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60章 忧心,婆媳
    还有孙子孙女呢。

    好几个呢。

    看的顾妈妈舍不得移开眼。

    最后,她嘴比心更快一步的开了口,“那啥,言言啊,要不,要不把大宝二宝留在家里头吧?”

    “我和你爸帮你看。”

    一开始的时侯顾妈妈还说的有些许的犹豫。

    可是说到后来,她估计是说顺了嘴,而且,自己心里头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挺好的啊。

    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期待,“言言,我和你爸在家也没啥子事情,妈也知道你很忙,你看,大轩又不在你身边,四个孩子呢,妈也是心疼你,我和你爸帮你看两个……”

    “妈……”顾薄安几乎可以想像的到自家嫂子心里头暴走的场景!

    他皱着眉头想让他妈把这些话给收回去。

    真是的,怎么就想起一出是一出?

    她自己也不想想,这是能行的事情吗?

    四个孩子打小那么一丁点的时侯陈墨言都没吐口让他爸妈带回老家一个。

    现在,孩子已经开始上幼儿园。

    她怎么会答应?

    再说了,自家嫂子是忙,可是家里头不是不有田爷爷,还有齐阿姨吗。

    再不济可以多请个阿姨保姆啊。

    不过,话一出口,他眼角余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顾薄轩。

    顾薄安一下子闭嘴:

    有他哥在呢,他啊,啥也不用担心!

    果然的,几乎在顾薄安的声音出口之后,另一侧,顾薄轩也慢悠悠的开了口,“不用了,你和我爸要是想孩子的话,就让顾薄安接你们过去,那边也不是没地方住……至于照顾,你们要是想的话可以留在帝都帮着看顾几个孩子,至于留在家里头什么的,这话就不用说了。”

    “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成为留守儿童。”

    “你……你个臭小子,我和你爸还能虐待你儿子不成吗?”

    这可是她的孙子啊。

    她疼都来不及呢,留在她身边怎么了,她可是把孩子当成心肝宝的看顾!

    瞪了眼顾薄轩,

    真是儿大不由娘!

    顾薄轩可不理他娘想什么,这话说都不该说啊。

    这么些年了,自家这小媳妇的性子他娘怎么也该摸透几分了吧。

    是那种为了各种的事情就把孩子丢开的人吗?

    放在家里头,田老爷子等人瞧着看着的她都不放心呢。

    留在老家?

    他敢保证,要是他帮着他妈说这个话,或者是同意他妈的这个决定。

    估计陈墨言立马开车带着孩子走人。

    至于回到帝都的后续……

    嗯,那得取决于他的态度和行为啊。

    顾薄轩可不想自己再因为这事儿而回去伏低做小的哄媳妇。

    哄媳妇可以,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啊。

    “媳妇,天儿不早了,咱们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看向不远处的顾薄安,“可以走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大轩哥,二安哥,东西我都检查过了,没有漏的。”

    说话的是小花。

    她可是再三的和她妈保证,就差赌咒发誓写保证书了。

    最后,才换来马婶儿的半信半疑。

    再加上最后陈墨言的求情。

    马婶儿也只能放行。

    只是看着小花,她却也是下了最后的通碟:

    要是今年再不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要么给滚回家结婚,要么,就别让她这个妈了!

    马小花能说啥?

    母女分别。

    别看之前回来这几天因为马小花的婚事让母女两个人老是闹别扭。

    可终究是亲母女。

    这会儿一下子就要分离。

    马婶儿抱了下马小花,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花儿啊,好好保重自己,有啥事多听你言言姐和二安他们的话,别逞强……”

    马婶儿和每一个担心远走儿女的妈妈一样。

    念叨着,叮嘱着。

    把自己脑海里头几乎能想起来的话都念念叨叨的说上好几遍。

    翻来复去的说。

    马小花最开始还是有些不耐烦的。

    可是她比马婶儿高那么半头,母女两人站在一块,她略微低头就能看到自家妈妈满头灰白的发。

    想起自己前几年出门时。

    她妈妈的头发还是很黑的啊,怎么这几年就白成了这样儿?

