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67章 都是为了钱
    直到第二天早上。

    奎子一身倦意的直接出现在陈墨言等人面前。

    齐阿姨赶紧给他拿早饭,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下去,田素忍不住抚额,“你有多久没吃东西了?”

    真是的。

    瞧瞧那吃东西的样儿,和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奎子咧了咧嘴,“昨天晚上没吃,饭到现在,齐阿姨,再帮我装碗小米粥啊,不行了,我自己去好了……”

    他嫌齐阿姨手脚慢。

    起身要自己去。

    田素已经帮着他端了过来,“吃吃吃,怎么不饿死你?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准时吃东西准时吃东西,你还真的以为你现在还年轻呢,哪天胃疼了你别喊。”

    “多谢媳妇。”

    奎子几个大包子吃下腹,两碗小米粥喝下去,咂巴了两下嘴才舒服的咧了咧嘴。

    还行,总算是吃饱了。

    孩子们都送去上学,小的被田素丢在一侧的地下玩儿。

    奎子坐在那里咪了下眼,还是家里头好啊。

    田素伸手拍了他一下,“昨晚你电话里头说的不清不楚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孩子在哪找到的?没什么事情吧?”不管那一大家子多么的讨厌,田素再怎么不喜欢吴良鑫,但是如同陈墨言所说的,孩子是无辜的。

    而且,孩子都被绑架了啊。

    可自己的爷爷奶奶却坚决不肯去救。

    还把唯一能去救,也肯去救她的吴良鑫给算计的昏迷不醒……

    这孩子知道这些事情后得多么的伤心难过?

    “现在在医院。”

    顿了下,奎子看着陈墨言和田素两个人淡淡的加上一句,“和她爸爸一个医院。”

    吴良鑫?

    陈墨言有些诧异,“他怎么在医院?”

    “你是不知道,昨天晚上要是我们的人再去的晚那么一个小时半个小时的,说不定姓吴的那条命可就真的交待了。”奎子看了眼自家侄女,摇摇头,“他那个妈倒是真的狠心,生怕不能让吴良鑫晕过去,安眠药加的太多,我们的人坚持要进去找人,等到那老太太没办法被逼着打开儿子书房门的时侯,吴良鑫已经口吐白沫……”

    老太太当时就吓的晕了过去。

    她是不想让儿子出去,不想让儿子为了那死丫头花那个钱啊。

    她可是从来没想过要自己的儿子出半点的事儿!

    吴妈妈当时是真的腿都软了。

    哭着求警察救她儿子……

    一路送到医院,医生还以为是哪里不顺心自杀呢。

    一听吴妈妈的话,说是喂了足足有十片的安眠药,可是把她给骂个狗血喷头!

    吴静找到的时侯也是全身是伤。

    奎子他们自然是直接把人送医院。

    没想到父女两个就这样好巧不巧的进了同一家医院……

    “那现在,吴良鑫醒了吗?”

    别不是就这样一觉睡了过去吧?

    “已经醒了,不过,瞧着神色有点不对头,怕是对他这个妈失望到家啊。”

    奎子摇摇头,一脸的叹气,“也是,换谁有这么个妈,估计也得崩溃。”

    “对了,你们知道吴静是怎么回事儿吗?”

    “都说了你别卖关子,你着打是吧?”

    田素伸手拧了下奎子的腰间软肉。

    疼的他吡牙咧嘴的,“媳妇媳妇,疼,疼啊……”

    “疼死得了。”

    田素虽然话里头是这样说的,但手却是悄悄的松开。

    耳侧,突然想起陈墨言淡淡的声音,“姑父,听着你这话里头的意思,难道,是他们吴家熟悉的人作案?可要只是吴家熟悉的人做案的话,姑父你应该不会是这样的语气,那么,我刚才想了想,难道,你再三卖关子绑架吴静的这个凶手,本来就是吴家的人?”

    “啊,不会吧?”

    吴家的人怎么可能会绑自家的孩子?

    田素还在那里满脸的疑惑,陈墨言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是吴敏吧?”

    “你怎么知道的?”

    奎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陈墨言,摇摇头,“你这丫头啊,我就发现,好像没什么事情能真的难倒你似的。”

    感觉中,这丫头什么事情到了她手里,或者不能完全的游刃有余。

    可是,却总是能彻底而完全的解决!

    “因为,我和吴敏是同学,我知道她的性子啊。”

    陈墨言呵呵一笑,只是那语气里头的自嘲却是极为的隐秘。

    甚至,连奎子这个警察都不曾发现。

    这倒不是说奎子的敏锐度不够什么的,而是,他的心思从来都不会用在自己家人身上!

    “你竟然和吴敏是同学?”

