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被吓了一跳。

    不过回过神,她本能的想要给吴良鑫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情。

    自己刚才还言之确凿的和人家说,肯定不会有结果的,别抱一点的希望。

    这下好了,电话就打了过来。

    早知道让那个姓吴的晚回去一会儿……

    只是手碰到电话按键,她才一下子想了起来,自己不记得吴良鑫的电话。

    想了下,她只能打给助理,“马上帮我查吴良鑫的电话,最快送过来。”

    挂了助理的电话。

    陈墨言想了想,还是忍下了把电话打给奎子或是警察的心思。

    这是吴家的事情。

    虽然那些人给自己打了电话,但是,她可不能真的就作主了。

    拿点钱什么的当真把人放回来还能接受。

    可万一对方却是真的做出点什么疯狂的事情,孩子出事。

    她找谁说理儿去?

    好在,助理几乎不到两分钟时间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陈墨言看了眼数字,直接拨号。

    电话里头很快响起吴良鑫有些疲惫的声音,“是,陈墨言?”

    “嗯,是我。你赶紧回来一趟,我有事和你说。”

    吴良鑫可不会单纯的以为她是想看到自己。

    只能说明自己女儿有消息了。

    他都顾不得红灯,直接就转了个方向,一路飚车往回开。

    “陈墨言,静静她……”

    “你先别急,坐下来,我和你说。”

    陈墨言看了眼吴良鑫额头上的薄汗,心里头瞧着他总算是顺眼那么一分半分的。

    这个人,多少还是在意这个女儿的。

    不过陈墨言转而就想笑,她关注这个做什么?

    把刚才对方的来电一字不差的告诉他,吴良鑫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起来。

    “怎么可能,静静她还是个孩子……”

    “她只是个女孩子啊,怎么可能会有人针对她?”

    陈墨言看着他六神无主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你最近生意上有没有什么对手之类的,还有,你得罪的人啊,会不会有人把气出到孩子身上了?还有,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报警吗?”

    “不能报。”

    吴良鑫想也不想的拒绝,“万一那些人撕票呢,静静她还是个孩子……”

    她还那么小啊。

    才多大?

    想到自己的女儿有可能会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那丫头再也不能和自己赌气。

    想到她还那么小,却要经历这些事情,万一那些人再折磨她什么的……

    吴良鑫恨不得对方绑架的是自己!

    “吴良鑫,我理解你的心思,可是,你不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报警比较好?”

    陈墨言并不想多参合这件事情。

    可是吧,脑海里头想着那个雨夜爬在自己身上哭的小女孩儿。

    想着她朝着自己甜甜的笑,眼神却是怯怯的。

    却又偏硬装出小脸上的平静……

    陈墨言就忍不住有些许的心软和心疼。

    都是孩子啊。

    她揉揉眉心,“对方说明天三点前打电话过来,可是你这一天就干等着?还有,为什么对方给我电话,却不给你?”

    “这个,大概我能说的出原因……”

    吴良鑫苦笑了下,眼神有些不敢直视陈墨言,“那孩子估计还在气头上,不肯给我消息呢。”

    “那她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那啥,是是我给她的……”

    陈墨言还能说啥?

    “这事儿,你真的打算一个人解决?”

    “嗯,我一个能行。”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眼神一点点的坚定起来,“她还是个孩子,这么些年来当我的女儿挺不容易的,她妈又……现在,她也就只有我这么个不靠谱的爸爸,平时也就罢了,现在,我不能让她出事。”

    “哪怕是用我的命去换她的,我也要去做。”

    陈墨言的嘴唇蠕动了两下。

    看着吴良鑫,她很想问上一句,你就这么喜欢孩子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一世,自己和他两个之间如果有孩子,结果会不会不同?

    不过,话到了嘴边陈墨言直接咽了下去。

    没这个必要!

    本来就是不同的生活,不一样的人。

    她问了,得到了结果,有什么用?

    不是一个人啊。

    想来想去,她只是看着吴良鑫道,“那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还有,要是手里头缺钱的话就说一声。”

    她肯定不会全部拿出去的。

    但要是帮个十万二十万的,还是可以的。

    就当是,为了孩子!

    “好,我替静静谢谢你,如果有需要,我会和你说的。”

    “嗯。”

    陈墨言也没有多说,目送着吴良鑫离去。

    却是再也没有了什么做事的心思。

    也不知道那丫头会不会平安归来?

    想了想,她最终还是把自己之前接到的那个电话号码交给了奎子,

    “姑父啊,你帮我好好查查这个电话啊。”

    “对,越详细越好。”

    奎子还在电话那头取笑陈墨言呢,“怎么着,言言,这难道是顾薄轩在外头做什么坏事了?这事儿你交给姑父,保准给你办的好好的!”

