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是在顾家二房院子里头和周华说话的那个年轻女人。

    她咬着嘴唇,眼神不敢和陈墨言对视,“陈,陈小姐,你可千万不能说这些是我给你的啊,要是让顾二叔那些人知道,让周华知道,她们会骂死我的。”想到顾二婶那些人在村子里头以往的战斗力,年轻女人一脸的后怕。

    都有些后悔自己色利智晕的答应陈墨言去套话了。

    “陈小姐,我……”

    “不会连累到你的。”

    陈墨言让她先走,自己在村口处又转悠了几圈,同时在脑海里头理顺了些事情才回家走。

    家里头,顾爸爸顾妈妈正在和几个孩子玩。

    看到陈墨言回来,老两口脸上全是笑意,“言言回来了,村子里头没什么变化吧?”

    “变了不少呢,大瓦房可是起了好些座了啊,比起前些年咱们村富多喽。”

    陈墨言的话听的顾妈妈直点头,“可不是啊,这几年啊,大家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的好,这日子啊,越来越好过,比起你们小时侯可是一个地一个天。”顾薄轩他们小的时侯,那个时侯饿肚子才是正事儿!

    现在这些孩子,年轻人,恨不得天天顿顿的换着花样儿吃!

    几个人说了会子话,顾妈妈四处转了一圈,忍不住诧异起来,“大轩呢,怎么不见他人了?”

    “他有两个战友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来咱们家。”

    陈墨言笑着解释了两句,方小满那边已经把怀里头哭个不停的女儿塞到陈墨言怀里,“你看看这丫头怎么老是嚎啊,我都被她给哭的一个头两个头,头疼死了啊。真是的,顾薄安跑哪去了,孩子不看老是跑什么跑。”

    她这也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

    要是放在平时,当着顾妈妈顾爸爸这老两口的面儿,方小满怎么也会顾忌一二的。

    大不了公婆不在身边时再和顾薄安算账呗。

    这会儿却是被自家女儿给哭的急红了眼,又着急又生气的。

    找了半天顾薄安不在家。

    她不禁火就冲上了头,不过方小满也还是有扔顾忌的。

    只是随口抱怨了两句。

    谁知道顾妈妈听了这话后心里头却是不自在了起来。

    看了眼被陈墨言轻拍着哭声不止的孙女,她呵呵笑了两下,“小满啊,安子好不容易回趟家呢,他是个男人,也有自己的事情啊,找找朋友见见发小什么的,哪里能老是和咱们女人待在家里头啊。还有孩子,家里头这么多人帮着你看呢,小孩子嘛,哭两声就哭两声,哪个孩子没哭过啊。”

    “想当然你大哥和二安他们两个小的时侯,没人看,一哭可都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

    “你看你大哥和安子也没啥啊。”

    顾妈妈看着方小满,估计心里头也有想把这些话说给陈墨言听,“孩子嘛,磕磕绊绊的没啥,哪个孩子没摔过没哭过啊,不用那么紧张。再说了,”她话锋一转,笑着看了眼方小满,“安子也不是医生啊,要万一小妞妞是真的生病,他就是在家又能怎么样,又不是医生不会治病的。”

    “你说是吧,小满?”

    方小满没想到就因为自己一句话惹的顾妈妈给她来了这么一大筐话。

    她不禁脸黑了一下。

    不过,好在她还分的清地方和场合。

    知道自己不可能直接顶过去。

    不然的话,估计顾妈妈这个婆婆立马不知道又要说些啥来驳她了。

    不过,让她这样由着顾妈妈说,一个字儿也不提?

    方小满觉得自己是真的坐不到啊做不到。

    “妈瞧你这话说的,刚才爸不也是说了吗,现在这年头,和以前那些年的日子自然是不同的啊,新时代新发展嘛,咱们得进步才行啊。”她笑嘻嘻的看着顾妈妈,脸上带着几分的笑,“再说了,现在这年头不是讲究什么男女平等吗,即然是平等,那这看孩子收拾家务什么的自然也是要平分了啊。”

    还说什么平等平均。

    狗屁!

    顾妈妈被说的黑了下脸,不过,好在她也只是深深的瞧了眼方小满。

    然后就把视线转开。

    和身边的几个孩子继续玩了起来。

    “小妞妞好像有点烧,小满你去拿体温计过来测一下。”

    “啊,有烧吗,我去拿我去拿。”

    方小满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赶紧朝着她和顾薄安居住的屋子跑过去。

    “怎么了,发烧吗,哎哟奶奶的乖孙女,来,让奶奶看看。”

    因为一下子有了三个孙子。

    而且几个孩子又都是不常在身边的。

    再加上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儿媳妇虽然没有对着顾爸爸顾妈妈这对公婆发过脾气吵过架什么的。

    可是,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的倔强却是刻在骨子里头的啊。

    甚至就连顾妈妈自己,有时侯心里头都会因为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的身份而忍让几分。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说孙女发烧。

    她也着起急来,“我看看我看看。”手放在小丫头的额头上试了两下,她有些犹豫,“好像,也没什么啊。”

    感觉中温度不是一样的吗。

    “我摸着有点,应该是低烧,估计也就37度出头那样子……”

    方小满这个时侯也从屋子里头翻出了耳测的体温计。

    她跑过来的时侯刚好听到陈墨言这话,忍不住有些着急,“难怪这丫头一直闹腾,平时都不这样的,肯定刚才是哪里不舒服……”她一边说一边打七耳温枪,轻轻碰触了下小妞妞的耳侧。

    滴嘀两声响过。

    代表温度的红色数字闪了两下,停在了三十七度八的数字上。

    “真的有点低烧,言言姐,妈,要送去医院吗?”