    心头酸酸的。

    滚到嘴边的好些话被她给咽了下去。

    最后,只化成一句,“妈你放心吧,我一定听你的。”

    “好孩子。”

    不远处,马婶儿的两个孙子孙子手里头啃着两块饼干跑了过来,“小姑姑,你这就要走了吗?”

    “是啊,你们两个在家好好听话,不能惹爷爷奶奶爸妈生气,知道吗。”

    “知道了,姑姑你一路平安哦。”

    “我们圆圆真乖。”

    马小花笑着拍拍孙女的小脑袋,“回头姑姑下次回来给你带漂亮的裙子回来。”

    “谢谢姑姑。”

    估计是觉得自家姑姑忽略他。

    站在马圆圆背后的马方秋不乐意了起来,小嘴嘟着,“姑姑,我也很乖的。”

    “好好,我们秋秋也很乖,下次姑姑给你带变形金刚……”

    “不,我不要变形金刚。”

    不要?

    马小花有些诧异,“你不是最喜欢变形金刚吗,怎么,现在不喜欢了?”

    “不是,我妈说了,姑姑出去打工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赚钱的,姑姑的钱都要给爷爷奶奶,爷爷奶奶的钱都是我们一家花的,我妈还说了,我们一家的钱都是我的……我才不要你买变形金刚呢,我妈说你只要多往家拿钱就行啦,回头我可以和奶奶要。”

    马小花听了这话人都有点懵。

    这孩子,说的这些话,这是……

    马婶儿却是一下子气的伸手在马方秋脸袋上拍了一下,“你个熊孩子,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什么你的钱我的钱的,你才多大啊,屁大点的孩子还你的,我告诉你,你姑姑的钱是她自己的,我和你爷爷不用也不会拿你姑姑的钱,还有,即然你姑买的变形金刚不好,那你回去把你姑这次带回来的几辆小汽车都还给我。”

    真是气死她了。

    马婶儿看着自己小孙子哇的一声哭出来。

    本来有些心疼的想去哄的。

    可是一想到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忍不住又想踹他两脚。

    “花儿啊,你别生气,妈真的不知道你嫂子她,她会这样想……”

    马婶儿敢发誓,她和自家老伴从来都没有想过让自家女儿养她们老两口,甚至是养儿子一家的事情。

    连这个念头都没有起过!

    在那么难过的日子里头她们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

    怎么可能现在这日子好过了,吃穿不愁的时侯会想让女儿养她们这一家几大口?

    “你哥肯定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这样想的。”

    “回头我就让你哥收拾她去。”

    “花儿啊,你可别因为这个生你哥的气啊。他,他可是很疼你这个妹妹的……”

    马婶儿小心的瞧着自家女儿的脸色。

    生怕这个在外头几年,性子越来越独产,越来越有自己主意和能干的女儿会因为这个孙子的几句话生气,连自家哥哥的气都生,她这辈子就这两个孩子,还想着兄妹两个有商有量的,有事了互相帮帮手,等她和老头子两眼一闭,还能坐在一起说说话什么的,也是做个伴儿……

    这是马婶儿的心里话。

    “妈你想到哪去了,不过就是孩子的几句话,我还能和自己侄子一般见识啊。”

    马小花安慰了她妈几句,看了眼还坐在地下干打雷不下雨,一心想着要人去哄的侄子,忍不住又扭头看向马婶儿,“不过妈,这孩子的性子……你和我爸怕是要和我哥好好说说了。”

    “……行,妈以后会和你哥说,让他好好教这孩子的。”

    “不过花儿啊,孩子还小呢,你小时侯那性子也是牛性的很啊,村子里头哪个孩子没被你给打过?”

    说起自家女儿的小时侯,马婶儿眼底多了抹追忆和笑意。

    孩子长大了啊。

    一个个的,和鸟儿一样,都展翅高飞。

    她这个当妈的啊,就是想拦都拦不住喽。

    收回自己的怅然若失,她笑着摆手,“行了,你大轩哥他们都等着你呢,赶紧走吧,家里头都没事,妈和你爸也用不着你操心,只要你能赶紧的给我找一个,我和你爸就是马上闭眼也能安心了。”

    马小花,“……”

    真是的,她妈这还能不能有别的话啊。

    这些天不管她说什么,三句话过后,准能拐到这事儿上来!