    陈墨言有些哭笑不得。

    “姑父你想什么呢,你就不能盼着我们点好是吧?”

    “回头我和我姑姑说去。”

    “可别,你姑肯定又要骂我。”

    奎子这会儿也是刚好有空,心情又好,不然哪里有空和陈墨言多叨叨?

    取笑了几句陈墨言,他直接道,“怎么回事儿?”

    陈墨言想了想,把之前吴静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最后又道,“当事人不想报警,我这也是瞧着那孩子可怜,和我又见过两面,她妈又早早走了,姑父你就帮我查查呗?”

    “行,我可以让人查一下。”

    “不过言言,这种情况下,他们家属应该报警的。”

    没有人报警,他们备不了案。

    自然就什么都做不了。

    “我建议你还是试着和对方联系下,劝他报警。”

    奎子语重心长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出来,“你要让他相信警察,相信人民政府,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而且,坏人是不能纵容的,更不会讲道理讲信义。”

    “……我试试啊。”

    陈墨言觉得她姑父说的这些话吧,虽然多数是官方的。

    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两分的道理!

    只是,能劝的动吴良鑫吗?

    她正想着打电话,结果家里头来电话,田老爷子摔了一脚,现在送医院了。

    可把陈墨言给唬了一跳。

    她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车子直接开进了医院。

    齐阿姨正在医院一楼大厅等着她。

    看到她出现,齐阿姨忍不住红了眼圈,“言言,都怪我不好,没照顾好老爷子……”

    “不能怪你。”

    陈墨言一边安慰几句,一边朝着楼上跑过去。

    田素正在病房门口,看到陈墨言过来抿了下唇,“言言……”

    “爷爷怎么样?”

    “还在手术,医生说是骨折……”

    “没事的,别担心,爷爷一定会没事的。”

    田子航也在五分钟后赶了过来,“爸怎么样?”

    “还在手术,应该是左手臂骨折……”

    田子航抿了下唇,眉头皱的紧紧的,“怎么会摔了?”老爷子平时身子骨很健朗的啊。

    甚至连感冒都很少。

    昨天还好好的,怎么这一下子说摔就摔了?

    “老爷子手里头端了杯茶,想要走出来,应该是迈门坎的时侯脚没抬好,他只顾着手里头的茶了,没想到脚底下没踩稳,人直接就摔了下去……”

    “还好没有别的伤,爸你别着急,咱们等等。”

    “爷爷肯定会没事的。”

    “嗯。”

    齐阿姨虽然也知道田子航并不是责备她。

    而且她也清楚陈墨言等人都没有人会责备她的。

    可是她心里头还是很难受啊。

    搓着手,一个劲儿的盯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

    怎么还不出来?

    这怎么还不出来啊。

    陈墨言倒是反过来安慰她,“放心吧,爷爷肯定不会有事的。”

    “嗯,爸不过就是摔了一下,一定会没事的。”

    大半个小时过后。

    护士总算是打开了手术室的门。

    看着门外忽啦围过来的几个人,护士也是见怪不怪,只是摘下口罩笑着开口道,“放心吧,老爷子的手术很成功,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伤,不过老人家的骨头脆,没什么韧性了,这伤了一回以后怕是更得好好的保养。”

    “您放心吧,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老人家的。”

    “一会病人会送到普通病房,你们好好照顾吧。”

    “多谢您。”

    医生也陆续走了出来,和陈墨言等人说了些需要注意的话便离去。

    普通病房内。

    陈墨言看着躺在床上因为麻药还没有清醒的田老爷子,心头有些沉。

    爷爷是真的老了啊。

    还能有多少个以后?

    叹了口气,她脸上露出一抹强颜欢笑,“姑姑你还是先回去吧,对了,你把孩子放哪了?”

    “哦,我交给邻居看一会。”

    那会她听到田老爷子摔了,魂儿都要飞了。

    偏偏儿子还在睡……

    “那你赶紧回吧,我和爸在这里呢。”

    “没事,我等爸醒了。”

    田素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自家老头子,心里头也是酸的不行不行的。

    她爸,什么时侯苍老成这样了?

    “我等爸醒了再说。”

    陈墨言扭头看向田老爷子,默默的坐在一侧等着。

    时间一点点的走过去。

    眼看着就要下午四点。

    齐阿姨默默的提了热水进来,她给几人倒了杯水,然后又看了眼时间,忍不住看向了陈墨言,“言言,大宝他们几个要放学了,你看我去接可以吗?”