    别看方小满刚才还和顾妈妈在心里头有些别苗头的感觉。

    可这会儿一乱起来。

    她还是下意识的去问顾妈妈。

    “先不送,你去弄点温水,多喂,不是带来了些退烧贴么,给小家伙贴一个。”

    陈墨言交待着方小满,自己则起身去拿退烧贴,“咱们过会再看看。”

    有些小孩子发烧什么的是能自动免疫,退烧的。

    有些则不能……

    方小满的女儿之前没有发过烧,生过病。

    陈墨言也不知道这丫头的体质是哪一种。

    索性便想着在家先喂点水,看看情况再说。

    顾妈妈倒是有些犹豫,“言言,要不咱们还是马上送医院吧?万一耽搁了孩子呢?”

    “妈没事的,这会儿小妞妞的温度还低,咱们先做些简单的处理,多喂她点水,贴个退热贴看看,要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还不退,反而温度还在增加的话咱们就去医院。”孩子的事情的确是不能马虎,不过,有些时侯真的就是小状况,也用不着那么急的。

    “真的啊?”

    “真的。”

    方小满一直站在一边听着呢,看到顾妈妈脸上满满的着急和关心。

    心里头之前存着的那些许的郁郁不知不觉的散开。

    顾薄安倒是真的去见了几个人。

    因为是请人家帮忙,所以几个人一块在外头吃的饭。

    自然是他请的客。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院子里头没人,他还以为方小满和孩子午睡醒。

    走进两个人的房间后他怔了下。

    没人?

    赶紧退回来,“爸,爸,妈,妈,小满和孩子出去了吗?”人生地不熟的,她去哪了?

    还是说,和自家大嫂一块出去的?

    “你别大声吵吵,把他们四个给吵醒了。”

    顾妈妈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四小只给哄睡。

    累的她老胳膊老腿的到现在还发酸。

    听到院子里头顾薄安的话,她赶紧轻着手脚跑出来,“他们四个在睡觉,你给我小点声……”

    “妈,小满和我嫂子出去了吗?”

    “去医院了,小妞妞有点发烧,不过你别急,你嫂子和小满已经去了有一会了……”

    顾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自家小儿子转身朝着外头大步走去。

    吓她一跳,“儿子你去哪,儿子……”

    “妈,你去看他们几个,我去医院看看去。”

    “哎,妈都说了你别担心,有你嫂子跟着呢,你……”

    顾薄安哪里听的进去他妈的话啊?

    他不担心?

    发烧的可是他女儿,他又不是后爸。

    怎么可能不担心?

    身后,顾妈妈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心里头叹了口气:

    儿大不由娘啊。

    以前的时侯,儿子天天跟在自己的身子后头。

    小尾巴似的甩都甩不掉。

    那会自己嫌他烦,嫌他碍事儿。

    现在儿子长大不粘自己这个当娘的了,而且还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人……

    顾妈妈觉得自己心里头可失落可失落了啊。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儿。

    顾薄安在医院里头找到方小满时,她正抱着孩子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等着。

    看到顾薄安,她脸一黑转开了去,“你来做什么,忙你的去呗。”

    “媳妇我错了,我不该出去那么久,女儿怎么样了,哎哟,爸的心肝哦,过来让爸抱抱。”

    “是啊,这是你的小情人嘛,所以就成你的小心肝了,我这个黄脸婆朝后靠。”

    顾薄安,“……”

    知道自家媳妇在找碴,他是立马不停声的哄着。

    直到方小满脸上多了抹笑意。

    不远处,陈墨言提着药走过来,看到她们这一幕,忍不住好笑的摇头:

    这一对呀,可真的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行了,药拿到了,咱们回家吧。”

    她可是担心自家四个娃呢。

    顾薄安抱着孩子,方小满和陈墨言两人走在靠后几步远的地方。

    眼看着就要出了镇医院大厅的门。

    不远处一道身影窜出来,“大侄媳妇啊,侄媳妇,我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娃吧,我们真的不要多,就要个医药费,真的,婶儿不是那种贪钱不要脸皮的人,我……”

    啪。

    陈墨言直接把她的手给拍开,后退两步,“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等警察来了再说吧,还有,你家那个孩子是生了病,可是,到底是怎么病的你自己心里头有数,看在好歹我们顾薄轩喊过你几声婶子的份上,这会儿即然碰上了,我就先好心的和您提个醒,您啊,与其在这里头装模作样哭哭啼啼的博同情,还不如好好想想一会怎么应对警察哦,还有,不做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顺便也可以好好想想自己都做过哪些味着良心的事儿吧。”

    “不是没有报应,而是不到时侯哦。”

    “要知道这老天爷啊,可都在咱们头顶瞧着呢,嗯,一桩桩一件件的都不会落下哦。”

    陈墨言这噼哩啪啦的一番话说的顾二婶下意识的怔了半响。

    随即她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心头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言,言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那孩子本来就是被你们给吓的生病的,你家那么有钱,总不会连这点子医药费也不肯出吧?哎,说起来也怪你二叔和你那两个堂弟没什么本事,要是他们有本事能赚钱,婶儿也不会这样拉着你不放,要这几个救命的钱了,言言啊,婶儿也是没办法……”

    “希望,你一会回答完警察的话后还能保持这会的说法。”

    陈墨言微微一笑,看向了不远处的顾薄轩,以及他身后的几名警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