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的脸色微变。

    田老爷子这会儿正闭着眼小憩没看到。

    田子航却是一眼看了过来,“怎么了?”

    “爸,我有点事儿打个电话,你等我一下啊。”

    她不想让她爸和田老爷子等人跟着操心这些事儿,起身在病房外头打电话。

    可惜,吴良鑫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这让陈墨言有点急。

    可是,她除了打电话问问奎子,也没有别的办法!

    再次回到病房,陈墨言总是有那么几分坐不住。

    “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你爷爷这里有我就行。”

    “爸,我的确是有点事儿出去一趟,你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啊。”

    事关一个孩子的性命。

    陈墨言终究是坐不下去,她起身的时侯田老爷子听到动静睁开了眼,“有啥事就去忙,不用顾着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个几年呢。”田老爷子的声音虽然虚弱,可却满满的都是笑意,看着眼前自己的孙女儿,那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骄傲啊:

    这是他家的丫头!

    “齐阿姨,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言言你有事去忙,我自己去坐公交车就好……”

    虽然是这样说,但陈墨言还是把齐阿姨送到了家门口的小巷子,“齐阿姨,你回去和我姑姑说一声,我去找姑父有点事儿啊,晚点就回。”

    “行,家里头你放心,我会看着的。”

    知道齐阿姨是真心疼爱几个孩子。

    陈墨言也没多说什么,径自开车朝着奎子所在的公安局驶去。

    听到陈墨言过来。

    奎子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看向她,“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是不是有新的发现?”

    “我还想问姑父你呢,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新发现,线索这些。

    不都是他们警察需要去做的事情嘛。

    嗯,她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

    奎子把她带到小会议室,帮着她倒了杯水后才摇摇头,“没什么线索,而且,我们和吴家人联系过,对方,很明显的是不配合,说这是绝对没有的事儿,还破口大骂说我们是在诅咒她们家孩子……”

    “是谁接的电话?”

    奎子皱着眉头,“是一个女人,听着应该不年轻……”他顿了下,走出去后没一会儿又回来,然后直接拿手机给陈墨言播放了段录音,里头,是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骂打电话的人是骗子,是想敲诈她们家的钱什么的,说话尖酸刻薄,很是难听。

    这个人,是吴妈妈。

    同时,也是她前世那个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婆婆!

    想想这样的话,还真的只有那个女人能骂的出来!

    她皱了下眉头,“你们和吴良鑫联系了吗?”

    “有,可是他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事情到了这会儿,几乎有些陷入僵局。

    陈墨言的眉头拧着。

    她想了想,看向奎子,“那,难道就这样算了?”

    “目前的情景看着,应该只能是这样。”

    他们警察也是人。

    警察局的运行自有一套规矩和规定。

    超出了,那就是违反!

    为了救个孩子,虽然他不介意自己得到处罚什么的。

    可是这中间牵扯着很多的事情……

    抬头,看到自家侄子脸上失望的样子,他抬手揉了下眉头,“目前吴家那边没人报案,而且还失口否认这么一桩事情,我也只能私下里查,但是具体结果如何……对了,我之前已经派人去联系那个吴良鑫了,希望能尽快找到他,并且能得到他的配合。”

    “嗯,那姑父你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

    最后,陈墨言只能自己开车离去。

    也不知道吴良鑫到底在哪?

    被她和奎子等人掂记的吴良鑫到底在哪?

    在吴家!

    他在路上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报警。

    虽然陈墨言说的那些话他也都听了进去,可是,他还是不想冒这个险。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进家准备进书房调动资金时。

    吴妈妈噌噌两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站到他的跟前,“我问你,你刚才去哪了,你去做什么了?”

    “什么去哪了,妈你有什么事情晚会说,我这会儿有急事……”

    “你的急事是什么,是不是那丫头被绑架了?”

    吴妈妈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的话听的吴良鑫一下子急了,“妈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儿,妈,是不是有人往家里头打电话了,他们说什么,他们有没有说静静怎么样,他们是要钱吧,要多少妈你和我说,我这去就凑钱。”

    “凑什么凑,咱们家哪有那么多的钱啊。”

    “没有。”

    吴妈妈撇了下嘴,看着吴良鑫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开口道,“我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的啊,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会利用?”

    “机会?”

    吴良鑫咪了下眼,“妈你到底想说什么?”

    “什么我想说什么,你真是笨死了。”

    吴妈妈看着他,呵的两声冷笑,“我还能说什么,你平时不是瞧不顺眼那死丫头吗,你看她那张脸,整个好像咱们吴家欠她多少钱似的,她那个妈自己去寻死,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儿子,我可告诉你,这事正好是个机会,咱们只要什么都不做,装成啥事也没有……”

    “到时侯啊,那些人想要做什么事儿可和咱们没关系啊。”

    “儿子你说是不是?”

