竟这不是她亲耳听到大嫂说的。

    不过,想想大嫂大伯哥的性子。

    周华可不觉得人家外头那些话说错了,她想也不想的看向自家男人,“你现在给我换衣服,给我起来,去医院去,你就过去守着去,钱没拿到手就不准给我回家。”她就说为什么大房那两个向来就知道和躲懒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家孩子受伤就勤快起来,执意要亲自在医院守着呢。

    感情人家心里头最重要的是钱啊。

    “我告诉你顾博材,你要是拿回钱就回家,不然咱们就去办手续。”

    当初这钱可是事先说好了的,平分。

    谁也别想少给她一分!

    她看着顾薄材有些犹豫的脸,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医院盯着?”

    “媳媳妇,不会吧,我妈可是说的好好的,十万块钱给咱们五万的……”

    “你妈说的好,可架不住有人在她耳边磨啊。”

    “万一大房他们要硬抢呢?”

    这可是上万好几万的钱啊,又不是一百两百的。

    谁不眼红心动?

    “你要知道孩子可是大房的……”

    最后,顾薄材磨不过她,只能投降,“行行,你别喊了,我这就去,这我就去还不行吗,姑奶奶。”

    “和你妈说,要是少分给我一分钱,我就和她们没完。”

    眼看着顾薄材离去。

    周华坐在椅子上重重哼了一声,她可不是傻子!

    “华,华你在吗?”

    “啊,三嫂子啊,我在呢,你进来说话。”

    周华正想着事情呢,院子里头有人在喊她。

    是比她早一年嫁进顾家村的姐妹。

    两个人娘家是一块的,平日里头在村子里的来往也就比其她人要多一些。

    “华啊,我怎么听说你们家大房要独吞那十万块?”年轻的女孩子一进来,拉着周华的手一脸的为她着想,“虽然说孩子的确是她们家的,因为孩子生病才拿的这钱,可是这不是欺负你们二房吗?”

    “你听谁这样说的?”周华的眼神都带了厉色,“这钱本来就是平分的,怎么可能会大房独吞?”

    “可是,可是孩子生病……孩子是大房的啊……外头都这样说的啊。”

    “我呸,什么孩子生病,哪里有那么巧啊,生病?”

    周华冷笑了两声,看着自己的好姐妹直接道,“生病还不是我们家那个老太太和大房那个女人商量好的?然后再用这个去找大房拿钱,要是他们不给我钱,想独吞的话,我就把这事儿给他们捅出去,看大房和他们有完没完。”

    “华,你这话哎哟,你可别说气话啊。”

    “这事儿上可不能犯糊涂。”

    年轻的女人心里头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孩子生病竟然是假的……

    可是,下一刻她眼珠转了两下,适当的透出几分的好奇和吃惊,“可是一早那大房的人不是过去了医院吗,难道还真的把他们给瞒了过去?你家那两个老太太老头子和大房的几个人还挺能耐的啊……”

    “什么瞒过去了,那孩子本来就是真的生病。”

    “可是你刚刚又说……”

    周华看了眼自己的好朋友,想了想,索性拉着她坐到了门口的板凳上,看了眼院子外头没什么人,她才略有些迟疑的开口道,“那我和你说了,你可别和别人说啊,谁也不能说……”

    “不说不说,打死也不说。”

    女人有些生气,“咱们两个是好朋友,关系那么好,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啊……”

    “嗯,这倒也是,我相信你。”

    周华说到这里先自冷笑了两声,“孩子病是真病,可是,那病却是和人家顾家大房那边没有一丁半点的关系。”

    “这话不对啊,不是说被吓的病了?”

    “呸,什么吓的病了啊,那也就是哄哄外人,那不是胡弄大房和大房要钱的借口么。”

    “不这样说,大房能给钱吗?”

    周华撇了下嘴,声音压低了几分,“我也就是和你说,我们家大房那孩子的病,是晚上半夜我婆婆和我那个满嘴疼儿子的大嫂给折腾的,又是泡冷水又是吹冷风的,那孩子身体再好也受不了!”

    对面的女人张大了嘴,听着这话忍不住满脸的惊吓。

    “天呐,她们,她们这样,也不怕孩子出事儿?”

    “怕是应该有那么一丁点怕,不过,这不是在我家婆婆和大嫂眼里头钱更重要嘛。”

    她呵呵笑了两声,语气里头有几分的凉薄,“说不定就我们家大房那两口子,心里头甚至会在想,孩子要是真的没了也就没了,刚好能趁机和顾薄轩他们多要点钱,趁机大捞一笔呢。”

    “天呐,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周华耸耸肩,“谁知道呢,反正这钱说的是平分,少给我一分我就闹,不然我就去和大房那边说去,让她们偷鸡不成反蚀米,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对,你就应该是这样的。”

    “你啊,就是脾气好,不过周华,我要是你,现在就去医院瞧着去,哎呀,顾薄材去管什么用啊,说不定他爸妈一哄弄,他就没了主意,这可是钱啊,好几大万呢……”

    “你这话说的对,幸好你提醒了我,那个顾薄材就是个没用的。”

    “哎我不和你说了啊,我现在就去医院。谢谢你的提醒啊,等我回头事情办完了再好好谢谢你。”

    “瞧你说的,咱们两个谁和谁啊,你快去看看吧。”

    周华一溜风的跑走。

    年轻的女人被留在原地,只是眼神里头闪过一抹幽芒。

    十几分钟后。

    她站到了陈墨言的跟前,“陈,陈小姐,这这是您要的东西……”

    ------题外话------

    二更十点半之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