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66章 奎子出手
    陈墨言气的想砸电话。

    这算个什么事儿?

    合着,这混蛋王八蛋赖上她了是吧?

    可是,有心想要抽身不管的陈墨言,每每想到那个雨夜,那个孩子,她都硬不下这个心肠来。

    拧着眉头坐在椅子上半响。

    她脑海里头过了几个念头,都被她给一一的否决掉。

    真的不管?

    她做不到。

    可是,管?

    怎么个管法啊。

    难道等着那些绑匪打电话回来,和她开口要赎金。

    她再乖乖的送过去。

    至于那孩子的安全,她则靠着那些绑匪心头最后的一点仁慈和道义?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不可为啊。

    最后,她只能再次打通了奎子的电话,“姑父,我报警……”

    当听到陈墨言讲述的事情原委时。

    奎子忍不住皱紧了眉头,“言言,这事儿不好办啊。”要是报案的人不是自家侄女,他肯定什么都不说,可是现在这是自家孩子啊,人都有私心,哪怕奎子这个被人民群众称为铁面局长的人也不例外。

    “言言,这事儿吃力不讨好啊。”

    “姑父我知道,我之前也是和你说过,我不想管这事儿的。可是,现在我是推不开啊。”

    “她家人……”

    “她爷爷奶奶估计都不赞成拿钱去救人,甚至,连报警都不肯。”

    估计是姓吴的老两口觉得这事儿不光彩什么的?

    或者,还有不想和警察打交道的心思?

    总之而言言而总之的,反正现在连吴静最后的一点依靠吴良鑫都被吴老太太给算计。

    不然的话,他应该不会那样满是隐忍的朝着自己求救……

    可是该死的,她还真的就是不忍心不管!

    “姑父,立案吧。”

    陈墨言没有别的办法。

    吴良鑫之前不打算报警,打算直接拿钱了事。

    可是她不会。

    哪怕她心疼那个吴静,可是,她心里头更重要的却是自己的几个孩子,家人!

    她不可能让自己因为一个别人的孩子而身处险境。

    报警的后果只有两个:

    要不是把人救出来。

    要么就是救不出人来,撕票。

    可是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

    陈墨言需要的是警方的力量。

    相信,她这样做就是在天下的周婉仪看到,也不会怪她失言了吧?

    “行,那我马上立案,还有,吴家那边,要不要派人走一趟?”

    虽然话是这样问的。

    但是奎子却是直接在心里头打定了主意,他倒是要看看那姓吴的一大家子在搞什么鬼!

    自家的孩子失踪了,不见了。

    被人绑架了。

    他们吴家人不去救,反倒是来为难自己家的女孩子?

    在奎子的眼里头,陈墨言可不仍然是当初那个才认识的俏皮可爱的小女孩儿么?

    哪怕,她现在四个孩子的妈!

    陈墨言本想说不用的。

    不过,话在舌尖上转了一下,她点了下头,“行,那就麻烦姑父了。”

    “行了,你好好的歇着,我这就去找人调查。”

    临挂电话前,奎子突然记起一件事儿,“对了,你姑姑是不是在你这边,她没事吧?”

    之前自家媳妇可是电话里头哭的稀哩哗啦的。

    可是他那会儿正在开会。

    不可能丢下全局的人直接就赶过去……

    到这会儿本来想着能晚点就回家。

    可自家侄女又来了这么一桩绑架案。

    看来,今晚怕是又不能回去了。

    也不知道明天晚上回家,他媳妇会不会罚他跪搓衣板?

    “姑姑没事,爷爷也没事,不过姑父你明天还是记得抽空直接去趟医院啊。”

    “我刚才去了一趟,老爷子睡着了。”

    听到他这么说,陈墨言便晓得自家这个姑父虽然看重事业。

    但家里头的这些事情和人也一个没忘。

    至于不能回家……

    估计也是知道家里头有她有齐阿姨这些人。

    她又和奎子说了几句,挂了电话走出去的时侯,几个孩子都已经吃饱,正在和齐阿姨还有小妞妞姐弟两个玩呢,田素还在吃,看到她回来挑了下眉,“顾薄轩打过来的吗?”不然的话,自家侄女怎么会一个电话聊那么久?

