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最终,一大家人的聚餐,硬生生的多了个陈大公子。

    用陈大公子的话就是,他可是大宝的干爹!

    难道和自己的干儿子吃顿饭不行?

    行。

    当然行。

    可是尼特么的能不能换个地方,换个时间啥的?

    非得等着老子在家,全大家子一块吃饭的时侯,特意赶过来刷你的存在感?

    顾薄轩气的想爆粗!

    不过,好歹的看在媳妇是自家的,娃也是自己的。

    家人亲人都是他的!

    嗯,某个人再死皮赖脸的晒存在感又能如何?

    他家大宝叫他爸,叫那混蛋是干爹!

    还有自家岳父和老爷子,瞧瞧,和自己说话都是一脸带笑的。

    转头和那家伙说话,不对,田老爷子根本就没有怎么搭理过他!

    田子航倒是不远不近的和陈大公子说了几句话。

    整整一顿饭也就那么几句罢了。

    倒是自己的那几个臭小子,竟然直接被陈大公子带过来的变形金刚给收买!

    这会儿正围着他一个劲儿的绕着转呢。

    这把顾薄轩给看的,眼都有点红。

    真想把那几个臭小子拽过来好好的抽一顿!

    当然,最后他也只能把自家小女儿拘在身边,用尽全身解数的哄着她玩。

    几个小混蛋也就罢了。

    自家娇娇软软香喷喷的女儿绝对不能接近那个大混蛋!

    陈墨言在一侧看着,哪里不晓得身边这个男人心里头的那个别扭劲儿?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过,要说起来今天还真的是巧了。

    就是不知道陈大公子怎么这么及时的出现……

    她摇摇头,只当是个巧合。

    饭罢已经是晚上八点。

    顾薄轩一听田老爷子说要回家,立马似笑非笑的看向坐在对面一侧的陈大公子,“大少,真是不好意思耽搁你这么长时间,我家这几个儿子皮,淘的很,今晚就麻烦您了。还有,现在这饭也吃好了,您看这天色也不早,孩子们得早点回家早休息,你看我是先送您回家我们再回家,还是我这会出去帮你叫辆车?”

    陈墨言听着这一番话忍不住无语抚额。

    要不要这么,这么的醋劲儿?

    他们过来的时侯可是两辆车子呢,送一下人又怎么样啊。

    不过,自家男人都发了话,陈墨言肯定不会这个时侯开口去拆台的。

    陈大公子身子懒懒的靠在椅背上。

    桃花眼就那么轻轻一转。

    风情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在他眼底流转出来。

    看的顾薄轩真想走过去直接给他一拳头——

    堂堂一个男人啊。

    你说你长的那么妖孽也就罢了。

    脸比女人还好看!

    可是你NND竟然还有那么一双的桃花眼!

    真是看的让人想把他那张脸和眼给毁了啊。

    深吸了口气,他正想说什么,陈大公子帯着轻笑声响了起来,“那就,麻烦顾首长陪我出去叫辆车?”

    “毕竟嘛,你也看到了,我这张脸长的还挺好的,万一我自己叫车,那司机是坏人怎么办?”

    顾薄轩,“……”这人脸皮太厚,他没话可说!

    最后,他只能站起来,“陈大少,请。”

    “顾首长请。”

    两人站起身,顾薄轩的身量要比陈大公子的稍高那么些许。

    但是,却都是同样的出色。

    各有千秋。

    梅雪之别。

    看着他们两个人走出去的背影,田素坏心眼的凑到陈墨言跟前,“言言,你说,他们两个就这样走出去了,不会在外头打起来吧?”顿了下,她笑嘻嘻的又开了口,“不过这事儿上你也不用着急,反正当真打起来的话咱们顾薄轩肯定不会吃亏的。”就那个陈大公子一身懒懒散散,走在路上恨不得风吹就刮跑的样子。

    能打的过他们家顾薄轩?

    旁边田子航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突然开口道,“未必。”

    “爸?”