    那死丫头平时看她的眼神好像是看仇人。

    更别说是喊她一声奶奶了。

    就这么个没良心的玩意儿,你即然把吴家当成仇家。

    一心想着气死自己给她那个妈出气。

    那你还是先去死吧。

    而且,这事儿可不是她干的啊。

    是她自己的命!

    嗯,肯定是老天爷瞧着她不孝,老是惹自己这个奶奶生气啊。

    什么玩意儿嘛。

    这不,老天爷也瞧不过眼,派人来收了她了?

    她撇着嘴,看向自己的儿子的眼神充满了语重心长,“到时侯就是警察来问你,咱们也可以直接说不知道,或者说以为是开玩笑什么的,多好的事儿?”那死丫头没了,还能省下好大一笔钱呢。

    “妈,她是我女儿!”

    “是您的亲孙女儿!”

    吴良鑫看着他妈的脸上充满了震惊,以及愤怒。

    他妈怎么能这么的狠心?

    “妈,难道静静不是咱们吴家的人?”

    “难道你想以后你出事的时侯,我也就这样直接放弃你?”

    “妈,你怎么能这样的狠心?”

    说这话的时侯,吴良鑫的脑海里头忍不住的闪过一些以往吴静和他说的话。

    她说,奶奶很讨厌她。

    她说,奶奶让她滚出吴家。

    她还说……

    当时他只是以为女儿讨厌这个家,讨厌他才生的气话。

    也有觉得吴静是故意想要和吴妈妈闹。

    可是现在瞧着,他妈真的就没说过那些话吗?

    未必吧?!

    心里头叹了口气,他看了眼吴妈妈,“我不管你是从哪里知道的静静出事的消息,现在,我只是想着妈你赶紧让开,我得去想办法救我女儿。”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潜意识里有一种本能的想法,那就是孩子一定得救!

    他不能再次失去自己的亲人……

    可是,为什么会再次失去?

    周婉仪的离世。

    他真的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啊……

    这样说起来或者会有人觉得他薄情,可是,他和周婉仪两个人的开始就是错的!

    “你不能去。”

    吴妈妈的脸色难看,“还有,我告诉你,这事儿我已经和你爸说过了,他刚才甚至都和公司各处打了招呼,你现在别说动用一百万,就是十万都不行。”话罢,她看着吴良鑫叹口气,“儿子,你爸那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现在这几年虽然说是对你放手,也同意你接手公司的事情,可是大头还是在他手里啊。”

    “儿子,你可不能自己不争气啊。”

    “妈,你和我爸可真是一家人!”

    吴良鑫气的全身直哆嗦。

    这可真是他亲妈,亲爸!

    深吸了口气,他转身就要走时。

    身后的楼上。

    响起吴爸爸颇是威严的声音,“你想去哪,你要去哪?”

    “爸,我……”

    “你要去借钱,要出去想办法,是吗?”

    吴爸爸的眼神里头全是不赞成,“现在的吴家不能再多事,这件事情你就当是不知道。”

    “对啊对啊,儿子,你就听你爸的话,啊?”

    对于吴妈妈来言,能让她过上好日子的吴爸爸永远都是第一位!

    当然了,儿子也是重要的。

    不过和钱比起来嘛,就稍稍的逊了那么一点点。

    “爸,妈,这事儿我不会再听你们的。”

    吴良鑫看了眼自家爸妈,索性不再转身出去,向着二房书房走了进去。

    身后,吴妈妈有些迟疑,“老吴,这事儿,这事儿可怎么办才好?”

    一百万啊。

    那得多少钱啊。

    她能买好多好多的新衣服,做美容打牌……

    身后,吴爸爸冷笑着看她一眼,“这可是你的好儿子,我能怎么办?”

    “什么是我好儿子,还不是你儿子?”

    “行了,别吵了,你上去,给他弄点东西喝,记得手脚麻利点……”

    “啊,这事儿……不行吧?”

    吴爸爸眼神朝着她凶狠的瞪了过去,“你想那些钱白白的便宜别人吗?”

    吴妈妈一狠心,咬着牙去厨房端了杯饮料……

    ------题外话------

    说一下,昨晚的最后两句话重复了,当时就已经在后台修改,不过估计得十点左右才能审核。所以大家看到这话晚点刷新下就好。闪了。这是第一更…第二更得五点到六点左右。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