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58章 谁来解释下
    “怎么回事,谁在这里闹事,是你吧?”

    “和我们回趟派出所。”

    看到自己面前站着的几个警察,顾二婶刚才嚣张的气势瞬间消散。

    如同泄了气的汽球一般。

    整个人扁扁的,气势全无,“你,你们要做什么,我我们是一家人,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儿。”

    顾二婶被吓的不行。

    也顾不得和陈墨言说别的,伸手就想去拽她的袖子,“言言,你和他们说说啊,咱真的是一家人,都是自己家的事儿啊,咱们关起门来自己说,有商有量的多好,是是吧言言?”

    “同志,这是我大侄子,亲侄子,这是我侄媳妇,她他们和我这个当婶子的闹着玩呢。”

    陈墨言却是想也不想的甩开她的手。

    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顾二婶,直接扭头看向站在身旁的两名警察,“警察同志,这个人呢,是,按着辈份,她的确是我们的亲二婶儿,可是,就是她,我怀疑她想利用孩子生病敲诈勒索我们。”

    “而且,对于她现在病房里头那个孙子的生病方式,我很是怀疑。”

    “你,你这是怎么说的,孩子病就是病了,是被你们一家给吓到的,昨晚本来不过是几个孩子不懂事打架,你们这些大人却把我孙子给推开了,他被你们吓到也是应该的吧?”

    “警警察同志,你们回吧,我们这里真的用不着你们啊。”

    “我们一家人能自己解决的。”

    可惜,不管她是磨破了嘴皮子,陈墨言却是只有一句话:

    坚持报警。

    最后没办法,警察只能先把顾二婶儿带到旁边的空地先去问话。

    顾二婶腿都要软的站不起来,“大,大轩啊,我可是你亲婶儿……”

    “婶子,我还是比较相信警察。”

    “要是查出来孩子真的是被我们给吓到的生病,我给您道歉,出医药费。”

    被警察带出大门的顾二婶听着这话忍不住狠狠的跺了下脚。

    “同志,同志,我们真的是一家,这些都是家事……”

    “别了,哪来那么多的话,人家把你给告了,我们自然是要查的。”

    其中一名警察黑着一张脸看了眼顾二婶,“你有说这些话的时间,还不如和我们说说事情经过,我们查清楚了,要真不怪你们,是他们自己报假警的话,到时侯肯定要重罚的。”

    “真,真的?”

    “你们要罚他?”

    顾二婶儿一听这话双眼都亮了,恨不得拽着警察立马过去收拾顾薄轩两口子。

    那警察却是哼笑两声,“我们也是要看事实的,你现在还是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还是,你要是再不说,我们可就按着对方说的来办了啊。”

    “我我我说,我说……”

    顾二婶儿吧啦吧啦的对着几个警察一番的指手划脚。

    最后更是直接的狠狠的告了顾家大房那些人一状!

    就在顾二婶被警察带走的当。

    不远处的拐角。

    顾二婶的大儿媳妇脸色一白,看着自家婆婆被带走,她先是想也不想的就想冲出去。

    只是脚迈了一半,又唰的收回来。

    身子往后头缩了两下。

    她咬着嘴唇想了半响,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冲进了病房。

    病房里头。

    自家儿子躺在床上挂水。

    看着那虚弱苍白的小脸,她心疼的不得了,瞪了眼自家男人,“你坐在那里做什么呢,当木头桩子啊,不是说了让你和儿子好好的说说话?真是的,就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都靠不住。”

    “行了你烦不烦啊,你还说我呢,你又去哪了?”

    顾博方的脸黑了几分,拧着个眉头,“娘呢,看到娘了吗?”

    “啊,你不说我还忘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门口,顾家二房的周华两口子也气喘嘘嘘的赶了回来。

    在门外正小声嘀咕着呢。

    听到这话猛不丁的都朝着病房内看了过来。

    “什么事什么事?”

    顾薄材和周华两口子都是一脸的紧张。

    看的顾薄方的媳妇冷笑了两声,“你们两个不是在家里头守着么,说什么看家,这怎么又跑过来了?医院里头到处都是病人啊细菌啊,万一再沾染到你们两个人身上了可怎么是好?”

    “哎,大嫂你怎么咒我们生病啊。”

    “你这样可不对啊。”

    开口的是顾薄材。

    他脸黑了两分,不过他也不好意思和自己大嫂在外头吵架。

    只是把眼神看向了顾薄方,那意思是,管管你媳妇啊,赶紧的!

    顾薄方当没看到。

    不过,刚才自家媳妇那话好像还没说完……

    “媳妇,到底出啥事了”

    顾薄方的媳妇猛的一拍大腿,“我都被你们给气的忘了正事儿,是妈,妈她被警察给带走了。”

    “你说啥,啥时侯的事儿?”