    “哥?”

    两个人都觉得诧异,她爸(哥)竟然觉得陈大公子能和顾薄轩身手有的一比?

    被两个人的眼神望过来。

    田子航慢条斯理的看她们一眼,然后低头抿了口茶。

    放下手里头的茶杯。

    这才抬起头,慢悠悠的看着两女轻轻开口道,“人不可貌相。”

    然后不管两女再怎么问。

    他却是怎么也不肯开口再说一句话了。

    直到,顾薄轩十五分钟后神色平静的走回来。

    他朝着大家一笑,“等了会车,那家伙回了,爷爷,爸,媳妇,咱们也回家吧?”

    “嗯,走吧。”

    田老爷子率先站起身向外头走。

    田子航和小花几个跟着四个孩子走,陈墨言则和顾薄轩落到了后头。

    她扬眉看了他一眼。

    虽然心里头有些狐疑他在外头的时间长,不过也没问什么。

    倒是顾薄轩朝着她轻轻一笑,伸手握紧了她的手,侧眸,他的语气平静,“没什么,在外面说了几句话。”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其实,那家伙还挺有能耐的。”

    这话陈墨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旁边的田素忍不住哟了一声,“哎哟,你这是和情敌化敌为友了吗?”

    “姑姑。”

    陈墨言把她推到不远处的奎子身上,“看好你媳妇啊。”

    奎子笑着把田素给带着往前走,“行了,你别添乱了啊,咱们赶紧回家了。”

    真是的,都两个孩子的妈了。

    还和个孩子似的。

    两辆车子开回家。

    各回各家。

    陈墨言两口子把孩子收拾好,讲故事的事情轮到了顾薄轩的身上。

    陈墨言则是难得轻松一晚。

    等到顾薄轩把孩子哄睡,进书房的时侯陈墨言正在打电话。

    她只是看了眼顾薄轩就继续和把心思放到了电话这边。

    直到等了十几分钟,陈墨言才把电话放下。

    “林同找你?”

    “嗯,工厂那边要新进一批设备,估计他得出去几天,和我说一声。”

    这是去年就订下来的计划。

    上半年搁置到现在。

    “那你要一块去吗?”顾薄轩坐在椅子上随书拿了本杂志在翻,状似随意的问着。

    陈墨言抿了下唇,眉眼带笑,“那你希望我去还是不去?”

    虽然吧,知道她和林同肯定是没什么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和关系。

    就是有也挺多是学长和学妹。

    而且两家关系挺好。

    可是可是!

    这可是自己的亲媳妇啊。

    和个男的往外头一跑好几天?

    明知道两个人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

    他也绝对相信自家媳妇,也信任林同的人品。

    可是,心里头怎么还是有那么些许的不得劲儿呢?

    陈墨言看着他那个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也不出声。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最后,顾薄轩还是开了口,“你要是想去就去,什么时侯去,是明天吗?那我后天回去……”

    “行了,我不去,他自己带队去。”

    林同现在可是绝对能独挡一面的人啊。

    这些事情不用她出面,一样能搞定。

    说起来,她甚至心里头都是满满的庆幸,幸好自己当初把林同给挖了过来。

    不然换个人的话。

    她不知道得多费多少心思呢。

    现在这样多好?

    顾薄轩听到她这话,心里头的那股郁郁之气突然嗖的一下消散似的。

    云破天晴!

    眼底都全是笑意。

    看的陈墨言直翻白眼,“顾首长,你刚才,是在吃醋吗?”

    “……嗯,在吃醋。所以媳妇呀,以后,你可不能和别的男人离的太近啊,不然,我会吃醋的。”

    “那你吃醋是什么滋味儿?我刚才都没看到,要不,明天再试试?”