    “言言你去接孩子,然后直接回家,这里有我呢。”

    田子航直接让陈墨言去接孩子,又扭头看向田素,“爸的麻药估计还得有一会,你也和言言一块回家吧。”

    “可是哥,我想看着爸醒了……”

    当初她心里头可讨厌可讨厌这个爸了。

    总是觉得他特别的暴君。

    脾气暴躁的很,动不动就骂她,还想着动手打她。

    而且,她明明有哥哥啊。

    偏偏自家老爷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事,让这个家四分五散……

    她妈老是哭。

    她有哥哥,都不能在外头人面前显摆!

    甚至她在学校里头被人欺负了,也只能咬着牙自己拼着一身狠劲儿打回去!

    不然的话,她那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还有她这性子……

    当初田老太太在世活着的时侯老是念叨她,说她性子特暴,皮。

    动不动就想着动拳头。

    那是因为她没人保护她啊。

    她只能靠自己!

    以前很多的时侯,田素都觉得这一切都是田老爷子造成的。

    她虽然不至于怨恨。

    但却在心里头责怪……

    直到田老太太去世,看着孤单影只的田老爷子。

    田素心里头却是庆幸了起来,幸好,有这几个孩子和老爷子热闹着。

    庆幸,幸好,老天爷给她留下了一个人。

    所以这几年,她是真的恨不得把田老爷子给供起来。

    以前,她不孝。

    现在,她好好的补偿,连带着她妈妈的那一份儿!

    可是这一会站在病房内。

    田素却是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沉重起来。

    她甚至在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者,她爸和她们相处的时间没多少了吧?

    田子航催她回去。

    她抿了下唇,“那,那我回去看看再回来。”

    这天儿眼看着就要黑下来。

    自己的孩子肯定是要挂心的,可是这边她又放不下来……

    出了医院大门,陈墨言看向田素,“姑姑你是怎么来的,还是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开车过来的。”

    田素找到自己的车子,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半响才开车离去。

    和她一块走的是齐阿姨。

    她是回家去煮饭的,晚会儿再把晚饭送过来。

    陈墨言接了几个孩子回家。

    齐阿姨已经在厨房里头张罗着,田素抱着孩子坐在葡萄架下的椅子上发呆。

    一脸的心不在焉。

    连孩子拽着她的头发啃都没有发现。

    还是陈墨言走过去把孩子从田素怀里头抱出来,“姑姑,你也不看看孩子嘴里头吃的什么。”

    “啊,他吃了什么,儿子乖,吐出来……”

    “行了,我给他弄出来了,真是的,头发都塞嘴里头去了。”

    陈墨言抱着孩子坐在另一侧,让四个孩子自己去玩,她则和田素说话。

    “医生不是说了吗,爷爷的病肯定会没事的,你别多想了……”

    “我就是觉得这人啊,可真是脆弱……”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人啊。

    怎么这一下子就倒在床上动也不动了呢。

    她看着陈墨言,眼圈一点点的泛红,“言言,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她怕死了田老爷子和她妈一样就这样的离去。

    她都没有了妈妈啊。

    难道老天爷还要把这个老人也带走吗?

    “姑姑,生老病死是自然常有的事儿,这一点,你比我都清楚的。”

    陈墨言忍着心头的痛,温声劝着田素,不过下一刻她又故意的板起了脸,“姑姑你这是胡思乱想什么呢,医生都说了爷爷肯定会没事的,你这样是不是故意咒爷爷啊?我可告诉你啊,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肯定头一个不依的。”

    “言言,我真的很想爸爸能长命百岁。真的”

    可惜,这只能是她的一个梦想,奢侈。

    “别想了,爷爷肯定不会有事的。”

    “而且他也一定会建康的。”

    两个人在这里头说着话,那边齐阿姨把饭煮好,装起来。

    陈墨言送她去医院,“姑姑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你去吧,路上小心。”

    四个孩子估计是习惯了陈墨言的出入,也没当回事儿。

    几个人玩的头也不抬,“妈妈快点走吧。”

    妈妈……快点走……

    陈墨言的车子开到医院,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

    她和齐阿姨走进病房的时侯,医生正在做最后的检查。知道老爷子是真的没事,只要好生保养就行,陈墨言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回去,她怎么会不担心?刚才不过是强撑着镇定给田素安慰罢了,她要是再乱了马脚,估计田素得要哭了吧。

    她这个姑姑啊,看着霸道娇纵的很。

    实际上其实心里头真的是很脆弱,很脆弱。

    在病房里头略坐了一会,看着他们吃饭,说到几个孩子在学校里头的事情时,陈墨言猛的想起一件事情,脸色微变:

    她把吴静的事给忘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