    赶紧点头,然后,马小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车子上。

    车子缓缓开走。

    半降的车窗里头,是马小花依依不舍的眼神。

    “妈,你和我爸照顾好自己,我回头就来看你们啊。”

    “不带一个人回来别来见我啊。”

    马小花,“……”

    相较于马家母女两人的依依不舍,欲语先含泪。

    顾薄轩兄弟两个则是平静的多。

    他们是男人嘛。

    自然没有那么多的感情流露。

    顾薄轩更是个军人,你让他流血流汗的,可以。

    让他抱着个人放声哭?

    这人是他亲妈也不是能轻易哭出声来的啊。

    当然,换成他媳妇的话,说不定,可以试试?

    不得不说,其实很多老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比如说,娶了媳妇忘了娘?

    车子缓缓的开出去。

    顾妈妈是满脸的不舍得。

    儿子还没走呢,她这心啊,就好像跟着一块离开了。

    “老顾啊,你说说,什么时侯儿子媳妇孙子的都能住一块就好了。”

    想什么时侯看就什么时侯看。

    多好?

    这个时侯的顾妈妈又有些羡慕起村子里头的那些母子婆媳孙子住一块的了。

    不用和他们这样一年年的分隔几地啊。

    “行了,你这样说不是拖孩子后腿嘛,大轩他们不是说了,你想的话可以去帝都,等再过几年吧。”

    顾爸爸心里头也是有些不舍。

    不过他和顾妈妈心里头看重儿子不一样,他不舍的,是那几个孩子!

    粉玉堆出来般的娃娃啊。

    多可爱?

    虽然相处的少,可是四个大这次回来也就是最初的时侯别扭了一下。

    后来很快就玩开了。

    到最后更是抱着他的手爷爷爷爷的喊。

    声音软软的,带着孩子独有的孺香。

    他听到这耳朵里头啊,心坎里头都是满满的舒烫!

    可是顾爸爸心里头门清儿,这几个孩子要是留在老家这边,肯定是不行的。

    只会是害了几个好孩子啊。

    当然,他更加的明白,哪怕他和自家老伴用强的。

    陈墨言这个大儿媳妇在孩子这事上也不会妥协的。

    所以,他干脆不说。

    也阻制自家老伴去开这个口。

    “以后你想孩子了就过去看,别再说那些不着调的话。”

    “什么叫不着调啊,我又没做什么,想帮着看两个孩子怎么了啊,我这当奶奶的想自己孙子,想把孙子留在身边不行啊,咱们村子里头,还有这方圆十里的,多少人家是把孩子放家里头,两口子出去打工的,怎么到了咱们家就不行了?”顾妈妈瞪了眼顾爸爸,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这是在牵怒,说了一通后自己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儿,“行了行了,你是好人,我是坏人,我看以后啊,这个家里头就没我的地位喽。”

    “又胡说八道什么,也不怕笑话。”

    顾爸爸瞪了眼顾妈妈,看了眼不远处正黑着脸教训自家孙子的妹妹。

    想了想,他对着顾妈妈使了个眼色,“你过去看看。”

    “嗯,那你先回家吧。”

    顾妈妈让顾爸爸先回去,自己走了过去,“生那么大气做什么,不过是个孩子呢,孩子的话你也当真啊。”

    “我哪里是和个吃屎的孩子当真啊。”

    “我这不是担心那个丫头生气吗,可是气死我了。”

    马婶儿气的直喘粗气。

    地下,被她轻轻打了两下的马方秋坐在地下撒泼耍赖打滚哭。

    扯着嗓子嚎。

    方圆圆一脸的无措,“弟弟你别哭了啊,回头我给你糖吃好不好?”

    “不要不要,你的糖都是我的,妈妈说了,家里头的东西都是我的……”

    啪。

    马婶儿本来气消了不少的。

    自己的孙子怎么可能不疼?

    哪怕她心里头清楚,自己打他没下重手。

    哪怕她更是明白,这小子是在装哭,想用这个哭来告诉自己,他很生气,很生气。

    可是,她这当奶奶的还是心疼啊。

    再加上顾妈妈这么几句的劝,马婶儿心里头也是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她那么大个人了啊,和个孩子有什么好计较的?

    再说了,孩子知道个啥啊,这些话可不都是听家里头那个女人说的?