    “我会把那些想和你接近的任何男人都给统统打跑的。”

    “……”你可真是当兵的了啊。

    陈墨言心里头腹诽了两句就转开了话题:

    这些话啊,偶尔说说当情趣。

    要是说的多了说的久了,一个不好可是会影响夫妻感情滴。

    相相而坐。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

    这一刻,书房里头的气氛极是温馨,情意浓浓。

    一夜春意浓。

    第二天早上,陈墨言睁开眼就发现外头天光大亮。

    翻了个身。

    腰酸背痛。

    想到昨晚一夜的疯狂,不禁老脸通红:

    这个王八蛋!

    自己揉着腰下地,换好衣服洗脸唰牙,把自己收拾好走出去。

    就看到顾薄轩正在和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头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他当老鹰。

    大宝则是最前头护着弟弟妹妹的那只母鸡。

    父子五个玩的笑声不断。

    不远处,田老爷子正坐在葡萄架下的椅子上笑咪咪的看着她们。

    被时光这把刻刀留满痕迹的脸上尽是慈祥笑意。

    陈墨言以前老是听说什么隔代亲隔代亲,当时她听着觉得没所谓。

    可是后来,直到现在。

    看着田老爷子对家里头的几个孩子无原则底线的宠溺,纵由。

    这让陈墨言觉得这老话啊,果然是有道理!

    “言言起来了?”

    “早饭我给你温着呢,我去拿啊。”

    “谢谢齐阿姨。”

    陈墨言没有自己去厨房,笑嘻嘻的朝着田老爷子走过去,“爷爷,早。”

    “早什么早,都九点多了还早?”

    田老爷子抬头扫了她一眼,“赶紧去吃东西,别仗着年轻就不爱惜自己,等你老了就会知道疼了。”

    “爷爷说的是,我一定好好爱惜自己。”

    陈墨言索性就坐在田老爷子跟前吃东西,不远处大宝几个看到她出来,一个个的欢呼两声朝着她跑过来,“妈妈,妈妈……”呼啦一声都散开,把个顾薄轩直接丢到了原地,苦笑。

    “妈妈,抱抱……”

    “妈妈抱。”

    唯独大宝站在不远处,看着几个弟妹颇有老大哥风度的开了口,“你们几个真是不懂事,没看到妈妈在吃饭吗,妈妈赖床了,要吃饭,吃饱饱的才能有力气抱咱们啊。”

    “那,妈妈你好好吃。”

    “妈妈你吃的什么呀,好香,三宝也想吃……”

    陈墨言,“……”她算是服了自己家这个小吃货的儿子!

    这一天大家在家里头闹腾了一天。

    第二天出去逛了一天。

    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孩子一拉溜的好几个。

    特别是四胞胎的存在。

    走到哪都绝对是一道最为独特的风景!

    引无数人的回头,注目!

    快乐的日子溜的很快,三天时间仿佛是转眼就过。

    这天中午吃过饭,陈墨言把几个孩子哄睡了,回头看到站在院子里头的顾薄轩。

    站在门口顿了下脚,她忍不住咬了下唇。

    不过,也就是那么瞬间。

    下一刻她就扬起了一抹笑,一步步朝着顾薄轩走过去。

    伸手,握住陈墨言的手。

    紧紧的。

    “言言,等我回来。”

    顿了下,他加上一句,“很快。”

    “嗯,我等你。”

    这么多年都等了过来,现在……

    他应该也是真的应该很快调回来吧。

    直到顾薄轩的车子远走。

    陈墨言收回各种的思绪,一脸带笑的走回来。

    进书房。

    做事!

    不管怎样,日子总是要过的。

    钱,总是要赚的!

    三天后。

    林同带队去了国外,处理最新一批设备的事情。

    陈墨言则是比以前稍稍忙了那么一些。

    当然,林同下头还有人,各司其职,也就是有一些处理不了或是不能决断的事情才送到陈墨言的跟前。

    早上送几个孩子上学。

    白天上班,处理事情,和身边的朋友偶尔聚一下,聊天。

    陈墨言觉得这样的日子瞬间充实起来。

    直到,这天中午。

    陈墨言的办公室闯进来了一个人。

    小助理拦都拦不下。

    一脸的歉意,“陈小姐,这人他拦不住……”

    “没事,你先下去吧。”

    陈墨言摆摆手让助理退下去,然后自己则抬头看向了站在她面前一脸焦急的吴良鑫。

    “有什么事情吗?”