    这次换回来奎子和田素两人共同的诧异。

    两口子齐齐看着她,“什么时侯的事,高中吗?”

    “是初中小学那会吧。”

    陈墨言轻轻一笑把这个话题给转开,“为了钱?”

    “可不是嘛,吴敏觉得她爸把家产都给了吴良鑫,她最近刚好手头紧,急需一笔钱周转,几次找吴良鑫这个当哥哥的没能谈妥当,两个人还发生了很大的争执,一怒之下,这不是把吴静给绑了吗。”

    其实吴敏没想着把吴静怎么样的。

    就想着从她哥手里头拿出一笔钱。

    然后把吴静给放了。

    她再不喜欢吴静,可这是她的亲侄女!

    她不可能亲自出手害了她……

    可是没想到,她那对爸妈坑儿子的同时,间接而无知的坑女成功。

    “现在吴敏已经被抓,正闹腾着让她爸妈出去保她呢,至于去没去,要不要放的,那就是法律和法官的事情,我只是个警察,不管这些事儿。”奎子大手一摆,弯腰把坐在一边地下的儿子抱在怀里,用着满是胡碴的下巴在小家伙脸上狠狠的亲了好几口,惹的小家伙不满的嗷嗷叫,差点被田素指着鼻子骂才嘿嘿笑着放开孩子。

    “不行了,我得去睡一会儿啊,媳妇你先看着儿子,中午咱们一块去医院看爸。”

    “行,那你赶紧去躺会儿吧,一会我叫你。”

    田素骂归骂,打归打的。

    这可是自家的男人啊。

    怎么可能不心疼?

    等到奎子走后,田素扭头看向坐在一侧的陈墨言感慨,“这可真是为了钱什么都敢做了啊,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要了,这个吴敏可真真是……疯了。”

    “她本来就是个疯子。”

    疯的,让人恶心!

    陈墨言扬了下眉,伸手抱过田素怀里头的小胖墩儿,“姑姑,我前几天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墨言说的是指基金会管理的事情。

    上次和贺家那些人的扯皮,陈墨言虽然恶心了贺家人一把,最终却还是放弃了贺家老两口留下来的那份属于她的遗产,然后,律师按着贺家老两口的遗嘱,直接就把那些东西捐了大半!

    而陈墨言当时就曾和律师说起过,哪怕没有这些东西,她之前也在筹备基金会。

    这事儿可不是她随口一说的。

    如今,基金会的运转经过一年多的试运行已经算是上了轨道。

    管理上自然是请了专门的管理人。

    可是,她却还是需要一个完全信得过、能够掌控大方向的自己人!

    想来想去的,陈墨言把主意打到了田素的身上。

    “姑姑你就答应了呗,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儿,整天吃吃喝喝逛街聊天的,有什么意思嘛。”

    “胡说,谁说我整天吃吃喝喝了,这娃是你带那么大的啊。”

    田素一指自家蠢儿子,瞪陈墨言,“我虽然是家庭主妇,可是,谁也不能否认我的功劳啊。”

    “对对,不否认,谁也没否认您的功劳。”

    “您劳苦功高。”

    陈墨言笑嘻嘻的,“可是姑姑,你不觉得最近几年的日子过的有点无味么,到处出去跑跑转转,多接触些外头的人多好啊,要知道现在这社会发展可是日新月异,可以说是用飞一般的速度往前走都不算什么,姑姑你就准备一直待在家里头,不和外头的世界沟通吗?”

    “姑姑你这叫做脱节!”

    “和社会脱节啊。”

    “你小心我姑父到时侯在外头瞧见了比你好看,比你优雅的掉头奔人家而去。”

    田素之前还在心里头真心考虑着陈墨言的话呢。

    一听她最后这句。

    忍不住黑了脸,抬手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姑父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吗,他会变心?”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嘛。

    “您可别这么绝对啊,这世上,哪里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只有咱们女人自己的工作和纂在手里头的钱才是真的嘛。”

    “姑姑你说是不是?”

    田素被陈墨言的一番话说的又气又乐:

    这丫头,为了说服她,连她姑父都敢编排!

    不过,静下心来想想,田素却也是不可否认的承认,陈墨言说的这些话,还是颇有些道理的。

    迟疑或是犹豫什么的可不是田素的风格。

    她立马就点了头,“行,那我就去干。不过,这小子怎么办?”

    平时上班没多少事的时侯她可以带着他。

    由着在办公室里头爬着玩儿呗。

    可是她总不能走到哪带到哪吧?

    请保姆呢,她又不放心……

    陈墨言听到她答应,立马就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啊,齐阿姨白天一个人在家可是没什么事情的,你要是当真有事不能带这小家伙,交给齐阿姨或是送给我都行啊,难道我们还会把你儿子给卖了不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