    这么一想,马婶儿哪里还生自家孙子的气啊。

    全都冲着那个女人去了。

    正想着这么让孩子哭也不是个法子呀。

    要不还是哄哄?

    这念头还没转完呢,就听到自家孙子嘴里头又蹦出来的这么一句话。

    可把马婶儿给气的啊。

    想也不想的,一巴掌又拍到了马方秋的屁股上,“我让你好的不学专门学坏的,她是你姐,谁告诉你她的东西就是你的,啊?你姑姑的东西是你的,钱是你们家的,你姐姐的东西是你的,这个家都是你的,是不是我和你爷爷的东西和钱也都是你的,你那个妈现在就一心巴着我和你爷爷早死,然后她好把我和你爷爷的东西据为已有是吧?”

    “你和我爷爷的东西本来就是我的,都是我们家的,我和我妈的……”

    啪啪啪。

    怒极的马婶儿想也不想的在自家孙子屁股上又拍了几下。

    这几下因为生气,可是动了真格的。

    把个马方秋疼的嗷嗷叫。

    哭的嗓子都喊哑了,一脸的泪和鼻涕,“坏奶奶,奶奶最坏了,我讨厌奶奶,妈妈,呜呜,我要妈妈……”

    “哭吧,你就在这里哭。”

    “什么时侯知道错了什么时侯给我起来。”

    马婶儿气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全身直哆嗦。

    怎么就娶回来这么个女人?

    家门不幸啊。

    家门不幸!

    “行了,你怎么还真的和个孩子生气?”

    顾妈妈拉着马婶儿坐到了不远处的树墩上,她刚才也听到了这孩子的话,心里头也不禁有点发凉。

    这孩子的性子,不行啊。

    所以,她也没有和以往那般去哄马方秋,只是安慰着马婶儿。

    倒是马圆圆,站在地下看看躺在地下打滚哭的弟弟,看看一旁气的直抹眼泪的奶奶。

    也不禁害怕的掉起了眼泪,“奶,奶奶,你别生弟弟气,妈妈说他还小,我我让着他,我什么都给他就好了……奶奶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她跑过去拉着马婶儿的手臂,眼圈微红的祈求着。

    “奶奶你生气打我骂我好不好?”

    “圆圆乖,奶奶没生气,真的……”

    看着乖巧的孙女,再看看那边还在干嚎的孙子。

    马婶儿心里头充满了无力感。

    最后,还是马婶儿把马方秋给拽起来的。

    总不能让他一直在地下滚吧?

    她看着顾妈妈,一脸的歉意,“嫂子,我就不过去了,本来是送几个孩子的,没想到让你也跟着闹腾……”

    “说什么话呢,不过这事儿你可得心里头有个数啊。”

    顾妈妈看了眼马婶儿手里头拽着的马方秋,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这性子却……

    “我小时侯可是头疼二安了,生他的时侯难产,差点一尸两命,然后一心想着还要个女儿的,也不能生了,就觉得这是最小的啊,多疼疼吧,没想到把他那性子养的是差点走上了歪路……”

    “你不知道我有我庆幸那会自己狠不下心,直接让大儿子上。”

    顾薄安最初只是在村子里头淘气捣蛋。

    后来略大些,把全家弄的鸡飞狗跳的,大家也不好和个孩子计较。

    只能背地里找上马家。

    让马叔马婶儿多管管呗。

    不是今天拔人家的一片葱,就是把人家好端端正下蛋的鸡给赶走。

    招猫弄狗的折腾的满村不安宁啊。

    怨言四起!

    可顾妈妈和顾爸两个人舍不得啊。

    最后,一咬牙,看着已经和顾爸爸差不多高的大儿子,顾妈妈直接发了话。

    以后啊,你弟就归你管教了。

    至于什么不听话?

    哦,你可以直接就动手,当然,不能往死里头揍!

    这才是顾薄安打小就怕他哥的主要原因!

    因为顾妈妈知道自己心软,她管不了,也下不了那个狠手。

    可是自己大儿子行啊。

    反正吧,长兄如父!

    也幸好这是顾薄安哪怕是差点走上歪路,但骨子里头总算是不坏。

    不然的话,他要是真的记恨顾薄轩这个哥哥从小打他。

    到时侯亲兄弟两人反目。

    你看看顾妈妈吧,当真是这样的话,她这当妈的哭都找不到地儿!