    “不是,是我姑父打过来的。”

    “他?他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家啊,你告诉他,让他以后就在警局自己过日子吧。”

    真是气死她了。

    刚才那家伙竟然敢挂她电话!

    哼,这会儿知道害怕,打电话过来让言言来帮着求情了?

    谁说情也不算!

    心里头打定主意,就是自家侄子的面子她这次也不卖的田素却是顿了下后没忍住,低头喝了两口汤后状似无意的开口道,“那混蛋都和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让你帮着他说好话?我可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再帮他说话,我就和你没完,你可得记得谁才是你姑姑啊,陈墨言你可别忘了,我是你亲姑……”

    “可是奎子也是我亲姑父啊。”

    “难道姑姑你还想给我找个晚的姑父不成?”

    田素被陈墨言这话说的差点没把嘴里头的东西给喷出来。

    一巴掌朝着陈墨言拍过去,“胡说什么呢,好好的咒你姑姑我改嫁?”

    “没有,绝对没有。”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猛摇头,“姑姑,改嫁这事儿你就别想了,奉劝你一句啊,你自己也别想。”

    “为什么?”

    她虽然是嫁过人有了孩子。

    可是再找个男人应该不难吧不难吧不难吧?

    陈墨言撇了下嘴,“姑姑你还别不服气,就你这性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也就是她这个亲姑父不和她一般计较了吧?

    这么一想,嗯,果然姑父还是亲的好!

    那些什么晚的啊后的,统统靠边站,哪边凉快哪边去吧。

    田素被陈墨言的话噎的半响没反应过来。

    随即勃然大怒,“你是说我母老虎?”

    “我可没说啊,都是你自己想的。”

    陈墨言才不怕田素呢,笑嘻嘻的和她顶嘴。

    屋子外头,齐阿姨听着里头姑侄两人你来我往的对话,不禁好笑又好气。

    这姑侄两个人啊,都当妈的人了。

    还和小孩子一样的闹腾。

    不过,被她们这样一闹,就连在外头听着的齐阿姨心情都忍不住好了几分。

    屋子里头的田素更是不用说了。

    只顾着和陈墨言绊嘴。

    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好不好的?

    别说奎子的事儿,就是这一会对田老爷子的担忧都暂时性的减了好多分!

    晚饭过后。

    几个孩子都睡下。

    田素和陈墨言两个人坐在葡萄架下的石凳上说话。

    “其实,姑父晚上本来可以回来的,是我的事情耽搁了……”

    田素一听这话立马紧张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你外头出了事情?”

    “不是生意上的事情。”

    顿了下,陈墨言把吴静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她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情上我原本可以撒手不管的,毕竟他们吴家自己人都一个个的放弃了她,就是周婉仪这个当妈的当真有灵能感受的到,她要恨要气的也应该是吴家那老两口,可是,姑姑,我过不去心里头的那道坎。”

    “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

    “万一孩子救回来还好,救不回来的话……”

    到时侯她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不了好。

    可是,让她什么都不做……

    “别想了,这事儿你做的对。”田素看着陈墨言半响,叹了口气,“别说是你,就是我,换成别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这可是一条人命啊,活生生的孩子呢,好歹的养了那么多年啊,怎么就说不要就不要,说不救就不救了呢,田素对于陈墨言嘴里头的吴家二老那两个人充满了好奇。

    当然,她只是想看看这么黑心肠的两个人长的什么样儿罢了。

    是不是脸上就写了我是恶人几个大字?

    “不过言言啊,照你这么一说,那个姓吴的,叫啥来的,吴良鑫是吧,这不完全是被他自己爸妈给坑了吗,还是一坑两次?”她摇摇头,忍不住撇了下嘴,“真是没用,明知道他妈这德性,竟然还一点防备都没有……”

    “活该他倒霉。”

    陈墨言,“……”虽然她之前愤怒之下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谁能想的到自家亲妈会一再的算计自己?