    “不可能啊,妈不是刚才还在?”

    “哎,别提了,那啥,大房顾薄轩那两口子报警了,叫的警察,我刚才幸好是跑的快,不然也得被一块跟着娘被逮了去。”顾薄方媳妇没好意思说自己就躲在不远处拐角看着呢,看到警察带着顾二婶过去问话什么的,她更是吓的连气儿都不敢喘,生怕这气儿太大暴出她的存在。

    这会儿看着自家男人和顾薄材两口子。

    她说谎话眼皮也不眨一下,“我这不是怕你们不知道这事儿,就想着赶紧回来告诉你们嘛,哎,也不知道这会儿妈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被警察带走了啊,哎,我说你们三个也别杵在那里不出声啊,都说说,这事儿咱们到底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啊。”

    周华朝着顾薄材暗自翻了个白眼,一脸的笑,“大哥大嫂,你们可是咱们家的老大,有什么事情你们只管着想办法,到时侯要出力还是跑腿的和我们家薄材说一声就行了啊,再说了,就我们家薄材这脑子,笨的和头驴似的,他能想出点什么法子啊,要不大哥大嫂你们先在这里想,我和薄材回家给你们弄点吃食去?”

    “你看小广也该饿了吧,我这个当婶子的怎么着也得给大侄子做顿好吃的啊。”

    周华这话气的顾薄方媳妇差点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

    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哦,有事的时侯全是大哥大嫂了。

    没事的时侯,有什么好处的时侯,他们这大哥大嫂就得靠边站。

    闪的慢一点都得被人骂个狗血喷头。

    就比如这次的事儿……

    是她家的孩子病了啊,这钱她们多拿一点不应该吗?

    可是,她婆婆就一口咬定要平分。

    她倒是想不同意。

    可自家这个死男人一脚踹不出半个屁来啊。

    他当儿子的一声不吭。

    她一个人反对有用吗?

    可就是这样,二房的人竟然还不放心!

    这会儿自家婆婆一出事儿。

    哦,这两口子又想着溜?

    顾薄方媳妇心里头冷哼了两声,想也不想的开头拦下,“老二,周华,你们两个都别走,这事儿牵扯到娘身上,我们两口子哪里能做的了主?你们可是这个家的一员,也留下来一块想想法子。”

    而且,顾薄方媳妇刚才可是在外头听了个七八分的清楚。

    知道那些人说是调查什么的。

    要是真的因为孩子和钱的事儿,那就肯定会来病房啊。

    几个人都在一块,也能壮下胆子不是?

    “老二,周华,你们两个要是走了的话,那这事儿我和你们大哥也不管了啊。”

    顾薄方媳妇看着顾薄材两口子直接开口道,“我们两个人都是笨的,脑子转不过来,哪里知道这事儿怎么办啊,到时侯被人家一忘一逼的,说不定什么话就说了出来,到时侯真出点啥子事,你们可别怪我和你们哥就行。”

    “大嫂你这是啥子话,我,我不是说了回家去给孩子弄点吃的嘛。”

    周华知道这一会是走不了了。

    眼神闪了两下,她脸上露出一抹强笑,“大嫂说什么呢,在咱们家妈可是经常夸你们是最聪明的呢,我和我们家薄材才是整天吃白饭的啊,这可是妈早常挂在嘴边的话呢。”她笑了笑,知道自己两口子这会儿想要避开是不行的了,便看向了顾家大房两口子,“那大哥大嫂,你们说吧,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听着还行吗。”

    “我们能有什么好办法,咱们还不如去求求大房那两口子呢。”

    顾薄方媳妇这话得到了顾薄方的赞同,“去和大爷说说,大爷不会看着不管的。”

    在顾薄方的心里头,顾爸爸的性子重情,肯定不会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弟妹被关到警察局去的啊。

    周华正想反驳,不过眼珠转了一下,她立马就笑嘻嘻的点头,“对啊对啊,大哥这话说的挺对的,大哥,要不你回家去看看,还有大嫂,你之前不是还说什么要回家去拿东西的吗,刚好顺便去给大哥一块回去,我和我们家薄材在这里帮着你们看孩子就行了。”

    “我不用回去拿东西。”

    “倒是你们两个,嘴皮子那么溜,还是你们回去大房那边和大爷好好说说吧。”

    顾薄方媳妇心里头哼笑了两声,都气的想骂娘。

    这两个不要脸的!

    整天就想着算计她们大房。

    什么好事儿好处都是他们二房的,这些乱七八遭什么求人倒霉的事儿都是她们大房的。

    凭什么啊。

    “是啊大哥,你可是大哥,你回去好好和咱大爷说说,他一定会同意帮忙的。”

    周华听到自家男人这么一说,恨不得把他的嘴给捂住:

    你们之前在做什么?