    “嗯,我回去和我们家老马好好的商量商量。”

    低头看了眼自家孙子哭的花猫一样的小脸。

    到这会儿还一抽一抽的呢。

    马婶儿肯定是心疼的。

    只是,正如同顾妈妈刚才那话一样,再心疼,那也得想着法子收拾!

    树大了枝杈就多。

    由着他们发展的话,说不定整颗树都要被带累。

    最后,拖死整颗树!

    她虽然不想自己的孙子有什么大福大贵,可也不想他成为上一个人见人厌的社会废人!

    顾妈妈站在村口看着马婶儿祖孙几个离去。

    忍不住心里头叹了口气。

    回过头走进家门,她就看到坐在院子里头默默抽烟的顾爸爸。

    撇了下嘴,“之前还说我,这会儿自己还不是也想了?真是的,以为我不知道你啊,只有心里头有事儿才抽烟呢,看看你这一会功夫抽几只了啊,行了,别抽了啊,要是真想的话我过段时间和你去帝都看孩子去。”

    “嗯。”

    顾爸爸嗯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

    顾妈妈知道他心情不好,便没话找话,“你是不知道马家那个孙子啊,哎,就小小年纪那性子,怕是要被养废了,之前说的那些话也就罢了,刚才你不知道,他姐姐好心去安抚他,拽着他姐姐的手就打,还说什么家里头的东西都是他的,就连他爷爷奶奶也是他的……”

    “哎,这孩子啊,再没人收收他这性子,怕是要废了。”

    “那是该好好管教。”

    顾爸爸嘴里头没多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是暗自提醒自己:

    下次看到自家妹妹,可得好好提醒提醒她。

    这孩子万一教不好。

    不知道大人以后得多操多少的心,多费多少的力气呢。

    他们老两口在这里头一会替马婶儿担心,一会想着远在路上的陈墨言等一行人。

    却是不知道马婶儿带着孩子回到家里头,刚好遇上自己的儿媳妇从娘家回来。

    方巧玉一看自家儿子哭成这样先就忍不住了,“妈,秋秋他还是个孩子呢,你怎么也不哄哄他?”她一边把朝着她扑过来的儿子抱在怀里,一边抬手给他擦泪一边有些责备的看向马婶儿,“妈你也真是的,孩子有什么错儿不是说了你回来和我说,我肯定会好好教他的,可是你看看,你这才带出去多大会儿呀,哭的眼都红了。”

    “啊,疼,妈妈疼……”

    在自己妈妈怀里头,马方秋瞬间变回了娇气的不得了的那一个。

    抱着自家妈妈的脖子,让他看自己的手臂,“疼,这里……妈妈吹吹。”

    “哎哟,这都青了啊,妈你怎么回事儿啊,让你看会孩子怎么这又哭又伤的,你要是不想看孙子那就直说啊,别用这样的法子欺负孩子,妈你也不怕你孙子把这事儿记下来,以后等你老了他不管你。”

    方巧玉向来是敢说话的。

    这会儿被自家儿子一哭一闹的,气儿就上来了。

    哪还管眼前这个是自己的婆婆啊。

    更何况,就是平时她对马婶儿这个婆婆也没有多少的尊敬。

    不过是面子事儿罢了。

    这会儿更是不在意了,“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欺负我儿子是吧?”

    “你这是什么话,他也是我孙子,我这当妈妈的怎么可能会欺负他?”

    她是把心都掏给了这个孩子,这一家子啊。

    儿子以前还好。

    现在……被眼前这个女人时不时的吹着枕头风,对她们老两口都没那么多的关心了。

    这也罢了。

    她们不用儿子管他们。

    早上才被自家孙子的话气了一肚子的气,这会儿一听方巧玉的话。

    马婶儿几乎是气炸了肺。

    心口疼!

    她用力的揉了几下胸口,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后一屁股坐到了板凳上。

    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几口缓了下情绪。

    这才好受点。

    抬起头,看向一脸怒气的方巧玉,马婶儿叹口气,“巧玉啊,你嫁到这个家这么多年,我和你爸待你如何你心里头没数吗,我和你爸连你这个儿媳妇都当成亲闺女般的对待,我会欺负和苛待自己的孙子吗?”