    她摇摇头,“也不知道姑父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有线索了。”

    两女正说着话呢,不远处的身后猛不丁的响起这么一句话。

    把陈墨言和田素两人吓了一跳。

    不过田素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想也不想的朝着后头呸了过去,“你个混蛋,你回来做什么,你还记得这里有个家啊,守着你的警察局和案子去过呗,给我滚滚滚。”

    “媳妇媳妇我错了。”

    “我这不是过来给你陪礼道歉的吗,言言啊,你可得帮我做证,我是真的忙……”

    “姑父啊,你说这话我可听不懂了啊,你警察局自己的工作,我怎么可能知道嘛,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姑姑你说是吧?”陈墨言笑嘻嘻的朝着自家姑姑使眼色,看,还是咱们亲吧,姑姑我可是向着你的,她这话和表情看的田素心里头舒服,哼哼着点了两下头,“可不是嘛,你找言言做什么,言言可是可比赚的钱多了,人家可是大老板,手底下的生意都到了国外了,可是你瞧瞧人家,有没有天天不回家,半月回一次?”

    “你儿子女儿上次见到你是什么时侯?”

    “半个月前,上个月?”

    “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儿子怕是都要喊你叔叔了。”

    奎子被自家媳妇忿的一脸服气。

    不然能怎么样?

    一个劲儿的朝着陈墨言使眼色,求救啊。

    可惜陈墨言直接当没看到!

    不过瞧着自家姑姑发泄了个差不多,她也适时的开了口,“姑姑,姑父肯定是趁着间隙过来的,你刚才不是还好奇那个孩子的事情吗,姑父,你刚才说有线索了,是不是找到人了?”

    “是有线索了,应该会很快查到绑架的人……”

    “没查出凶手那你回来做什么?”

    田素这会儿是鸡蛋里头挑骨头,横看坚看的都觉得眼前自家男人不顺眼。

    奎子知道自家媳妇这性子,只是憨憨一笑,“我这不是不放心家里头,回来看看?”

    “看什么看,你这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要走,还不如不回来呢。”

    “赶紧滚滚滚。”看着都烦!

    最后,奎子没脾气的和陈墨言又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只是告诉她,一有线索立马告诉她。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

    田素气呼呼的,“混蛋,就这样说走就走了啊。”竟然都没和她说一声。

    陈墨言忍不住笑起来,“姑姑,是谁要人家滚滚滚的?”

    “人家这会儿滚了,你这会儿又有意见了,那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样嘛。”

    “陈墨言。”

    田素白她一眼,手在石桌上拍两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明着数落他,实际上是在给我降火,帮着他,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你知不知道你?我现在很生气。”

    “好好好,你生气,那明天我请你去买东西好不好?”

    “我要买首饰。”

    “行,买。”

    田素的火气来的快,也消的快,一番闹腾后她火气消了,又立马念起刚才说的吴静的事儿,“你说,你姑父能把人家孩子给救出来吗?别再到时侯救不出孩子,他失手倒也没什么,你这里说不定又要被吴家那两个老混蛋给闹腾……”这可是说不准的事儿呀,明明吴家两个老不死的不救的,可要是她们知道自家言言出头报警,偏孩子又出了事儿的话,不知道那两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会做什么呢。

    “姑姑你放心吧,我相信姑父。”

    “嗯,他那个人吧,瞧着焉不拉几的,可是在破案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陈墨言,“……”人家那是焉不拉几吗,人家那是不和你计较!

    不过这会儿她家姑姑火气才降下去。

    她还是别说这话气她了。

    晚上十点。

    田素去睡觉。

    陈墨言则回屋看了下四个宝,躺在床上没有睡意,索性翻身去了书房。

    一本书没翻几页。

    书房的电话响了起来。

    沉寂的黑夜中,电话铃声突兀而刺耳的响起。

    把她给吓了一跳。

    还好,她及时稳住了心神,接起来,“陈墨言……”

    “言言,孩子找到了,很安全,现在正在录口供,你猜猜凶手是谁。”电话里头,传出奎子有些高兴的声音。

    ------题外话------

    总算是搞定了。累死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