    算计人家孙子孙女,想从人家手里头要那么一大笔钱啊。

    现在事情眼看着朝着二房不利的方向发展。

    他们这些人回过头却要去求人家大房高抬贵手,放他们这些人一马?

    周华觉得自家男人和顾薄方兄弟两个想的可真是,简单啊。

    他们正在这里商量来商量去,拿不出什么好办法的时侯。

    病房门口。

    有警察的声音响起来,“是不是就是这里啊,你是,顾薄方?”

    “啊,我是我是……”

    顾薄方有些惧意的站了起来。

    警察啊。

    顾薄方媳妇早就一脸堆笑的站了起来,“几位警察同志,你们坐,我我给你们倒水去啊。”

    “不用了,我们问几句话就走。”

    其中一名警察看了眼站在靠门一边的顾薄材两口子,“这两位是……”

    他本来是想说,要只是来探病的客人,就先回避那么一会儿半会的。

    谁知道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呢,周华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眼看着她就要拽了顾薄材离开病房。

    可把顾薄方媳妇给气坏了。

    冷哼了一声,“走什么走,都是一家人,警察同志,这是我男人的弟弟,亲弟弟,那个是我弟妹,亲弟妹,我们就是一家人,你不管是问我婆婆的事儿还是什么事儿,当着他们的面儿直接问就是,我们这一大家子的感情可是好着呢,谁也不避谁。”

    周华,“……”就知道这个死女人不会放过她们!

    她狠狠的瞪了眼顾薄方媳妇。

    顾薄方媳妇才不怕她呢,冷笑了两声,朝着她回瞪了过去。

    眼看着妯娌两人就要在医院病房你来我往的互瞪。

    警察也是有些无语。

    最后,之前最先开口的那个打破僵局,“行了,那你们都在这里,说说那天的事情吧,对了,你们的妈刚才可是把什么都交待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你们几个可别犯糊涂……”

    警察的话说的四个人心里头都是咯噔一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最后都从彼此的眼神里头看出了疑惑,不解以及担忧和忐忑不安。

    “谁先开始?”

    警察淡淡的声音在病房里头响起来……

    ……

    相较于顾家二房的两个儿子媳妇都被警察强行问话。

    顾薄轩和陈墨言这边却是显的轻松多了。

    方小满抱着孩子,顾薄安开车。

    一行几个人很快回了家。

    顾妈妈满脸的着急,“孩子怎么样了,烧退了吗?”

    “妈你放心吧,没事的。”

    因为下车后顾薄安就把孩子接了过去,方小满提着药,心情还不错,看到顾妈妈一脸着急担心的样子,她心里头也就更加的舒坦:谁不想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被别人捧在手心当成宝或是看重?

    更何况,这个可是自家女儿的奶奶。

    是她的婆婆。

    她看重和紧张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好事儿呀。

    “妈,孩子睡着了,我先放到屋子里头去啊。”

    “行行,那你去,小心着点呀,别惊醒了孩子。”

    顾妈妈看着顾薄安两口子进了屋子,一回头才看到站在陈墨言身后的自家大儿子,忍不住吓了一跳,“你不是说出去办事了吗,怎么和言言她们一块回来了?”这孩子,走路怎么就一点声响都没有的啊,吓她一跳。

    “嗯,办完了,刚好遇到他们。”

    顾妈妈也没多问,问了几句小孙女的病情,知道真的没什么大碍,便又忙忙的转身回厨房去张罗晚饭。

    也就是摆酒席的那天有马婶儿等人帮忙。

    这两天的饭菜可都是顾妈妈一个人忙活出来的。

    当然,陈墨言和方小满或是谁有空,也会过去给老太太搭把手。

    对于这一点上,不管是陈墨言还是方小满两个人都挺感激顾妈妈的:

    最起码她这个婆婆没有和别人家的婆婆一样狠狠的支使儿媳妇!

    可是有不少当婆婆的老人自以为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一心想着使唤自己的儿媳妇,好满足下她自己的虚荣心呢。

    可是顾妈妈没有。

    哪怕她在别的事情上再多的毛病,偶尔也会对着两个儿媳妇发牢骚。

    可是她却在这些家务事上从不会等着两个儿媳妇或是开口让两个儿媳妇去做。

    陈墨言看着顾妈妈进了厨房,和顾薄轩交换了个眼色,“怎么样,警察那边怎么说的?”

    “应该只是教育,不会有什么严重的结果。”

    毕竟这认真说起来只是孩子之间的事。

    二房虽然想敲诈她们,可现在也只是一个未遂!

    医院里头。

    警察看着顾家二房的四个人,脸色沉下来,“你妈都说这孩子是晚上睡觉没关窗子,医生还说他是浸了冷水,现在,你们几个谁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为什么会浸冷水,吹冷风!”

    ------题外话------

    十二点前还有一更。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