    陈墨言的神色淡淡,语气轻飘飘的。

    看的吴良鑫心里头却是一痛。

    她,是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我只是想过来问问你,看到吴静没有,她,她离家出走了。”

    吴静?

    陈墨言顿了下反应过来,是吴良鑫和周婉仪的女儿。

    周婉仪临走前和自己看似谈了场交易。

    可实际上她和自己说的那些事儿,真的没什么意义。

    不过,她也没想到周婉仪竟然就那么的走了……

    大家讲究的是死者为大。

    虽然当初她没有当着周婉仪的面儿作出保证什么的。

    可是,陈墨言也存了对她和吴良鑫女儿随时拉扯一把的心思。

    当然了,也仅限于生死大事儿。

    平时她可没那个闲心去理会那些有的没的。

    这些年来她知道吴良鑫也挺照顾那个女儿,陈墨言也就没有过多关注。

    直到这一刻。

    看着吴良鑫眉眼里头的焦急,陈墨言放下手里头的笔皱了下眉头。

    “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会离家出走?

    “我我……”

    “我为什么,直接说,要不你就赶紧离开。”

    陈墨言看着一脸来难的吴良鑫,她才懒得和他玩什么猜谜语卖关子呢。

    直接开口赶人。

    吴良鑫叹了口气,看着陈墨言发怒的样子,心里头却是越发觉得可爱!

    这可真真是……

    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也只能是认栽了吧。

    暗自叹了口气,心里头有一股无力感。

    “她看到我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所以……”

    在一起?

    “滚床单的那一种?”

    吴良鑫,“……”

    他这里还在迟疑着呢,陈墨言想也没想的开了口,“行了行了,我不说了,那是你自己的私事,不过,这是什么时侯发生的事情,她离家出走你到是去外头找啊,实在找不到去报警,现在警察还是挺给力的,你找我有什么用?”

    她又不是警察。

    又不是那丫头的妈。

    陈墨言的话听的吴良鑫只有苦笑的份。

    就知道这女人嘴里头出来的没好话!

    不过……

    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是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到处找过了,而且她的老师什么的也帮着在找,我这不是想到你这里来了吗,毕竟她妈最后……”说到周婉仪这个前妻,估计吴良鑫也是觉得心里头别扭,顿了下之后便直接转开了话题,“要是她来你这或是和你联系的话,麻烦你一定和我说。”

    “看情况吧。”

    她看着吴良鑫扬扬眉,“我觉得你还是别把希望放在我身上,那丫头不会来找我的。”

    这几年来两人根本就没有联系过。

    她怎么可能会来找自己?

    所以,她再一次的告诉吴良鑫,“我真的觉得你这趟是白来了。”

    “行,我会的。”

    吴良鑫深深的看了眼陈墨言,转身走人。

    倒是陈墨言看着他离去。

    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男人真是……

    估计是小丫头撞到她爸和别的女人滚床单,一时接受不了?

    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摇摇头,想了下,打了个电话出去,帮我查下这个女孩子,看看有没什么消息。

    挂了电话坐在办公室,陈墨言怎么都想不起吴良鑫他女儿长什么样子,多大了。

    想了下也就做起了别的事情。

    直到,另一侧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哪位?”

    “你认识吴静吗?”

    电话里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沙哑。刺耳。

    陈墨言握着电话的手紧了下,扬扬眉,“你是哪位?”

    “你认识吴静是吧,她现在在我们手里头,拿一百万给我们,现在是中午一点,明天下午三点前要是收不到钱的话我们就撕票……”对方的声音说到这里凶狠了起来,也不管陈墨言说什么,直接道,“地点等我们通知,还有,不许报警,不然你就准备给她收尸吧。”

    啪。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