    “你这是心里头分明没把我这个老婆子当成一家人啊。”

    “也是,这儿媳妇和婆婆啊,怎么可能是一家人呢。”

    马婶儿极是自嘲的摇头轻笑。

    要是马婶儿直接劈头盖脸给她一顿骂。

    估计方巧玉会觉得生气愤怒,心里头不忿甚至直接就回骂了过去。

    可是现在,瞧着马婶儿脸上那轻飘飘的笑。

    不知道为什么,方巧玉莫名的觉得心里头有几分不安感。

    “妈,我我不是……”她想给自己解释,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解释啥。

    她什么都没说啊。

    下一刻,方巧玉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虽然是婆婆,是长辈。

    可是让她看会孩子,孩子受伤了,哭的一脸鼻涕一把泪的。

    难道自己都不能问几句吗?

    这么一想,方巧玉立马变的理直气壮了起来,“妈,秋秋哭是真的吧,这伤是真的吧,我可是他妈妈,难道我问您几句就不行了吗,您还说什么我不把您当家人,什么苛刻孩子的,这些话我可没说,都是妈您自己说的呢。”

    真是的,她就是随口问几句话好不。

    难道她是婆婆,就能准自己这个当儿媳妇的开口说话了啊。

    “妈,我问问秋秋是怎么搞成这样的不行吗?”

    “行,很行。”

    “而且啊,你的确是应该问问他是怎么搞成的这样儿。”

    马婶儿的语气里头充满了讥讽,以及冷笑。

    听的方巧玉心头的火噌的一下又窜了起来,“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这阴阳怪气的酸谁呢。

    她女儿走了,心里头不痛快也别对着自己这个儿媳妇发好不好?

    要是真的舍不得,那你就跟着女儿去嘛。

    吃香的喝辣的。

    可不是比这个破旮旯村角落的强多了?

    撇了下嘴,她抱着马方秋在不远处的板凳上坐下来,“行了,别哭了,你可是咱们家的小男子汉,有什么好哭的啊,不哭了啊,来,和妈妈说说,到底为什么哭啊?”

    “我,我,呜呜,奶奶是坏人,奶奶凶我,再也不喜欢奶奶了。”

    “好好好,咱们再也不喜欢奶奶了,宝贝不哭啊。”

    方巧玉一脸的心疼,轻轻拍着自家儿子的后背,温声软着他。

    直到方晓秋的哭声收住。

    她才皱着个眉头看向不远处的自家女儿,“圆圆,你来说说,你弟弟做了什么坏事惹得你奶奶气成这样儿?”

    要知道这老太太是真的挺喜欢自家这个儿子的。

    平时也是捧在手心怕晒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

    这会儿冷静下来的方巧玉也忍不住自己在心里头嘀咕,这臭小子做了什么,惹得老太太发这么大火儿?

    她看向自己怀里头的儿子,声音温柔,“秋秋啊,和妈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

    哇的一声,马方秋嗷嗷的哭了起来。

    倒是旁边的马圆圆,看着自己的妈妈结结巴巴的把事情述说了一遍。

    虽然偶尔也有漏掉的话。

    但是却也足以让方巧玉把整件事情了解了个清清楚楚。

    这样,她哪里还不知道自家儿子哪个地方惹到婆婆了啊,心里头恨不得把怀里头的这个臭小子给胖揍一顿。

    那样的话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吗?

    再说,她也不过是和自己的男人随口说说。

    心里头希望是一回事儿。

    可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啊。

    和自己的男人说说,也就是发个牢骚什么的嘛。

    谁知道这臭小子就这样说了出来?

    抬头看到自家婆婆脸上的怒气,方巧玉脸上也觉得讪讪的,“那啥,妈,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是我和秋秋他爸说话时开玩笑,当时也不是这个意思,真的,妈你可别因为这个而生气啊,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

    “妈你放心吧,回头我就抽这臭小子,让他再敢胡说八道。”

    方巧玉满脸的陪笑,“妈,要不这样,您打这臭小子一顿,出出气?”

    ------题外话------

    下一更晚上。我闪喽…。跑清远,去送我妈回老家。好想哭,就没一天清静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